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洁,妳有毛笔吗?借妈妈用一下”汤加丽含着泪来到女儿的房间里。

    “妈妈!妳要毛笔干什麽?”女儿一脸的困惑。

    “不……不干什麽?”汤加丽极力掩饰着。

    “妈妈!为什麽王叔叔要打妳?我不喜欢他!”五岁的女儿边说边拿了支毛笔,递给汤加丽。

    汤加丽含着泪从女儿房里出来又到厨房找了个玻璃杯,她回到卧室跪在地上,用毛笔在自己的阴部轻轻的刷了起来。

    可能是毛笔太长了,汤加丽刷了几下,觉得不太顺手,于是她只好躺在地上。用左手在她胸前澎涨的乳峰上轻柔地抚摸着,她用手指头夹住了一边微微上翘的绛红色乳头。

    “嗯!……嗯!……”汤加丽嘴中连哼了几声,娇躯轻轻地颤动了几下,那粒原本很小得的乳头,逐渐地从她峰顶的乳晕上凸了起来,一直到高过她的手指才算停了下来。远远望去,就像一颗刚摘下来的樱桃般可爱。

    汤加丽的手摸了一边的乳头,接着又去揉另一边的乳头,这次才摸了几下,那粒乳头也挺了起来,在她胸前和另一颗乳头巍然并立着,汤加丽两只媚眼的视线也显得模糊起来,好象没有焦点似地半闭着眼睛瞟着天花板。

    王佩理躺在床上两眼贪婪地向汤加丽的下身望过去,她的腰围好象削过一样的细窄,平滑的小腹相当圆浑地微微凸起着,她仰躺在地上的姿势,看起来真是淫荡而撩人。

    这时汤加丽分开了自己的两条大腿,那微凸的阴阜上长着乌黑油亮、不多不少的鬈毛,两片浅褐色的大阴唇饱满的突起,将阴道口掩盖。

    汤加丽的右手在自己那淡红色的粘膜上轻轻碰了一下,不由得使她“啊……”地叫了一声,又见她下身蠕动了一下,以中指轻轻揉着两片薄薄的阴唇,手指捞起了一些粘液,又摸了一下肉缝上端突出来像绿豆状的小肉核,“啊……”又叫了一声,全身一阵颤抖,娇媚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像痛苦又像快乐般的神情。露出一幅荡妇春情难忍的模样。

    “啊!……啊!……我……啊……啊……”汤加丽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分开两片浅褐色的阴唇,右手捏着毛笔轻轻的在自己的阴蒂上刷了起来,纤细的腰枝也由缓而急地在地上扭动了起来,她把手固定在小腹下方的半空中,却挺起腰肢迎向毛笔的笔尖,肥圆的屁股挺到空中,变成了拱起的型状,嘴里的嗯哼声渐渐变成了淫荡的叫声。

    汤加丽两胯间的阴道口颤动着,一股透明的液体不由自主的从阴道内溢出,她全身痉挛地抖着。

    “啊……啊……”汤加丽一边把杯子放屁股下面,一边从嘴里泄出一阵甜美娇媚的浪吟声。

    淫水顺着汤加丽的臀沟流了下来,但它们并没有流入杯子里,而是顺着她的臀沟流过肛门滴到了地上。

    汤加丽没有办法只好从地上爬了起来,无奈的重新跪在地上,把杯子对准自己的阴部,用手指撑开阴唇,用毛笔不停的刷着阴蒂。

    可怜的汤加丽忍受着下阴传来的阵阵骚痒,她咬着牙,从鼻腔里发出一阵阵让人心神俱颤的浪叫声,整具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着,像是在对着一个隐形的男人献媚一般。

