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从此以后,王佩理对汤加丽是越来越过份,不但经常的打骂,还常常当着汤加丽女儿的面奸污汤加丽。

    这天是王佩理的生日,汤加丽特意请了半天假,在家准备晚上的宴席。她早早的做好了饭菜,和女儿一起等待王佩理回来。

    王佩理回来了,三个人围在饭桌前吃着饭。

    “佩理,祝你生日快乐!”

    汤加丽举起酒杯,对着王佩理这个面目可憎的男人,想到恶梦般的凌辱不禁内心发毛。

    “嗯,好!”王佩理瞄了几眼坐在对面的汤加丽,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汤加丽的皮肤本身就很白,加上今天又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衣短裙,更显得她的皮肤像奶一般的白细嫩滑,和往日比多了几分人妻的妩媚。对面王佩理不轨的眼光,让她浑身感到不自在。

    “嗯!妳的菜做得真好!今天是我的生日,妳准备了什麽饭后节目,让我开心哪?今天我可要好好了一乐!妳说怎麽样?”

    王佩理说着又用他那双淫秽的细眼瞟着对面的汤加丽。看着化着淡妆,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少妇和人妻韵味的汤加丽,王佩理的下身硬了起来。

    “这……”汤加丽迟疑了一下,不知该怎样回答王佩理。

    “怎麽?……不愿意吗?……”王佩理怒气冲冲的问,同时悄悄地抬起一条腿向对面的汤加丽伸了过去。

    “不……没有”汤加丽忙向王佩理解释着,她不想激怒这个可恶的男人。

    正在这时,王佩理穿着袜子的脚一下钩住了汤加丽的小腿,她吓了一跳,几乎叫出声来,抬起脸时发现王佩理正阴笑着瞥着自己。

    强烈的污辱感冲上汤加丽的大脑,在女儿的面前被猥亵,她感到羞耻极了。她想要挣扎。

    “说说看!一会怎麽让我高兴?让小洁也加入进来,妳看怎麽样?”就在汤加丽作出反应前,王佩理用细眼盯着她冷冷地说道。

    听到这话,汤加丽脸色一变,几乎已经作出的挣扎举动硬生生的疆住,好象被人点了穴一般,羞红的脸上极力地恢复平静,短短的几秒钟里心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她不知道这一切是否写到了脸上。

    “好啊!好啊!玩什麽呀?……”女儿在一旁天真地问。

    “呵……是一种很好玩的游戏,我保证妳玩过后,一定会还想玩。”

    王佩理见他镇住了敢怒而不敢言的汤加丽,下流地笑道。

    “妈妈!是真的吗?”女儿天真的看着汤加丽问道。

    “当然是真的!”王佩理不等汤加丽回答,抢着答道。

    王佩理嘴上说着下面的脚也没闲着,他用脚背贴着汤加丽的肌肤不断的磨蹭着,并沿着她的小腿一直游上大腿。

    汤加丽的心"砰砰"地急跳,虽然努力装出无事的样子,但呼吸开始变得粗重。

    她穿着裙子,由于在家没穿丝袜,只能任由王佩理那穿着袜子的粗糙的大脚充分地享受她缎子般光洁滑溜的肌肤。特别是她丰腴的大腿内侧,细腻嫩滑,王佩理肆无忌惮地在那里来回磨擦,脸上却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女儿说着话。

    桌上铺着素洁的餐台布,长长的下摆挡住了台下发生的一切,女儿对台下的春色浑然不觉,可怜的汤加丽正被对面的王佩理任意玩弄却敢怒不能言。

    王佩理一边享受着汤加丽嫩滑的腿根,一边观察艳熟美丽的她那极度窘迫的表情。在这种蜚异所思场合中,当着女儿的面玩弄她的母亲,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度剌激的游戏。

    “小洁,妳妈妈做的菜好吃吧?咱们好久没吃到这麽好吃的菜了,是吧?……”

