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八
    汤加丽的第一次出台经历,让她终身难忘。第一次出台,她被三个男人玩了六次,她不但一分钱没挣到,还被那三个男人勒索去了,她几个月来辛辛苦苦,在夜总会靠卖笑赚来的——仅有的五千元钱。

    离交女儿学费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可她却一分钱也没有。汤加丽苦恼极了,自从上次出台被强奸后,她就不打算再去夜总会上班了,但现实的情况却让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在一个熟人的介绍下,汤加丽到一家工程承包公司当了一位公关小姐。名义上是公关小姐,实际上她干的工作就是,老板为了讨好客户而让她们这种公关小姐去陪客户过夜,任客户玩弄。和妓女不同的是她们做成一笔生意可以提成利润的百分之十左右,如果这一单货够大的话,提成还会更多。在这样丰厚利益的驱动之下,很多女人都愿意出卖自己的肉体。

    对于工程承包公司的客户来说,玩像汤加丽这样的公关小姐一是比较安全,二比较干净,三来这些个女人多少有一点文化,和发廊妹、坐台小姐之类的职业卖屄者不同,操起来的时候有一种满足感。

    “妳晚上9点,跟我到酒店去见客户。今天晚上的客人是我的朋友,是市里主抓国土资源的李主任,还有鸿运集团的老总常建和华盛集团的许老板。除了李主任你都见过,不过今天主要的目标就是李主任,这个李主任挺那个的,不过没了他还不成。”汤加丽的老板蔡老板说道。

    “我知道!”汤加丽笑了笑,她知道蔡老板说的‘那个’是什么意思。

    ……

    晚上9:00分,轿车停在了京华大酒店门口,京华大酒店是这个城市中最高档的酒店之一。汤加丽还是第一次到这种高级地方来,进出这里的外国人比中国人还多,可不管是什麽人,都是有钱人。

    蔡老板对这里很熟悉,进了门以后直接上了五楼,两个漂亮的女服务员站在楼梯口,一见汤加丽和蔡老板上来,急忙鞠躬说:“您好。”

    蔡老板高高的仰着头走了过去,汤加丽也紧紧的在后面跟着。

    大厅里静悄悄的,客人还没来,蔡老板直接绕过大厅进入高级包间区。

    “您好,请问您预定的房间是几号?”一个女服务员过来问。

    “3号包间。”蔡老板说。

    “请您跟我来。”女服务员急忙翻了翻手里的小册子,然后笑着往前面走过去。

    汤加丽和蔡老板跟着女服务员拐了又拐,直到一个高级包间前停了下来。

    “请进。”女服务员笑着说。说完把门推开,汤加丽往里面一看,只见里面已经坐着几个男人,大概都在40岁左右,一个个都是高级西服,一看就知道是大老板,有钱人。

    里面的男人看见蔡老板,马上都站了起来迎过来,蔡老板也急忙走过去和他们寒暄起来。

    “哦,你就别进来了,这里也没你的座位,你就在门外等着,叫你你再进来。”

    汤加丽正要跟着蔡老板进去,蔡老板忽然回头对她说到。

    汤加丽尴尬的笑了笑,退了出去,门马上就关上了。

    楼道里很安静,不时有女服务员走进包间,汤加丽站在门口外面,女服务员都用不解的眼光看着她。

    “小姐,需要帮助吗?”一个女服务员走进了包间,不一会儿又出来,她路过汤加丽的时候停了下来,笑着问。

    “不,不需要,谢谢。”汤加丽笑了笑说:

    女服务员撇撇嘴走了。又过一会儿,好几个服务员端着大大小小的菜碟开始进入包间,上菜了。汤加丽觉得腿有点酸,她靠在墙壁上,看着服务员上菜,那些菜千奇百怪的,她都没见过,不过味儿到是不错,她觉得好象有点饿了。

    服务员进出包间的时候,开门的一刹那可以听到包间里热闹的气氛:“来,郑工,为了合作愉快咱们干一杯!来,大家……”后面的听不到了,因为门又重新关上。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汤加丽只觉得腿越来越酸,她闭上眼睛幻想着包间里的情景。

    “外面的那个,进来!”忽然,汤加丽隐约听见里面有人喊。

    “干嘛了?那个!进来!”汤加丽急忙睁眼,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她听清楚了,是蔡老板。

    汤加丽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轻轻把包间的门推开一个缝伸进头去,只见包间里正吃得热闹,满满一大桌子高级菜,还有许多好酒,算上蔡老板一共五个人,男人们都脱了西服,喝酒喝得脸红脖子粗的。

    “进来呀!”蔡老板丑脸发红,变得更丑陋了,他看见汤加丽急忙说:

