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刀白凤篇】春溢圣慈...
    第五十四章春溢圣慈宫

    “扑”的一声。

    杨皓承把娇嫩美艳的刀白凤扔到了床上。

    他坐在床沿,一双大手顺着刀白凤的粉颈伸进了衣内,在她那幽香暗溢的衣衫内肆意揉搓起来,触手处那一寸寸娇嫩细滑的玉肌雪肤如丝绸般滑腻娇软。隔着轻薄的抹胸,他淫亵地袭上那一双娇挺柔嫩的乳峰,肆意抚弄着、揉搓着

    刀白凤又羞又怕,双眸紧闭,娇软的玉体拼死反抗但是此时的她又怎么可以动荡在杨皓承温柔却又充满挑逗的抚摸揉搓下,羞得粉面通红,被他那双肆意蹂躏的双手玩弄得一阵阵酸软。

    杨皓承用一种色迷迷的眼光扫视着刀白凤娇柔的玉体:她乌黑柔顺的长发如瀑布飞散一般落在身后,苗条修长的身段轿嫩而柔软,冰清玉洁的肌肤温润光滑莹泽。只见倾国倾城的绝丽容颜含羞带怕,犹如带露桃花、愈发娇艳。

    “简直就是上天完美的恩赐”杨皓承禁不住心醉神摇,继续的伸出双手。

    只听“咝、咝”几声,刀白凤身上的衣裙连同亵裤被一同粗暴地撕剥下来,仅剩下一件雪白柔薄的抹胸还在勉强遮蔽着那粉嫩的胴体。

    “啊”刀白凤惊呼不已。

    杨皓承一个迷人的微笑,双臂制住刀白凤的身体,双手绕到背后去解抹胸的花扣。一声轻响,花扣脱开,刀白凤身上最后一丝遮蔽终于也被除了下来,只见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胴体彻底裸裎在眼前。挣脱了亵衣束缚的双乳更加坚挺八路中文地向前伸展着,如同汉白玉雕成的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昏暗的灯光下映射下着蒙胧的玉色光泽。

    “不要”被杨何皓承温柔的剥光了娇体,刀白凤终于绝望的呻吟了一声。

    杨皓承低下头来,笑着对刀白凤道:“我听说你双腿矫健有力,今天我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让你完全的迷醉在性爱的世界里。”

    其实杨皓承哪里有听说这样的事情,不过在他想来,练武的人退功一定不差。他说着,将刚才从刀白凤身上扯下的衣服将趴在床上的刀白凤的手腕脚踝全都捆住。刹那间,刀白凤就那样身不由己地呈大字形被捆绑在床上。

    刀白凤自有生以来,何尝被如此摆弄过,不禁又羞又恼,欲要挣扎,却又偏偏浑身无力,心中一急,气血攻心,双颊不禁微微泛起了一片桃红之色,映衬着那如雪的肌肤,更显得瑰艳无比。

    杨皓承看着眼前情景不禁有些发呆,自己就像着魔了一样,对眼前的美人有着一种近乎疯狂的占有欲望,不但如此,还要用最畅快的手段将她占为已有。

    当刀白凤被绑住的一刻,那种得意之情决非语言可以表达,可一时之间,他却有种不知从何入手的感觉,过度的兴奋使他有点不知所措。

    杨皓承的眼睛上上下下扫瞄着刀白凤看,看着她完美的胴体,忽然他像想起了什幺似地一拍额头,笑着对刀白凤道:“你一直都在反抗,身体总是这样浑身僵硬,想必不太舒服吧,这样就实在太委屈了,我给你放松一下。”说着他便伸手冲着刀白凤奇经八脉点去,暮地,刀白凤发觉自己能动了,浑身的麻痹感也消失了,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她连忙将双手双脚发力回收,以挣脱绳索对她的束缚,摆脱这难看的境地。