    王佩理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桌下的脚却开始侵入汤加丽的私处。

    汤加丽看了一眼女儿,又看了看王佩理。示意他不要在女儿面前这样做。可王佩理没有理会她,继续磨擦着她的阴部。

    汤加丽强忍着屈辱,她简直不能相信王佩理已经疯狂到了这个地步,她虽然努力地保持平静,但随着王佩理无耻的玩弄,她的脸上不时的变得一阵青一阵白,为了不让女儿发现,她有意地别开脸,好在女儿粗心,对她微妙的变化并未有所觉察。

    汤加丽不知道这种危险的游戏要玩多久,更不知自己的身体还能要支持多久,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叫出来。突然她感到王佩理的大脚趾按在了自己的阴户上,还一下轻一下重地不断按压,

    “天……不要……”

    汤加丽感到一阵炫晕,王佩理肥大的脚拇趾不经意划过阴核时,弄得她浑身阵酥麻,洁白的牙齿不禁咬住了嘴唇。

    “嘿嘿……”

    王佩理连连阴笑,脚趾在汤加丽那肥涨隆起的阴户上,肆意地玩弄,突然脚趾摸到阴道口的位置,隔着薄薄的内裤顶入阴道。

    “啊……”汤加丽差点咬破自己的樱唇,一颗心差些跳了出来。

    “妈妈,妳怎麽了?不舒服吗?”女儿发现汤加丽的神情不对关切的问道。

    “嗯,不要紧。”汤加丽急忙回应。她不想让女儿发觉桌下发生的事。

    “真的不要紧吗?……不舒服妳就说嘛!!”

    王佩理假惺惺的用关切眼光看着汤加丽,同时脚趾快速地挖弄着她肥嫩的阴道口。

    恶意的污辱令汤加丽几乎快要崩溃了,脚趾和阴道的磨擦几乎要发出响声了。

    “小洁!妳说妳妈是不是病了?”王佩理仍在抽动他的臭脚,在汤加丽的阴部作圆周旋转。

    汤加丽的胸口微微起伏,面色越来越难看,她知道王佩理这样做一是为了最大限度地羞辱自己,不能让女儿知道!想到这,她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强行装作若无其事。

    “小洁!妳看!妳妈明明不舒服!却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王佩理看着被污辱而不敢反抗的汤加丽,内心涌上一阵快意。

    “加丽!不舒服!就休息一下吧!”王佩理慢慢地收回了他下流的脚。

    “没什麽?你们快吃吧!”汤加丽如释重负的站起身,向卫生间走去。

    “我看看!妳到底怎麽了?”王佩理跟着汤加丽站了起来,一前一后的来到卫生间。

    “把内裤脱了,快点出来。”王佩理一把抓住汤加丽。

    “佩理,小洁在,让她看见不好,晚上我再好好陪你行吗?”汤加丽哀求着。

    “妈的!她又不是没见过我玩妳,告诉妳!今天我兴致好,妳可别坏了我的兴致,到时候我可不客气!”王佩理恶狠狠的说道。

    “……”汤加丽无奈的看了一眼王佩理,走进了卫生间。

    汤加丽从卫生间出来,回到饭桌前坐下。

    “今天真热!加丽,把我的袜子脱了。”王佩理把脚从桌下伸过来放到汤加丽的大腿上。

    汤加丽知道王佩理要干什麽,但她还是顺从的脱下了王佩理的袜子。

    王佩理再一次把脚伸进了汤加丽的裙子里,他用他右脚那粗硬的脚趾,夹弄着汤加丽那柔嫩的阴唇。随着侵入阴唇间的脚趾的不停的蠕动,汤加丽的阴唇开始充血象两片小嘴张开着,不断吐出亮晶晶的粘液,王佩理的脚趾动的得越快、越重,粘液也流得越多。

