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四章【王语嫣篇】流星...
    杨皓承追出来的时候,阿朱迎上来,道:“夫君,刚才表小姐气冲冲的跑

    过来,让我让我带她去找慕容公子”

    “她现在在哪里”杨皓承关心的问道。

    阿朱道:“她就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行旅包袱”

    杨皓承道:“带我过去”

    阿朱点点头,带杨皓承来到王语嫣的房门之外。

    “嘟嘟”

    阿朱高门之后道:“表小姐,杨公子来见你了”

    “不见”王语嫣生气的道。

    杨皓承示意阿朱离开,转成自己敲门。

    王语嫣在房内再一次的道:“我都说不见了。”

    杨皓承道:“难道你要一辈子在房间里吗”

    王语嫣一听,气道:“如果你站在门外我就一辈子在房间里”

    杨皓承毫不示弱的道:“如果你一辈子在房间里,我就一辈子站在门外”

    “你~”王语嫣为之气结,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应对。当真是淑女遇色

    狼,无话好商量

    杨承皓微笑的道:“王姑娘,如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王语嫣气道:“我认什么了你走。我从来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无

    耻的人。”

    杨皓承知道她是在骂自己与王夫人的事情,当下就豁出去的道:“我无耻,

    如果不是我用双修大法,你母亲现在就是一具干尸。我救了你母亲,然后又喜欢

    上她,这有什么不对吗如果你接受不了我做你的继父,你可以说出来,我可以

    不做你的继父。但是我决不是无耻,你母亲更加没有我们上对得起天地,

    下对得起良心只有你这样的人,一心只顾看什么贞洁的人,才是最无

    耻”

    “你你不要说了”王语嫣对杨皓承说着,泪水横流。

    杨皓承得理不饶人,道:我无耻这些年来,你没有体会你母亲一个人

    孤苦伶仃的生活,对,你母亲年纪是大了点,难道她就不可以去追求和争取

    自己的爱吗难道做了母亲的人,就连爱的权力都没有了吗这是什么逻

    辑。”

    王语嫣彻底的崩溃,瘫软扑在床上痛哭。

    王夫人来到杨皓承的身边,扯住他道:“皓承,你不要说了。”

    杨皓承这才心情平和的道:“我可以接受委屈,因为这都是我引起的。可

    是我不能让你受到委屈,绝对不能”

    王夫人一阵感动,对房间的王语嫣道:“女儿,娘错了。你开

    门”

    王语嫣哭泣的道:“娘,是女儿不对”

    王夫人长叹的道:“那你也要开门啊让娘看看你。”

    王语嫣道:“娘,我想出去找表哥”

    王夫人一惊,道:“什么,你要去找慕容复不行。”

    王语嫣道:“娘,让我去吧,这里我实在呆不下去了。”

    杨皓承拉住王夫人,道:“让她去吧,就当散心一下也好。”

    王夫人看着杨皓承,下决心的道:“要去也可以,必须要皓承陪同。”

    “为什么”王语嫣道。

    王夫人恢复她坚强的一面,冷冷的道:“没有为什么,如果你不答应,休

    想离开曼陀罗山庄半步。”

    杨皓承灵机一动,微笑的道:“王姑娘,如果你不让我跟着去,你就不可能

    见到你表哥。”

    王语嫣一听,不解的道:“你和我表哥有什么关系”

    杨皓承道:“你表哥杀死少林大师,现在正在少林寺进行公审,他偷学各

    派武功,乃是武林大忌,此刻只怕凶多吉少”

    王语嫣急道:“表哥聪明过人,不会有事的。再说你去又能解释什么”

    杨皓承冷冷的道:“就怕慕容复聪明反被聪明误,再说了,如果他不会有

    事,你怎么会担心我嘛,正好跟少林那些长老有过一些交往,我的话,估计

    他们也会信一点。”杨皓承这么说,也是骗得王语嫣的信任吧了,真正的情

    况,也只能是去到少林才知道。

    “你”王语嫣哑然,转而语气委婉的道:“你可否带我去见表哥”

    杨皓承道:“你信得过我吗”

    王语嫣道:“让阿朱陪着一起”

    杨皓承点关的道:“也好,既然如此,我就带你上少林,也算了却你的心

    愿,我去码头等你。”

    杨皓承要陪王语嫣去少林,王夫人反对王语嫣去找慕容复,所以才让杨皓

    承跟着去,临行的时候还吩咐杨皓承,如果路上有机会,就把自己的女儿收服

    了。这样大胆的要求,看来王夫人也是铁了心要母女共侍一夫,这让杨皓承大

    为感动。

    王夫人刚刚尝到爱情的滋味,实在不愿意跟杨皓承分离,可是又不好随

    行。杨皓承把轩辕剑飞行的事情告诉她,并让她随后可以跟其它姐妹乘坐轩

    辕剑上嵩山找自己。

    叶茹凌道:“夫君。你不带我们一起去吗”

    杨皓承嘻嘻的道:“人多了,行动不方便,又没有轩辕剑在。再说夫君是

    谈情说爱的,要你们这么多灯泡作何”

    “灯泡”诸女大愣,实在想不明白,追问道:“灯泡是什么”

