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逆我者亡
    “我说二位,我的饭也吃完了,你们到底有完没完?”不知何时,凌雪臻出现在了杨皓承和葛光佩的面前。

    杨皓承慵懒的抱住软绵无力的葛光佩,微笑的道:“老婆,好歹你也让为夫施展一下所长嘛。”

    凌雪臻伸出玉指,狠狠的拧了杨皓承一把,道:“不管你了。”说着,还真作气鼓鼓的样子离开了。

    杨皓承抱起葛光佩要追去,葛光佩却坚持要先把衣服穿上。等他们把衣服穿好的时候,凌雪臻早不见踪影了。

    “咿!去哪里了?”杨皓承惊疑的问道。

    葛光佩微微的道:“如果不在这山顶之上,就是到无量山中宫去了。”

    杨皓承道:“你带我去。”

    正说着,只见外边急匆匆的闯进一个无量剑派的女弟子,见到杨皓承和葛光佩,喘着气道:“这位一定是杨少侠了!”

    葛光佩一见,惊讶的问道:“梅儿,出什么事情了,惊惶失措的?”

    来人是辛双清座下嫡传弟子宁梅,只见她娇喘兰气,微微的道:“葛师姐,大事不好了。掌门要清理门户,清风院、金刚院的长老和弟子不肯离开,并联合其他被赶的长老和弟子一起造反,现在正在围攻掌门和玉婉院的弟子。”

    “这可怎么办?”葛光佩心里一阵焦急。(小说)

    杨皓承微微的道:“没有什么怎么办?打架我最擅长,带路。”

    宁梅似有领会的走在前面,杨皓承跟着步出小木屋就直往无量剑派大堂而去!

    刚到大堂,只见近两百名无量剑派的男弟子和被赶的女弟子正围攻着以辛双清为首的几十名美丽的女弟子。

    原来辛双清按照杨皓承的吩咐去清理门户,合乎标准的人不过区区七十来人,而且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金刚院的男弟子,他们本来在派中就没有什么地位,平日承受着很多的怨气。而那些因为年龄大和长得相对平庸一点的弟子,心里也是非常不平衡。加上无量剑派的长老都是四旬以上,辛双清的驱逐令一下,当即给了那些平日心存造反念头的人一个借口,而蔡梅和陈灞就是其中带头者。

    蔡梅是清风院的长老,年近五十,是无量剑派资格最老的长老之一。她领导下的清风院也是弟子最多,实力仅次玉婉院的无量剑派分部;她对掌门之位其实心存已久,作为辛双清的师姐,当初辛双清接任掌门之时,她就一直怀恨在心。只是鉴于辛双清武功在她之上,加之深的其他弟子拥护,她只能忍气吞声了十年。当是这十年的时间里,她一直在暗中培育自己的帮众,随着清风院实力的不断增强,她此刻更是信心十足。何况还有金刚院的长老陈灞的支持,辛双清此刻完全落入了下风。

    辛双清和她手下的亲嫡弟子,被团团包围在大堂中间,两旁还有很多受伤倒地的弟子。

    刀光剑影,刺杀连横。

    无量剑派的大堂之上,上演着激烈悲惨的杀戮。

    杨皓承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可以酿成一场灾难。看己的每一个想法要付之行动,都要经过血的洗礼,才能达到成功。

    这血非但没有让杨皓承感觉到退缩之意,反而激起了他雄雄的野心。

    胜者为王,难道这不是书写传奇和创造历史的最佳条件吗?

    “辛双清,你投降吧!”蔡梅大喝的道。

    辛双清一边举剑,一边娇喝:“休想,算我看走了眼,原来你一直就想着谋篡掌门之位。”

    蔡梅恨声的道:“你觉得自己作掌门合适吗?别的不说,三个月后的东西宫比试,就凭你的伸手和教出的徒弟,定会把无量剑派拱手让给东宫。”

    辛双清道:“不管如何,这都不能成为你篡位的借口。”

    蔡梅道:“找死!”说着,只见她手中剑光大盛,直扑辛双清而来。

    剑光闪动,辛双清还在革挡一旁陈灞刺来的剑招,此刻蔡梅飞身而来,她实在是分身乏术,眼看剑就要刺到自己的胸膛,一旁的无量剑派弟子都惊呼起来:“掌门,小心!”