    她那两片鲜红的阴唇象两片小嘴张开着,不断吐出亮晶晶的粘液,透明的液体从阴唇上垂了下来,成一条细线注入放在地上的茶杯。毛笔刷的越快、越重,粘液也流的越多……

    天亮了,汤加丽度过了难熬的一夜,她的声音渐渐的弱了下来,刚开始她还淫荡的大声呻吟着,可到最后她已经叫不出来了,她机械的用毛笔刷着阴蒂,毛笔每刷一下阴蒂,她就浑身不停的颤抖和像抽泣着一样“哼哼”两声。

    放在她阴部下面的杯子,已装了快一杯淡黄色淡黄的阴液。她的下阴一片水汪汪的,淫水一部分拉着丝流进杯子里,一部分则顺着大腿内侧无助地向地下流淌着……

    “装满了没?”王佩理伸了个懒腰醒了。

    “满……满了……”汤加丽颤抖着,把杯子从下身拿出来,递到王佩理面前。

    “嗯!不错!嗳!妳他妈的真是个骚货!居然流了这幺多水?把它喝了!”

    王佩理把手中的杯子又递给了汤加丽。

    汤加丽接过杯子,忍着眼泪,慢慢的喝下了从她体内流入杯子里的淫水。她喝完杯子里的淫水后,想站起来去给王佩理做早点,但她才刚刚站起一半,就浑身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怎麽了?才一晚上就站不起来了?还不快去给我煮早点!”王佩理从床上坐起来。

    汤加丽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长时间的高潮让她浑身都在颤抖。她晃晃悠悠的伸出手,想去拿衣服。

    “谁让妳穿衣服了?光着身子去煮!快点”王佩理看出了汤加丽的意图,大声的训斥着她。

    汤加丽无奈的赤裸着身体,走到厨房开始煮早点。

    早点煮好了。王佩理和她女儿也都起床了。

    女儿看见妈妈赤裸着身子,把早点抬上饭桌,不由不解的看了看妈妈和王佩理。

    “小洁,昨晚睡得好不好?”王佩理嘻皮笑脸的问道。

    “哼……”女儿哼了一声不再看他。

    “加丽,来!过来!”王佩理把汤加丽拉到他身旁。

    “小洁,给妳看样东西,妳想不想看哪?”

    “想……是什麽东西?……”小洁才五岁,她那知道王佩理的险恶用心。

    “好好看着妳妈!……”王佩理说着一把将汤加丽推倒在饭桌上,用手抓着她的双脚,把她的大腿向左右掰开,将她的阴部毫无保留的显露在了女儿的眼前。

    “小洁!来看看妳妈的骚屄!妳也别闲着起来看着自己的骚屄!”王大群下流的对小洁说着,并恶毒的抓着汤加丽的头发,强迫她支起身子看着自己的阴部。

    汤加丽看见自己那两片深红色的小阴唇,由于充血硬硬的向外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喇叭口状;粉红色的阴蒂在顶端交界处露了出来,模样就像一个小小的龟头,微微的肿胀着;阴道内还在不断的涌出丝丝淫水,一张一缩的动着,依稀看的见里面浅红色的嫩肉。

    “佩理,别……别……在孩子面前……别这样……我求求你…别让孩子…看到我这样!”

    汤加丽被王佩理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辛苦的哀求着。

    “少罗嗦!把腿张开!别动!”

    王佩理狠狠的在汤加丽的阴部打了一巴掌,并抓住了她的头发强迫她看着她的女儿。

    “啊……”汤加丽疼的并起双腿,但在王大群的奸视下,她不得不再次将双腿大大的张开。

    “小洁,妳看妳妈想要男人了,屄里流的都是骚水!”王佩理下流的看着她的女儿。

    “佩理……别跟孩子乱说!……小洁快回房里去……”

    汤加丽乞求的看着王佩理,催促着女儿回避这淫荡的场面。

    “不准回去!……妳说我乱说?我今天就让妳女儿看看!看看妳是怎麽求我操妳的?”

