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四
    当汤加丽逐渐有知觉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双手合在一起,在她的双手腕处绑起来,并将绳子的另一端绑在了床头架上。

    汤加丽开始意识到,攻击立即就要开始了。于是,她开始奋力地挣扎。她的上身和双腿一起用力,身子向上挺。但这样的挣扎动作是施暴的男人最喜欢的。

    “现在,妳一定想起来,是怎么偷我的钱了吧!”外地人开始说话。

    “不,我没有。……”汤加丽这才意识到外地人的阴险,从他把她从夜总会带到这里,就已经是他们设好的圈套了。对外地人一伙人的意图,汤加丽十分清楚。

    “啪!……”外地人用力给了汤加丽一个耳光。

    “呃!……”汤加丽受到暴力攻击后,头往后仰去。

    光头将汤加丽的一条腿高高地拉起,用绳子绑住脚腕,往上绑了床后的床架上。这样,她的一条腿高高的分立,另一条腿被光头按住,下身的私处再一次完全露出。

    外地人起身走到床头,用手抓住汤加丽的头发,另一只手托起那根粗大的阳具,伸到她的嘴边。

    “舔!……”外地人笑着命令。

    汤加丽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而外地人让她用嘴来舔吸,这是对她心灵的一种最大限度的伤害。

    汤加丽坚决地闭紧嘴。她从来没有用这样的方式做爱,也不知道男人居然让自己做出这般恶心的事情。

    “怎麽,不愿意!”外地人有些生气地说。

    “女人就只能给男人快乐!”外地人松开拉着汤加丽头发的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想这样使她张开嘴。但她咬紧牙关,不愿这样轻易就范。

    “大哥,不是有口交圈吗。”一边的小个子递给外地人一只塑料圈。

    “好就给这个婊子,试试进口的玩样。”外地人得意地接过口交圈,用力撬开汤加丽的嘴,把塑料圈固定在她的牙床上。

    汤加丽的嘴只能呈圆形张开。口腔内的口水慢慢地浸出,流出来。

    “这麽多的口水呀,一定会让大哥快乐的。”光头在一边喘着粗气说。

    外地人象表演一样,慢慢地将他那根粗大的阳具推进汤加丽的嘴里。汤加丽的眼里流出了泪水,和着流出的口水,加上嘴里含着外地人的阳具,表情十分可怜。

    外地人开始慢慢地抽送着,拌着汤加丽嘴里的口液,发出叽叽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淫秽。

    外地人带着一种满足的表情,慢慢地在汤加丽的嘴里抽送着。

    过了好一阵,外地人从汤加丽的嘴里把口圈拿了出来,但他那根更显粗大的阳具仍旧挺立在汤加丽的嘴边。

    “现在一定很舒服吧?”外地人竟这样问起来。

    并非出于自愿的性欲,而是被迫的感受性兴奋,再加上强暴她的人竟问她有何感受,这对汤加丽来说无非是一种无名的打击。

    外地人挎到汤加丽两腿中间,俯下身。一边的光头立即递过来一个近40公分的圆垫。外地人将垫子放在汤加丽的下身,她的身体立即被垫子抬起来,阴部被托得很高。

    这时,外地人才在床上站起来。原来,汤加丽这样挺起的阴部正好与外地人的阳具一样高,这样,外地人可以很随意地将阳具插入她的阴道中。

    汤加丽被垫起的阴部夸张地向上挺起,看起来十分刺激男人的性欲。

    外地人随意地将手在汤加丽的阴道摸了一把,手上立即沾满了热呼呼的爱液。

    “真是一口好屄!”外地人情不自禁地说。然后,早已挺拔得铁硬的阳具慢慢地对准了汤加丽的阴道口,那地方爱液不可思议地流淌着。

    “啊,别…不要……”汤加丽在极度的亢奋下,仍旧试图让外地人停止。

    “现在妳不是很舒服吗,为什么要停止呢。”外地人淫笑着说。

    “别……啊……”汤加丽感到外地人的阳具已进入了身体内,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下阴处直冲向全身的每一根神经。

    “呼……呃……”汤加丽已不能再把持自己,经过长时间的玩弄,她的阴道已完全打开,全身的每一处都为进入作好了准备,因此,在外地人的插入后,立即就产生了强烈的反映。现在在她的意识中,只剩下对性欲的强烈渴望。

