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傅依娜篇】洞房...
    段誉和南宫纤纤他们赶到汴京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了,杨皓承离开的城南大街,满目凄凉,漫尸遍城。

    “这这发生了什么”段誉惊讶的看着满城的尸首道。

    朱丹臣惊讶的道:“难道是辽人所为”

    诸万里急道:“辽人攻到汴京了”

    南宫纤纤一旁解文释的道:“我们在来的路上并没有见过辽人啊这怎么可能啊”

    “不用猜了,是一个人所为”

    一个声音从地凹下传来,彷佛是地狱传来的声音,让段誉、南宫纤纤他们一惊。

    “你你是谁”段誉惊讶的道。

    那人爬出地面,抖抖身上的尘土,道:“我”愕愣之后,便是一阵朗笑道:“我乃大宋朝诸卫上将军杨文广。”

    朱丹臣惊喜的道:“你是天波府杨家后人”

    “听你们口气,第一次来汴京”杨文广说着打量了一下段誉他们,道:“看你们穿的衣服,不像是大宋人啊”

    段誉道:“不瞒你说,我们是大理人士。”

    朱丹臣道:“杨将军,我们乃是大理皇室派来向你们皇帝进贡的使者团,这位是我们的大理世子。”

    杨文广道:“原来如此,你们是大理使者团啊,失敬失敬啊。你们来得不是时候,京城最近很不安定啊”

    段誉道:“这么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死这么多人刚才你还说是一个人所为可这死伤的,恐怕没一万也有八千人啊一个人能伤得了这么多的人吗”

    “世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杨文广道:“杨皓承这个人你们有没有听说”

    “杨皓承”段誉和朱丹臣四大家将同时大吃一惊,杨皓承这个人他们岂能不知道,拐走了大理的皇后,还骗走了段誉的生母,带走大理皇帝的爱妃,段氏一家对他简直是咬牙切齿的恨啊。

    “他人在哪里”段誉显得无比的激动,恨声的道。

    杨文广惊讶的道:“这么说你们认识他”

    朱丹臣道:“这个人乃是大理的败类,我们一直从大理追到中原,想不到现在他居然在汴京作乱来了。”

    “什么杨皓承是大理人士”这一次轮到了杨文广大吃一惊,道:“他是何门何派”

    朱丹臣摇摇头,道:“我们就知道他是从无量山下来的,武功甚高。可是也没有强到一个人斩杀八千人的地步”

    杨文广摇摇头的长叹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是谁也不会相信这一切。”

    “我相信。”段誉咬牙切齿的道:“但是我一定要抓住他。”

    南宫纤纤见段誉他们对杨皓承恨之入骨,微微的道:“那个杨皓承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吗”

    “这”段誉自然不能把自家的丑事抖出来,只能支吾的道:“他在大理无恶不作,强奸民女,还还勾结邪门歪道,企图推翻朝廷”

    杨文广补充的道:“难怪他敢在聚贤庄犯下如此滔天罪行,原来是有前科的。他犯下的罪孽不但武林震惊,连朝廷都震动了,所以听到他在汴京出现,我们护卫军和禁军都出动了,没有想到竟然被他一人所打败,说起来实在惭愧”

    杨文广说到无奈的地方,只能摇头,可是对杨皓承的武功,心里是由衷的敬佩,不得不承认,那是他见过最可怕的武者。

    段誉道:“杨将军可否告知那贼人现在的下落”

    杨文广仰首苍天,指指蓝天道:“就在上面。”

    段誉一帮人一起仰首蓝天,发愣的道:“天上”

    杨文广点头的道:“杨皓承终身而飞,如同大鹏翱翔天空一般离开的”

    “啊”南宫纤纤满是惊讶,道:“世上竟然有如此浪漫神奇的事情。”眼睛里竟然充满了羡慕和向往。

    段誉愤恨的道:“纤纤,那个杨皓承不是什么好人,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

    朱丹臣对段誉道:“世子,我们还是先去皇宫进贡吧,毕竟我们身上带着贡品呢。”

