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也许是老天有眼,乔翼军再一次探险中,失足掉下了悬崖死了。虽然汤加丽成了寡妇,但她为自己高兴,因为她可以摆脱丈夫对她的折磨了。但是汤加丽没想到,丈夫的死,却是她进入更痛苦的深渊的开始……。

    在丈夫死了一年后的一天,汤加丽正在做饭。女儿像以往那样,摊开纸开始画画。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汤加丽打开门一看,是她最近才交的男友,最近常来的客人——歌舞团里的司机王佩理。

    “来了,里面坐。”汤加丽把王佩理让进了屋,自己向厨房里走去。

    “小王,你先坐,我马上就好。”汤加丽在厨房里说。

    王佩理笑者答应了一声,然后到了里屋,站在汤加丽的女儿身后看她画画。

    “小洁和王叔叔出来吃饭了。”不一会,汤加丽就在外屋叫他们吃饭了。

    “小王,你别客气,快吃呀!”汤加丽一边一个劲地往王佩理碗里夹菜一边说。

    “王叔叔你吃呀!”女儿也学着妈妈的样,把好吃的往王佩理的碗里夹。

    “小洁自己吃,王叔叔这还有,小洁真懂事。”王佩理看着汤加丽的女儿,夸奖着。

    吃过饭,汤加丽让女儿去画画,自己收拾着碗筷。

    “小洁,早点睡啊。”女儿画完画后,洗完脸和脚,汤加丽已为女儿准备好了牛奶,她看着女儿喝了牛奶,上了床,直到睡着了。她才离开女儿的房间。

    “加丽,妳还是快作决定吧,我们总不能老这样,我可等不及了。”汤加丽才走进卧室,王佩理便一把抱住她。

    “佩理,你知道,这事难办,我没有确实的理由。再说,我才二十八岁,我们先这样不也是挺好的吗?反正他已经不在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多着呢!”汤加丽笑着安慰着王佩理。

    汤加丽站起来,走到厨房打了盆水进来,将毛巾拧了给王佩理擦脸,王佩理擦过脸,她又取出脚盆放下,倒了水端到床边,替王佩理脱了鞋袜,给他洗脚。

    汤加丽为王佩理洗好脚,把水倒了出去,又打了干净水,开始洗脸,洗完脸她就把汗衫脱掉,开始擦上身。她面对自己的床,侧后方对着王佩理的方向,仔细擦乳沟和乳房下面的夹缝,然后她把毛巾拉到身后卖力的擦背。这时王佩理从侧面看到她的乳房随着动作一晃一晃。

    上身擦完后,汤加丽解开裤带,褪下裤子蹲了下去,她脱下内裤放在脚盆里。随后,她全身赤裸的弯腰把床下的洗身盆拿出来,把脸盆里的水倒进去。在她弯腰时,股间暗色的屁眼和粉嫩的屄就正对着王佩理。

    汤加丽洗下身特别认真,她不象一般女人那样蹲着,而是坐在小板凳上,两腿叉开,左手扒开女性外生殖器层层迭迭的每一个皱褶,右手拿着毛巾使劲擦。一丝不挂的汤加丽大张着双腿正对着王佩理,把自己身上女人最珍贵的东西都暴露给了王佩理。

    “把头转过去。”汤加丽抬头见王佩理正看着自己,不由红着脸有些羞态地说道。

    “加丽,妳还说呢!妳的身子哪一寸我没看过、没摸过?”王佩理说着就下了地。他摒住呼吸看着汤加丽把生殖器周围的皮肤都擦红了,又把阴蒂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擦了个遍才罢手,这前后足有五分钟,汤加丽的乳房也随着擦洗下身的动作一颤一颤,刚擦过的饱满乳头一跳一跳的。

    “不要脸!”汤加丽笑着说。她洗完生殖器背过身准备洗屁眼。

    “来,我帮妳洗。”王佩理走到汤加丽的身边蹲了下去,他一手搂住汤加丽,一手去抓毛巾。

    “去,去,别闹。”汤加丽推了一把王佩理说:

