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神女破处
    不知过了多久,杨皓承“醒”过来。

    睁开双目,世界不同了。一切都是那么清晰,那么色彩分明,那么生动美丽。耳中传来小洞外的流水声,鱼儿滑翔声,地下虫儿破蛹而出声。鼻中飘来泥土发芬芳。

    这些都是杨皓承以前从未感受过的,但现在却真实的感觉到了。这就是先天之境所带来的,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杨皓承一夜间就踏入人人梦寐以求的先天之境,之前杨皓承还是一个连武功都不懂的“现代人”。一切的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如梦似幻。

    杨皓承放下心怀,察看身体一遍并没什么不妥。只是皮肤变的白嫩许多,像初生婴孩般。衣服也小了些,看己还长高了。再次坐好运行心诀,心念一动,“九阳心诀”已自行运走。跟本不需他分心引导,运行的速度也快的出乎杨皓承的想像。神识随功而转,杨皓承“看”到经脉被拓宽十倍不止。原本的小溪已变成汪洋大海,阳肠小道也变成能容下三辆马车并行的坦荡大道。经脉表面是层淡淡的银光,而且各处都散布着银色气劲。

    有了“九阳心诀”做底,其他的武功在杨皓承看来,都变得微不足道。

    从龙穴游出来,杨皓承在谷底又找了不少的食物。因为古典都是纸张记载,加之年代久远,动不动就破损。想将书籍从潭底带离龙穴,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无奈之下,杨皓承只能在谷底找吃的,饱饭之后,再脱光衣服跃入潭中,钻入龙穴内习武。

    唯一陪伴自己的,唯有那个躺在石床不变的“神仙姐姐”。

    看着神仙姐姐的冰肌玉体,杨皓承不时的就充满了幻想,虽然他也知道亵渎神仙姐姐实在不对,可是长久修炼的日子里,神仙姐姐是他唯一可以幻想的对象。

    这一天,杨皓承看着神仙姐姐那玉体发呆,心里突然产生一个念头:“不知道这衣服下面的玉像,那些工匠是如何雕琢的,那玉乳,那下阴,是不是一样栩栩如生……”

    杨皓承想着,就忍不住伸手去拨开神仙姐姐那衣服。

    “轰!!!”

    杨皓承顿时脑海一片空白,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这哪里是什么玉像,简直就是一个清纯可人的绝色仙子的圣洁玉体。

    杨皓承猛吞口水,双眼就像撑破了的灯笼一般。

    眼前只见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雪白胴体裸裎在眼前,那娇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颤巍巍怒耸娇挺的雪白椒乳,盈盈仅堪一握、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犯罪。

    尤其是美丽清纯的绝色丽人胸前那一对颤巍巍怒耸挺拨的“圣女峰”,骄傲地向上坚挺,娇挺的椒乳尖尖上一对娇小玲珑、美丽可爱的乳头嫣红玉润、艳光四射,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淡淡乳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一摇一晃、楚楚含羞地向他那如狼似虎的淫邪目光娇挺着。顺着那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看去,越过平滑娇嫩的柔软小腹,只见一片黑幽幽的茵草凄凄……

    “这……”杨皓承简直不敢相信一个玉像竟然可以做得如此的逼真,除非……除非神仙姐姐是真人?!

    杨皓承大吃一惊,他就像发现了一件稀世珍宝一样,当即伸手去作弄她那妙不可言的玉乳……

    虽然冰冷了一点,可是却是软的……

    杨皓承这才发现神仙姐姐下面的石床,原来是一张冰床,就像小龙女睡的冰床一般。原来逍遥子是利用冰床保存爱妻的玉体……

    这么说,神仙姐姐已经仙逝……

    杨皓承一阵失望,就像发现的宝藏突然没有了一样。

    不,说不定是神仙姐姐得了什么病,这张床是把她暂时冰封起来而已。

    杨皓承想着,突然色心大起,俯身含住仙子神仙姐姐那一粒嫣红玉润、美丽可爱至极的娇小乳头,用舌头轻怜蜜爱地柔舔、吮吸……

    如果他的想法是错的,那么这等于亲吻一个尸体。

    这种想法让杨皓承感到毛骨悚然,可是一想到对方的美丽,杨皓承顿时又充满了豪气,就是面对神仙姐姐的皮囊,那也是天下难得的艳福。

    “嗯……”

    一声娇哼,犹如晴天霹雳。

    杨皓承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神仙姐姐竟然还是一个活着的人,一个活着的绝色美女。可以倾城,不,应该是倾国的绝色佳人。