    段誉道:“进贡之后,一定要把杨皓承揪出来。”

    杨文广道:“诸位既然要进皇宫进贡,那就由在下引见好了。”

    朱丹臣一阵欢喜的道:“求之不得,有劳杨家将军。”

    “不客气,诸位,这边请。”杨文广说着,带领段誉他们往大宋的皇宫里走去。

    杨皓承呢此刻的他又在哪里

    翱翔在天空,可以看到最壮观的景象莫过于位于汴京城正中的皇城,占地极广的大宋皇城,极具气派,就是比起五百年后的北京紫禁城也丝毫不差。宋朝的商业繁华,物产丰盛,开封更是当时世界第一大城,清明上河图所描述的繁华景象,千年传唱。作为当时皇权的象征,宋皇城是极具气派的。据说后来金兵攻占汴京,将这皇城毁了,所以后世的人并没有见到。

    杨皓承却有幸见识了大宋皇宫的气派,皇宫占地极广,殿阁亭台,气象肃森。全宫除主殿偏殿以一种近乎大理石的质料所建外,其他都是木构建筑。主殿朝庭坐落全宫核心,左右是两个偏殿,各有一条约二十丈长的廊道相连,如两边飞出雁翼。宫前护沟深广,引进的溪流,成为天然的屏障。皇宫在整座汴京的中央,一条大道贯穿南北,大道宽敞至可容四马并驰,鬼斧神功,气势磅礴。

    皇宫的布局,和天上的三垣二十八宿、五星日月的运转行度,有一种玄妙的契合,故成为古来王者之气的聚集地。

    这汴京之中,只怕没有任何一间房间比大内皇宫之内的安全和舒适。

    杨皓承飞扬在汴京上空的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降落在皇宫之内,与怀中玉人共享美妙之旅

    杨皓承将怀中美人带到了皇宫一间无人居住的房间,其实这是宋神宗原来的房间,他死之后,宜仁皇后说这里阴气太重,便把哲宗接到东宫去住,这里也就成了无人居住的冷宫。

    杨皓承飞临皇城,当然是找没人的房间,尽管他武功无敌,可是也没有必要因为要找一个地方做爱,而把皇城毁了吧。其实他懂得禁制之道,即使不用房间,也可以随时随地的享受那种隐藏人后的做爱,但是为了给傅依娜一个美好的回忆,他还是选择在了皇宫之中。就在宋神宗的龙床之上,这里曾经有多少贵妃美人陪伴那个力图改革的大宋皇帝度过欢娱的夜晚

    杨皓承把孙燕婷和傅依娜一起放到床上,孙燕婷却淘气的把傅依娜挪到面前,自己则躺在床的里面。

    杨皓承侧躺在床边,手托着脸看着眼前平躺的傅依娜,道:“你既然要嫁给我这个大混蛋做老婆,那么现在我就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嗯”傅依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逼着眼睛点点头。

    杨皓承这个时候却显得一点也不着急,微微的道:“其实在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心里就一直想着用强蛮的方式占有你,因为这是我一贯的做法。可是你的倔强让我有点不知所措,甚至让我明白,你跟其她的女人不同。你其实也爱我,但是却不能忍受我拥有这么多的女人,对吗”

    “原来你都知道”傅依娜惊讶的睁开眼睛,怔怔的看着有点发呆的杨皓承。

    杨皓承一脸嘻笑的道:“你要明白,这个世界,很多男人只有一个妻子,但并不能说明他们一生中只碰过一个女人或说他们不希望拥有更多的女人,只是他们没有那样的条件和实力罢了。而我杨皓承就不同,我正好拥有了天下男人想拥有而不能做到的。我有很多女人,但是我却依然爱着我身边的每一个女人,我不知自己能分给你多少,然而我所爱着的任何一个女人,我都会尽我的一切守护并给予她们最大的欢乐。对于你,我是发自真心的喜欢,我可以用一生来证明我对你的爱,决不会比任何一个男人差,而你得到的幸福,也不会比任何一个女人差。”

