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六
    “好了,站起来!到这边来!老子肉棒硬的很难受,让妳的骚屄帮我消消火吧!”

    光头把汤加丽从床上拽起来,拉到桌子旁。他胯下那条怒棍高高的立起在浓密的毛堆中。

    光头的手臂从汤加丽的胯股后面穿上来,一张大手在她光滑的腰腹上乱抚着。光头那有力的臂弯紧紧的顶着她湿烫的股缝,她不得不用双手扶着桌子,被迫的踮起脚趾头站在湿滑冰冷的地面上。

    “怎麽样?……很舒服吧!……”光头把手掌极力的往上伸,揉捏着汤加丽胸前柔软的乳房。

    汤加丽紧紧的抓住桌子、嫩白的脚掌只剩大姆趾稍微可以碰到地,光头的粗臂一直顶在她胯股间磨擦、黑黑的大手也来回揉着她胸前的两团乳房。

    “嗯……哼……”不一会儿汤加丽就被光头轻薄得喘起气来。

    “这婊子的屁股缝,真她妈的烫!”光头一边搓揉一边对其它人说。

    “啊……哼……”

    汤加丽仰起脸来激烈的呻吟,湿滑的深沟被磨擦得啾啾作响,她两条腿已经无法站立在地上、小腿吃力的往上弯。

    “好了!我的肉棒硬了!可以干了。”光头抽回湿滑滑的手臂,汤加丽两腿一软、身子贴着桌子腿往下滑去。

    “起来!再让妳爽一次。”光头套弄着胯下红烫的怒棒,一手拉着汤加丽的膀子强迫她站起来,但是汤加丽哪里还有剩下的力气能站好,她只能靠光头扶着让她靠在桌子上才勉强不滑下去。

    “嗯……嗯……”还没完全缓过来的汤加丽轻轻的娇喘着,光头从背后搂住她的腰,抓着她一条腿的腿弯往上抬,让她胯股间红烫的湿缝露出来,然后微微蹲下,龟头抵住嫩洞慢慢顶入。

    “哼嗯……”汤加丽大声呻吟出来,可怜的嫩洞又被光头巨大的粗棒扩张成大窟窿。

    “很爽吧……”

    汤加丽辛苦的抱紧桌子的两边,光头肉棒的进入,让她有一种快窒息的痛苦。

    “慢慢来!”光头一手扶着汤加丽的小腹、一手穿过她腋下抓住她的肩头,然后微偻着背、一振一振的挺动结实的屁股,毛茸茸的下体啪啪的撞击在她湿亮的臀丘上。

    “咿……啊啊……咿……啊啊……”

    汤加丽就这样被迫踮着脚让光头干,粗黑的大肉棒在她滑烫的嫩穴内“啾滋、啾滋”的进出。

    “不……啊……啊……”痛醒了的汤加丽来不及求饶、就又被肉棒顶得头晕目眩、连连哀叫,光头原本扶着她的一边腋下,但她被顶得花枝乱颤,根本抓都抓不稳,无法挺直身体的汤加丽弯下腰一手按在地上。光头索性放开她的肩头改以双手握住她的柳腰,一波波的猛干起来。

    “啊……啊……不……啊……啊……要……”

    汤加丽痛苦的哀吟浪叫,她像狗一样手撑在地上,两条腿微弯的站着,身后的光头在猛干着她的阴道。

    “走……爬到前面去……”光头的下体顶着汤加丽的屁股要她往前爬,腿酸骨软的她那里还爬得动,在光头硬推之下,她歪七扭八的爬到浴室隔间的落地玻璃前,光头将她上身拉起来紧压在玻璃上继续干起来。

    “啊……不……啊……”

    汤加丽两粒丰满的乳房紧贴在玻璃上形成一片肉墙,深红的乳晕扩散成圆圈,光头愈干愈来劲,结实的屁股肌肉随着肉棒进出窄穴而强劲的缩动,性能力特强的他,一点都没有要丢的意思。

    “呜……”汤加丽已被插到快失去意识,两条胳臂趴在玻璃上乱抓。

    “啊……求……求……你……快点……出来……啊……我……会……被……你……弄……死……的……”

