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个多小时也未接到新客,长椅上的小姐渐渐多起来,看着墙上的时钟慢慢接近午夜,汤加丽越来越失望。

    看来今晚就只接到那一个客人了。虽说她时不时会有整个晚上接不到一个客人的情形,但她还是很想在回家前能够再做一笔。但午夜已近,看来是没有多大希望了。再这样下去,她可能真的得直接到大街上拉客了。那可就太丢人了。她可不象其它的小姐那么放得开,经常在回家的路上还能拉住客人打一炮。她无论如何是拉不下那个脸面,在大街上对着每个路过的男人调情。

    正在汤加丽胡思乱想之际,一个魁梧的身材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一个响亮的带口音的声音对着领班就是一通连珠发问。

    原来是个外地人。以前汤加丽打心眼里不愿陪外地客,不过现在她早已不在乎客人是否是外地人了。往往外地人给的小费倒反而多。她摆出她惯常的笑容,对着这个外地人扫来的目光妩媚地一笑。这时的长椅上还有十几个小姐,个个都摆出了最迷人的笑脸,都想争取这个也许是今晚最后一个客人。

    “有没有本地小姐?我要找个本地小姐。不要外地来的。听人说本地小姐很有风味,我这次是特地来找本地小姐的。”外地人对着领班说。

    汤加丽是椅子上不多的本地人之一。领班让她们几个本地小姐站起来,让外地人挑选。

    “她们真的是本地的吗?”外地人有些疑惑地对着汤加丽她们上下打量了几眼。

    对外地人粗鲁的语气汤加丽保持着她本质的克制,脸上依然媚笑着,按下心中的不满。经验告诉她,要赚钱就得忍耐。

    “好!就是她了。”外地人的眼睛,停在汤加丽身上。他上下打量着她,最后盯住了她的乳部,似乎对她的身材非常满意,不等领班回答,他就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一边大声说着一边往里面走。

    在其它几双嫉妒的眼睛下汤加丽挽住客人将他向里面引。直率的外地汉子一坐下就将汤加丽抱到他粗大的腿上坐着,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开始摸她身子,饥不可待的在她身上摸捏玩弄。

    汤加丽后来知道他是刚下飞机,坐了出租就来到这里,早有些等不及的味道。

    汤加丽职业性地娇笑着,开始跟他调情打趣。就象第一个客人一样。

    “这的女人的皮肤,真他妈的白,真是又白又滑。”这个外地人好象也不太在意这种调情,嘴里嗯嗯啊啊的应着,注意力还都是放在,在汤加丽身上乱摸的手里,不住地赞叹着。

    对外地人这种朴实的样子,汤加丽“兹”的笑了出来,也不答他的问话,只是轻轻将脸凑过去,在他耳畔和颈子上摩挲,对他哈着香气。

    “妳们这的女人的肉,可真他妈的嫩哎。”外地人被汤加丽弄得有些迷乱,在她光滑的腿上不停地摸着,嘴上还在唠叨。

    “妳们这儿有带铺的包厢吗?怎麽算钱?咱俩开一间来好好玩玩。”突然,外地人问汤加丽。

    外地人的问话一下将汤加丽惊醒,“天啊,他不是要全套服务吧?”她的心跳一下子加快起来,想到要做全套服务,心中立刻慌张起来。

    “妳们这包厢怎么算钱?”未等汤加丽回答,外地人将正在另一个桌子边上的老板娘招了过来。

    “老板要包包厢啊?按小时包的话一个小时是一百元,小姐的小费您要和她另说。不过,您这位小姐从不去包厢接客的。要不您等着,我给您再找几个小姐来。”

    老板娘满面春风地走过来,笑嘻嘻地说道。

    “什麽?”外地人狐疑地看着汤加丽,不明白她为何不去包厢接客。

    “是这样的,进这里的包厢都是要做那种服务的。我从来都是只在外面的素台陪客人喝酒跳舞,从不进包厢陪客,所以……”

