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七章【阮星竹篇】新人...
    经过一夜龙凤呈祥,宜仁皇后已经瘫软得整个人都垮掉得一般躺在床上,以致于日上三竿,她都毫无知觉,直到一个大胆的宫女前来叫唤,她才幽幽醒来

    “皇太后皇太后”一个宫女在床头幽幽的唤叫道。

    宜仁皇后醒来,看着那宫女,惊道:“绿珠这这是哪里”

    那叫绿珠的宫女太惊愕的道:“皇太后,这是你的居所凤宁居啊”

    宜仁皇后回响昨夜的风流,发现杨皓承已经不在身边,可是自己身体下还是一阵火辣。明显的告诉自己昨晚发生的一切是存在的

    可是,杨皓承呢他在哪里难道他不辞而别了还是昨晚的一切根本就是一场梦

    绿珠幽幽的道:“皇太后,你在想什么呢”

    宜仁皇后瞪了她一眼,疑是责怪她多言。

    绿珠见状,急忙低下头来,道:“皇太后,翁贵妃今早不见了”

    “玉颖不见了”宜仁皇后一惊,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问道:“除了玉颖,皇城之内还有谁失踪的”

    绿珠摇摇头,道:“没有了。不过昨夜有一个侍卫死了,还有一个疯了”

    宜仁皇后道:“疯了”

    绿珠点点头,道:“是的,他还到处的说,他昨夜见到神宗回来,还来了凤宁居”

    宜仁皇后道:“大胆奴才,竟然满口胡言,妖言惑众,吩咐人把他斩了”

    绿珠点头的道:“我这就去”

    宜仁皇后见绿珠引退,当即从床上起来,把一些床上留下的精液污垢扔进火炉烧毁之后,才叫人进来。至于杨皓承呢就像做了一场春梦一样,但是那场春梦却让她实在是永生难忘。

    “人来”宜仁皇后见一切处理之后,唤了人进来。

    一个宫女急忙迎上来,宜仁皇后盯了她一眼,道:“去,告诉林涛护卫,绿珠胆大妄为,无视宫里规矩,打扰皇太后睡眠,马上抓去处斩”

    “是”那宫女不敢多言,即可退下离开,免得自己也成为无谓的刀下亡魂。

    伴君如伴虎宜仁皇后的手段,如同帝王的一样,她不可能容许任何人知道她任何的隐私,对于知情人的人,一律杀

    古往今来的帝王,都是如此

    杨皓承又在哪里

    杨皓承飞舞在浩瀚的天空,哪里天高云淡,彷佛天上人间。

    在宜仁皇后还没有睡醒的时候,她已经带上宋哲宗将来的皇妃翁玉颖,还有爱妻孙燕婷、傅依娜乘坐他无所不能的轩辕剑飞往栖霞山庄。

    栖霞山庄就在汴京之外,所以根本不用一刻钟的时间,傅依娜、翁玉颖还来不及惊叹轩辕剑的神奇,轩辕剑就安然的降落在栖霞山庄习武场广平的草坪上。

    钟灵第一个看见杨皓承带着傅依娜回来,当即相拥而上,紧紧的抱着傅依娜,激动的道:“傅姐姐,我就知道你会回来,实在太好了”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啊”傅依娜同样抱着钟灵的道。

    凌雪臻、叶茹凌、刀白凤她们都闻声赶来,看着杨皓承春风得意的样子,身边还多添了两个美女,一个个瞪着杨皓承看。

    杨皓承哈哈大笑的道:“老婆们,我离开这么些天,有没有想我啊”

    叶茹凌啐道:“才不想你这个大色狼坏蛋。”

    杨皓承一把抓住她,嘻嘻的抚摸她的身体,道:“不想吗”

    叶茹凌挣脱他,瞪眼道:“就是不想。”

    刀白凤在一旁微笑的道:“夫君啊,叶妹是豆腐心铁嘴皮,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做梦她都在叫着你呢”

    杨皓承一把抱起丰腴动人的刀白凤,在她傲挺之上抓了一把,随即又是一个亲吻的道:“真是好乖乖,不枉夫君一直疼你。”

    凌雪臻一旁啐道:“夫君,难道我们其她姐妹就不疼你吗”

    杨皓承伸出另一只手抱住凌雪臻,嘻笑的道:“当然疼,所以现在我们就应该好好的温存”

    凌雪臻和刀白凤却是同时的躲开杨皓承的魔爪,异口同声的道:“找我们的天竺圣女和阮妹妹去吧,她们可是在新房里等着你”

