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徐皇后篇】向皇帝逼...
    大理国,是由隋末唐初的“六诏”演变而来。“诏”之意即王后来,南诏之统一六诏,并向外扩张。遭受唐朝抑制。后来唐衰败,南诏乘机扩展疆土,控制今四川大渡河以南,包括今四川西南部、云南全部及贵州西北部的广大地区。后来南诏被以白族贵族段氏为主建立的地方封建政权所代替,也就是大理国。

    大理国的缔造者是段思平,他当政后,大张旗鼓地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使政权逐步得到巩固、人民得到休养,使经济在不长的时间内得到恢复和发展。与此同时,大理国还与宋朝保持臣属关系。

    段思平在位8年即死,子思英立,在位仅一年便被思平弟废为僧。之后是思胄称帝在位6年,其子思聪即位。之后帝王依次完成了素顺、素英、素廉、素隆、素真、素兴、思廉、廉义、寿辉、正明的更迭。

    段正明就是保定帝,从他登基到现在,已经在位近20年,这也是大理国势最弱的20年。

    此时的保定帝段正明端详的坐在皇家祠堂里念佛诵经,一个太监匆匆跑进来道:“皇上,皇后和镇南王妃在门外求见。”

    保定帝微微睁开双眼,道:“朕在祈福,你出去问她们有何事”

    那太监道:“跟皇后和镇南王妃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男子,说是有急事见皇上你。”

    保定帝一听,道:“皇宫之内,没有朕的旨意,何来男子进入”

    那太监急道:“请相皇上恕罪,奴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保定帝淡淡的道:“宣她们进来。”

    那太监点头应是。

    当徐皇后带着杨皓承和镇南王妃刀白凤一同迈进屋子的时候,也把周围的侍卫随从全部驱赶离开。

    “皇后,你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保定帝看也不看她就说道。

    徐皇后微微的道:“难道你一天到晚躲藏在庙堂里就是规矩吗你心里到底有没有大理的百姓,有没有我这个妻子”她的话越说越大声起来。

    杨皓承微微的拉住了她,示意不要激动。

    保定帝一看皇后如此激动,而带来的年轻人又是早上见过的杨皓承,便道:“你们找朕有何事”

    刀白凤打开手里的锦盒,献上的道:“这是杨少侠从林府取回的大理镇国之宝海棠之心”

    “海棠之心”保定帝惊讶不已,立即站立起来,接过刀白凤手中的锦盒,细细端详那颗水晶蓝宝石,久久才兴奋的道:“不错,真是海棠之心,真是海棠之心你们是在那里找到的,朕要重重的奖赏你们”

    杨皓承微微的道:“如果圣上确认无误,那就算是收下了我杨某的聘礼”

    保定帝一惊,道:“聘礼这是什么聘礼”

    杨皓承道:“这是我送给你的聘礼,从今天开始,芸儿不再是大理国的皇后,而是我杨某人的妻子。”

    “什么”保定帝一惊,龙颜大怒的喝道:“大胆草民,你竟敢拿皇后开玩笑,朕要诛你九”

    “碰”

    一声巨响。

    保定帝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杨皓承一脚重踏,他脚下的大理石砖,顿时化成粉末,脚印下更深深的凹下一个大洞

    整座皇宫就像发生地震一般摇晃,当真就是地动山摇。

    杨皓承抓起一旁的瓷杯,捏在手里,顿时化作了粉末,厉声的道:“如果你稍敢不从,就如同此杯”

    “啊”保定帝万万没有想到杨皓承的武功竟然如此惊人。

    “皇上,龙体安好”只听门外一阵人马走动的声音,刚才杨皓承那一脚实在惊人,以致皇宫内的侍卫都纷纷跑来护驾生怕皇帝出了什么事情,一个弄不好,就是人头落地

    徐皇后镇定的道:“皇上没什么事,你们退下吧。”