    傅依娜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泪眼朦胧地看着这个邪美的男人。她负气离开栖霞山庄的哪一刻,她以为这辈子无法重回他的怀抱了。

    她曾经拒绝这个强壮的怀抱,是因为这个怀抱容纳了太多的女人,可是,无论他拥抱了多少女人,他给她的拥抱还是坚定有力的,依靠着他时如同依靠着一座山。她是从这山里飞出来的小鸟,她无时无刻地依恋着这座奇特的山。

    是的,她爱他,从遇到他的那一刻起,她就不能抗拒地深爱着他,他是那种任何女人见了都心动的男人,她离开的三天无时无刻想着重回他的怀抱,她愿意只当他众多娇妻中的一个,那是她一辈子都无可挑剔的幸福。

    傅依娜含泪的道:“你真爱娜儿吗”

    杨皓承的手理了理她的头发,吻去她的泪,柔声道:“不要怀疑我,更不要怀疑我的真心。”

    傅依娜激动,然而却担忧地道:“那其她的姐姐呢她们会不会在意我的任性”

    杨皓承哈哈的大笑道:“没有她们的允许,我还没能走出栖霞山庄呢。”

    傅依娜泪水哗哗而下,抱着杨皓承哭泣的道:“夫君,我爱你”

    杨皓承动情的俯首吻了她的唇,道:“我也是”

    一旁的孙燕婷看了,同时感动的嚷道:“夫君,婷儿也要你亲亲。”

    杨皓承笑着亲了亲她红嫩可爱的脸颊,道:“婷儿,你可不许胡闹,坏了夫君和依娜的新房之夜啊。”

    傅依娜一听,将脸朝里侧睡着,脖子和耳根都红了。杨皓承把她扳转过来,她紧闭着双眼,脸如熟透的桃子,他就朝着她红艳欲滴的嘴儿吻下去。

    傅依娜在他亲吻之下,只能不断的哼着嗯嗯的声响。

    彼此欲火大盛,杨皓承忍不住的道:“娜儿,夫君今天就要让你感受到我的狂野和拥有我的温柔。”

    傅依娜认真地看着他一会,方欢喜地道:“你替娜儿宽衣,好吗娜儿觉得有些热了。”

    “我也是。”杨皓承先把自己的装备除去,然后轻柔地为傅依娜宽衣。

    傅依娜抚摸着他的胸膛,叹道:“这是我见过的最强有力的肌肉,刚才你在城南一战,我就觉得你是个神,一个无敌的天神”

    杨皓承抚摸着她的玉体,嘻嘻的道:“你错了,我是无敌的战神,性爱战神”

    傅依娜娇羞的嗔道:“死相”

    “这辈子你都脱离不了我的野蛮侵占,宝贝,认命吧”杨皓承的嘴覆盖了她的唇。

    傅依娜热烈地逢迎着,她的体温渐渐提升,呼吸急促,鼻尖冒汗。当她迷糊地呻吟着的时候,她感受杨皓承的雄根挺入了她的生命之道。

    第一次,傅依娜的第一次,生命旅程的开启,十八年贞节的破裂

    那一瞬间,傅依娜感受到杨皓承心灵的存在,他的心是那么的温柔,充满着对她的情意,这时的他只想着她一个人,无论他有多少女人,当他进入她的时候,他的心灵跳跃着的却是他对她的全部感情。

    杨皓承给予她最幸福的快感,这是她的第一次,她却感受到了最恒久的律动。

    在性这方面,无论男女,都有着奇怪的梦想。

    爱若不是在性中堕落,就是在性中升华。

    傅依娜知道自己已经堕落,不单堕落在他创造的性爱空间,也早就堕落在他不可一世的野蛮和似非而是的温柔里。

    哪一刻,傅依娜打心底里承认,杨皓承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他就是一个性爱战神,无敌的性爱战神,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抗拒的性爱战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