    杨皓承这才想起三天找回傅依娜的承诺,就是双美的报答。

    新房。

    的确就是大红新置的洞房。

    显然是经过一阵精心布置的洞房,凌雪臻她们其实一早想到杨皓承会成果的回来,所以提前为他布置了三个新房,一个是克丽丝的,一个是阮星竹的,还有一个是傅依娜的。

    杨皓承想把三女全部集中在一个房间里,可是凌雪臻她们全力反对,说杨皓承的每一个妻子都应该得到一个完美的洞房之夜,而不时3p4p甚至更多的p大战

    与三位新娘洞房的顺序也是抽签决定的,阮星竹出人意料的是第一位。

    结婚的程序一切都按照风俗来办理,让杨皓承感到非常意外,凌雪臻她们如何来这样的想法。

    弄了一天,在诸多老婆的灌酒,在一阵阵闹洞房之后,杨皓承才能安详的坐在阮星竹的身边来。

    杨皓承面对着阮星竹,讪讪一笑,嗫嚅着道:“阮姐,我我”一向色胆包天的杨皓承,此时竟然也神色尴尬,不知如何开口才好。

    阮星竹羞得满面飞红,低声道:“只要夫君你不嫌弃星竹的蒲柳之躯,我我由你便是”声音越说越低,几不可闻,说罢双眸轻阖,不敢再看他的脸。

    杨皓承道:“我当然不会介意,我是担心你无法处理与阿朱的关系,又是母女又是姐妹”

    阮星竹低头的道:“其实这些天来我也担心,可是看见红棉、宝宝、凌霄她们跟自己女儿相处融洽,阿朱又不断的劝慰我,我我就没有再担心”

    杨皓承兴奋的紧紧抱住她,道:“这么说,你是真心喜欢我,愿意嫁给我了”

    “当然”阮星竹低着头,微微的道:“就是你让阿朱跟我一起陪你33p什么的呢,我都不在乎”说着,已经是羞涩得连耳根都红

    “啊”杨皓承万万没有想到贤淑可人的阮星竹也懂得自己3p大战的喜好,而且大胆的说出来,这份改变,这份勇气实在让杨皓承感到感动。大喜之下,他顾不上许多,伸手便是解开她的衣服裤子,阮星竹也温顺的替杨皓承解除武装。

    当两人赤裸相对的时候,杨皓承不觉心中欢呼一声,阮星竹的美妙果然出乎所料的动人。欣赏着阮星竹的胴体,他不禁看傻了眼胸脯耸翘直立,雪白滑嫩,那平坦的腹部柔软纤细;修长均匀的美腿白玉般光滑;最妙的是双腿之间那微微鼓起的溪口浑身上下,竟是无处不美,无处不妙

    阮星竹在杨皓承灼灼的目光下,神色更为羞赧,转过螓首,任其所为,她芳心如小鹿般乱撞,一股从未有过的情欲似在心中慢慢腾起

    杨皓承望着眼前寸褛不挂的完美玉体,呆了半响,伸嘴往阮星竹那娇艳欲滴的芳唇吻去,一触之下,感觉柔软温湿,他伸舌探去,舌尖顶开贝齿,钻进阮星竹口里搅动起来。

    恩爱缠绵,不尽的情意,让新房的温度不断的攀升

    杨皓承见阮星竹玉脸红晕,星眸迷离,知道她已经情动。阮星竹感受着从杨皓承一手大手传来又酥又麻的感觉,很快的向全身扩散,阮星竹娇躯软绵绵的享受着,任由他为所欲为。

    良久,当火山已经震动,狂潮即将喷发,他们就像发疯一样滚卷在一起

    满眼看去,在烛光映衬之下,全都是一片火红的颜色

    杨皓承笑吟吟着俯身在阮星竹的耳边,轻舔着她晶莹玉润的可爱耳垂,说道:“好老婆,我可要来了”

    “嗯”国色天香、清雅可人的阮星竹娇羞万般,丽色晕红如火,含羞无奈地紧闭美眸,不敢睁开。

    在一阵静默中,阮星竹顿时感受一阵火热从下面传来,就像一股电流灌入她的体内

    “啊”一向乖巧美丽的绝色玉人也情难自禁地热烈反应着,她娇羞无奈地蠕动着一丝不挂、雪白如玉的美丽胴体,欲拒还迎,清雅如仙、绝色美丽的玉体,那鲜红娇艳的樱桃小嘴微张着,娇啼轻哼、嘤嘤娇喘

    狂野激情的杨皓承的全力的爆发,而阮星竹这朵羞答答的玫瑰,则在春潮的涌动下怒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