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今晚妳别睡了!明天我就要走!妳把我的脏衣服给洗了,另外再帮我整理一下行李。”乔翼军又开始揉搓着汤加丽的乳房,动作极奇粗鲁。

    “嗯!”汤加丽无力的点了点头。她吃力的从床上爬起来,那刚交媾过的两片阴唇已经充血通红,直直的立在胯下,还不时的微微颤动着。围绕着红肿阴唇的阴毛已经沾满了流出的淫水和精液。因姿势的改变,浓白的黏液从她那露着粉肉的肉洞里流出来,在空中拉着丝流到地上。

    汤加丽伸手拿过胸罩和内裤,想要穿上。

    “干什麽?妳不知道妳那骚屄还流着水呢吗?穿什麽衣服?给我光着身子洗!听见没有?”乔翼军躺在床上,一边用左脚的脚趾拨弄着汤加丽的乳房,一边大声地命令着。

    “是……”汤加丽小声的应着,不得不把手上的胸罩和内裤放到一边。

    汤加丽抬着盆,到浴室打了一盆水后,抬着水回到卧室。她把盆放在地上,然后跪在盆前面,开始用力的搓洗着丈夫换下来的脏衣服。

    乔翼军靠在床上抽着烟,汤加丽搓衣服的动作,带动着她胸前那一对白晰的乳房,跟着一会上下跳动,一会又左右摇晃。

    由于汤加丽身子向前俯,她的屁股微微的向上翘起,所以乔翼军能清楚的看到她的阴部。在她那红肿并微微张开的阴唇间,还在向外淌着黏液。白色地精液顺着阴唇滴到地上。在她阴部下面的地上已集了一小摊。

    “过来,戴上这个再洗!”乔翼军向汤加丽招了招手。

    汤加丽顺从的走到床边,看见乔翼军从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对铜铃,她不知丈夫要干什麽,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乔翼军伸手捏住汤加丽右乳上的乳头,缓慢的将铜铃上的丝线绕在她乳头上,将乳头紧紧的捆住。

    汤加丽疼得拼命扭动上身,想摆脱那叮咚作响的铜铃,但在被乔翼军狠狠的瞪了一眼后,只好放弃抵抗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将另一个铜铃栓在了她的左乳乳头上。

    一对沉甸甸的铜铃挂在汤加丽那白皙丰满的乳房上显得格外抢眼,虽然铜铃的分量不重,但仍坠得她那对丰满的乳房颤颤巍巍。

    汤加丽回到盆边跪下,再次搓洗着衣服。叮叮当当一阵脆响,挂在她乳头上乱晃的两个明晃晃的小

    铜铃吸引着乔翼军的目光。

    “动作大一点,妳不是练舞蹈的吗?连怎麽把奶子甩起来都不知道吗?”乔翼军侮辱着汤加丽。

    汤加丽的手上加大了力度,随着双手的动作身子也摆动起来,乳房上挂着的两个小铜铃,随着她身体的移动,坠得高耸的乳房上下颤动,在静谧的夜空中发出刺耳的响声……。

    随着扭动,汤加丽感到下身坠胀般的疼痛又袭了上来,而她乳头上挂着的两个铜铃也在火上加油,它们不仅随着她身体摆动的节奏发出淫亵的铃声,而且每次下坠都将一种酥痒的感觉从乳头传遍她的全身。汤加丽在这种屈辱的动作下,洗完了全部衣物。

    “来!上床来,我又想干妳了!妳的屄痒不痒?嗯?”乔翼军的性欲又被挑起来了。他拿着电线拧成的鞭子,拨动着汤加丽那伤痕累累的柔嫩乳房,让乳头上绑着的铜铃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汤加丽累的大口的喘着粗气,混身瘫软的跪在地上,眼泪仍不住的涌出眼眶。她好象没有听见丈夫的话似的,呆呆的跪在地上没有起来。

    “妈的!我跟妳说话,妳听见没有?”见汤加丽跪在地上不动,乔翼军挥起鞭子,狠狠地朝她那高耸的乳峰抽了下去,只见铜铃翻飞,一阵叮铃铃乱响,白嫩的乳房上鼓起一道紫红色的血印。

    “呀……”汤加丽一声惨叫,用手捂住乳房。

    “我问妳屄痒不痒?”乔翼军恼羞成怒,用鞭柄狠狠的戳着汤加丽长满阴毛的阴阜。

    “痒……我的屄痒!”汤加丽惊恐的从地上站起来,向床边走去。

    “翼军,我下面太脏了,要不要洗洗?”汤加丽小心翼翼的问着丈夫。

    “废话?想让我干妳的脏屄吗?”

    “没……没有”汤加丽吓得赶紧说道。

    “还不快洗?”