    汤加丽羞辱的闭着眼睛,她咬着牙忍受着,此刻她正被王佩理那肮脏的脚趾放肆的奸淫着。羞辱的泪水在她眼中打着转。但她不敢让它们流出来。

    王佩理蜷起另外四个脚趾,只剩下大脚趾直楞楞的伸着,并不停的在汤加丽的阴道口附近拨弄着。汤加丽马上明白了王佩理的意思,她放下一只手,抱紧王佩里的脚,把他的大脚趾对准自己的阴道,慢慢的插了进去。王佩理的脚趾在她的的阴道内上下搅动着,出入个不停。

    汤加丽那女人最为敏感的部位被王佩理不住的肆意撩弄,她哪经的起这样的玩弄,不一会,她就觉得全身燥热,坐立不安,心开始蹦蹦乱跳起来,下身传来一种无法形容得冲动感,呼吸也不由自主的越来越急促起来。

    “唔!啊!”汤加丽开始扭动身体,喉咙里冒出淫荡的哼声,身体随着王佩理脚趾的动作而摆动着。

    “妈妈!妳怎麽了?”女儿看出汤加丽有些不对,不由疑惑的问道。

    “没什麽!妳妈想跳舞给我们看!”汤加丽还没开口,王佩理就抢着说。

    “是吗?妈妈!”

    “嗯……”汤加丽为了不让女儿怀疑,不得不点点头。

    “好!加丽,还记得我们结婚那天,我让妳跳的那种舞吗?那天妳没跳,今天一定要跳给我看。现在妳进去化化妆带上道具,我们等妳!”

    王佩理把汤加丽从凳子上拉起来,并暗示的在她的乳房上捏了一把。

    汤加丽被王佩理推进房里,她知道王佩理要她跳什麽舞。她含着泪,默默的解开了连衣短裙的扣子,又解开了胸罩的搭扣,把丈夫曾经对她用过的那对铜铃,拴在了双乳的乳头上,接着她穿好胸罩扣好连衣短裙的扣子。然后她又在双手的手腕和双脚的脚腕上,套上了印度式的响铃。

    屋外的音乐响了起来,汤加丽不得不收起眼泪,装出妩媚欢乐的样子,打开门走了出去。

    汤加丽在淫荡的音乐声中,在王佩理和女儿的面前开始缓缓地扭动她诱人的身体,双手放在自己的纤腰上慢慢地来回移动着。

    “不错,很好!”王佩理高声欢呼着。

    一想到自己竟然不知羞耻的在女儿面前跳起脱衣舞,汤加丽就感到无比的羞愧。再看到王佩理那喷射出欲火的眼睛,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打转,她只有闭上双眼。

    在王佩理狂欢似的叫喊声中,汤加丽一点一点上演了一场淫乱的脱衣舞秀:原本盘在头上的乌黑秀发被解开披散着,已经扭动了一阵的腰身越来越灵活起来,在音乐的节拍声中,乳房、大腿、屁股等性感地带也已被她一一抚摸过来。

    “快!把裙子脱掉。”王佩理已经迫不及待了,他的阴茎在汤加丽精彩的表演下早就翘的老高。

    汤加丽一边继续扭动着身体,一边动手脱着裙子。她首先解开束腰的裙带,然后开始慢慢地、从上到下解开黑色连衣短裙的扣子,随着连衣短裙的扣子一个一个被解开。她那被胸罩托得高高的乳房以及双乳间那道令人迷乱的乳沟在半开的衣襟里若隐若现,然后她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双腿也依次暴露了出来。

    短裙上的最后一个扣子也解开了,汤加丽深深吸了口气,用颤抖的双手拉住胸前已经半开的衣襟慢慢向两边分开。

    “停!”王佩理命令道。

    当汤加丽将身上的连衣短裙完全拉开,正准备把双手背到身后将裙子完全脱下时,猛地听到王佩理的命令。她下意识地停下手上的动作,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王佩理。当她看到王佩理脸上那淫邪的笑容时,突然明白了他的意图。

