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一章【黑凤夫人】黑凤妖魅
    隧道的前方,逐渐有了亮光。最后封闭的墙体是一个大石,推开竟然是一个假山洞内,常人如果在假山内,也不可能推开这巨石发现后面的隧道。

    杨皓承他们出来之后,便把巨石堵上了。这是一座后花园,此时雨已经停,天空还是有点阴暗。前方是一排房间,杨皓承正要出去,只见有两个青年女子手中都端着酒菜从走廊穿过。

    杨皓承向辛双清轻声道:“双清,你饿了吗”

    辛双清想起一大早到现在,一直忙着赶路都没有吃什么东西,杨皓承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肚子感觉是非常的饿。

    杨皓承看着她的表情自然明白,于是微笑的道:“你等等”

    那两个送酒菜的婢女被杨皓承点穴的时候,还没有看清眼前的人,就被夺走了手中的酒菜。

    辛双清激动的道:“夫君,我们完全可以拥禁制去偷”

    杨皓承道:“其实我一直没有跟你们说,其实移动禁制是要化掉人的精气,施用多了会很伤身体的。”

    辛双清惊讶的道:“怎么会那无量山下那个庞大的禁制岂非要耗尽克丽丝的精气”

    杨皓承微微的道:“我说的是移动禁制,禁止的禁制是不需要人的精气,只要方位摆正、方法用对就可以了。”

    辛双清点头的道:“那我们以后还是少用移动禁制为好。”

    杨皓承示意辛双清吃点东西填肚,二人很快将酒菜吃了精光。

    这时候不远的房间传出一个女人的喝斥声:“这些厨房丫头搞什么,半天也不把酒菜送上来”

    其中一个男人道:“夫人,酒菜不上就算了,反正绍杰也不是冲着这些酒菜来的”

    杨皓承和辛双清许对视一愣,心里同时暗想:“是黑凤夫人和逍遥公子陆绍杰”

    只听房内的女人娇笑的道:“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这里的酒菜,可是你也能拒绝我这一番盛情啊”

    陆绍杰道:“如果夫人真心有意盛情在下,何需酒菜”说着,那声音越来越小,甚至听不到了,偶尔还有那女人格格的笑声。

    很显然他们是在调情。

    一会儿,只听那女人道:“如果不是绍杰你机灵,恐怕这盒子已经落入黑凤的手中了”

    “我这宝贝也是我冒死抢下来的,如果不是我跑得快,只怕现在已经是刀下亡魂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慰劳慰劳我才行”陆绍杰淫淫的说道。

    “死鬼,你就知道占人家便宜”那女的娇妮一声,轻轻的啐道。

    杨皓承和辛双清又是一惊,这男的是陆绍杰无疑,可是女的听口气并不像是黑凤夫人。于是走到房间外,在窗户纸捅一个小洞,正好可以看见房间一男一女在房间内调情。

    陆绍杰正抱着一个年轻美貌的少妇在亲妮她的俏脸,此时那美少妇已经躺在床上,四肢叉开,赤裸裸的让陆绍杰爬在身上。人就是这样,做同一样的事情,看到好人做就说是风情,见到坏人做就恶心,辛双清自己做就妙不可言,这时看到陆绍杰他们那样,她几乎在拨剑下手

    “砰”辛双清手中的承影剑一挥,整个房门被劈成了两半,房屋内的陆绍杰和美少妇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那寒光闪闪的宝剑已经架到了脖子之上。

    “你们是谁”那美妇顿时惊讶不已,可是却身不由已。

    杨皓承慢悠的进来,也不看他们,四周扫视一番,淡淡的道:“你们从如花宫抢来的红货在哪里”

    “你是谁竟然敢在黑凤寨无礼”陆绍杰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见来人是一个年轻公子和美妇,就大胆的问了一句。

    “你才是无礼”辛双清说着,已经在陆绍杰英俊的脸上划出了一道剑痕,鲜血直流而出。

    陆绍杰身下的女人已经惊怕不已,一双眼睛看着床头的小木盒。

    杨皓承看着她的眼光扫动,疾步上前将那个小红盒拿在手上。同时给辛双清看了一下,意思问她对不对。

    辛双清看了一眼木盒上的封印,点点头。

    杨皓承对着那个美妇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女人颤声的道:“我是寨主夫人”

    “啪”辛双清给了她一个耳光,道:“胡说,黑凤夫人何来的老婆,有也是老公”

    那女人含泪的道:“我是原来黑风寨寨主夫人,黑寡妇来了之后,寨主就迷上了她,后来还被她害死。我”

    杨皓承道:“于是你就成了寡妇,就在这里勾引男人”