    杨皓承也不阻拦,只在一旁微笑看着,接着刀白凤却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她虽然能动了,可功力却一点也提聚不起来,那并不是说她的功力消失了,她感到功力还存在于她的身体里,可是她却无法控制它们,一股股真气在体内盲目地乱窜,东一团,西一团,却始终无法合拢成一体。

    这是什么点穴技术刀白凤吃惊不已,她深切的感受到自己功力的存在,但却再也不能为她所用了,而绑住她的衣服在杨皓承功力的催谷之下其坚韧程度远超过她的想象,无论她怎样挣扎也无济于事。

    最终,在经过一番无谓的努力之后,她放弃了,任由自己的衣服绑着,一动也不动。

    杨皓承笑道:“你现在舒服了,那么就应该轮到我舒服”他微笑看着刀白凤,凝视着她紧闭的双眼,突然间伸出手来,在刀白凤那丰满的豪乳上摸了一把,刀白凤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胸部传了过来,忍不住惊呼失声,娇躯一颤,杨皓承退回原来位置好好的欣赏她完美的乳房,他为她尖挺双峰而着迷,在这完美的双峰上在她美八路中文丽的胴体上傲然的挺立着,完美的圆形加上尖挺的乳头、配上乳白色的肌肤,更是衬托出粉红色的乳头的美丽。

    杨皓承知道,像刀白凤这种久未经人事的少妇,处在如狼似虎的年龄,多年来从未被人碰过的躯体,突然遭到自己的挑逗,反应只会比常人更加激烈。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能做你的妻子”刀白凤终于还是忍不住颤抖着樱唇屈辱地乞求着,绝望中更显楚楚动人。看着刀白凤一双杏目里闪烁的泪光,眼神里满是哀求,愈发激起杨皓承的高涨欲焰。

    “放过你哈哈哈哈,你想得倒是挺美的。我冒天下之大不为,为的是什么是你,我要得就是你”不顾刀白凤的苦苦哀求,杨皓承一声狞笑,探手擒住刀白凤嫣红玉润的娇嫩乳尖,贪婪地揉捏玩弄起

    “不要啊,你放手”随着乳峰上那娇嫩敏感的乳尖落入杨皓承之手,刀白凤娇躯一颤,酸软下来,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刀白凤以惊异的眼神表达出她的疑惑,她只能注视着他。这时他用右手掌狠狠的抓了她的左边乳房,马上又回抓了她的右边乳房,刀白凤因又震惊又痛而惊声叫了出来,杨皓承在欣赏完她的乳房因大力抓过后的颤动,看着刀白凤的双眸而露出吃惊的表情,他发现由于软玉酥的作用,刀白凤的身体已经背叛了她的意志,他发现她的乳头比刚才更硬更大了。

    “啊”刀白凤被弄得满面红晕,虽然明知千不该万不该,可在杨皓承的一再作弄催逼下,却无法控制住自己,“啊啊”地嘤咛起来,声音微带颤抖。

    杨皓承蹲下身来,开始抚摩刀白凤的腿,刀白凤身材极高,如果用现在人的眼光了衡量,她起码在一米七五以上,她那修长纤细的双腿,简直就是男人致命的诱惑。她的双腿白晰而又健美,即便只是看着,也是一种无尽的享受,更何况是摸起来。杨皓承一路摸下去,只觉触手处润滑无比,那种舒服的感觉,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他抚摩着刀白凤的小腿,目光却继续往下游移,当他看到刀白凤的一支秀足时不禁一呆,只见一支如白玉般的天足展现在他眼前,脚趾细长,足弓向上弯起,脚掌掌缘的肉是粉红色的,整支美脚就像用玉石雕成一般,不尤的衷心赞叹造物主造物之美,对刀白凤道:“夫人,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脚。”