    对于女人而言,最可悲的是身体的不由自主。当然,汤加丽不可能逃避外地人等人施用的娴熟性引导。作为女人体内天生的被征服感和被迫的性兴奋交织在一起,她已不再作任何反抗。

    外地人的抽插缓慢而有节奏,这样的性刺激给汤加丽带来无尽的快感,使她从喉咙深处发出了性享受的声音。

    光头解开了绑住汤加丽的绳子,但此时她已不再有任何反抗。在外地人充满技巧的插入下,她已完全溶入到性欲中,阴部已开始作相应的迎合。爱液越发增多,这使得外地人的阳具在抽插时感到很轻松和愉快。

    光头把阴茎放到汤加丽的嘴边,他的阳具发着难闻的臭味,但汤加丽仍然不自觉地纳入口中。几乎没有任何经验,她居然不会用牙齿去碰到,舔吸阳具温柔而适宜,光头很快就发出了快乐的声音。

    小个子用心地拍摄着……。

    外地人十分有耐心地用一种节奏抽插,汤加丽已失去分辩能力,只余下对性的感觉。长时间的有节奏的抽插,使她几乎不间断地感受到性快乐,但却不会达到性高潮的顶峰。这是外地人一伙人最拿手的一招。

    任何女人只要受到这样长时间性快感,就会对自己的身体产生怀疑,慢慢地变得服从。

    汤加丽感到口中光头的阳具流出一些水来,但不象是精液。他的阳具开始加快了在她嘴里的抽插频率,这是性高潮的前提。

    “啊……啊!!!!”光头嘴里发出了一种吓人的怪声。很快用手捏住阳具,发疯一般抽送。

    汤加丽意识到,阳具正对着她的脸部和嘴,光头一定是想把精液射在她的口内……。

    但是,她只能想到这里,下身外地人的抽插加快了,快感袭向阴道,这是一种迫切的感觉,——-高潮!!!!!高潮!!!

    “啊……啊……”

    汤加丽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爽快,几乎每一个毛孔都在感受那一种性的冲动,她终于忍不住大声地叫出声来,哪是一种全身心感受性快乐的女人从身体深处和灵魂深处所发出的最原始的性呼叫……

    光头的叫声越来越怪,一大股白色的液体从他的龟头处飞溅出来,直冲进汤加丽因性兴奋而张开的嘴里。

    汤加丽已开始达到性欲的最高点,忘我地呼叫,并将射入口内的精液无意识地吞下。

    “哦……真受不了……”光头舒服的直打冷颤。

    外地人伸手到床的两侧抓住床板,开始用力的挺动下体撞击汤加丽丰嫩的屁股。

    “哼……啊……哼哼……啊……”汤加丽呻吟的节奏开始变得激烈,湿滑的阴部被撞击的啪答作响。

    外地人感到酥麻的快感已在会阴部蕴酿开来,更使劲的推送肉棒,两具赤条条的胴体就这样纠缠在一起激烈的蠕动,哀喘呻吟和彼此肌肤撞击的响声的愈来愈大。

    外地人也达到高潮了,他亢奋的抓着汤加丽的双乳吼着,巨大的肉棒在她阴肉的包围下迸出滚烫的精液,只是可怜的汤加丽此刻早已浑身瘫软只有喘息的力气了。

    外地人用手抬着汤加丽的头部,用他那沾满精液的阴茎在她的脸上擦拭着。男人们似乎总是喜欢作这种看起来很脏的性事,但这对征服女人显得很重要。

    光头把阳具移到了汤加丽的胸部,在乳间欢快地射洒着他余下的,但仍是大量的白色精液……

    汤加丽立即再次感觉到快感……

    这样的行为是十分鄙卑的,男人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目的是让汤加丽不能自主自己的行为。男人对这样的事情很是喜好,在社会上,男人对女人的暴力几乎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女人一般在受到性侵犯后,都会因为怕家人和朋友的闲话而选择沉默。这在另一个方面促进了一些男人性心态的扭曲。

    汤加丽无力的躺在床上,她大口喘着粗气浑身不停的抽搐着的,原本凝白的肉体,让浊精和污垢弄得脏脏的,绸绸的黏汁正延着大腿根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