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三
    “骚屄爽够了,接下来该轮到其它地方爽爽了了!”外地人走回来,对着不断在娇泣的汤加丽说。

    汤加丽悲恨的闭着眼睛激动地颤抖,光头和小个子此时却拿了两桶浓浓的乳浆出来,用毛刷沾上刷在她美丽的脚掌上。

    “哼……你们要作什麽……”

    汤加丽感到脚心搔痒难奈,但一挣扎起来,阴唇又产生剧痛,而且那根抚着股缝的大毛笔也残忍的在肆虐。

    “呜……住手!”汤加丽已经忍耐到全身汗黏黏的快要休克。

    光头和小个子仍然仔细的在她的脚趾缝间涂上浓浓的乳浆,她以为这已经是最难熬的痛苦了,但是更残忍的却还在后面。外地人从后面拉出二条德国狼犬,这二条狗显然久未进食,一闻到乳香马上要往前扑,外地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拉住它们。

    “现在让狗来舔妳的脚心,包管妳很爽!”外地人对着害怕直发抖的汤加丽说。

    “不……求求你……不要……”又急又怕的汤加丽,连想要怎幺乞求都想不出来,只是一直掉着泪,激动的重复着那句话。

    “多弄一点!它们很饿了。”外地人对光头和小个子说。

    汤加丽的两只玉足被白色的乳浆裹满了,外地人松开狗的颈环,狗“呜”的一声向她扑去,抱着她被淋上奶油的美丽脚ㄚ狂吞猛舔。这二条畜牲的牙齿已经被磨平,吃东西只能用舔的,加上又被饿了几天,因此一闻到奶油香味自然扑上去猛舔。

    “呜……不……不行……啊……”可怜的汤加丽敏感的脚心痒得全身冷颤,脚踝又被拉得紧紧的,连闪躲都办不到,加上股缝间的软毛抚弄、阴唇被夹子咬扯的痛苦,使她沉沦在最痛苦的淫狱。

    “啊……停下来……”汤加丽那美丽的胴体已经向后仰,腰身出现激烈的弧线。

    “很舒服吧?这是特别为妳准备的服务!”外地人和光头他们兴奋得连吞口水都忘了,两眼血丝直盯着汤加丽辛苦扭颤的美丽肉体。

    舌头是野兽最常运用进食的器官,因此一般野兽的舌头比人更灵活,加上它们的舌头体温比人类高,因此当这些饥饿的狗,快速的舔着汤加丽那敏感的脚心和趾缝时,她已经快要神经错乱了。

    “住……住手……呜……停下……来……求求……你……”汤加丽甩乱着长发不停的哀求,身体曲线却越来越撩人,全身用力抵抗麻痒和疼痛的状况下,使的乳房和腰身的线条更紧致,两条修长的腿也顾不得一切的弯扭,汗汁裹满她美丽的肌肤。

    “呜……”汤加丽到后来已经快要痉挛了。

    “这一桶会让妳更兴奋。”光头又提了一桶稠稠的液体出来,他嘻嘻的笑着说道。

    原来是一桶更黏稠还有乳酪颗粒的奶脂,外地人先拉开那二条狼狗,光头缓缓的在汤加丽二只脚上都倒下乳脂,黏稠的乳脂黏满脚掌和趾缝每一吋肌肤。

    外地人再度放开一只狼犬,这又黏稠又有颗粒的乳脂,显然的强烈得刺激了狗更大的食欲,它们疯狂的用舌头没头没脑的吞舔。这一次的乳脂相当黏腻,要舔起并不容易,大狼狗的舌面有较大颗粒的舌蕾,它们卖力的舔在汤加丽柔软的脚心上。

    “呜……不行……救命……啊……”

    汤加丽整个人悬空吊着激烈的扭动身体,她已经快把嘴唇咬出血来,从脚心到小腿肚都在扭屈抽筋。

    “把她的嘴塞起来!免得她咬伤自己。”外地人对着光头说。

    光头捏住汤加丽的颚骨,随便从地上捡起了,不只是他三个人当中,谁脱下的袜子和内裤塞进她的嘴里,然后再用绳子绑住她嘴巴。

    “呜……”

