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妻妾成群】灵鹫仙子
    或许是兴奋过了头,又或许是天是在黑,在树林里实在不好便识方向,杨皓承她们居然在山里迷了路。

    辛双清带他们在山腰转了半夜,一顿脚惊叫:“呀我们走错了,应该要偏右走,不是走大路啊从现在开始,全是崎岖山路,地势越做越高啊”

    黄子珍眼睛一直,惨叫道:“双清姐,不是吧”

    杨皓承见诸女实在也累了,于是问道:“那我们还要走多远”

    辛双清道:“应该三四个时辰就可以,可是现在这么晚,路不好找”

    杨皓承一听三四个时辰,那就是七八个小时了。狂晕,那岂不是一个白天索性找了一个宽广的草坪,道:“你们把身上带的干粮都拿出来吧,我们明天再赶路。”

    黄子珍道:“可是我们身上带的干粮不多,凑合着也只够吃两餐”

    杨皓承微笑的道:“等明天打进黑凤寨,还怕没有吃的”

    辛双清微微道:“夫君说的有道理,大家不要太急,即使不去黑凤寨,我们也可以打野味吃”

    杨皓承在周围布下禁制,诸女在禁制内生起火焰,铺上被子之类的垫毯坐在上面。

    葛光佩、白玉娇、宁梅她们从包袱里拿出腊肉,烤鸭,居然还有大饼那酒瓶一打开瓶盖,女儿红的酒香飘逸在禁制之内。

    黄子珍看见葛光佩她们把食物都拿了出来,珍惜的道:“够了,节省点,明早还要吃两餐呢”

    杨皓承的头躺在辛双清的玉腿上,而黄子珍在一旁热着腊肉烤鸭之类的,顿时满禁制都是烤肉的香味

    “夫君,我把你替南宫金凤、苏玉凤的事情告诉了她们”辛双清有点胆怯的说道。

    杨皓承一听,不车高兴道:“我叫你不要说,你为何还要说”

    辛双清颇为委屈,低声的道:“夫君,双清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她们都是用毒的内行,不明说岂不是欺骗她们何况她们硬逼着我,实在没办法”

    黄子珍一旁帮着说道:“其实这也不能怪双清姐,我们都在场的。金凤和玉凤姑娘是怕自己的私处被不喜欢的男人看到,不过夫君你大可放心,经我们提起你时,她们不但不难过,而且低头笑。看得出对于你,是心中有意的”说着,格格一阵娇笑。

    杨皓承抚弄辛双清一头到腰际长发:“她们都还是冰清玉洁的好姑娘,搞不好还有了相好的,以后还要成家。我是只想着给她们治疗,可是被你们这么一说,那不是耽误人家终身大事嘛”

    “不会啊”辛双清翻身抱住他:“何况她们如果要嫁人早就嫁人了,何必十个姑娘集在一起建立十凤如花宫。再说了,夫君就是天底下最完美的男人,女人能嫁给夫君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

    “双清,你也变得滑头起来了”杨皓承伸出手指弯勾刮了她的玉琼鼻梁,忽然看到她颈上带着一条项链,银链上面竟然串着八颗洁白的珍珠,显得异常的精美,不禁噫声叫道:“这是什么项链,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夫君,我也有”一旁的黄子珍说着,爬到杨皓承身上,仰着她那吹弹可破的嫩脸:“跟双清姐的一摸一样”说着把她那脖子上的项链在杨皓承的眼前晃了几下

    杨皓承好奇的道:“你们是怎么得来的,光佩你们有吗”

    葛光佩摇摇头,道:“这是南宫金凤和苏玉凤送给二位少夫人的,她们身上只有两条,说下次有机会再给我和玉娇、梅儿”

    黄子珍微笑的道:“这是灵鹫珍珠令,是地位的象征。灵鹫珍珠令其实是一个纯女性的组织,人称灵鹫仙子派,她们的领袖就是灵鹫宫的宫主,入门条件非常高。入门的人必须是年轻未婚的女性,而且一定要绝色天仙,倾国倾城。”

    杨皓承愣道:“你们接受了她们的灵鹫珍珠令,是不是要离开我,加入组织啊”

    辛双清微笑的道:“这是灵鹫感恩令,每一个救过灵鹫仙子派的人,都可以得到这样的一个项链。表示身份的尊贵,同时在江湖上行走遇到困难需要帮助的,只要是灵鹫仙子派的人见到此项链,都会出手帮忙”

