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一吻定情】
    杨皓承说到做到,话为说完,便要向怀中的秦红棉樱唇吻去。

    秦红棉大惊失色,樱唇陡张,便要大声惊呼,随知她的呼声未出,杨皓承的嘴唇已经像饿虎一般盖了下来。

    对于接吻这档子事,杨皓承可谓久经沙场,配合着亲密的拥抱,更是将热吻发挥到极致。可怜秦红棉一生只爱段正淳一人,除了初恋时候那几天独有的浪漫,何曾遭遇这等尴尬之事。此刻在杨皓承的怀中,那真是惊骇欲绝,不知所措。她全力的挣扎,可是越挣扎,杨皓承就越用力,她的快感也就越强烈。

    杨皓承忘情的吸吮着,良久才诉说着:“秦姐姐的胭脂当真不错,在下三生有幸。”

    秦红棉在杨皓承深情而甜蜜的话语激荡下,面对他如火般的热情,不由的愣怔了一下,没等反应过来,杨皓承又一次深情而温柔的吻上了她的香唇。

    这一次杨皓承不但是简单的亲吻,甚至把舌头伸进了秦红棉的香嘴中,缠住了她那柔软滑腻的香舌,他吸吮着对方柔软滑腻的香舌和她清甜如甘露般的唾液。

    良久,杨皓承突然仰起身子,抿抿嘴唇,笑道:“秦姐姐不但嘴唇的胭脂当不错,香口中的唾液更是芬芳无比……”

    秦红棉先时一怔,继而又怨又恨,举起玉臂,一拳擂去,恨声道:“你……混小子……大坏蛋……”

    杨皓承哈哈大笑,将她的粉拳一把握住,道:“说白了,秦姐姐就是要说我是混蛋,要我这个混蛋去死,对吗?”

    秦红棉真是又羞又然恼,恨不得一拳将杨皓承擂成肉饼,怎奈技不如人,根本不是他的敌手,只得强捺怒火,嗔目叱道:“你这坏蛋,到底想怎样?”

    杨皓承微微一笑,道:“秦姐姐你独具慧眼,对我这坏小子特别青睐。坏小子刚才没有得到你的允许而亲吻了你,可以说是粗鲁野蛮至极。这样吧,如果秦姐姐你不嫌麻烦,就告知坏小子想让我对你怎么样?”

    秦红棉知道对方有意在调戏自己,无奈他偏偏给人那样的爽直真诚,不含一点虚假,那青春的气息,让她迷醉不已。可是一想到他在戏弄自己,便又羞怒恼恨不已,猛一翻身,一头向杨皓承怀里撞去。

    杨皓承想破脑袋,也不曾会想到秦红棉堂堂一代女侠,会用头来撞击自己。身子急往后仰,秦红棉顺势夺回双刀,刀影挥洒,漫天光芒直射杨皓承而来。如果把双刀发出的光芒形容成日光,那简直就是刀光万丈。

    杨皓承刚才被她一撞,还没有回过神,这下又见刀光扑来,只能抽身躲避。

    只听秦红棉娇喝的叫道:“姓杨的,你欺人太甚,我任你轻薄,只怨技不如人,你这般辱我,我便死了也不与你干休。”顺势一挥,娇躯猛扑,碧光白影,恍若掣电一般,直朝杨皓承下腹刺去。

    秦红棉来势极猛,刀影重重,在这一惊之际,杨皓承已觉劲风逼体,短刀临身,当下焉敢怠慢,身子犹如燕子穿柳般从秦红棉的刀光细缝中游走。

    秦红棉得势不饶,挥刀形同拚命,杨皓承虽然内力惊人,可是临敌经验不足,加上之前研究的武功都是要人性命的必杀绝技,他如何能对秦红棉下手。左右为难之际,杨皓承只能闪躲,他避招虽快,可是躲闪多了,总会变得有些机械和麻木。一个大意,只听“嘶”的一声轻响,杨皓承胸前的衣襟,已被短刀撕去了一片。

    秦红棉见自己得手,顿时信心大增,心犹未甘,一式“苍鹰搏兔”,刀风厉啸,如影附形,又向杨皓承当头劈下。

    杨皓承身子刚刚站稳,忽见刀影临头,急忙错步一闪,避了开去。

    杨皓承这时也知秦红棉动了真怒,这美人无情,公子有心。若凭武艺,杨皓承纵然徒手相搏,也不惧秦红棉手中短刀,怎奈杨皓承看着她的充满少妇迷人的风韵,心中起了怜香惜玉之心,处处相让,自然落了下风。

