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二章【孙燕婷篇】大爱...
    杨皓承带着孙燕婷在林中疾行,寻到一间破庙,进了庙去,让孙燕婷靠在墙边,道:“孙姑娘,还好吗”

    孙燕婷脸色苍白,低头不语,半晌才骂道:“不好”

    杨皓承道:“唉,都怪我封了姑娘的穴道,害你受此欺凌。实在对不起。”

    孙燕婷嘟起小嘴道:“你知道就好,呆子”说着,看了杨皓承一眼,脸上突现红晕,叫道:“你别乱看”

    杨皓承一怔,这河才想起她衣衫不整,不禁textdotoreclhttp3asarttradeallyesainadfclick3fdb3dsarttrade26bid3d43152c5382c26026cid3d2266712c130022c126sid3d026sho3dignore26url3dhttp3a517rreservetop131jsp3fadfcid3d2266717c4315

    &oreclhttp3asarttradeallyesainadfclick3fdb3dsarttrade26bid3d43152c5382c26026cid3d2266712c130022c126sid3d026sho3dignore26url3dhttp3a517rreservetop131jsp3fadfcid3d2266717c4315

    手足无措,嘻嘻的转过头去,道:“我可不是什么君子哦”

    孙燕婷道:“管你是君子还是小人,反正就是不许你乱看我还没法子动啊。”

    杨皓承这才忘记给孙燕婷解开穴道,失声的道:“啊,我忘了。”当下回身解开她穴道。

    孙燕婷一愣,又惊叫道:“你转过去”

    杨皓承忙道:“这个自然”说着便转过身去。忽然心念一闪:“不好”才转过这个念头,只觉背上连中三指,真气一窒,已被孙燕婷点了三处重穴,向前卧倒。任凭他杨皓承武功奇高也没有用,被孙燕婷锁住的穴道,竟然无法打开

    孙燕婷这时匆匆穿好textdotoreclhttp3afzfs315

    &oreclhttp3afzfs315

    衣服,把杨皓承翻过身来,她脸上犹带羞态,但旋即敛起,笑道:“喂,觉得怎样”

    杨皓承无奈的摇摇头大悔,叹道:“唉,像你这样的小魔女,一旦有了一念之仁,适足以招大害。”

    “你还不算笨嘛我孙燕婷可是有仇必报的人。”孙燕婷笑吟吟地道:“谁要你解开我的穴道那来像你这种笨蛋,竟然还把头转过去。”

    “笨实在是很笨”杨皓承摇头哑笑的道:“姑娘要穿好衣服,我自然帮你解穴啦,我为人虽然是小人一点,可是也没有像姑娘这样君子的行为。”

    孙燕婷笑道:“别冷言相讽了,我才不要当什么君子的,要做也是淑女,不过一直以来,我都不喜欢做淑女对了,我问你,你转身当真只为了让我穿衣服”

    杨皓承叹道:“不然你以为我还能有什么不良动机”

    孙燕婷思想了一下,道:“我动弹不得,你不来剥我衣服,我就千幸万幸了,想不到你还真解了我穴道。最多你只要帮我把衣衫穿整齐些不就得了”

    “我岂能知道姑娘是有仇必报的人”杨皓承无奈的道。

    孙燕婷颇为得意的道:“难道你看见我受困的样子,就没有产生一些男人的恶念”

    杨皓承一愣,实在没有想到这个丫头的问题如此之坦白,微笑的道:“我做了色狼这么久,最严重的失手就是这次我有时候真不明白,好好的,我插这混水干嘛,就算要救人,也没有必要救到底啊”

    “扑”孙燕婷伸手重重的打在杨皓承的肚皮之上,就差没有将他的肝胆苦水打出来只听她喝声的道:“你言外之意就是说我孙燕婷死有余辜,不值得救了”

    杨皓承一脸苦瓜,道:“你误会了,像你这样的大美人,岂能不救,如果让他们这帮畜生加禽兽糟蹋了,我就是下十八层地狱,也死不足惜”他这话说得情真意切,让孙燕婷听得感觉一怔,幽幽的道:“你当真这样想的。”

    “当然。像孙姑娘这样的容貌,我不敢说天上绝无仅有,在地上也是数一数二,起码在天下十美中占有一席,有道是自古美人配英雄,只有像我这样的大英雄”

    “扑”又是一拳重击,孙燕婷道:“你说谁是大英雄”

    杨皓承居然面不改色的道:“谁就是我,杨皓承”

    孙燕婷一阵格格的笑,道:“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臭美的人”

    杨皓承道:“我臭美难道你觉得我配不上英雄的称号你告诉我,我哪一点不配”

    孙燕婷仔细的想了一下,杨皓承的确也是无可挑剔的一个,不由的叹道:“是有那么一点帅气加魅力,不过世上哪有像你这么呆的英雄说,你是呆子,不是英雄”

    杨皓承气得脑发胀,道:“不,我不是呆子,是大英雄”

    孙燕婷猛敲杨皓承道:“不对,是呆子”

    “是英雄”

    “呆子”

    “英雄”

    “就算是英雄,也是呆子英雄”