    有了神女这一声轻音呻吟,杨皓承就没有再犹豫,他身上本来就没有穿着衣服,他含住神仙姐姐圣洁的玉乳峰上那一粒娇嫩敏感的乳头,这一阵吮吸、舔擦,神仙姐姐惊在他的淫邪挑逗和拨弄下,居然慢慢的恢复了常人的温度,逐渐变得脸红耳赤起来。

    “嗯……唔……唔……”不知什么时候,神仙姐姐竟然配合的发出一声声令人羞涩地呻吟,而此时,杨皓承用他充满男性魅力的身体向她压了下来,神仙姐姐美丽如仙的绝色丽靥娇晕如火,羞红阵阵,但见仙子那纤美修长、柔若无骨的美丽玉体已然在他胯下……

    “啊……你!!你是谁?”神仙姐姐不知道怎的就突然睁开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杨皓承。

    神仙姐姐看着杨皓承,看着他赤裸的身体和那傲挺火热光赤如钢铁一般润圆的肉棒,心里一阵惊慌。

    杨皓承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就像一个强奸犯,所以他根本没有回答。他只有用自己的双手进行回答,他那双手缓慢抚摸她的身体。

    神仙姐姐被杨皓承制住,眼晴盯著对方,目光里说不出是紧张、愤怒、痛苦、恐慌、羞恨、无奈还是绝望。她不相信,难以接受此般事实。在这个人威胁下,她所有的强大、自尊、纯洁和高傲,都将在顷刻崩溃与丧失。

    她的胸口被挤压得生痛难受,喘不过气来,一直以来,她都是高高在上的侠女,是万人仰慕的神女。而此刻,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脱光了的全身无力,瘫软了任人宰割与摆布的女人。

    不,绝不。神仙姐姐的头作出剧烈摆动,又挣扎两下,却被按了下去,死死抱在怀里。

    还是无用,这般动作徒然增强杨皓承欲望。

    只得放弃反抗。

    因为她已尽力!

    因为没了力气!

    杨皓承死死吮吸著她的唇,不断侵犯她的身体,感觉她身体温暖而湿润。她肌体的反应既如针扎般尖锐痛苦,又如同木头一样迟钝麻木,浑身就像是在水中被一只凶狠的大章鱼紧紧纠缠环抱著攫住,无力却被慢慢地拖入漆黑的海底深渊。

    神仙姐姐难以保持冰雪般的沉静。她想挣扎,她想怒骂,但不用想也知道,咒骂痛斥无济与事,更显得自己心虚;她想即刻死去,但却连选择死亡的权力都没有。

    她所能做的,只能用极度愤怒的眼神盯著杨皓承,在愤怒的眼神中第一次包含了巨大的恐惧与绝望。

    杨皓承已然顶到了她的桃源洞口,兵临城下,她双拳紧握,脚尖绷直,杨皓承身体像她靠近,与烧红铁棍做没任何分别的巨大极度残忍地挤开嫣红的世界,顿时巨大顿时消失在她冰清玉洁的两腿间。

    杨皓承在一点点的进入,虽然缓慢却是不可阻挡,在经过一段漫长的征程后,他在那道处女屏障前停了下来。就像发现了至宝一般,她居然还是处女?!

    神仙姐姐居然还是处女,简直不可思议的一个发现。

    神仙姐姐双眸中绝望、悲凄、痛苦之色更是浓洌,一点如钻石般晶莹的东西在她眼眶里若隐若现。

    欣赏著绝美的神女在破处前凄艳神情,杨皓承心目真是说不出的舒畅,尽管在良心上他异常的难受,可是他还是一次次的说服自己,自己从21世纪来到宋朝,来到金庸的小说里,自己就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是这里的上帝。如果还要遵循一切世俗的一切,可能死亡会来得更快,自己本来就应该是一个死去的人,上天居然给了这样一个机会,就应该好好的把握。

    杨皓承脑海突然变得无比的坚定,他要让这个江湖上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也成为他的胯下的女人。

    征服这个世界的女人,首先就从征服眼前的神女开始……

    在巨大的力量下,杨皓承的身体猛地压了过去。这一刹间,神仙姐姐与杨皓承听到都“噗”一声,神女的处女膜已被戳穿。

    神仙姐姐陷入一片黑暗中,她终无法保住自己的童贞,晶莹的泪花不受控制的涌了眼眶,在杨皓承贯穿她玉体的瞬间,凄厉无比的哀号声在洞内回荡。火热的巨大肆无忌惮地在圣洁的处子的幽境中来回穿梭着。

    一点殷红的血珠从秘穴中渗了出来,滴落在石床上,绽放出一朵血红之花,紧接著两朵、三朵、四朵,神女身下绽放出更多花来,构成一幅夺目惊心的血色之画。这幅画是一个在暴力下女子的呻吟,是一个处女告别童贞的证明,更是这个江湖神女的最后哀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