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二章【马夫人篇】手到...
    “好功夫”

    就在马夫人击落沐婉清手中长刀的一瞬,杨皓承大声的赞叹了一句。因为他深知沐婉清刚才那一刀的功力,在textdotoreclhttp3ablog

    &oreclhttp3ablog

    江湖上,细细数来,没有几个人可以空手并在一招之内将其击退

    马夫人绝对不简单,至少是杨皓承遇上textdotoreclhttp3atui9158counteraspx3fuser3dhelen

    &oreclhttp3atui9158counteraspx3fuser3dhelen

    美女中,比较难缠的一个。杨皓承对这样的textdotoreclhttp3asarttradeallyesainadfclick3fdb3dsarttrade26bid3d56932c6162c31726cid3d2266242c130022c126sid3d026sho3dignore26url3dhttp3adhccr2jsp3fad3d600126un3d2266245693

    &oreclhttp3asarttradeallyesainadfclick3fdb3dsarttrade26bid3d56932c6162c31726cid3d2266242c130022c126sid3d026sho3dignore26url3dhttp3adhccr2jsp3fad3d600126un3d2266245693

    女人感textdotoreclhttp3adotorecnxuanchuanzhaoshanght

    &oreclhttp3adotorecnxuanchuanzhaoshanght

    兴趣,就像一匹烈马,虽然征服的过程难免有波折,可是一旦能够驾驭,就是一匹良驹

    杨皓承在赞叹她的同时,也不住微笑。他的微笑通常都是一种信号,一个对女人感兴趣的信号。

    “你是不是也想试试”马夫人对着杨皓承微微的道。

    杨皓承只是微笑,道:“照现在的情况看,就算我想当逃兵,只怕也不可能了”

    “当然不可以”马夫人说的时候,玉手一抓,地上的一把长剑顿时凌空飞起,抓在她的手中。长剑在手,她当下用力的挥动。

    剑荡,剑风激荡。

    剑光银白挥洒之下,剑风大作

    剑光在马夫人的舞动之下卷起阵阵狂风,地上倒躺的尸体因为剑气的催动而飞住两旁,桌子和椅子,更是随着剑气凌空飞舞起来,威力惊人。难怪马夫人说话的底气如此充足,她的确不是一般江湖女子所能比拟的。

    如此剑气飞荡,杀气逼人。连杨皓承身边一直自信的老婆们,都暗暗的为杨皓承捏了一把冷汗

    杨皓承似乎已真的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竟然被马夫人的长剑一步步迫入了屋子墙的角落中。

    直至没有退步。杨皓承这才放住了脚步,微笑的欣赏着马夫人的textdotoreclhttp3atui9158counteraspx3fuser3dhelen1

    &oreclhttp3atui9158counteraspx3fuser3dhelen1

    表演。

    马夫人得势不让人,攻势更猛,眼神中有股不将杨皓承置于死地,誓不罢休的杀气她的攻势俱出,招招都是杀手。

    瞬间。

    杨皓承的目中同样突然露出杀机,只听他微笑的道:“原来夫人弄剑的时候,如此的好看”说罢,挥手。

    杨皓承轻轻的挥出手指,就像马夫人刚才轻轻挥手指点沐婉清柳叶刀之锋一般

    只听“叮”的一声,杨皓承的手指竟不偏不倚迎着了马夫人的剑锋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全场大惊,失惊

    如果说马夫人手指轻点沐婉清刀锋,已经让大家为之惊讶,那么杨皓承此举更让人吃惊不已

    马夫人的功力之强,只怕是十个沐婉清都不能比拟。可是就这样一个可以抵得过十个沐婉清的马夫人,她全力一击,竟被杨皓承一只手指挡住

    这如何不让全场震惊

    马夫人脸色为之一变。因为她根本没有看见杨皓承是如何出招的,杨皓承竟然是她见过最为可怕的对手,当然也是最强的对手

    当真是山外青山,人外有人。

    马夫人见杨皓承一指挡开了自己的剑锋,并没有气馁,当即反转长剑,横剑直下。

    “疑是银河落九天”

    只听马夫人大喝一声,急风一响,手中长剑无比犀利向杨皓承劈去。

    又狠、又准、又快

    她无疑具备了一流高手的实力水准。

    一旁的杨皓承老婆们看得倒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担心的,倒是“外人”阮星竹不由的一阵担心,心想如果马夫人这一招攻出得手,杨皓承必将血流如注,至死无救。

    空灵曼萝的剑法以轻灵锐辣,辛捷狠毒见长,马夫人的剑不出则已,一出手必定立刻要取人性命

    这就是最简单的剑法,也是最实用的剑法

    杨皓承毫无畏惧,他冷笑

    “当”

    又是一声撞击响,火星四溅。

    杨皓承的手指再一次的textdotoreclhttp3adotorecn

    &oreclhttp3adotorecn

    点击在马夫人刺来的长剑之上。

    马夫人觉得眼前星光大盛,大骇之下,脚下一个踉跄,“砰”的一个摔倒在地。

    杨皓承身上散发满天的杀气完全交马夫人笼罩。

    阮星竹看得惊心动魄,没有想到杨皓承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

    “好剑法,可惜你的功力不够”杨皓承对着马夫人冷冷的道。

    “哼”马夫人对杨皓承的话根本不顾一屑,提起剑再次往抢攻一步,“长河落日”

