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亵渎之救
    杨皓承紧抱着赤裸的甘宝宝,看着她娇艳的身体,一时也为之惊呆住了。

    “少侠,请放下我!”甘宝宝娇羞的道。

    杨皓承看着怀中完美的玉体,心情比任何时候都来的激动。杨皓承不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身体,但是却不能不为甘宝宝的身体赞叹。高挺的美乳,平坦的小腹,美丽的桃源,修长的玉腿,太完美,太迷人,简直就是上天精心的杰作。

    杨皓承一阵头晕目眩,喉咙生渴。杨皓承忍禁不住道:“夫人,你应该知道。如果我现在放开你,你只有死路一条。”

    “你……你说什么?”甘宝宝惊颤的道,面对如此英俊帅气的杨皓承,她心里实在是没底,不断扑通的跳跃着。

    杨皓承道:“你中的是情迷十日散,如果三个时辰之内如果不与异性交合,就会……”

    “你不要说了……”甘宝宝看着杨皓承色迷的眼神,惊颤道:“我宁愿一死,也不愿意……不,你放开我!”她实在无法在说下去了。

    “救人救到底,夫人,你骂我什么都好。我不能让你就这样的死去!”杨皓承说着,不顾她的挣扎,一口吻上甘宝宝叫声不止的樱桃小嘴,伸出舌头与她的香丁纠缠,吸吮她的香津。尤未满足的双手踏上征途,双管齐下把玩着高耸的美乳。

    甘宝宝如同受了惊吓的羔羊,四肢不停的乱踢乱打,在挣扎、反抗,却又显得那般无力。就在这无力的挣扎下,杨皓承改变目标,离开她的小嘴往美乳咬去,美美的享受了一顿。空出的那只手自然也没闲着,沿着绸缎般的背嵴向下滑去,直到高翘的圆臀。不亚于美乳的柔韧,还更具弹性,手感非常好。

    敏感部位被杨皓承如此玩弄,甘宝宝全身产生一种难以表白的舒服,她从未经受如此快感。加上情迷十日散的催发,她的玉体不住对杨皓承磨蹭,四肢如八爪鱼般紧紧夹着杨皓承,小嘴里还不停的糊叫,由于被杨皓承封住只传出声声闷哼。

    甘宝宝空洞的眸子亦流出无声的泪,无力反抗的纤手此时紧紧抓着杨皓承的肩背,指尖已经泛白。

    杨皓承忽略心头的那丝爱怜,温柔的劝道:“甘宝宝,难道你活着不比死了更有意义吗?虽然钟万仇死了,你还有女儿,还有更为长久的未来!你以为自己死了,就会人们称赞你贞节,为你立碑吗?就算是,你也看不见,那都是虚无的。”

    “不……我不能做那些不贞的女人!”甘宝宝哭泣的道。

    杨皓承突然怒喝道:“胡说!你本来就不是什么贞节的女人,钟灵的父亲是谁,你比谁都清楚?你一生爱的男人是谁,难道你以为可以自欺欺人吗?”

    “你?!”甘宝宝惊讶不已,她不知道杨皓承如何得知这些秘密,但是她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击中了她的痛楚。

    杨皓承得势不饶人,故意淫笑道:“嘿嘿!俏夜叉甘宝宝你不要扮清高贞节了。你看看自己这身娇皮嫩肉的,不愧是武林中闻名的大美女。你知道吗?你美得叫人恨不得一口吞了。你瞧瞧这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雪白的肌肤又嫩又滑。比起你女儿钟灵来一点也不逊色!”其实这也的确是杨皓承的肺腑之言,她的肌肤弹性、光滑、柔韧性,一点不比钟灵差!