    汤加丽昏天暗地的哀求。

    “受不了了是吗?”光头突然停下继续插送,不过肉棒仍插在汤加丽的屁股间,他用两条粗臂环住她的柳腰、兴奋的喘着气在她耳边问道。

    “呜……你的……那个……好……大……胀的……人家……很痛……”稍微得到喘息的汤加丽激动颤泣的回答。她再也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起来!敬酒不吃吃罚酒!”光头抱着汤加丽的腋下将她扶起来。

    “坐在我身上!自己把鸡巴塞进屄里!”光头命令着汤加丽。

    “不……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汤加丽伤心的哭着求光头。

    “少废话!想让我更粗暴的修理妳吗?”光头扯着汤加丽的头发对她咆哮。

    她羞辱的哽咽着,反正怎样都会被奸辱,她已不想再抵抗了。

    “快点!……”光头大声的催促。

    汤加丽忍着强烈的羞辱感,面对着三个垂涎恶心的男人,手伸到后面握住光头举起的大阴茎,屁股慢慢的往下坐。

    “嗯……”坚硬的龟头顶到火烫的湿缝,汤加丽闭上眼、仰着脸轻叹一口气。

    “对准后就插进去!别拖拖拉拉。”光头粗鲁的催促着,汤加丽抓着肉棒将龟头校准阴道入口,咬着唇慢慢的套入火烫的巨根。

    “嗯……哼……”每一次被插入都是那麽紧,汤加丽有时真恨自己的阴道为何要那麽窄、让这些禽兽百玩不厌、而且也使自己被蹂躏时又痛又涨。

    “哦……真舒服……”光头满足的呻吟,汤加丽整个屁股已经完全坐下去,肉棒贯满她的整条阴道。

    “哼……”汤加丽有点踉跄的要往前倒,光头搂着她的腰将她抱在身上。

    “我的鸡巴大不大?”光头吻着汤加丽性感的后颈问道。

    “不……知道……”汤加丽辛苦的喘着气回答。

    “那妳喜不喜欢被大鸡巴操呢?……”光头一边问,屁股还上下的挺动,汤加丽的臀肉被撞击而发出‘啪啪……’清脆的声音。

    “啊……不……知道……”汤加丽被插得根本无法思考。

    “我让妳不知道!……”光头疯狂的耸动着下身。

    “呜……”汤加丽咬着唇轻轻的叫出声,她的脚趾踮在地上、屁股夹着光头的怒根上下激烈的套动着。

    “好……好舒服……”光头呼呼的喘着气,把汤加丽的两条腿分别抬上他两边大腿上搁着,让肉棒干入她翻红嫩穴的景象完全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告诉我……喜不喜欢……被我操……”光头蠕动着屁股、激动的问汤加丽,她粉红的黏膜规律的吞吐着怒棒根部。

    “嗯……哼……”汤加丽闭着眼、张开嘴激喘着回应。

    “哦……哦……哦……”光头的手紧紧的抓着汤加丽的乳房、整个人向后仰直翻白眼。他那被娇嫩小穴不断套弄的肉棒已膨胀到极点,汤加丽在他的欺凌下,不只是屁股激烈的上下动,还不停扭动挣扎。

    “慢……一点……”光头被一波波酥麻的撞击搞得快要喷精,他还想挣扎争取晚一点泄出的时间。但是汤加丽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被侵犯的身体,一边哀叫一边愈来愈激烈的夹着他火烫的肉棒乱动。

    “啊……我……我要射了……唔……”

    光头终于被汤加丽激烈套动的嫩穴搞到失守。他双手用力的抓住她的双乳、强壮的手臂浮出明显的肌肉纹理和粗筋,一股强烈的酸麻充涨到龟头,他忍不住挺起下体,火烫的肉棒在窄穴内暴涨一圈。

    “啊……”

    汤加丽被突然暴涨的肉棒撑得全身酥软,一手紧紧的抓着光头的大腿,滚热的浓精瞬间已爆发出来,她辛苦的哀吟着向后仰、腰身弯成性感的弧度。

    “哦……哦……哦……”光头一边叫一边挺下体,汤加丽也跟着抽搐,光头连喷了好几次才把浓精完全射完。

    “唔……妳这个骚婊子……妳真……要我的命……我……快被妳……掏光了……”光头喘哼哼的搂着虚脱的汤加丽,逐渐变软的肉棒还插在她黏肿的嫩洞里,好一会儿他才爬起身,当软掉的肉棒从嫩穴口拔出时,龟头还从里面黏出一缕白精。

    “干……真得好爽……老子腿都软了!”