    杨皓承恰好赶到,见到此景,冷笑一声。

    “借剑一用!”杨皓承说着,也没等宁梅反应过来,只听“铿”的一声脆响,长剑如银龙舞天,破空而起。

    杨皓承乘势一握,从长剑在手,只见他手腕一抖,竟将长剑拄在地上,也没见他如何作势,只见长剑落地之处,起了一阵波动,从他身前三尺开始,每一块嵌在土地里的青石地砖板块全都翻飞而起,像是被无数只无形的手挖了起来,然后向蔡梅和围攻辛双清的人飞去。

    这种诡异的情形,让一旁的葛光佩和宁梅看的目瞪口,她们听说过武功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可以隔空取物,和凌空剑气攻击。可是现场亲自目睹,还是让她们感觉到一阵不可思议起来。

    大堂上所铺设的长方形青石砖板,每块约长两尺、宽一尺,一排平铺五块,每一块大约有十五、六斤重,这回陡然之间翻飞而起,带着泥沙飞腾射出,在灯光的照射下,映着闪烁不定的光芒,自然会给人一种诡谲怪异的感受。

    围攻的蔡梅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见巨石翻飞而来,只有纷纷躲避,躲避不及的,就被巨石砸伤压死,令人称奇的是,辛双清和她的弟子,竟然无一受伤。在这么狭窄和亲密接触的战斗中,居然可以做到这样的伤人及救人,简直就是使了仙法一样。

    这种使人惊凛的异象,不仅辛双清看了觉得吃惊,蔡梅和陈灞更是觉得怪诞离奇。

    “你……你是谁?”蔡梅有点颤声的问道。

    杨皓承这才踏步而上,冷声的道:“我劝你们乖乖的离开,从此不要再踏进无量山一步,否则就是死了,也不知道是为何!”

    “你吓唬谁!!”陈灞仗着自己这边人势众多,第一个站出来嚣张的道。

    “嚓!”的一声,陈灞的话刚刚说完,现场所有的人当下就听到了这么一声脆响。

    武功高强一点的,还可以看到一道银白的光明,由杨皓承手中的长剑划出。

    但破体的寒冷和刺骨,却是现场每一个人都可以感受得到的。(小说)

    剑气。

    杀气。

    “啊!”陈灞惨嘶一声,手中长剑脱手飞前三丈有余,一股鲜血从他脖子处狂冲出来,飞溅当空。而那颗头颅却在半空中飞旋,身体轰然倒下向后的一瞬,头颅也重重的跌落在他身体的一旁。

    还没有人看清杨皓承如何出剑,陈灞便当场身亡!所有的人心里都充满了胆颤和恐慌,没有人不被眼前的情形说震慑。如果说刚才翻飞的巨石只是一种壮观花俏的显示,那么现在陈灞的死,就是血淋淋的警示。

    “还有谁不服?”杨皓承冷冷的问道。

    “我!”

    “嚓!”的又是一声。

    这一次,现场所有的人连杨皓承手动的姿势都没有看见。没有剑光,没有破体的寒气。可是却有鲜血狂喷,头颅凌空,身体倒地。

    这一次,倒下的人是蔡梅。

    杨皓承没有丝毫的手软,他也曾想过是否可以手下留情,可是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于是,他对待那些不服自己的人,就像寒风吹落叶一般,风卷残云。(小说)

    “如果不想死的,马上给你滚!”杨皓承冷冷的道。

    滚,飞快的滚,就恨父母少生了两条腿。所有围攻辛双清的无量剑派弟子,就像一窝蜂般,以最快的速度飞离无量大堂。

    不到十秒,整个大堂的叛逆弟子,一个不剩。

    “诸位弟子,他就是我们无量剑派的新任掌门,杨皓承。恭迎杨掌门即位!”辛双清回醒过来,当即对着其他弟子朗声的宣布道。

    “恭迎杨掌门即位!!”其余无量剑派弟子当即跟随辛双清跪下对杨皓承作叩拜大礼。

    杨皓承就用这样的方式,完成了他对无量剑派的征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