    原来这个女人是黑风寨寨主的原配压寨夫人柳芳,因为黑凤夫人的到来,她被打入冷宫。黑风寨主死后,柳芳就想夺回山寨。陆绍杰勾引黑凤夫人不成,就巴结了柳芳。这次抢如花宫的红货,无非就是想嫁祸给黑凤夫人,借助外力逼走她。

    杨皓承明白了大概之后,觉得陆绍杰为人实在太坏,于是出手废了他的武功,至于柳芳,辛双清则是在她脸上留下一道疤痕。对于女人,尤其美丽的女人,这比死还难受。

    辛双清放了柳芳一条生路是有其道理,只要她没有了那张迷惑男人的脸,就是再多诡计,也没有男人上她的勾。

    点了陆绍杰和柳芳的穴道,见红货也到手了,立即往外走。

    “我真想一剑杀了这对奸夫淫妇,如果不是他们,南宫金凤和苏玉凤岂会有危险。如果不是夫君,只怕南宫金凤和苏玉凤都已经到阎王那里报道了”辛双清非常不解气的恨声道。

    杨皓承明白她的心情,道:“废他们武功和毁容,他们已经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就留一条生路给他们又何仿”

    辛双清道:“我们快回去跟子珍她们回合,然后找到南宫金凤苏玉凤,物归原主”

    杨皓承正要发动移动禁制离开黑凤寨,只听前面一阵打斗声起

    “不好,是子珍她们”杨皓承远远听到熟悉的娇喝,急忙赶去。

    翻墙越池,杨皓承根本不顾身边不时有黑凤寨的弟子,飞一般的赶往打斗的现在。只见一片十数丈方圆的草坪,绿草茸茸,花树分植。这时,草坪上正有数十个人影,上纵下跃,兔起鹘落,看来打斗甚为激烈。

    银光闪烁,兵刃带风,暴喝怒叱,不绝于耳。

    杨皓承定眼一看,打斗之中的人不但有黄子珍。葛光佩、白玉娇、宁梅,还有自己双修救下的南宫金凤和苏玉凤,而围攻她们的正是黑凤寨的人。

    只听黑凤寨领队的大汉忿怒疾喝:“兄弟们,拿下这几个俏娘们,今晚我们一起尝新鲜的”

    “住手”杨皓承一声凄厉刺耳的悠长怒吼,轩辕剑曝光而起。现场所有人听到这一声怒吼都感到震耳欲聋。声音沙哑悲壮,高亢激昂,充满了忿怒。

    怒吼,响彻云霄,震撼群峰。

    杨皓承手起挥出一道犀利的银光,如刀锋一般的锐利。

    如果说吼声让人大吃一惊,那么银光更加惊人,就如同惊雷闪过。

    除了一片光芒的银白之外,没有人再能看见其他的东西。

    就在此时。

    在银光之中。

    所有人看见一股鲜血从银光落处喷出,一阵血雨喷洒

    那个黑凤寨发号施令的领头已经人头落地,而杨皓承也傲然的挺立在众人的面前。

    场上数十人骤闻这声惊心怒吼,都停止打斗,用惊异的目光,望着由山上掠来的黑影。

    “夫君”黄子珍、葛光佩四女一阵惊呼。

    杨皓承面对黑凤寨的人冷冷的道:“谁敢动我老婆,就是这样的下场”

    全场一片肃静,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愣住在了现场。

    良久的肃静。

    天地一片杀气肃然。

    正在此时,突然一阵香风袭来,就是距离数十丈之远,仍可清晰的闻到。

    “是谁那么大胆,竟然敢在黑凤寨来捣乱”

    声音听起来充满责怪的冷酷,却充满成熟女人的魅力,就像磁场一样吸引着杨皓承。

    顺声望去,只见一个二十七八岁的成熟美妇,风姿摇曳,款款而来。从她轻盈曼妙的脚法来看,她的武功不俗,甚至可以称作一流。至于容貌,更是不俗,眉目如画,一张娇艳欲滴的樱唇,五官精致得无可条挑剔,说她绝色倾城一点也不过分。她身上穿着紧身紫色纱,领口大开,露出那红艳的肚兜,玉峰饱满,欲裂衣而出,秀发高挽,顶着金钗,身段曼妙,豪乳丰臀。果然是天生诱人,如此佳人尤物,实在难得一见。

    此美妇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风情,风骚入骨,如同熟透的蜜桃一般,仿佛能滴出汁液,绝非青涩的女生可比,那一对媚眼流盼,勾人魂魄,仪态万千,风韵十足。

    “黑凤夫人”辛双清不由惊讶中赞叹的失声叫道。

    杨皓承终于看见传闻中的七次嫁郎的黑凤夫人,她的魅力远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黑凤夫人,就像一个遥远的妖魅,迷人,却充满了挑战的韵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