    “不!我就要帮妳洗”王佩理不干,硬是抢过了毛巾,替汤加丽洗,汤加丽无奈地把头靠在他的肩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好了!站起来吧!……”少时,王佩理拧干毛巾让汤加丽站起来抬起屁股,替她擦干身上面的水,然后抱住她雪白、娇嫩的大腿,在上面亲了一口。

    “好好,我去倒水,等会还不行吗?像只饿狼一样。”汤加丽轻轻推开王佩理,提起裤子,出去倒水。

    王佩理脱了衣服,只穿了一条短裤便上了床,拉开被子,从床头柜上拿了包烟点了一枝。

    汤加丽进屋关好门,开了台灯,将大灯关了,脱衣服准备上床。她脱光衣服后,也只留一条内裤便上了床。她那两个雪白乳房在胸口颤抖着。

    汤加丽上了床,王佩理便将香烟按熄,一把将她赤裸裸的身子抱在怀里,不停地亲吻着她的脸、她的脖子、她的胸口。

    汤加丽也伸出两条白白的手臂,抱住了王佩理的脖子。

    王佩理用双手在汤加丽光滑的后背摸着,慢慢的两人都倒在了床上,王佩理把上半身都压在她的身子上,不停地在她脸上亲着,一只手从下面抽出来,抓住她的乳房,轻轻地按住,慢慢地揉搓着。

    “嗯……嗯……”汤加丽开始小声的呻吟起来。

    王佩理玩够了汤加丽的乳房,便松了手,顺着她光肚皮往下摸去。

    “佩理……亲我……”汤加丽按住王佩理的头,一挺胸把一粒乳头塞入王佩理的嘴里,王佩理叼住她的乳头不住地摇晃着,手伸进了她的内裤。

    “嗯……”汤加丽微微一抖,轻轻哼了一声,更紧地抱住王佩理。

    王佩理一边慢慢地脱着汤加丽的内裤,一边在她的胸口亲着,王佩理将她的内裤褪到小腿上,手在她的裆部抚摸。

    “嗯……啊……”汤加丽微微地屈起膝,将两腿分开,不停地亲着王佩理的头发。

    “来……该妳了!”王佩理躺在床上脱了裤衩,露出了裆部一团肉,汤加丽害羞地用手抓住摸玩着。

    汤加丽站起来跪坐在床上,伸出双手捧起王佩理的睾丸,爱怜的抚摸着,她细长的手指在王佩理的阳具上顺着血脉轻轻的拂过。

    并用手指头在他的膝部、阴囊与大腿交接处轻轻刮着,揉搓着他的阴茎的底部。接着她又顺势用手握住王佩理渐渐勃起的阴茎,上下的套弄着。

    随后她把脸凑到王佩理的两腿之间,轻柔的蹭着他的龟头。

    “哦……”王佩理爽的忍不住头往后仰,双手抓着汤加丽的长发揉搓着。

    汤加丽抬头看了王佩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用下巴蹭着他的阴茎。她一边用下巴蹭着阴茎,一边用双手在阴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轻轻的搔着……

    王佩理微弓着身,双手顺着汤加丽的长发,用手捏弄她的耳唇,抚摸着她的滚烫的脸,时而抚着她的背,用手指在她背后划着圈,有时又伸到正面来,将双手下探,伸向她丰满圆润的乳房。用手掌托住她的乳房,两个手指夹着她的乳头。

    汤加丽身体扭动着,脸更加用力的前后移动,蹭着王佩理的阴茎。手也不停的在他的屁股上挠着。

    “我忍不住了!”王佩理躺着享受了一会,一把推倒汤加丽,在她面前坐下。

    王佩理靠着汤加丽的腿,一只手拉着她的手,一只手在她滑细小腿上来回的抚摩着。他的手沿着她的小腿摸到了脚踝,并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她那白嫩的脚趾头,指甲在她的脚心来回的刮着,揉着。最后沿着她的脚吻向她的小腿,舔着她的大腿,手也顺着腿摸向她纤细的腰肢,从腰后抚摩她那丰满隆起的屁股。

