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徐皇后篇】欲望嫔妃
    疯狂了的皇后好似要把杨皓承整个挤干似的,但是她又无法忍禁自己的高氵朝,当杨皓承第九次被皇后的热液的冲击,顿时感到一阵舒畅,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直冲脑门,一痒一麻,背脊一酸,一股浓热滚熨的阳精飞射而出,喷进了皇后的私有深处。

    杨皓承无力地压在皇后的身上,他的宝贝间歇性地膨胀,每一次都有灼热的液体,在皇后的子宫里飞散。一阵阵的精液冲击,也一次又一次的把皇后带上高氵朝的颠峰,灵魂像是被撕成了无数块,融入了火热的太阳,再无彼此之分:“哎呀烫死我了皓承”

    二人都达到了性的满足、欲的顶点。皇后经过了绝顶高氵朝后,整个人完全瘫软下来,肌肤泛起玫瑰般的艳红,温香软玉般的胴体紧密的和杨皓承结合着,脸上红晕未退,一双紧闭的美目不停颤动。

    杨皓承低头看着怀中的皇后,心中感到无限欣慰,也不急着拔出宝贝,轻轻柔柔的吻着怀中的皇后,双手更是在柔软的白玉肉体上翻山越岭,尽情揉捏爱抚。

    皇后只感到全身有一种打从娘胎起,便不曾有过的快感遍布全身,根本没有感觉到杨皓承的轻薄,只是静静地、柔顺地躺在杨皓承怀中,鼻中娇哼不断,嘴角含春,回味刚才残余的高氵朝快感。

    杨皓承用手轻轻抚摸皇后的全身,让她享受性高氵朝后,慢慢回复身心的平静。皇后闭紧双眼,享受她从没有过的温存爱抚:“皓承,我第一次感受到做女人的幸福,谢谢你”

    杨皓承亲吻着她道:“娘娘,你放心,我以后会经常让你享受到这种滋味的。”

    一种难以言表的悲哀蓦地袭上皇后的心头,晶莹的泪珠不由自主地滑落脸庞:“皓承,我也希望以后都能这样,可是我一国之母,你教我如何面对大理的臣民”

    杨皓承激动的道:“你为何要面对他们你活着又不仅仅是为了他们。”

    皇后动容的道:“文我是他明媒正娶的皇后,既然是皇后,就不能忽略臣民的感受”

    杨皓承劝慰的道:“可是谁又曾在乎过你的感受,谁又会知道你做了十五年的皇后,既然还是处子之躯大理的臣民们能体谅你的感受吗他们会知道你需要什么吗”

    “我”皇后被杨皓承说的无以应对。

    杨皓承继续的道:“你根本不必担心这些跟我远走高飞,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皇后擦拭泪水,道:“可是他是皇帝”

    杨皓承不屑的道:“区区一个大理皇帝有何了不起,就是大宋皇帝,我也不放在眼里。”

    皇后的泪水还在飞逝,心中不知所措,因为她彻底的迷上了杨皓承,可是作为一国之母的身份,她不知道如何对保定帝交待,更不知道对国民交代。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杨皓承那样挥洒自如,来去从容。

    三从四德,伦理纲常还是深深的映在她们的脑海之中。

    皇后泪水滑落,颤声的道:“可是我们做的事情,的确是法理不容”

    杨皓承捧起她的脸,道:“娘娘,你听我说啊,你爱我,我喜欢你。我们是光明正大的,有什么可怕的。”说着,杨皓承低下头,舔去皇后脸上的泪珠。

    皇后彻底为杨皓承这一举动所倾倒,断下决心的道:“不要叫我皇后,我姓徐,单名一个芸字你叫我芸姐。”

    杨皓承看见她已然下了决心,心里充满了激动,紧紧的抱着她温暖的躯体,微笑的道:“不,你是我的芸妹、芸儿”可杨皓承心里还是喜欢称呼她做皇后,因为这样会让他充满成就感。

    “吱呀”一阵推门声,杨皓承和徐皇后同时一惊。

    “啊”徐皇后甚至惊呼起来。

    抬头一看,原来是刀白凤。

    只见刀白凤款款而来,道:“我已经将外边的侍卫和婢女都支开,你们可以放心的温存了。”

    杨皓承一把将刀白凤也扯过来,在她脸上亲上一口,嘻笑的道:“是我们可以放心的温存。”

    刀白凤娇羞无限,看着徐皇后满脸春意,再看下面,竟然还有处子猩红的印迹,不由惊呼道:“娘娘,你流血了”

    徐皇后羞涩的低垂下头,沉默不语。

    刀白凤气愤的道:“夫君,你也太过分了,把娘娘都弄出血了”

    徐皇后急忙的道:“不,白凤。这不是皓承的错,那那是我的处子之血”

    “啊你还是处子”刀白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睁得大大的在看着徐皇后和杨皓承。

    徐皇后又是娇羞又是惆怅,无奈的点点头。

    刀白凤充满愤恨,大声的斥骂道:“想不到这个无能的皇帝浪费了你十五年的青春,实在可恶”

    皇后轻声道:“今天实在感谢皓承,他让我做回了一个真正的女人。”说着,又是一阵长叹道:“但毕竟只是一时的春色”

    杨皓承抱起她和徐皇后,不断的劝慰的道:“竟然你们都把真心交给了我,从今天开始,我要带上你们走。”

    刀白凤和徐皇后一惊,道:“我们去哪里”

    杨皓承把无量山的事情跟她们说了一遍。

    “你要让我们跟你去无量山”刀白凤问道。

    杨皓承点点头,道:“不错,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永远的幸福。”

    皇后娇羞地道:“你不嫌我老”

    杨皓承低声道:“我的皇后娘娘,你看上去才二十多,而且,从真正的意义上,我才是你的第一个男人,我永远都不会嫌你。我真感谢上苍,冥冥之中,彷佛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你不觉得吗上天居然让我得到了完整的皇后娘娘。”

    的确,一个洞房了十五年后的皇后,居然还是处女,如果不是天意,还能如何解释。

    皇后娇羞地道:“你不要再说了”

    刀白凤欣慰的道:“皇后能相通最好,我看事实都这样了,那还是尽早做打算吧。”

    杨皓承朗声的道:“就由我来照顾你们一辈子好不好”

    “那不是便宜你了吗”刀白凤娇俏的道,顿了一顿又叹息道:“没有想到娘娘比我更可怜,你应该多疼爱她。”

    杨皓承兴致勃勃的道:“这一点你们大可放心,我是出了名的金枪不倒,我保证让你们以后的生活能快快乐乐、滋润无比,欲仙欲死”

    “啐”徐皇后和刀白凤同时啐道。

    杨皓承笑着道:“娘娘,既然你都还是处女,不知道皇宫里还有多少漂亮的贵妃一起受罪”

    皇后惊讶不已,道:“莫非你想把整个大理皇宫的贵妃大小通吃。”

    “知我者娘娘也。”杨皓承微笑抱住皇后,嘻嘻的答道。

    徐皇后摇摇头道:“你的胃口还真不小,不是我小气,她们深处皇宫,即使我有心,也没有办法我带得出来给你。”

    杨皓承高兴的道:“只要你不生气,不反对,我就有办法”说着,兴奋地吻着皇后。

    “哪个女人遇上你。就是一辈子的倒霉。”皇后叹息道。

    杨皓承的心里却是欲望激荡的豪迈,大声的宣布道:“宝贝,你错了。女人遇上我是一辈子的幸福”

    他的声音,就像是那个时代的号角、宣言,久久的回荡在圣慈宫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