    “不,就是大英雄”

    “狗熊”

    两人在破庙里,不断的争论着英雄与呆子、狗熊之间的有必然没必然的联系

    深夜来临,在野外,会显得格外的霜冻。

    经过一阵激烈的争辩,孙燕婷觉得口干舌燥,肚子也一阵咕噜的响,她从杨皓承的旁边,一屁股的坐到地上,长叹的道:“呆子英雄,我饿了”

    杨皓承也是有气无力的道:“我不是呆子英雄”

    “笨蛋,我说我饿了”孙燕婷用尽吃奶的力气骂了杨皓承一句。

    杨皓承嘻嘻的道:“那也没有办法。”

    “你再不想办法,我把你吃了”孙燕婷故意恶狠狠的盯着他道。

    杨皓承微笑,道:“我又不是面包”

    “面包”孙燕婷眼睛一亮,道:“是什么,好吃吗”

    杨皓承诡异的微笑道:“就像你胸前的两团玉兔”

    “去死啊你这个色狼”孙燕婷大羞,猛的举起粉拳往他身上砸,可惜这个时候她根本没有了力气,砸在杨皓承身上的拳头,就像给他骚痒痒一般。

    杨皓承假装痛楚的道:“不要砸了,再砸我就成死翘翘的干尸色狼皮了”

    孙燕婷啼笑皆非,道:“好啊,我就是要把你砸成色狼皮”说着一掌悬在他面上,紧接着娇笑的道:“姑娘我一掌拍下,便送你归西,你信与不信”

    杨皓承见她手掌便在眼前,肌若凝脂,又如是一块白玉雕成,五指纤巧,心中一动,一时说不出话来,忘了自己身处险境。

    孙燕婷无趣的道:“怎么不说话”

    杨皓承“啊”的一声,连忙闭上眼,道:“没什么,我再想啊,姑娘一掌劈死我这个大色狼也就罢了,只可惜玷污了姑娘这只手,实在是罪过啊”

    孙燕婷看他神情,心里一甜,当下笑道:“好啊,谁要杀你不过随口说说罢了你救过我的命,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被这些臭混蛋抓去,还被他们百般羞辱”

    杨皓承道:“我可把他们全杀了”

    孙燕婷道:“如果你不把他们杀了,我真的会杀了你”转而她幽幽的道:“不过你杀人的时候,真让人感到可怕”

    杨皓承微微的道:“你是不是感觉我太狠了”

    “没有”孙燕婷断然的道:“他们本来就该死”

    杨皓承幽幽的道:“你是不是应该把我放开”

    孙燕婷道:“你要做什么”

    杨皓承道:“你不是说饿了吗我去找吃的啊”

    孙燕婷道:“我解开你的穴道,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杨皓承道:“那你总不能这样一辈子的抓住我吧”

    孙燕婷道:“这我好,我放了你”

    杨皓承正要得意的时候,忽觉腰间一松,原来腰带被孙燕婷解了开来,只听她笑道:“我把里裤子脱了,再解开你的穴道。”

    杨皓承一惊,道:“我光着屁股如何去找吃的”

    孙燕婷振振有词的道:“不把你裤子收起,万一你走了怎么办只要你的裤子在我手上,就算你长翅膀也飞不掉。再说了这么黑的天,随便抓一点野味回来就行了。谁会出来看你,白天我再给你把裤子穿上”说着把他裤子慢慢拉了下来。

    杨皓承实在被她弄得没辙,不过心想,只要穴道解开,拿回裤子还不是举手之劳,这个笨丫头,以为不给他杨皓承裤子穿就可以留得住自己,实在是超级笨的脑袋

    “啊你要做什么”杨皓承想着,突然觉得下身一凉,不由大惊,原来孙燕婷不但脱下了他的长裤,竟然连内裤也脱掉了

    孙燕婷没有理会杨皓承,低头一看,不禁脸上飞红,低声道:“嗯,男人的下边原来是长这个样子的。”原来这未经人事的丫头,正直愣愣的看着杨皓承那粗壮巨大的宝贝

    杨皓承简直被他气晕,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他恼火和欲火膨胀只见孙燕婷伸出手来,轻轻握着杨皓承大宝贝,抬头道:“听说这里头假如出来很多东西,对身子很伤的,是不是啊”说着眼珠一转,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杨皓承被她两只轻软小手一握,只觉全身血脉贲张,苦笑道:“孙姑娘,别开这玩笑吧,你你这样让我如何回答你。”

    “有什么不好回答”孙燕婷反而有理的道:“是什么就说什么,如果你不知道,就说不知道,这有难为情的吗”谁想到这皓月盟的天之娇女对男女之事竟然也是懵懵懂懂,她玩弄杨皓承的宝贝在自己手中,只觉脸红心跳,不知所以。

    杨皓承穴道被封住,动弹不得,周身血气似乎尽往下身涌去,却给俏丽的孙燕婷掌握着,实在是难以忍受,道:“喷多了自然会伤身体,但是如果不喷东西出来,同样也会伤身子。这叫新陈代谢,知道吗”