    “灯泡就是我们做爱时候房间点的蜡烛”杨皓承摸摸脑袋,嘻嘻的笑

    道。

    “呸一派胡言。”诸女大羞的啐道。

    叶茹凌道:“不管如何,我们当中总要有个人陪你一起,我看就让雪臻陪

    你一起去吧。”

    杨皓承点头的道:“那就这样吧,我和阿朱、雪臻一起去,再多人就不

    要。”

    王夫人道:“多加一个吧,语嫣需要人照顾,让幽草去替她打点日常”

    凌雪臻道:“那么凤儿她们还在苏州,怎么办”

    杨皓承道:“让她们全部从苏州搬过来,日后这里也是我们的行宫之

    一。”

    叶茹凌道:“只怕过两天我们乘坐轩辕剑比夫君你步行快多了,到时候我

    们是不是在嵩山上等你。”

    杨皓承道:“不用,你们等十天后再启程好了。顺道给凤儿她们问好。”

    “夫君,一切保重啊”诸女想到刚刚跟杨皓承相聚又要分开,都不免

    女儿情长起来

    杨皓承将诸女好好安慰一番,在她们的叮嘱下,开始了少林之旅。

    曼陀罗的码头之上,王语嫣就像是大湖之上的女神,在烟雾弥漫的大湖边

    上,充满了诗情画意。

    她就像天地的精灵,仿佛天地的美丽都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展现。她的美丽

    没有人可以拒绝,甚至无人可以错过。

    就在杨皓承愣住的时候,王语嫣道:“你们来子,那我们就走吧”说

    着,径自上了画舫。

    杨皓承带着凌雪臻、阿朱、幽草三人上了画舫,船工便向湖中划去。

    太湖烟波浩渺,甚是广大。划了半天,眼见天色将晚,湖上烟雾渐浓,阿

    朱道:“夫君,天色已晚,我们不如先到前面小岛暂住一宵,明天再赶路如

    何”

    杨皓承道:“这前面是什么小岛”

    阿朱微笑的道:“是烟柳岛,乃是慕容世家的太湖驿站,是个很安全的地

    方。”

    杨皓承看着一边一直沉默的王语嫣,问道:“王姑娘意下如何”

    王语嫣道:“也好明天再启程吧。”好离曼陀山庄越远,越是沉默。想

    必这是她第一次远离家门外出,加上母亲与杨皓承的事情,让她心里很失

    落。

    杨皓承见湖一清风拂动的衫子,黄昏时分,微有寒意,想起一连串的经

    历,心头忽然感到一阵凄凉之意。他已经成了这个时代的主宰,可是为何自己

    还不能开心呢

    突然天空一亮,一颗大流星从天边划过,拖了一条长长的尾巴。就像银光

    弧线一般耀眼,异常的瞩目。

    “看,流星”幽草突然兴奋的叫嚷着。

    王语嫣见到流星,也是异常的兴奋,当下闭上双眼,合上双手,对着流星

    许愿

    江南自来相传,当流星横过天空之时,如有人能在流星消失前说一个愿

    望,则不论如何为难之事,都能如意称心。但流星总是一闪即没,许愿者没说

    得几个字,流星便已不见。千百年来,江南的小儿女不知因此而怀了多少梦

    想,遭了多少失望。这种对流星许愿的荒谬事情,一直;延至二十一世纪,让杨

    皓承实在想不明白。象王语嫣这样才学惊人的才女,那儿女情怀居然和寻常的

    农家女孩、湖上姑娘也没什么分别。

    看来女人都有共性的一面,不管她如何博学和知性,女人就是女人。

    流星一闪而过,很快夜色有一次恢复,只听我愿意幽幽叹了口气。

    杨皓承谈谈的道:“王姑娘放心好了,就算你不许愿,慕容公子这一生都

    能逢凶化吉。”

    王语嫣一惊,惊愕的道:“你怎么知道我许的是什么愿”

    杨皓承懒洋洋的道:“王姑娘所有的心事都写在了脸上,若相人不知,恐

    怕要戴上面罩才可以”

    杨皓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其实挺难受的,自己妻妾众多,不知道在同

    样的流星下,会有多少人为自己许愿,或许很多,或许一个也没有。

    至少,在他身旁的凌雪臻和阿朱没有,因为她们根本连流星的尾巴都没有

    看到。她们听到幽草的大声呼喊,急忙从船舱出来看望天文可观,可是没有赶

    上,只能看到浩瀚的星空里,一轮明月高挂。

    “唉错过了流星真可惜”阿朱幽幽的道。

    凌雪臻微笑的道:“有夫君在身边,还有什么可惜的。”

    杨皓承心里一阵欣慰,虽然他心里妒忌慕容复,凭什么他就可以得到王语

    嫣这样的呵护和关怀。可是他有这么多的妻子,也应该知足了。

    都说人生得一知已,足以。

    可是现在的杨皓承心里,就是不知足,特别是面对王语嫣的时候,他心里

    就像热窝蚂蚁一番

    流星划过的时候,其实杨皓承也默默的许下了心愿,那就是一定要让王语

    嫣彻底的属于自己,无论是从心灵上,还是肉体上,她王语嫣都只能属于一个

    人杨皓承。

    这就是流星划过,杨皓承瞬间的心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