    刀白凤觉得自己被杨皓承摸得全身发麻,却一点也不觉得难受,甚或有些舒服,她对自己在敌人的如此虐待之下竟然还会有舒服的感觉又吃惊又羞耻。

    从刀白凤娇艳的身体反应上看,杨皓承始终坚持自己观点,尽管这十多年刀白凤清心寡欲,甚至不让段正淳靠近自己,守身如玉,但这不代表她毫无性欲,相反的是性欲非常的强烈。只是她当年出于气愤,把自己的身体献给了一个糟蹋的男人后来才知道是段延庆,她觉得自己愧对了那个男人,同时也愧对段正淳,自然自己已经是不贞的女人。她干脆就出家,任由段正淳在外边风流快活。但她毕竟是个已婚的成熟女人,而且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如果说她不需要男人在生理上的慰藉,简直就是骗人的谎言。只是多年来,她一八路中文直用一种赎罪的心态压制着自己的欲望,企图让自己变成一个清心寡欲的女人。此刻,她体内的欲望正一步一步的被杨皓承所激发。

    杨皓承能感觉到刀白凤的身体在微微发抖,笑道:“现在你还坚持自己的反抗还是坚持自己的清修”他揉捏着刀白凤的玉足,过了一会,停下来,一转身到了刀白凤身后,开始欣赏起刀白凤的屁股来,他后退崇敬地看着她的美臀。

    如果说刀白凤的乳房是美丽的,那么她的美臀就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那美丽、光滑、圆润、丰满、洁白的美臀,是如此的多汁、圆润,一条深深的阴影穿过中间,将她的美臀完美地分成两半后,引向她的秘处,这正是诱惑人陷入淫欲的地方。

    杨皓承欲火升腾,他脱下了身上的衣服,全身赤裸,刀白凤已经不能用惊呼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杨皓承却不着急,只是探口捕捉着刀白凤的樱唇。

    “嗯”,柔嫩鲜红的樱唇间禁不住发出一声绝望而羞涩地呻吟,刀白凤纯洁的双唇无处躲避。

    杨皓承强硬地将嘴唇贴上刀白凤鲜嫩的红唇,激烈而贪婪地的进攻着。刀白凤的抵抗渐渐减弱,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她无助地颤抖着,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中渐渐崩溃。

    刀白凤紧闭双眸,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在杨皓承的逼迫下一点点张开樱唇,露出小巧的香舌。任由他贪婪地吸吮着自己柔软的舌尖,她颤抖着吞下杨皓承移送过来的唾液。杨皓承以自己的舌尖,肆意攻击着她的香舌,刀白凤不自觉呻吟出来,好像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

    刀白凤的香舌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深吻。杨皓承强奸着这美女的樱唇,品味着被强迫索吻的娇羞挣拒,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

    纤美修长、柔若无骨的美丽玉体在杨皓承的身下无助地扭动、挣扎着,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内心虽然在绝望地呼喊,赤裸的玉体依然不甘心地抵抗,但刀白凤的反抗越来越软弱,越来越没有信心。

    杨皓承早已被这美艳仙子的诱人秀色刺激得两眼发红,刀白凤已经开始燃起了欲火,杨皓承知道这一切准备就绪了,他要开始她人生新旅程

    刀白凤的胴体不停的摆动,当她的头乱颤时,她的秀发四处飞扬,她的屁股不断的空中摇动,她的臀肉迅速的又开又闭,她的乳房不停的晃动,她的脸仿佛是戴上红色的面具,她那淫荡而美丽的样子却是如此的激烈

    杨皓承却只轻抚着刀白凤的脸,温柔地使用天龙吟说道:“当我进入你的身体,就会彻底的占有你。你将要服从我,因为我是你的主人,从今天开始,我是你唯一的男人,只有我才配拥有你的身体和灵魂。”

    “我”刀白凤只感一阵晕眩,脑海里一阵空白,只觉一股奇异的力量摄住了她的大脑,脑袋里就象有千万把刚锥一样同时攒刺一般,痛苦无比,令她无法思考,这时杨皓承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竟仿似天经地义般,令她忍不住要服从,不禁答了出来,幸而灵台中尚存一丝清明,忙把话顿住,改口道:“呸你这卑鄙无耻的禽兽,休要再妄想了”言罢紧闭双目,不再言语。