    “嗯……”汤加丽潮红着脸,眼睛似乎要滴水一样,她火热的身体在床上扭动着配合着王佩理的手对她的侵袭。

    王佩理把嘴凑上去吻着汤加丽的肚脐眼,舌头绕着她小巧的肚脐眼不停的飞转,手也在她的乳房上游走,不时的捏弄着乳头,并把乳头拉扯到很长。

    “嗯……佩理……啊……”汤加丽大声的喘着气,胸部不停的起伏着。

    王佩理弓着腰趴在汤加丽的身上,舌头沿着她的肚脐向上,滑过她的胸部,舔向她那硬起坚挺的乳头,他把汤加丽的乳头噙进嘴里,用嘴唇包裹着,一只手从下托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在她后背抓挠着,手指在她屁股上绕着圈,摸弄她的性感地带。

    “给我!……佩理……我要……嗯……啊……”汤加丽大声的呻吟着,发出迷人的声音,身体也在王佩理的身下来回的扭动着,她把两手伸到了自己的裆部,用手支撑开两片褐色的阴唇,期待着阴茎的进入。

    王佩理握住阴茎的中部,硕大的龟头对准汤加丽的阴道口,髋部往前一挺,插了进去。

    “嘶……嗯……啊……”阴茎才插入一小半,就听到汤加丽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她皱着眉头痛苦的呻吟。王佩理的阳具对她来说太粗了,黑壮阴茎被她红嫩的屄肉夹得紧紧的。

    王佩理被夹得咧了咧嘴,仰头吸气,似乎在享受龟头上传来的阵阵快感。停了一下,他把汤加丽白而光洁的双腿高高抬起,把她那性感的屁股悬在半空中。

    王佩理居高临下,以势如破竹之势把大肉棒深深插入汤加丽的禁地,龟头摩擦着她娇嫩的子宫壁,引起她一阵触电般的抽搐。王佩理抽出大半根阴茎,用龟头反复摩擦她阴道浅处几十下,然后再次深深插入挖弄。

    “啊……啊……嗯……啊……”男女生殖器交合部分已经被粘液充分润滑,随着不断的抽插,王佩理的阳具越胀越大,慢慢透出深红色。汤加丽闭着双眼,偶尔发出一阵呻吟,刚开始很轻,似乎还怕人听见,后来却越来越大。她的两条腿在床上一会伸直,一会又屈起来;一会分开,一会又并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王佩理才发出一阵满足的呻吟,他趴在汤加丽的身上一动不动,两人都喘着气。汤加丽伸出手要去关台灯,被他挡住了。

    王佩理从汤加丽身上下来,坐在床上。汤加丽软绵绵的瘫在床上,她摊开双手,大字形的躺着。

    王佩理低下头看着汤加丽的阴部,她那两瓣浅褐色充血的阴唇象鲜花绽放一样向两边分开着,张得很大的阴道口粘糊糊的满是半凝固状态的精冻。王佩理忍不住伸出手,摸弄着她阴部柔软潮湿的肉,并将中指插进了她的阴道里抽插着。

    云鬓微乱的汤加丽额头上已经渗出细汗,脸颊和脖子微红发烫,。两眼水汪汪的直放光。这不间断的刺激让她忍不住了,她的子宫壁一阵收缩,黏滑的液体从阴道口涌出。她将两腿分得更开,挺着屁股,把阴部直往王佩理的手上靠,用温软潮湿的阴部蹭着王佩理的手背。

    王佩理淫笑着把沾满汤加丽爱液的食指抽出,放在她脸前晃悠了一下,然后又拿到自己的鼻子底下闻了闻。

    “脏……别弄了。”汤加丽轻轻打了一下王佩理的手,呻吟着说。

    王佩理这才坏笑了一下停下手,将湿漉漉的手在汤加丽的脸颊上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