    长剑顿时在杨皓承面前划过一道银光,仿佛长河落日一样优美的弧线,充满了诗意,却更具杀气长剑发出“嗡嗡”的剑鸣之声,传到杨皓承老婆们的耳中,震耳欲聋

    杨皓承完全被马夫人满天的剑影所笼罩。

    马夫人长剑所挥出的剑光,宛如浩瀚天空的星光一样灿烂。

    如此美丽的剑光。

    让人觉得这不是决斗,更像是一场舞剑表演。

    杨皓承还是没动,他只是轻轻的挥手。

    马夫人只觉一股剑气破空传来,手腕一麻,好像从手上掉下什么似的。

    但听“格”的一声,马夫人手中的长剑再一次落地

    “当”

    一声清脆的音响,长剑在落地的一刻,化成了碎片。

    “啊”马夫人大惊,无论如何她也没有想到杨皓承的武功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失惊之余,也呆立在现场。

    杨皓承冷冷的道:“人来,把她给绑了”

    “绑我休想”马夫人想当即恢复以往的冷傲,一副不可欺负的样子。

    无量四娇一起上前,马夫人想还手,突然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她哪里知道,在杨皓承挡住她一剑的时候,同时也封住了她身上的穴道。

    “你们”马夫人惊讶的时候,无量四娇已经将她给真的绑了。

    沐婉清道:“夫君,这样狠毒的人,用得着绑吗把她”

    “把我杀了对吗”马夫人突然抢话的恨声道,眼睛里尽是逼人的寒气

    沐婉清微微一笑,道:“你太不了解我们夫君,像你这样的美人,我们夫君是绝对不会浪费时间”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马夫人一脸惊讶的道。

    沐婉清微笑的道:“一会儿你就知道”

    杨皓承一阵微笑,道:“好了,我们走吧”

    “杀人魔头,你给我站住”

    杨皓承身后突然响起一阵怒吼,一个少年从房间冲了出来

    “坦之你回来。”一个妇女紧跟着大喊的道。

    游坦之,游骥的儿子,此刻他正气冲冲的向着杨皓承怒吼。

    “夫君,我去杀了他”沐婉清显得不耐烦的道。斩草除根,避免后患无穷这是沐婉清最简单的想法

    “不要,不要杀我儿子”游坦之的母亲挡在杨皓承向前,大声的呼喊道。

    杨皓承看一下游坦之,他并不像电视剧里那个演员那样肥头猪脑,相反显得文质彬彬,一副书生秀气的样子,十七八岁的年纪,也算意气风发。因为父亲的身亡,他显得异常的愤怒,恨不得将杨皓承碎尸万断。

    游坦之的母亲大概三十七八,一个典型的成熟美丽熟女,在古典优雅美的背后,还有中国妇女特有的坚毅和善良,对于儿子,她是无私的爱护者,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维护。

    杨皓承摇了摇头,道:“婉儿,不要管他。”

    游坦之愤怒的推开自己的母亲,冲磁卡杨皓承道:“有种你就跟我比试,我一定会杀了你”

    杨皓承微微的道:“不凭你吗”

    游坦之道:“我又怎么样就算死,我也不怕”

    杨皓承微微的道:“死你当然不怕,可是你母亲呢”

    “坦之,就算娘亲求你了不要做傻事”游坦之的母亲说着,整个人跪下来,泪流满面的道。

    游坦之恨声的道:“这个杀我父亲和叔父,我岂能让他逍遥法外,就算我不敌,也要堂堂正正的跟他较量”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

    游坦之的母亲愤怒的给了游坦之一个耳光,恨声的道:“技不如人,你这样是自寻死路,难道你没有听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

    “我顾不了许多”游坦之恨声的推倒自己的母亲,提起剑来就刺向杨皓承。

    杨皓承根本没有动,也没有挥手。

    一动不动。

    游坦之的长剑刺到离杨皓身体只有半尺的时候,似乎遇上的一股铜墙铁壁,怎么样也无法刺过去

    就像停住了。

    游坦之用尽了全身力气,大汗淋漓,可是长剑也未见前进半分

    “砰”

    突然的一声巨响,游坦之感觉一股巨大的推力向自己袭来,将他长剑震飞的同时,也把他整个人抛向半空

    游坦之的母亲大惊,正要去接住要摔倒的儿子,却未用游坦之摔落更快

    “轰”游坦之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猛吐一口鲜血

    杨皓承冷冷的道:“好好照顾你的母亲,过十年再来找我。不过恕我直言,就是再过一百年,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夫君,这等废物,不如让我去了结他,免得他在这世上活受罪”沐婉清瞪着游坦之不屑的道。

    杨皓承淡淡的道:“看在他母亲的份上,就饶了他这次吧虽说救人一命才能胜造七级浮屠。饶人一命又何尝不是如此”

    “杨皓承,我不要你假惺惺的同情和可怜我我游坦之顶天立地,对得起游家的列祖列宗,就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游坦之说着,突然把跌落地上的长剑拾起,出其不意的猛的割向自己的脖子

    “啊不要啊”游母一声惨呼,只见游坦之脖子处顿时鲜血飞溅,整个人眼睛直瞪,死死的看着杨皓承。

    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游坦之会自刎杨皓承更没有想到,游坦之就这样死了那之后阿紫遇上的男人又是谁没有游坦之这个阿紫的痴情鬼,阿紫的命运会如何发展

    杨皓承实在想不到自己的一次误闯,竟然会让这么多的人生命历程为之改变

    “杨皓承”

    游统母突然变得无比的愤怒,本来善良的她,经过丧夫失子之痛后,她变得无比的愤怒,甚至不可理喻,她的世界顿时变得无比的仇恨

    在她的心里,这都源于一个人,杨皓承

    这时候,游母在不知不觉中,变成另外一个游坦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