    “是……”汤加丽拿过暖壶,倒了些水在盆里,然后蹲在盆上面,用手抄着水清洗着她那满是污秽的下阴。洗完下阴后,她又从暖壶里倒了些水到毛巾上,仔细的擦洗起乔翼军的阴茎来。

    “行了!把它弄大!”乔翼军一挺腰,将胯下软不拉塌的阴茎伸到汤加丽面前。

    汤加丽无奈地放下手中的毛巾,将脸伸到乔翼军的双腿之间,用脸颊轻轻的蹭起他的阴茎来。在汤加丽的抚弄下,乔翼军的阴茎慢慢的怒胀起来。

    “转过来!”乔翼军抓住汤加丽的脚腕,让她骑到他的身上。这样她的阴部便一览无遗的对着他的脸了。

    汤加丽继续用脸颊蹭着乔翼军的阴茎。

    乔翼军用手揪住汤加丽的阴毛玩弄着。

    汤加丽疼的“嘶…嘶…”的直吸凉气,但她却不敢说一句话。

    “骚屄!舒不舒服?”乔翼军一使劲,扯下来几根阴毛,举到汤加丽的面前叫道。

    “啊……”汤加丽满脸流露难以言表的惨痛表情。她左右扭动着下体,发出了一长声凄厉的惨叫。

    乔翼军又用手指夹住汤加丽的一撮阴毛用力提起,故意慢慢地拉扯,让疼痛深入她的的骨髓。

    连着阴毛的皮肉被扯了起来,汤加丽大腿和小腹的肌肉开始哆嗦,乔翼军继续用着力,又有几根油黑的阴毛慢慢地脱落了,留下一处渗着血丝的皮肤,被拔下来的阴毛的末端也带着血。

    终于乔翼军放开了揪着汤加丽阴毛的手指。还没等汤加丽回过神来,他的手指又开始摸向她那红肿的阴唇。她那刚交媾过的阴部十分的敏感,乔翼军用手指揉搓着她的阴核,并用力的抓捏着她下垂的丰满乳房。

    “啊……翼军……别……疼……”汤加丽疼得全身颤抖起来,她痛苦的张开嘴呻吟着。

    但乔翼军不给汤加丽这个呻吟的机会,在她张开嘴呻吟的同时,乔翼军猛的一挺屁股,把他那根已经怒涨的阴茎,深深地刺进了她的喉咙。

    汤加丽被阴茎刺的一阵恶心,她大声的干呕着、不停的咳嗽着。阴部的剧痛和咽喉异样所带来的剧烈咳嗽,让她已是泪流满面。虽然如此,她仍旧不敢反抗,仍旧顺从的低下头用脸颊蹭着丈夫的阴茎,任由丈夫的手指在她的阴部肆意的乱摸。

    “好了!该让我舒服一下了!”乔翼军边说边让汤加丽高高的翘起屁股,跪伏在床上。

    “呀……”疼痛使汤加丽哼一声咬紧了牙关,简直像巨大木塞强迫打入双腿之间。钢铁般的肉棒,在她那缩紧的肉洞里来回抽插。她的大腿之间充满了压迫感,那种感觉直逼喉头。

    乔翼军一个劲的猛插狂捣,并像疯狗一样的叫着。

    “呀……慢点……翼军……您饶了我吧……哎呦……疼……好疼!”汤加丽的阴道内本来就没有多少分泌物、干巴巴的,被乔翼军这麽粗暴的硬来,她觉得阴道像被撕开了一样,有裂开似的痛,她泪如泉涌。

    “妈的!妳乱叫什麽?老子正爽知道吗?我就喜欢看妳痛苦的样子!这样更过瘾!”乔翼军根本不知道什麽叫怜香惜玉,他像荡秋千似的推着汤加丽,双手还不时使劲捏着她的的乳头。

    “啊……啊……疼……疼呀……啊……”屈辱的呻吟,痛苦的抽泣,汤加丽开始不规则的呼吸着,巨大的肉棒碰到她的子宫上,强烈的刺激自她下腹部一波波涌来。

    汤加丽知道自己的阴道湿润了,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她产生了莫名的性欲。丈夫的肉棒不断的抽插着,已使她的思维一片空白,她本能的接纳着丈夫的肉棒。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她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唔!”每当乔翼军的阴茎深深插入时,汤加丽就发出淫荡的哼声,皱起美丽的眉头。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她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嗯……嗯……”不一会,汤加丽就开始淫荡的呻吟起来。她的脸颊红润,舌头不停的舔着双唇。腰部忍不住僵直的挺了起来,这是高潮来时的征兆,她漂亮的脸庞朝上仰起,沾满汗水向下垂着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

    这时乔翼军抓着汤加丽的臀部,已经使劲的抽插了百多下。他喉咙发出“荷荷”的怪叫声,突然他抽搐起来,他也达到了高潮,大量的精液不断射入汤加丽的体内。

    乔翼军拔出了沾满蜜汁的肉棒,但仍用手分开着汤加丽的双臀,汤加丽软绵绵的趴在床上。身体里强烈的反应还没有散去,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激痛伴着情欲不断的自子宫传了上来,她全身几乎融化了,从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淫水和精液开始大量的溢出阴道。,顺着阴唇旁的小沟,淌到阴毛上,一部分滴到了床上,一部分则顺着白嫩的大腿根向下淌去。

    “累死我了!……”乔翼军终于松开汤加丽的臀部,和她一起瘫软的倒在床上。

    一切都结束了。汤加丽吃力的撑起她那软软的身体,重新倒了些热水在毛巾上,用热毛巾擦拭着丈夫那沾满精液和淫水的阴茎。擦干净丈夫的阴茎后,她才下地清洗自己的阴部……。

    第二天丈夫就走了,汤加丽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丈夫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来几次,每次回来他都会折磨汤加丽,汤加丽从心底里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