    “这”门外的侍卫有点犹豫了,毕竟他们遵从的是皇帝的命令。

    “你们没听见皇后的吩咐吗都给我退下”保定帝龙颜大怒的骂道,颇显一国之君的威风和尊严。

    “是,皇上”门外侍卫诚惶诚恐的应答,得到皇上指令,不由的纷纷退离。

    杨皓承对着保定帝道:“不瞒你说,再来皇宫之前,我与芸儿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就算你不承认我们,也无大碍。芸儿我是一定要带走的,来告诉你,是出于对你的尊重。”

    保定帝恢复了镇静,道:“你就不怕我诛杀你的九族”

    杨皓承微笑的道:“你做不到,如果你敢对我们不敬,我第一个让你人头落地。我杨皓承说到做到,天下并非只有大理一国,你再厉害,也是一个大理国君,能耐我何”

    保定帝想到杨皓承刚才那一记重脚,再回想白天在镇南王府他挨了一刀都平安无事,心里就一阵颤抖。微声的道:“你们想怎么样”

    徐皇后站出来道:“皓承已经说了,他要带我走,离开这里。”

    保定帝看着美丽的皇后,眼里充满愤怒,恨声的道:“贱人,你”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

    杨皓承一巴掌打在保定帝的脸上,现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惊。尽管保定帝作为皇帝,但段氏也是大理武林世家出身,每个帝王都有一定的武八路中文林修为,保定帝的武学修为虽然没有段正淳的高,但是也不至于不会武功,他居然躲不过杨皓承的一巴掌。更让她们镇静的是,作为一国之君的段正明,何时受过如此待遇

    掌皇帝的耳光,这在大理帝王中,保定帝也算是开天辟地的第一个了。

    杨皓承丝毫不畏惧的道:“你作为一国之君,说话最好注意一点分寸,免得有失身份。”

    段正明捂住腮帮,脸上感觉一阵阵火辣,感觉欺辱之致,道:“要皇后改嫁他人,你就是杀了我,也恕难从命。”

    杨皓承深知人都是有底线的,狗急了还会跳墙,何况眼前这个还是皇帝。于是微微的道:“我没有打算要你难堪,毕竟你是一国之君。事情很容易解决,你就说徐皇后在位十五年,无嗣同出,视为大不孝,贬去皇后之位,削发出家,戴罪立功。”

    保定帝道:“皇后出家,非同儿戏,必定会引来天下臣民的关注,到时他们发现皇后出家是假,我就是大理段氏的不孝子孙”

    杨皓承道:“就因为皇后出家非同小可,所以要谨慎行事。而且出家是为了清修,不便接受臣民拜见,出家地址没有必要告知你的臣民。既然大家不知道皇后在哪里出家,芸儿自然可以跟我云游四海。”

    保定帝深呼吸的道:“看来你们都准备好了,就是我不从,也不可能改变。”

    杨皓承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皇上你是聪明人。”

    保定帝含泪的长叹道:“我答应你们。”

    “谢皇上”徐皇后感动之际,当即跪下叩谢,不管如何,他们都是十五年的夫妻,如果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骗人的。

    保定帝微微的道:“少侠,可否让我跟皇后单独说几句话。”

    杨皓承道:“你首先要保证芸儿的安全,否则我会让大理段氏从历史上彻底的消失”

    徐皇后道:“皓承,放心吧。我会没事的。”

    杨皓承点点头,跟随一旁的刀白凤离开屋堂。

    杨皓承他们离开后,保定帝久久不语。

    徐皇后哭泣的道:“皇上,是臣妾对不起你”

    保定帝含泪的道:“不,是朕亏欠了你。这些年你受苦了,或许这就是上天对你的补偿和对朕的惩罚。这些年朕一直活在愧疚里,觉得自己对不起你,没能给你应有的幸福。现在好了,你这么一走,我的愧疚也随同你的离开而远去”

    “皇上”徐皇后已经泣不成声。

    保定帝听着徐皇后的哭泣,想起以前夫妻种种,不由的潸然泪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