    刀白凤的坚强,远出杨皓承的预料。天龙吟都没有办法,令他也不禁有些手足无措,灰头土脸,又大感无趣,却也彻底的让杨皓承失去耐心,他只有采取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杨皓承将捆绑刀白凤的衣服解开,松开她的四肢,双手将她抱起,挺身对准她的小穴,刀白凤深感羞耻,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想反抗,但无济于事,终被杨皓承的男根顶进了自己温柔的世界。

    进入。

    最简单直接的进入

    最疯狂最凶猛的进入

    “啊”

    刀白凤的秀发披散着,紧咬着嘴唇,俊俏的脸庞羞得通红;圆润的双肩微微颤抖,挺拔的乳房,两个嫩红的乳头醒目地挺立着;杨皓承的每一次进入都让她感到一阵疼痛。可渐渐地,刀白凤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一阵阵发热,而且又开始变得湿润起来。

    刀白凤开始感到那杨皓承就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不再是冷冰冰、硬梆梆的,而好象变得有弹性、温暖起来,每次抽动时都使刀白凤心里一颤,小穴里觉得非常涨,非常舒服。

    她全身开始发烫,脸开始发烧,身体下面越来越湿,身体也随着杨皓承的动作而微微颤抖。

    刀白凤闭着眼,咬紧嘴唇,努力不使自己做出淫荡的表现来。

    杨皓承见刀白凤如此,更加快了推着金马的步伐。这样一来,动作越来越快。

    刀白凤感觉自己的下身又涨又热,已经无法忍受,她雪白的大腿不禁颤抖起来,丰满的屁股和纤细的腰肢也情不自禁地扭动着,紧闭的嘴里不时漏出低低的呻吟,淫水也渐渐流了出来。

    “啊”刀白凤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

    她雪白的大腿紧贴着杨皓承使劲地蹭着;丰满的身体激烈地扭动着;她拼命晃着头,嘴里大声地“啊,啊”的呻吟着,淫水顺着大腿直流下来。

    杨皓承嘿嘿邪笑了两声,忽然停了下来,刀白凤正陷入淫荡的疯狂中,猛然感到杨皓承停下不动了,她尖叫一声,情不自禁地叫喊了起来∶“快、快、别停下来”

    杨皓承邪笑道:“您在说些什幺,我听不太清楚。”

    此时刀白凤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听不到周围的人的说话。

    她疯狂地扭着腰,使劲地向杨皓承蹭来蹭去,闭着眼,下意识地叫着∶“别停下来,快、快抽、插我”

    杨皓承哈哈大笑道:“谨遵王妃娘娘意旨”说罢又猛烈的冲击起来。

    刀白凤继续在杨皓承身上狂乱地扭动着。忽然,她尖叫一声,整个身体一下变得僵硬,全身狂泄而出,紧接着她赤裸的身体一下又软绵绵地瘫倒在床上。

    杨皓承抱起刀白凤,揪着她的头发,抬起她的头道∶“夫人,怎么样舒服了”

    刀白凤此时才渐渐从高氵朝中清醒过来,她听见杨皓承的话,低头一看自己的淫水和阴精流满整个床,终于明白自己刚才都干了些什么,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突然间,刀白凤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身躯象被一道霹雳击穿了一样,一阵颤抖,脑内“嗡”的一声,随后一片空白,空空荡荡。

    刚才的高氵朝,完全击毁了她的意志。

    刀白凤茫然地看着杨皓承,眼中充满了迷蒙,杨皓承捧起刀白凤的脸,盯住她空洞的眼睛。重复刚才的话道:“从今天开始,你要服从我,因为只有我才是你生命中的唯一男人,我是你的主人,只有我才配拥有你的身体和灵魂”

    经过一段长长的静寂,刀白凤慢慢地张开嘴:“我服从主人”

    杨皓承笑了,只听微笑的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亲亲好老婆。”

    刀白凤的顺从,让他欲望彻底的得到了倾泄,而他征服其它美人的野心也就更加的强烈,不可阻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