    此时的汤加丽双臂向外分开,全身呈一个十字架状,由於唯一起遮掩作用的连衣短裙已被她向两边彻底拉开,她那美艳成熟的身体除了剩下几件小的可怜的紧身内衣之外,整个身体的正面几乎完全暴露在王佩理眼前,而被她完全拉开的黑色短裙反而成了一个绝佳的背景,映衬得她洁白的胴体更显娇美。

    “就保持现在的样子继续扭!”看着美艳绝伦的汤加丽又羞又气的样子,王佩理发出了淫秽的笑声。

    “……”羞愤欲死的汤加丽已经说不出话来,但事到如今,她已没有退路,只有咬紧牙关继续忍辱负重了。她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又开始随着音乐扭动屁股、甩动长发跳起艳舞来。苗秀丽的身材啊哪多姿,动作妖娆优美,一个端庄的女人跳着淫荡的艳舞,有一种无法形容妖艳,王佩理看得目瞪口呆,口水都流了出来。

    按着王佩理的命令,汤加丽保持着这样尴尬的姿势重新开始随着淫荡的音乐扭动起来。现在她身上,只剩下几件黑色的内衣,勉强遮掩住她那惹火的身体,然而她也知道那些东西,与其说起遮羞作用,倒不如说起撩人淫欲的催情作用。黑色真丝吊颈乳罩的两片三角形遮羞布,只能刚好将她那丰满挺拔的乳房罩住下面的一半,剩下上面一半优美隆起的白色肉球暴露在外,甚至连两个乳峰上的乳头和铃铛,也可以隔着乳罩清楚地看出形状。

    同样黑色的蕾丝内裤围在汤加丽不停扭动着的纤腰上,笔直修长的大腿白嫩而性感,而最令人勃然大动的是她穿着那双暗红色的拖鞋下的赤脚。

    “他妈的,没想到妳这麽骚!会穿这样的内衣。妳现在一定是很想被我干吧!”

    王佩理用力将一大口口水咽下去嘶哑着声音说道。

    “……”汤加丽没有低头看自己的身体,但不用看她也能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多麽淫荡,对于王佩理的问话她无法回答,只有羞愧地把脸转向一边。

    “嘿嘿嘿……说不定妳在舞台上这麽表演会引起轰动呢?好了!把妳的奶子亮出来吧!”

    王佩理说完后发出了一阵狂笑。

    汤加丽摸索着找到胸罩背后的搭扣,轻轻向下一拉,原来紧紧绷在乳房上的胸罩立刻松驰下来。而失去了束缚的乳房立刻呈现在王佩理面前,随着她的呼吸双乳也在胸前微微颤动起伏。

    “妳这奶子好像变大了呀?是不是被我操的,哈哈……以后打奶炮可就舒服了”王佩理猥亵的侮辱着汤加丽。

    “好了!先停一下!把妳这条淫荡的内裤给我脱下来。”王佩理粗声粗气地说道。

    汤加丽停下了扭动的身体,可能是太累了,她不停的喘着气。

    “妈的!快点脱!”王佩理大声的命令道。

    汤加丽听话的解除了自己身上最后一点的遮羞物,随着那条本来就起不了什麽作用的黑色内裤的褪下,她的秘境彻底地暴露了,她不由自主地夹紧双腿。

    “接着跳!要跳得再猛烈点!知道吗?”没等汤加丽喘口气,王佩里又在一旁催促到。

    汤加丽不得不再次随着音乐,一丝不挂的踏着节奏、摇摆着臀部。她高高地踢着大腿。上身丰满白嫩的乳房不住地上下颤抖着,手腕和脚腕上戴着的印度式响铃,和悬垂在她长长伸出的乳头上的铜制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在震耳欲聋的音乐节奏中,她摆动髋部,做出各种充满赤裸裸肉欲的动作……。最后她扭动肢体,身子向后翻转去,让她那让人充满遐想的阴部,整个的显露出来。

    王佩理看着汤加丽的表演,再也忍受不了了,他怪叫着向汤加丽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