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入秋以后,汤加丽和王佩理结婚了。

    “佩理,你怎麽了?,我们结婚了,你还有什麽不高兴的吗?”送走了客人后,汤加丽躺在王佩里怀里,看见王佩理愁眉不展,不由问道。

    “没有,我很高兴。今天是我们新婚之喜,妳的舞跳得好,就给我跳一个吧!”

    “佩理,今天我累了一天,现在腰腿都在酸疼,改天再跳吧?”

    “不行,我就要妳今天跳,不然我不让妳上床!”

    “好好,我跳给你看。”汤加丽不得不下了床。

    “加丽,把衣服脱光了跳。”王佩理说。

    “你?……我不!”

    “别这样,现在妳是我老婆,况且妳的身子我什麽地方没看过!快点吧,要不我帮妳脱?”说着王佩理就帮汤加丽解衣扣。

    “不!我自己脱,那种舞我不跳。”汤加丽严肃的说。

    “那妳就这样在床前站五分钟。”汤加丽一再坚持,王佩理没办法,搂着她一丝不挂的身子说。

    “干什麽?……”汤加丽不解地问:

    “不干什麽,我想好好看看妳。”王佩理说着,在汤加丽的脸上亲了一下。

    汤加丽没再说话,便站在地上。

    “加丽,妳真是太漂亮了。”王佩理围着汤加丽转着圈看,猛地抱住她,一边亲一边说:

    王佩理把汤加丽抱上床,汤加丽也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两人在床上滚动着。滚了一会,他便将汤加丽压在下面……。

    婚后不久王佩理的态度变了,不像以前那样对汤加丽好了,经常出外喝醉了回来和她吵,有时还打她。

    有一天晚上,王佩理的同事来家玩,四人打牌,吵闹得很厉害,直到夜里1点了,人才走。

    “把床收拾一下,我困得要命。”王佩理送完客回来,就对汤加丽说。

    “你不能收拾一下,没见我忙着吗?”汤加丽一边说,一边收拾着地上的烟头和果皮。

    “妳就不能先放下,先打水让我洗洗,等我睡了妳再收拾吗?”王佩理从凳子上一下跳起来说:

    “你自己就不能打一次水吗?自从结了婚,天天都是我弄,我上了一天班不累吗?”汤加丽有些生气地停了下来。

    “这两年把妳养肥了,敢给我顶嘴了。好!今天我要是不收拾住妳,妳以后更无法无天了。”王佩理听了,不由的一愣,他扑上来就踢了汤加丽一脚。

    汤加丽急了,便用扫帚打王佩理。王佩理见汤加丽敢还手,便一把抢过扫帚扔在地上,一把抓住汤加丽的头发,劈头盖脸的打了起来,汤加丽一边挣扎,一边用手护住头,弯下腰,王佩理便用拳头在汤加丽的后背用力打。

    “王佩理,没想到你心这麽狠。”汤加丽一边说,一边用手抵挡着。

    “我让妳不老实。”王佩理冷笑了一下,边打边将汤加丽推倒在沙发上,骑在她的胸口上,汤加丽忙用双手护住头,王佩理便把手伸到后面,用力在汤加丽的大腿根上掐。

    “你放开我妈妈!坏蛋!”汤加丽的女儿听见妈妈被打,吓的哭了起来。

    “给我滚回去,不然我连妳一起打。”王佩理听见汤加丽女儿哭声,不由烦躁起来。

    “让她回屋去,不然我把妳扒光了打。”王佩理冷笑着伸出手用力得掐着汤加丽。

    “呀……小洁……你回屋睡觉去……是妈妈不好……听话……佩理……别……好疼……呀……”汤加丽不住地尖叫,她强忍着痛对女儿说。

    女儿茫然的流着泪转身回了房间。

    “佩理,别打了,我以后不再顶嘴就是了,让孩子看到不好。”汤加丽见女儿进了房门,一下子抱住王佩理,轻轻地说。

    “我不管!我只问妳以后还顶嘴不?”

    “不了。佩理,快放我起来。”

    “好,我给妳约法三章,若再犯我就不客气了。”王佩理说着从汤加丽身上下来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假寐着。

    “到床上休息吧!”汤加丽怯怯的看着王佩理。

    王佩理没有理汤加丽,他走到床边,找了纸笔写着什麽。

    汤加丽拉了拉衣服,起来忙打了水,温柔的帮王佩理脱了鞋,准备给王佩理洗脚。

    “等会!给我跪下听清楚。第一,下班就回家,如若晚了,愿受丈夫责罚,不得叫苦;第二,家里的活全是我应做的,包括侍侯丈夫的一切,丈夫若不满意,必须马上改,不然愿受责罚;第三,不许管丈夫的事,丈夫怎麽说就怎麽做,若不顺从,愿受责罚。这三条妳同意吗?同意就签字。”王佩理拿着写好了的东西大声念着。

    “佩理,这……”汤加丽接过来又看了一遍,跪在地上为难的看着王佩理。

    “什麽这、那的,妳不接受是吧?好!我会让妳接受的。”王佩理说着就从腰里抽出皮带。

    “别,我签就是了。”汤加丽吓得忙答应着。

    汤加丽签了字,王佩理把纸收了起来,然后让汤加丽给他洗脸洗脚。汤加丽服侍他睡下后,便悉悉娑娑的开始整屋子里一团的杂乱。

    “佩理,你想吗?……”汤加丽洗好了上了床,关灭了灯后,轻轻地问着王佩理。

    “不想……”王佩理冷冷地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