    汤加丽连喊都喊不出来,身体不禁挣扎的更激烈,双手紧紧的握住绳索,白嫩嫩的乳房上下晃动。被毛笔纠缠的阴户和股缝愈来愈麻,连被夹子咬扯的阴唇也开始有快感,硬生生的要强逼她的身体达到高潮。

    外地人还拉着另一条狼犬,小个子挖起一团奶脂,一手搂住汤加丽挣扎的腰身,一手将奶脂抹在她柔软甜美的乳房上。

    “呜……”汤加丽不停的扭颤。

    外地人将手中的狼犬一松开,巨大狼犬马上扑向汤加丽赤裸的身体,用两只前脚紧紧的锢住她纤细的腰肢,狗嘴埋进奶香的乳肉中用力舔上面的奶脂。

    “呜!……呜!……”

    汤加丽拼命的挣动,但身体被牢牢的吊在空中展开,根本躲不过两条狗舌的侵犯,她那富有弹性的乳团,在狗有力的舌头舔舐之下不停变型。

    狗舌头上的舌蕾粗暴的磨擦着汤加丽那立起的乳头,她被强烈的煎熬和快感折磨得几乎休克。

    小个子索性将奶脂淋在汤加丽的酥胸上,狼犬更用力的向前抱住她的身体用力舔。狗儿滚烫的腹身紧贴她胯下和腹部上下磨蹭,因不断磨擦而勃起的阴茎在上上下下的动作中碰触到她火烫的湿缝,虽然只在入口处进出,但这种刺激已让阴户产生快感。

    “呜……”

    汤加丽无法思考是否应该有这种感觉,只知道肉缝像火烧一样又麻又痒。深入阴道内的笔毛只会让黏膜更充血,需要有又硬又粗的东西塞进去,那狼犬愈舔愈凶猛,乳房被舔得像波浪般上下起伏变形,狗的口水流遍她身体。

    在场的男人看得眼睛都喷出火焰,只觉得汤加丽那两粒乳房似乎愈舔愈有弹性,乳头颜色也更娇艳。

    “再来一条,让妳更爽!”光头又再拉出一条狼狗。

    小个子将装置在汤加丽双腿中间的毛笔移走,将干净的奶脂涂满她的大腿根、股沟和秘缝周围,狼狗从后面舔起她下体的奶脂。

    “呜……”汤加丽的腰臀激烈的扭动,狗冰凉的鼻子碰触她敏感的肛门和的唇肉,湿烫的舌头伸入阴户内舔吃碱腥的黏汁。

    “呜……”

    汤加丽的身体已经弯成激烈的弧度。狗舌比人舌更灵活也更长,而且像条烧烫的软铁棒一直钻入阴道内,她的背脊流下一道道的汗汁。

    “放这婊子下来,让狗舔她个够!”外地人对光头和小个子说。

    光头和小个子解下汤加丽将她放在地上,再将她的手腕分别和脚踝捆在一起,一边的手腿高高吊起,直到肉缝和肛门都完全暴露出来才固住,然后在她身上淋满奶脂。三条狗开始在她美丽的胴体上狂舔,连鼻头都快埋入阴户里面。

    “呜!……”汤加丽被捆绑在地上激烈的蠕动,手腿都被拉开绑住,使她只能任由这几只野兽侵犯。

    “来了!快丢了!快来看这婊子的样子!动的好利害哦!”

    “呜!……唔!……”汤加丽的身体用力绷紧,高潮使得她连脚趾都握起来。

    狗一直舔到汤加丽高潮结束,她的尿又泊泊的流下来,对光头和小个子才将三条狗拉开。

    被残忍玩弄后强迫达到高潮的汤加丽,全身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在一条腿被高高吊起的不堪姿势下晕了过去,任由热热的尿液从腿根间一直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