    “新陈代谢是什么意思”孙燕婷轻轻捏着,见它变的既红且粗,只觉心中莫名害羞,说道:“喂,快回答我啊”说着又捏了一捏。

    杨皓承浑身一颤,热血下涌,叫道:“就是久不久要排除体内的毒素一般,如同你们女人每个月都要来月事一样,不来也不正常。”

    孙燕婷脸颊绯红,道:“你们男人真坏,居然把月事排到我们女人的身体内来恶心”说着,又是一阵乱拧

    杨皓承简直就是大晕倒,道:“美女,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可就要来月事了”

    “是吗我到真的想看看男人来月事是怎么样的”说着,竟然更是用力杨皓承下身一痛,失声而呼,孙燕婷不知道是无知还是存心作弄他,对他又拧又扭又拔的

    杨皓承的下面一早是剑拔弩张之势,孙燕婷这么用力,杨皓承立觉下身似炭火之热,也不知是否痛楚,脑海一片空白,彷佛身子直飞虚空,不禁叫出声来。

    孙燕婷听他呼叫,一脸天真的笑盈盈地道:“怎么样快来了没有”

    杨皓承哭笑不得,早觉下身沸腾滚烫,被孙燕婷作弄一番,心绪奋腾已达顶点,只是勉力强压。杨皓承强忍的气化作洪流,彷佛自下贯身而过,心头狂跳,再也禁受不住,下身如同火雷引发,大量精元直冲开来,狂喷而出。身体之内被封锁的奇经八脉顿时也被精元全部冲开,变得舒坦无比

    孙燕婷忽见杨皓承的宝贝中一道热流激射入,如江河决堤,大吃一惊,慌张要躲开,躲闪不及,被喷洒满脸皆是

    “嘤”的一声,孙燕婷跳了开去,心里慌乱,只觉脸上发烫,看着手上和脸上都是白白浊浊的,有些黏稠,方才一惊,一对清澈如水的眼睛眨了几下,似乎不知所措。

    杨皓承呼了口气,身子放松,登时觉得舒畅无比,对着孙燕婷道:“你都看见了没有”

    孙燕婷满脸委屈的道:“臭死了”

    杨皓承道:“胡说,那都是我的精元”

    孙燕婷不知所措,心底只是一团乱糟糟的,她急忙的用手擦拭自己脸上的那些此贴涉嫌违规,请及时联系斑竹,杨皓承看着她性感优美的线条,青春在美丽而坚实的肉体在衣服的包裹下散发着,偶然泄漏的的肌肤更为娇滑。

    庙外是空旷的原野和壮丽的星夜,杨皓承以一种超然的心态,看着孙燕婷的一举一动就像纯真时代最完美的梦一般,孙燕婷能让所有的男人为之心动

    心动,就要行动杨皓承从来没有顾忌这么多的禁制,越是禁制的东西,他感觉越是心潮澎湃

    孙燕婷蓦然抬头,看着杨皓承关注而深情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杨皓承的双眼同时就像有魔力一般,让她深陷其中,脸上顿时泛红,若喜若嗔,似乎羞不可仰,又若情深似海。

    杨皓承伸手轻轻的去抱住她,要解开她身上的衣服,一切都是很自然,甚至不需要任何的假释

    孙燕婷处于处女的矜持,双手颇为不知所措的交叉护在身前,把胸前重要的部位遮掩,可是在有意无意间露出了坚挺的胸肌,双肘抬高,更把纤细的蛮腰衬托得不堪一握,又充满跳弹的活力。一双修长的美腿,若隐若现,孙燕婷轻轻摆动,整个身体散发原始和野性的魅力,更诱人的是她面上那欲拒还迎的表情,完全是一个纯洁未经人道的少女表情

    杨皓承心神完全被孙燕婷所吸引,只觉整个宇宙天地间,只剩下自己和这诱人的美女,可以畅所欲为,他已感到有股强烈的欲望,要把这少女压在身下,恣意轻薄和占有。

    转眼间,一个赤裸的女子肉体和另一个几乎赤裸的男性肉体已紧贴在一起,未几,杨皓承深深进入了孙燕婷的玉体内,杨皓承整个人的精气神,有如一只脱缰的野马,似欲随着自己的渲泄,孙燕婷便如无边大地,把天上降下的雨露,无穷无尽地容纳。

    阴阳交合,就是水乳交融,那种缠绵悱恻,非一般语言可以形容

    孙燕婷只觉刹那间,杨皓承整个人的精气神,随着他的渲泄,彻底如狂流入海般,贯注入自己的体内,一阵阵催发她欲望狂潮的快感将她扶摇直上,而她自己只是他胯下的健马,专供他策骑之用,尤有甚者,她心下不能升起半点恨意,还充满了无限的爱,陷溺在爱的大海里,身体内真气无增无减。

    久久,杨皓承才发出一声长啸,在孙燕婷白皙的娇躯上狂洒猛喷

    孙燕婷闭起双目,长长的睫毛在月光下闪烁发亮,那种畅快淋漓的快感让她彻底的沦为被征服者,可是,她喜欢这样被征服的感觉,她甚至渴望永远都被这样的征服

    无时无刻的这样征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