    王佩理说着,用手指开始揉弄起汤加丽的阴蒂来。

    “啊……啊……不要……”汤加丽的脸涨得红紫,大声的呻吟着。

    “怎麽样?想不想要?”王佩理看着汤加丽阴道里大量涌出的淫液,得意的问道。

    “啊……啊……啊……佩理……我……要……”一夜的自淫让汤加丽彻底崩溃了,她淫荡的呻吟着哀求着。

    王佩理当着汤加丽的女儿——小洁的面脱下裤子,掏出黑紫色怒胀的阴茎,对着汤加丽的阴道“滋”地一下,捅了进去。

    “啊……”

    汤加丽亢奋的发出了一声大叫。她伸手抓住饭桌的两边,那粗大的阴茎使她分外充实,甚至有种窒息感。

    “…啊啊…唉唉…啊啊…啊…”王佩理飞快地抽送着阴茎,由于他的激烈抽动,汤加丽的屁股被强烈地振动着。她的脸色涨的红紫,表情异常激昻,目光恍惚地大声呻吟起来,竭力摆动着被头发盖住的头。

    王佩理抽出坚硬的、沾满汤加丽阴道内粘液的阴茎,把她托起了一点点,一手扶着阴茎,朝上对准她的阴道口,再次顶了上去。阴茎全部都插了进去。

    “呜呜…啊啊啊…”汤加丽马上感到自己的阴道里被阴茎塞得满满的,阴道壁感到非常烫,她又大声叫了起来。她的屁股不停地用力往上顶,每次都插的很深。

    王佩理随着汤加丽的顶动,也一上一下地慢慢抽送起来。同时他的双手捏着汤加丽的乳头不停地随着前后拉扯着。

    “啊…啊…佩…佩丽…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别……奶头好疼……”汤加丽的头发左右甩动着,被王佩理捏住乳头的乳房也不住地颤动着,她不断呻吟及惨叫着,相比下体的痛痒感,她乳头上的痛楚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王佩理把汤加丽的两条腿抬了起来,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只手扶着她的屁股,一只手又抚弄起她的阴部,他揉搓过她的大小阴唇后,又用手去拨弄着她的阴蒂。

    “喔…喔…不行啦…快把我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我那要被你插…插破了啦…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汤加丽又大声叫喊起来,屁股扭动得更历害。王佩理有些累了,他一条腿半蹲着,臀部不停地朝前顶动着。分泌物沾满了阴茎,她阴道内的分泌物则更多,每抽插一次都能听到噗滋噗滋的声音。

    汤加丽呻吟着,肆无忌惮地大声叫喊着,她已忘记了这是在什麽地方,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只想着现在,让那个人快快满足自己。

    “怎麽啦……快来……快来呀!”王佩理把坚硬粗壮的阴茎从汤加丽的阴道中抽了出来,把阴茎对着她的肚子上磨动着,她感到阴道里空空的,她使劲地扭动着身体,嘴里还不时喃喃地说。

    “嘿嘿……小洁看见了吧?妳说妳妈骚不骚?我才拔出来,她就哭着喊着的求我操她!”

    王佩理下流的对着小洁说着侮辱汤加丽的话,再一次把阴茎插进了汤加丽的阴道。

    又一轮剧烈的抽动后,王佩理终于射精了。他趴在汤加丽的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汤加丽无力得躺在餐桌上,她的大腿已经合不上了,她不断的颤抖着,她的阴道已变成了一个洞,红嫩的阴肉翻了出来,不断流出精液。

    “怎麽样?还是它好吧?把妳弄得那麽爽!”王佩理不以为然地直起身,用手拿着阴茎在汤加丽的眼前晃着。

    汤加丽不停地吸着气,她恢复了理智,顿时,她感到小腹灼热,阴道内壁像刺破了皮疼痛难忍,好象失去了知觉。此时,她才意识到,女儿看到了她被奸的全过程。她悲痛欲绝的流下了悲伤及羞耻的眼泪,她用愤怒的目光盯着蹂躏她的王佩理看了一阵后,屈辱的抱着女儿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