    汤加丽看着外地人的样子,赶紧解释。

    “妳从不在包厢接客?妳从不在包厢接客?妳说,妳要多少?”外地人象是明白了这里的规矩。很是惋惜地捏着汤加丽的身子。

    “我……”汤加丽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好!好!看在妳是第一次,我就付妳一个小时两百。两个小时,四百。来全套。如何?”外地人人看着默默不语的汤加丽,狠狠地说道。

    “跟我走……”外地人一把拉起,还在犹豫的汤加丽,向外走去。

    汤加丽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该怎么应付此事。四百块,够交女儿的学费了。但真要陪他出去?到哪去呢?自己还从未陪客人出过这的的门,这麽半夜了,再加上这两天正在扫黄,真要陪他去旅馆吗?

    犹豫之中汤加丽已被这个外地人拉出了舞厅。

    汤加丽还指望老板娘做最后挽留,但她一句话都没说,就眼看着他们走出了大门。

    “老板,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呀?这两天在扫黄去宾馆不安全!”汤加丽怯怯的甩开外地人的手。

    “没事,我带妳去个安全的地方。”外地人说着打了一辆出租车。他回头看汤加丽愣在那里不动,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就往车子拉,

    汤加丽座上车,脑子一片空白。自打被这个男人拉出夜总会时她整个人就处于一种混乱状态,即将等待她的会是什麽样的经历?这可是她第一次出售自己最宝贵的贞操啊。

    虽然平常做三陪时,自己也被男人们人摸尽身子几乎每一寸肌肤,但今天将是彻底开放自己全身,让客人在身上尽情享受,或许客人还要让自己主动做各种服务去满足他的性欲。

    “来,到了,下车吧”车在一个巷口停住了。外地人拉着汤加丽下了车。

    大约走了十多分钟,他们来到了一间平房面前。进了屋,外地人放下手中的包,脱了外衣。

    “妈的!没烟了!喂!妳坐一会我出去买包烟”外地人说着出了门。

    汤加丽坐在凳子上不敢乱动,等外地人出了门,她才用眼睛打量起着破旧的小屋来。

    二十多分钟后,外地人回来了。

    “怎麽样?等急了吧?”外地人拿起衣服在口袋里摸索着什麽。

    汤加丽对外地人笑了笑没说话。

    “噫?我的钱呢?是不是妳?”外地人怀疑的看着汤加丽。

    “老板,您该不会……”听到这里,汤加丽心里不禁一惊。

    “我并没说一定是妳拿了钱,可是,妳的嫌疑最大。”

    外地人的话让汤加丽不知所以。

    “如果妳拿了钱,只要妳把钱还回来,我是不会多想的。”外地人好象真的认为汤加丽拿了他的钱。

    “老板,请您不要这样说,您一定是开玩笑的吧。”汤加丽气得差点昏过去。这是明摆着的诬陷。

    “妳是不是有同伙?趁我出去,妳拿了钱交给他。”明目张胆的谎言,。

    “没有,请相信我”汤加丽说。

    “这可不是相信的问题呀,现在我的钱不见了,妳说我该怀疑谁。”外地人说道。

    “请你不要胡说。”汤加丽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这个外地人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说着,就转身要离开。

    “想走?告诉妳!不把钱交出来,妳就别想出去。”外地人恶狠狠的说。

    “请你不要再说这些无聊的话了。”汤加丽说完,急步向门口走去。

    外地人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汤加丽的手。

    “妈的!妳卖屄就卖屄,我又不是不给妳钱,没想到妳还兼着第二职业?”外地人一口咬定是汤加丽偷了他的钱。

    “你……你要干什麽?放开我!”汤加丽对拉着她手的外地人说。

    “放开妳,我们还没把事说清楚呢?还是到后面慢慢说吧。”外地人阴阳怪气地说。

    汤加丽用力挣扎着,但外地人的力气太大了,他拉着汤加丽的手向后面走去。小屋后面是一条很深的巷道,最里处有三间大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