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天竺宫篇】春色遭遇...
    杨皓承带着木婉清、黄子珍二人赶了三天的路程,终于在落日黄昏前赶到了大理城。

    大理城内人烟稠密,大街上青石平铺,市肆繁华。过得几条街道,眼前笔直一条大石路,大路尽头耸立着无数黄瓦宫殿,夕阳照在琉璃瓦上,金碧辉煌,令人目为之眩。

    大理国于五代后晋天福二年建国,比之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还早了23年。大理段氏其先为武威郡人,始祖段俭魏,佐南诏大蒙国蒙氏为清平官,六传至段思平,官通海节度使,丁酉年得国,称太祖神圣文武帝。十四传而到段正明,已历一百五十余年。大理国僻处南疆,历代皇帝崇奉佛法,虽自建帝号,对大宋一向忍让恭顺,从来不以兵戎相见。传至如今,也就是保定帝,他在位二十余年,改元三,曰保定、建安、天佑,其时正当天估年间,四境宁静,国泰民安。

    杨皓承看着这公元10世纪的大理风光,不免由衷的赞叹道:“没事找个云南王来做也是一件美事,不说别的,就每天看着这些风景,都是那样的心旷神怡。”

    木婉清就没有杨皓承那么有这么好的心情了,翘小嘴道:“这大理城这么大,去哪里找段誉?”

    杨皓承道:“当然是镇南王府。”

    木婉清一怔,道:“他……真是大理世子?”

    杨皓承道:“之前我已经跟你说过,难不成你以为我一直都在骗你吗?”

    木婉清见杨皓承责怪,嘟起小嘴道:“那人家想不到段誉一介书生,竟然是大理世子嘛!”

    杨皓承心想,你还劳是镇南王的女儿呢,要真算起来,段誉还不是段正淳生的。于是叹道:“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

    木婉清翘小嘴,不服气的道:“就你懂得多,能当饭吃吗?”

    杨皓承一听,苦笑不得的道:“那你饿了没有,我虽然不能当饭吃,请你吃饭还是可以的。”

    木婉清更加得意的道:“那相公请娘子吃饭是天经地义的,难不成还要我请你吃。”

    一旁的黄子珍忍不住“噗哧”一笑,看着他们二人斗嘴,简直就像活宝一样可爱。“相公,这次你真的没有办法请我和婉清吃饭。”

    杨皓承眼珠一转,见黄子珍拍拍口袋示意,杨皓承这才想起来自己出来的时候并不带银子。一路上的吃喝拉撒都是木婉清和黄子珍在买单。杨皓承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自摆乌龙的时候。

    木婉清见杨皓承的窘样,乐了,道:“我倒把这个给忘记了,今晚我看你请我吃什么?”

    杨皓承笑淫淫的道:“一会到客栈,找间上好的房间,我请你吃大ròu棒!”

    “你……坏死啦!”木婉清说着,娇羞的捏起粉拳猛砸杨皓承的身上,这对他来说,就像抓痒一样舒服。

    杨皓承一阵哈哈大笑,一手抱起木婉清,另一手牵着黄子珍走进了大理城最大的一间客栈之内。吃过晚饭,杨皓承定下了一间上好的房间,并要求床铺一定要大。

    掌柜打量了杨皓承三人,知道是江湖中人,也不敢多言,立即招呼小二去准备。

    因为第一次到大理,所以三人都想到街上去走走,顺道打听一下镇南王府的地址。杨皓承还有另外一个打算,就是到外边找一两个为富不仁的大款打劫一下。因为木婉清和黄子珍身上的银子也不多了,英雄也要吃饭,更何况常在江湖上走的英雄。

    在大街上晃悠半天,杨皓承没有找到下手的对象,相反被别人盯上了。

    木婉清首先警惕的道:“相公,有人跟踪我们。”

    黄子珍补充的道:“是白人,而且是白种女人。”

    杨皓承惊讶的道:“难道这里还有欧洲人?”

    “什么是欧洲人?”黄子珍不解的问道,木婉清同样惊讶的看着杨皓承。

    杨皓承摸摸脑袋,心想公元10世纪还没有五大洲之分,于是不好解释的道:“反正就是外国人的一种。”

    木婉清喃喃的道:“原来外国人中,还有一种叫欧洲人的?”

    杨皓承回首留意看了一下,道:“她们也不是纯种白人,从衣服穿着上看,应该是印度人。”

    “印度?!”木婉清和黄子珍同时惊愕。

    杨皓承想起当时还没有印度这个概念,微笑的道:“应该说是天竺,她们是天竺人。这里怎么会有天竺人,而且还是这么年轻漂亮的天竺女人?”