    “我也是……好象被这婊子的屄,把我的库存都掏光了。”

    “我也是被吸光了……到底我们一共灌了多少浓汤进她的骚屄里?……”

    ……

    “抱起来看看!这婊子到底吃了我们多少精液?”外地人伸直双腿坐在浴室的地上,对光头和小个子说。

    光头和小个子走过去,一人抓着汤加丽的一条手臂,将她拖到马桶前,然后架着她腋下,扶起她软绵绵的身体。

    “我来!……”光头握起汤加丽的脚踝、逐次将她两条腿抬上马桶座上蹲着,昏昏沉沉的她在男人两边扶持下,像小便一样蹲在马桶上,男人们清楚的看到她两腿中间唇肉外翻的肉缝。

    “出来了……”三双眼睛兴奋的看着,一缕浊精从汤加丽缩蠕的肉缝下缘开始流出来。

    “快拿碗来接。……”外地人忙使唤小个子,小个子赶紧拿起一只破碗伸到汤加丽蹲开的两腿间,但是浓浓的精液要出不出的悬在肉洞口。

    “出不来!我帮妳挤一挤!……”外地人用手指压揉着汤加丽肉缝两侧肥软的耻丘。

    “嘤……”汤加丽昏沉的呻吟一声,阴户内湿红的黏膜用力缩了一下,精液像浓浓的牛乳般流出来,一下子就已接了小半碗。

    “应该还不只这些……”外地人索性把手指挖入汤加丽滑烫的阴户内塞弄,已经湿漉漉的黏膜被挖得啾啾发响。

    “哼……嗯……”汤加丽激烈的缩动肚子呻吟,一只踏着马桶边缘的脚也因此滑了下去,光头马上又帮她抬回去蹲好。

    “来了……应该很多……”外地人“啾”一声拔出湿糊糊的手指,一柱黏白的精水像尿尿一样随指头喷出来。

    “真多……好象给牛挤奶一样……”男人们兴奋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嗯……”汤加丽在昏沉中呻吟着,胯下一柱一柱的不断流出热精,一个碗接不够、还用另一个碗接了小半碗。

    “妳还敢不敢…不听话?现在…妳好好的想想……再不承认偷钱的事…我会让妳后悔的!……”

    外地人点起一只烟,对着瘫软在地上的汤加丽说。

    “我……没有偷钱!”汤加丽无力的回答。

    “是吗?嘴还真硬…妳嘴角…脸上和屄里不是还留着我们的精液吗?……那时候妳可是感觉美妙无比呀!……真是楚楚动人啦!……”外地人的这句话,让汤加丽感到无地自容。

    “还是不承认吗?……妳想想…要是我们把刚才操妳时的录像带拿出去卖……”外地人问。

    “住口!你们不是人!”汤加丽小闭上湿红的双眼不住的啜泣。

    “我看……妳还是把偷钱的事承认了吧?”外地人仍旧没有放弃。

    “……”汤加丽欲言又止。受到性攻击后,女人在心里上已处于被动。

    “好!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外地人说完这话,把眼睛瞟向她那满是精液的阴部。

    小个子立即心领神会,一把将汤加丽从床上拉起来,飞快地用绳子绑住她的双手,然后将另一端扔过不高的屋顶横木上,用力将她全裸着吊在空中。光头很轻松地把她的双腿分开绑住在两边,她的身体呈“人”字被吊起。

    外地人阴险地用手在汤加丽的阴部摸了一把,手上全是精液。

    “真是太美了,你们看!她阴部沾满精液的样子!这才是真正的女人。来给她的下面拍个特写!"外地人说话时眼睛看着汤加丽。

    “请……请你们不要再拍了,我……我说。”汤加丽终于屈服了。

    “臭婊子…妳终于认了!妳干了这麽卑鄙的事情……妳说应该怎么惩罚妳呢?……”外地人下流的看着汤加丽。

    “过来!把这个……全给我喝进去。”外地人接过小个子手中的盛满浊精的破碗,递到汤加丽的嘴边。

    汤加丽哪敢不从,她顺从的接过装满精液的碗,闭着眼睛‘唔……咕……’将碗中那些腥滑的浊液全部咽入肚里。一部分黏呼呼的精液从她的嘴角溢出来,沿着她的下巴、脖子流在了身上。

    外地人看着大口吞咽的汤加丽,满足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