    “放开我!”甘宝宝已经是哭泣的祈求了,她彻底放下了自尊。

    杨皓承的眼死定定的看着这诱人的女体再移不开去,甚至拒绝产生这种念头。倒不是杨皓承装的,而确实是甘宝宝太美,太诱人,太勾魂了。

    杨皓承猛得分开她的双腿,只见上面已沾满了爱液,她雪白的美臀下已经流出一片湿漉漉的爱液。此时,她美目紧闭,脸上一片霞红,流露出似悔恨又似屈辱之色。

    杨皓承调笑道:“宝宝,你好敏感哦,这么一下你就受不了啦,流了好多水呀,你睁眼看看。”似回答杨皓承般,她眼皮一挤,美目闭的更紧。如孩童似的天真模样,令杨皓承暗暗发笑。同时又佩服起自己,竟想出这么个不是办法发办法。若不然也看不到甘宝宝如斯美态。

    或许是存心逗弄,杨皓承用手指沾了一些爱液点在她鼻尖上,道:“宝宝,你不睁眼没关系,,就闻闻味道好了。”顿顿,看她色变,再逼一步:“再不然,尝尝也行。”(小说)

    她猛的一睁眼,悲叫道:“不要,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哀怨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恨,一丝悔,一丝无奈,还有一丝对未来的茫然。这种复杂的心情,杨皓承或多或少体会些。

    作为一个闻名遐迩武林的美人。她一生钟情的是段正淳!但是段正淳不可能给她名分和幸福。她绝望中嫁给了自己不喜欢的钟万仇,是出于未婚生子的无奈,其实也是一种报复心理,十六年来,她却不让钟万仇碰她一丁点,这也是钟万仇爱恨交加的原因。

    没有得到段正淳的爱情,深深的刺痛她的心灵,嫁给钟万仇让她深感到是因为自己的无能而遭受的耻辱,。今天发生的一切,更是让她对钟万仇绝望,她万万想不到钟万仇会为了对付一个段誉把四大恶人找上门了。这样一个男人,尽管他爱自己,但是她甘宝宝并不需要这样的爱。

    此刻眼前的一切让她迷惘和无奈,因为她的确不甘心这样死去,可是自己中的是情迷十日散,天下最淫的淫药。能就她的,只有眼前的杨皓承。可是她无法越过道德底线,她不能变成万人唾骂的淫妇。

    看着杨皓承的样子,发现他是那样的风流倜傥,一如当年的段正淳。甘宝宝甚至产生了一种迷幻,眼前的杨皓承,仿佛就是当年的段正淳。

    杨皓承解除身上的武装,狠下心来,对着甘宝宝一举用力直达花心。

    “啊!”甘宝宝惨叫一声,流下两行清泪。不知是痛的流泪,还是在感叹自己的不贞。

    杨皓承保持下体不动,温柔的吻去甘宝宝脸上,眼角的泪水。甘宝宝慢慢松开扣紧杨皓承身体的玉臂,轻颤的身子也放松下来,苍白的俏脸亦回复红润,杨皓承心中一阵激荡。

    其实甘宝宝的毒已经发作,她全身都烫热,尤其是下体更是难忍,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痒的要命。

    这时杨皓承的进入,似能止痒般,令她舒服不少。甘宝宝见事实无法改变,自己只能苟且的活着,干脆配合杨皓承将淫药排出,于是她疯狂的紧抱杨皓承乱挺。(小说)

    杨皓承深深进入她的体内,如伸入沸腾的熔岩中,差点将杨皓承熔化了。想到“御女宝典”里有男女交合的练功方法,于是杨皓承抱守元一,直运阴阳双修大法心诀。

    杨皓承在武林典籍看过类似“情迷十日散”此刻春药的厉害,如果要除去淫毒,非女子高氵朝不可。因此杨皓承乐得由她自由发挥,自己也好养精蓄锐。

    当甘宝宝第一次高氵朝爆发之后,她已经是香汗淋淋,但是她并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用力的纠缠着杨皓承。

    杨皓承是个正常的男人,在不断快感的刺激下短时间内可忍的住,可长久下来怎堪忍受。他开始发力猛虎般的撞击,甘宝宝一时之间迷失心智,在淫药的催动下,完全泛滥得如同淫妇一样疯狂。

    “啊,舒服,好舒服……”甘宝宝终在最后的畅快声中昏昏睡去。杨皓承再忍不住,已久的精元一下在甘宝宝的体内中爆发。花心受到巨大冲击的甘宝宝全身轻颤不已,但她确是太累了,口中喃喃几声后又昏迷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