    黄子珍却有点见怪不怪的道:“大理国一直信奉佛教,很多天竺的信徒和大师从西方来这里。大理有天竺少女是很正常的事情。”

    木婉清看着杨皓承色迷的眼神,啐道:“坏蛋,你是不是又在打坏主意?”

    黄子珍却颇为担心的劝道:“相公最好取消这样的念头,据说天竺女人都会邪功,类似中原的玉女经之类的淫邪大法,专门吸取男性精元。轻者元气大伤,武功尽废;重者则是七孔流血身亡……”

    杨皓承道:“我会怕她们?”

    木婉清怕杨皓承性起,扯住他衣袖,道:“天黑了,我们回客栈好了。”

    杨皓承淫笑的道:“是不是想吃大ròu棒?”

    木婉清扭了他一把,羞红脸啐道:“吃就吃,不过在客栈要记得布下梦幻禁制,免得让人偷听。”

    黄子珍好奇的道:“相公,房子里布置禁制,是不是也要鲜花和树枝?”

    杨皓承摇头道:“也不一定,其实什么都可以,比如碗筷都可以布置,只要设下九官之术就可以。”

    木婉清问道:“会不会有人把禁制识破或者打破?”

    杨皓承道:“用江湖上的话说,强中自有强中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世上没有一种法力和武功是万无一失的。只要有更高强的禁制者出现,就有可能将我施的禁制打破,所以我们应该小心点。”

    当三人转头回客栈,路上又遇上了两批天竺少女,而且一个赛一个的漂亮。看得杨皓承的眼睛一直一愣的,心想在公元10世纪如果能泡上几个异国美女,也算人生一大乐事。

    木婉清白了杨皓承一眼,啐道:“你是不是看上那几个天竺妖女了?”

    杨皓承丝毫不掩饰的道:“当然。”

    黄子珍一旁道:“相公,天竺邪教的女人,几乎没有一个是处女?”

    杨皓承道:“不是处女又怎么了?”

    黄子珍道:“她们根本不在乎贞操,滥交也就算了,她们还会吸走男人的精元……”

    木婉清气道:“黄姐,你根本不用跟他废嘴舌,干脆我们去抓一个天竺妖女给他看看,让他死了这条心。”

    杨皓承忍不住哈哈大笑,道:“老婆,我还没听说哪个好色男人会嫌自己老婆少的?”

    黄子珍道:“婉清,千万不可。假如她们只是普通的天竺少女,我们的行为就是下流……逼良为娼!你叫她们以后怎么做人……”

    木婉清忍禁不住的道:“黄姐,你以为我真会给他找一个天竺女人来,我才没那么傻呢!!”

    杨皓承却不等她们二人说完,左拥右抱,将二女带进了房间。

    杨皓承布下禁制,三人在鸳鸯戏水的时候,就杀气腾腾的大干了几场。木婉清和黄子珍完全累垮的时候,杨皓承还是坚挺不败。

    黄子珍没辙了,只能用嘴含下他的巨龙,弄得杨皓承无比的畅快:“好宝贝,想不到你还会这么一手!”

    黄子珍停下吸允,羞涩的道:“以前偷偷看书写了一点。”说着,又吞了下去。

    杨皓承大喜,道:“那以前为何不见你这样弄?”

    黄子珍羞涩的道:“怕相公你误会!”

    杨皓承怜惜的抱住她,连亲数口,道:“怎么会?我最喜欢你们白天一副贤慧淑女或者天真的样子,晚上在床上则要浪荡像个淫妇。”

    黄子珍道:“我知道,所以今天才给相公用口……”

    杨皓承拉过木婉清,淫笑的道:“宝贝,你也多学学,一起伺候相公。”

    木婉清领会还真快,看了几下,便能接过黄子珍的棒,二女轮流伺候着杨皓承,竟把他吸得全身发抖,时间一久,他便控制不住。

    杨皓承把木婉清坐在自己腿上,黄子珍则主动贴在他的后背上,用双乳挤压他的背。杨皓承欲火膨胀,全力猛挺,二女轮流上阵,瞬间被杀得丢盔弃甲,不断的吱吱哇哇大叫着。

    杨皓承内劲全发,欲火大盛,同时也心境澄明,如同感触延伸一般。数十丈外的鸟虫叫,都逃不开他的触觉。

    “有人在屋顶!!”杨皓承明显的听出屋顶有人在呼吸,而且从呼吸的声息中可以清楚的分辨出是两个女人。

    不管对方是否可以看透这梦幻禁制,杨皓承立即停下冲击,放开二女,穿起衣服,冲出房间,飞身上屋。

    木婉清和黄子珍还惊讶的躺在床上,没有来得及反应,便听到了杨皓承在屋顶上的大喝之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