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黑凤寨篇】禁制之春
    可恨的老天居然漂起雨来,虽然说春雨贵如油啊。可对于赶路的人,就不是什么好事了,特别在古代,根本没有水泥沥青路。不管大雨小雨,只要一飘降,那路就会泥泞不堪。

    辛双清她们又发现了一件怪事,雨竟然飘不进禁制里

    “夫君,外边下雨却飘不进来,实在太神奇了”辛双清叫嚷着道。

    杨皓承怀里还抱着葛光佩,伸伸赖腰道:“人都撞不进来,何况是雨”

    黄子珍道:“如果禁制可以移动就好了”

    “是啊那样我们就不用打雨伞了”辛双清兴奋的道。

    白玉娇愣愣的道:“那样我们岂不是成了隐身人”

    就在诸女七嘴八舌的讨论之时,杨皓承的一句话让她们彻底为之疯狂和惊讶

    “虽然书上没有记载到禁制可否移动,可是根据原理,完全可以实现”杨皓承懒懒的道。

    “真的”诸女异口同声的惊呼问道。

    杨皓承点点头,道:“虽然前人没有记载,可是并不代表不可能。因为禁制其实是用天地灵气结合禁制内人的精气所产生了一种结界。说白了就是一层防护罩,只不过这层防护罩经过一种神奇的力量改变,产生了屏蔽的功能,其实所谓的屏蔽也不过是一种幻觉。”

    辛双清道:“可是它所产生的屏蔽不但使人产生幻觉,也可以抵御外边事物的入侵”

    杨皓承道:“我说过,因为的结界本身就是天地人的精气组合,它最初功能也是防护的作用。”

    黄子珍兴奋的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行动,这样我们就不必撑雨伞了”

    葛光佩激动的道急:“连衣服都省掉”

    杨皓承哈哈大笑道:“那我实在是太幸福了”

    黄子珍道:“夫君,别说了,快施动禁制吧。”

    杨皓承道:“要施动禁制,要我们一起施功,我先把运气的口诀告诉你们,一会每个人都要在自己的衣服插上鲜花。”

    黄子珍道:“还要插鲜花”

    杨皓承点头道:“只有身上插上鲜花,人体精气才能与天地精气连接,从而产生结界”

    辛双清微微的道:“鲜花不掉,禁制不散”

    杨皓承道:“基本上可以这么说。”

    葛光佩微笑的道:“那我们岂非不能光着身子赶路,实在太妙了”

    白玉娇格格笑道:“如果你喜欢光着衣服,没人拦你”

    黄子珍格格笑道:“可鲜花差哪里啊总不能用嘴巴咬着吧”

    “那个嘴巴”宁梅追问了一句。

    诸女又是一阵格格娇笑。

    葛光佩羞得满脸绯红,当真不穿衣服,气鼓鼓的道:“我把鲜花插在头上,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一阵笑话之后,杨皓承教给了诸女口诀,收起禁止的禁制之后,他们一同念起口诀。在一霎那间,杨皓承和辛双清她们的身上由显而淡,由淡而不见了,可是他们自己则不觉得有什么两样。

    但是他们知道实验完全成功了,因为磅礴的大雨根本没有飘到他们身上。

    当他们迈步行走的时候,又有妙事出来啦,这次让她们变得目瞪口呆起来,简直就是奇迹他们觉得自己的双脚如同踏着棉絮上,根本不落地面。移动的禁制居然产生了飘移,就连里面的人都可以飘移起来

    “夫君,太棒了”辛双清她们惊呼不已,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杨皓承微微一笑,却不言语,因为他感到体内的真气正源源不断的向外扩散,要维持禁制的移动,是需要消耗大量真气的体力活。一般而言,禁制内谁的武功最高,承受的压力就越大,而其他人则几乎没有感觉。

    在诸女无忧无虑的奔腾中,杨皓承只能硬抗着,幸好他内劲雄厚,甚至有点多到花不玩,一时的消耗也不见得损失什么。

    “前面有人”辛双清冲在最前面,突然提醒的道。

    “你说外面看不到里面啊”黄子珍有点担心的道。

    辛双清道:“你看他们冒雨在路上,活脱脱的落汤鸡。我们身上一点雨水都没有,当然就是在禁制之内”

    葛光佩微微的道:“黄姐只是担心禁制是不是真的有屏蔽作用”

    杨皓承微笑的道:“如果没有屏蔽作用,他们一早扑上来了;也不看看你们的模样”

    辛双清诸女这才发现彼此衣衫不整,春光外露,葛光佩甚至只穿了一件肚兜,整个就像风流浪女。都怪刚才太兴奋了,还没有来得及整理衣裳就匆匆出发。诸女想到外人无法不到禁制内的景象,就放胆的裸露起来。