    黄子珍微笑的道:“真正的灵鹫仙子令是纯金打造,上面除了珍珠代表等级外,还有一个灵鹫宫的玉佩。”

    杨皓承触摸着辛双清项脖上的珍珠令,道:“珍珠越多,等级越高,最高的是多少颗”

    辛双清微笑的道:“最多是九颗,代表九五之尊。”

    杨皓承道:“那南宫金凤她们是几等啊”

    黄子珍道:“她们是八颗珍珠,所以赠送给我们的感恩令也只有八颗珍珠。”

    辛双清解释道:“据说灵鹫仙子派佩有九颗珍珠的人只有四人,由此可见十美如花宫在她们派里地位还是很高的。”

    杨皓承微微的道:“灵鹫仙子派的领袖不会是天山童姥吧她可是七老八十的奶奶级人物了”

    白玉娇微微的道:“夫君不会又想打灵鹫仙子派领袖的主意吧”

    杨皓承一阵哈哈大笑,道:“男人都有点贪心,姑且就当做是色狼间歇性的发作期吧”

    黄子珍道:“咳夫君想灵鹫仙子的主意她是不是天山童姥就不得而知,因为没有人见过她的真实面目。如果夫君想娶到她,这可是有点难度的,据说她是个眼高于顶的人。”她顿了一顿,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天下间如果有她看中男子恐怕也就只有夫君你了。”

    杨皓承吻她一下,嘻嘻的道:“嘴巴这么甜,想让夫君怎么疼你”黄子珍丝毫不畏惧的伸手探进杨皓承裤挡,轻声道:“还能怎么疼”说着又是一阵白眼。

    辛双清还是躺在杨皓承大腿上,仰起脸“咭咭”笑了连声。

    黄子珍大羞的道:“双清,你笑什么”

    辛双清盈盈的笑道:“我想准备又有春宫好戏看,夜晚也不至于太闷啊”

    “你休想做看客”黄子珍一把拧在辛双清丰满的玉乳上。

    弄得她一阵娇笑,不住的躲闪。黄子珍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抓她的酸处,一边猛的在脱辛双清衣服了。

    “咭咭,不要”辛双清她口中说着,双手却也在帮黄子珍解衣带。

    一会儿的功夫,辛双清和黄子珍就成了赤裸美人。

    杨皓承本着有福同享,有被同眠的原则,将一旁的葛光佩、白玉娇、宁梅也脱了一个精光。

    玉体白皙,曼妙之处,暗香浮动。

    杨皓承搂着黄子珍,上吻下摸,两人一齐行动。

    杨皓承存心要她主动向自己送,于是吮她的双峰,尽情挑逗。

    而处在下面的辛双清上身左右翅动了,眼睛闭着,张口喘气,尽情的紧贴在杨皓承的身上。

    杨皓承抚摸着辛双清粉嫩腻滑的长腿,吻着黄子珍。辛双清又羞又喜,喘息娇吟着紧抱住杨皓承的腰,任由杨皓承爱抚她火热的娇躯。看着辛双清和黄子珍乖顺渴求的神态,杨皓承不由的欲火焚身,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男人雄壮,女人柔美,在这一刻尽显无疑,他们的呼吸都变得兴奋急促起来。

    杨皓承仔细地抚摸着辛双清浑圆肥柔的臀部,辛双清则脸红如烧,驯服的扑在杨皓承怀中。杨皓承如痴如醉的将手在她雪白的身子上滑动着,摩挲着她饱满的双乳,微凸的小腹。辛双清已是意乱情迷,扭动着白皙柔软的颈子,轻轻吟叫着,身子却已是绵软如泥,被摸的动弹不了半分,而她腹下的小溪已经流水潺潺,只等刘郎问津了,而杨皓承也进入了临战状态。

    “夫君”辛双清无限狐媚娇艳的哼着叫。

    终于,杨皓承忍禁不住的长驱直入。

    “嗯”辛双清一声悠长的呻吟,开始了香艳的征程

    时间在无形过去,辛双清被泄了四次,黄子珍被杨皓承换了五种姿势,葛光佩彻底“死”了三次,白玉娇只是娇了两下,而宁梅则是梅开六度,成为月色下最大的满足者

    春风吹过,鲜花盛放白云悠悠,月却已落西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