    秦红棉却是不依不饶,嗔声叱道:“接招。”短刀陡挥,一招“长河碧日”,撒网似地扫了过来。

    杨皓承闪身避开,秦红棉连番袭击,不能得手,心中也有些气馁。她所以情急拚命,全是出于气愤难消,另外便是遭受轻薄,恼羞成怒,借机发泄一番。其实她自己也知道,杨皓承武功高出自己甚多,要想得手,绝非易事。况且杨皓承貌胜潘安,俊美无比,加上刚才的一阵热吻,秦红棉芳心之中,颇为心动。如果杨皓承真的站立不动让她扎上一刀,她也难以下手。如今杨皓承一再闪避,她就顺势连劈,以泄心中怨气。

    这你劈我躲的,一百多招过后,秦红棉不禁消气了许多,于是她身形一顿,双手叉腰,嗔目叱道:“坏小子,别说我欺负你,取你的兵刃,今日我定要与你分个高下。”

    杨皓承听她这么说,便知道秦红棉气已大消,嘻嘻的笑道:“秦姐姐刀法厉害,区区坏小子绝不是你的敌手,何需再分高下。”

    秦红棉冷冷一哼,道:“难道你一句奉承的话,便可以让我任由你欺侮吗?”

    杨皓承心里发笑,表面又作一揖,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秦姐姐貌比天仙,坏小子看了自然是心潮澎湃。刚才有幸一亲芳泽,纵属唐突,却也是一片爱慕之意,实在说不上‘欺侮’二字。”

    秦红棉听了他这么说,反而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脸上升起一片红晕,嗔声道:“哼,你说得倒是很好听。”

    杨皓承故作惶然,道:“在下一片诚心可照日月,如有半句谎言,天打雷劈。”

    秦红棉见杨皓承誓言旦旦之状,确也不脱少年稚憨之气,暗暗忖道:“这冤家刁钻古怪,想必自幼骄纵已惯,与他认真,那是白白生气了。”转念至此,不觉怒气全消。但出于尊严,又不容她回嗔作喜,只见秦红棉抿一抿嘴,冷冷一哼,道:“我秦红棉在江湖上也算有名号的,岂能任你戏耍?”

    杨皓承看出她的心思,微笑的缓缓步了过去,道:“请秦姐姐收起短刀,容在下慢慢向你道歉。”说着,便走到秦红棉面前,轻轻将她手中的短刀取了过来,又轻轻将那短刀替她插入刀鞘,动作和缓而灵巧,当真是小心翼翼,又惶恐,又诚挚,简直就是表演的天才。杨皓承心想,如果回到21世纪,自己参加娱乐圈,搞不好还可以拿一个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话说回来,秦红棉除了跟段正淳接触之外,极少与男性接触,更别提像杨皓承这样抓过她玉乳和亲吻过自己的男人。其实不是秦红棉单纯,而是压制了十八年的情感太容易爆发。当段正淳已然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她的情感难免会有点干枯,而杨皓承就像及时的春雨,站在他的面前,就是一个鲜活的印象。

    杨皓承的那种温柔,那种真诚,那种骨子里透出的智慧,那种全身撒播的快乐,包括男人的霸气,都让秦红棉心动不已,就连十八年前都没有今天这么的冲动。

    女人可以很冷酷,清高,对男人不顾一屑,可也能随便的爱上男人,尤其是她们认为对方是出色的男人,值得自己爱的男人。她们一旦爱起来,往往就是排山倒海,不可遏制。

    秦红棉此刻的心,正一步步的排山倒海,就像火山喷发一般,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杨皓承同时一步步计算着自己的步骤,面对如此美人,他不可能无动于衷。他道:“秦姐姐乃世间少有的美人,舞刀之姿,堪比当年公孙大娘舞剑,名动四方,绝色,绝技,绝尘!坏小子多有得罪,实在是不可饶恕之罪,望秦姐姐宽宏大量,给我一个将功补错的机会!”

    听到如此赞美,秦红棉心头一阵荡漾,不经意间美目斜睇,白了杨皓承一眼。美貌少妇的明眸善睐,受者固然受宠若惊,那白眼表示的意味,更使人魂消魄散。

    刹那的暧昧,杨皓承心里为之彻底的疯狂。

    鱼儿,终于入网。

    渔夫是收网满载而归的时候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