    禁制内的诸女春光大泄,尽管有禁制的屏蔽,外边的人无法看穿。可是葛光佩她们见外边的男人直往里面走来,心里其实还很是紧张和羞涩。

    “快,把我的衣服找来”

    诸女一阵慌乱,都觉得不是很习惯,急急整理衣服,尚未完成,只见两个大汉已到禁制前方不远。

    “他们好像是黑凤寨的人”辛双清提醒的说道。

    “他们好像真的往我们这边来了”宁梅惊呼的道。

    诸女甚至都担心他们撞上禁制,纷纷拔出兵刃,万一对方发现禁制,就杀人灭口。然而那两个大汉根本没有看到任何的东西,雨下那么大,天地间都是一片灰蒙蒙的,看到禁制外的水气,就像没看见一般

    两个大汉明明是朝着禁制这边走来,但到了禁制外边不到两米,眼看就要撞上了,他们竟不前进,居然转身绕着气团转过去了。

    辛双清、黄子珍她们这才证实梦幻禁制的妙处了,只见她朝杨皓承满意的一笑。

    杨皓承道:“我们跟着他们走”

    辛双清急道:“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

    杨皓承道:“那就把他们杀了,反正看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

    辛双清点点头,示意黄子珍她们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

    距离很近,杨皓承他们的声音虽不是太大,但也不是悄悄说话,然而两大汉不但听不到,甚至连一点感觉也没有

    黄子珍完全顾不上许多,激动的道:“我们就是一边造爱一边行走都可以”

    辛双清啐道:“喜欢你找夫君去,不要把我们变得跟你一样的浪荡”

    黄子珍嘟起小嘴,对辛双清做了一个鬼脸,完全就是一副天真可人新婚的少妇样

    只听前面的两名大汉对话道:“老冯,那个什么逍遥公子自告奋勇找寨主,我看明早我们山寨又要多一具逍遥干尸了”

    “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逍遥公子”

    “当然知道了,那家伙整天在手里拿着一把扇子,扇子上还写着他的名字呢。你说现在是什么天气,还要用扇简直就是无聊”

    “听说这个逍遥公子在江湖上是个人物,据说在他手底下糟央的黄花闺女不计其数啊”

    “再厉害也没有色公子厉害吧当了寨主的入幕之宾一宿,第二天连骨头都找不到”

    “嘿嘿像寨主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要说一宿,就是让我上一下,就是死一万次也愿意”

    “我看你是想女人想疯了,如果你真的那么想上寨主,就跟她直说好了”

    “先不要说这些,我们回去怎么向夫人说”

    “难道照实说南宫金凤和苏玉凤的尸体不见了。”

    “都是那个陆绍杰惹出来的,反正夫人只是让我们调查一下事情的真伪,直说就是了。”

    “说真的,活着离开是不可能有的,据说陆绍杰的迷魂针之毒是神仙难活,八成是被野狼拖走了吧”

    “说不准那个小白脸撒谎骗寨主也有可能。”

    杨皓承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南宫金凤和苏玉凤果然是被陆绍杰陷害,而他人竟然到了黑凤寨,惊讶之余,跟随着前方的两名大汉来到了黑凤寨跟前。

    说它是一座山寨,不如说是一座城堡。

    就像杨皓承以前在电视上看见的爱丁堡,那种气势规模,已经不是一个山寨所能比拟的。

    原来在通往黑凤寨的路是一条深谷,两旁都是双人合抱的古松巨木,枝干密集,十分茂盛,一片苍翠。沿着深谷往前走,大约两公里路程,就会看见远处有一处远山,而远山之上模糊地现出一座巨石古堡。

    在光秃的远山之上,整座城堡是那样的显眼,俯冲之下,可远眺数十里之外。

    城堡主体建在山上,山下有围墙,围墙外还有一条从山上留下的溪流,溪流注入人工护堡河,水满四溢,让人分不出哪里是真正的河道,哪里又是护城河。堡墙青苍灰白,俱是花岗青石砌成,墙高大约七八米,易守难攻。

    黑凤寨就想一个傲立的雄鹰在远山上矗立着,烟雨中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就想里面有无数的神秘吸引着杨皓承他们。

    整个黑凤寨只有一处城门与外界联系,如果上面城门吊桥收起,根本没有路径可以进入。

    杨皓承自己都觉得奇怪,一千年后,这些古堡山寨都消失到哪里去了。就是被毁灭了,也应该有遗址存在啊,难道是一夜之间在地球上消失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