    汤加丽走进包间,回手把门关好。

    “这就是咱们市里的李主任,过来认识一下。”蔡老板一边用牙签剔着牙,一边不耐烦的冲汤加丽挥了挥手。

    汤加丽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李主任,大概有将近60岁的样子,个头适中却显得很结实,满面红光,只是头发都几乎掉没了,小眼睛,大鼻子,鼻头很亮,也是一身的西服革履。

    “李主任,您好。总听蔡总说起您,今天见到您真是高兴。”汤加丽走上前去,很有礼貌的笑着说。

    “咳!行了,行了!各位,我说……要,要给你们添个乐?你们看好了!来,呃!来,香……香一个!呃!”蔡老板扭过身子,‘啪啪’的两声,把脚上的皮鞋脱了下来,把穿着黑袜子的脚举到汤加丽的面前。

    汤加丽看了看在坐的人,男人们都停下了筷子看着她。她无奈的稍微低了低头,把嘴对着蔡老板的脚底板使劲亲了一口。

    “好!蔡老板,你从哪找来的?这么漂亮的小姐,哈哈。”男人们立时暴喝起来。

    “来,喝一口酒。”蔡老板对汤加丽说到。

    “老板,我不会喝酒。”汤加丽陪着笑脸说道。

    “你喝不喝?不喝就滚!快滚!呃!”蔡老板小眼睛一瞪,最熏熏的说。

    汤加丽无奈的接过蔡老板手里的酒杯,一下子喝干了酒杯里的酒。

    “好好!真好!喝!继续喝!”男人们立刻鼓掌起哄:

    “好!好!来!从现在开始,你喝一杯酒就香一下李主任的脚!继续喝!喝!呃!”蔡老板倒满了酒再次递给汤加丽。

    汤加丽接过酒杯,用一只手帮李主任脱了鞋,然后,她用手托着李主任的脚,在李主任的脚底板上亲了一口,仰头把酒喝了。

    想到这个女人今天晚上就要成为自己胯下之物的又一个俘虏时,李主任用眼光扫描起面前的汤加丽来。

    在汤加丽进门的时候李主任就估计了一下她的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四、六五左右,上下身比例很协调,身材修长而不失丰满,特别是背臀的曲线十分优美。淡红色碎花连衣裙剪裁的很合身,恰到好处地映称出她的身段,裹住臀部和大腿的连衣裙上没有现出内裤的线条,估计不是穿了t字内裤就是没穿。光滑的小腿在连衣裙中时隐时现,不着丝袜配上水晶色的凉鞋让人有一种冲动的感觉。

    汤加丽的皮肤也不错,很白,很细腻、很光滑,乳房看上去十分丰满,大概有35b的水准。

    汤加丽被李主任看得浑身不自在,她突然想起了在夜总会时听过的一句话:男人在用手扒光一个女人之前,必定先用他的眼睛扒光女人。

    就这样,汤加丽每亲一下李主任的脚,就喝一杯酒,一来二去,竟然喝了不少。

    这顿饭一直吃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算完,结束的时候,李主任拉着汤加丽的手叫了辆出租直奔他的住所。

    在车上李主任就开始对汤加丽动手动脚,李主任把手从汤加丽裙子的开衩里伸进去,隔着丝袜摸着她大腿上的肉。

    汤加丽也很配合,整个身体都紧紧地挨在李主任的怀里,任凭李主任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摸索。

    “把裤衩给我脱了!快点!”李主任用手使劲掏进汤加丽的裤裆里摸了起来。因为汤加丽在连裤丝袜的外面还穿着内裤,李主任摸得不爽,不由不悦起来。

    汤加丽急忙脱掉裤衩,连丝袜一起褪到脚上,李主任这时终于显露出他的本色,一只手在汤加丽的裤裆里使劲的掏弄,粗糙的手指抠进汤加丽的屄里快速的挖弄着。

    “嗯…嗯……”汤加丽咬着嘴唇轻轻的哼了起来……

    出租车停下了,李主任急不可待的把汤加丽从出租车里拉出来,汤加丽的丝袜和裤衩还在脚脖子上套着,没来得及提上去。

    “快,把衣服脱光了。”到了李主任的住所后,他打开厅里的灯,放下东西,就对汤加丽说。

    “在这里?……”汤加丽有点吃惊的望着李主任。

    “对啊,费什麽话,叫妳脱妳就脱。”

    汤加丽虽然觉得有点别扭,还是很顺从的开始脱了起来。她弯下腰,从头上脱下了淡红色的碎花连衣裙,里面穿的是一付二分之一罩杯的深红色丝质胸罩和粉色的t形丝薄内裤,质地都很好。

    “戴多少号的?”李主任伸手捏了一下汤加丽右边的乳房问到。

    “35b。”

    在汤加丽脱掉胸罩和内裤后,李主任仔细的欣赏着她的胴体。从她长而光滑的脖子开始,肩膀、胸脯、小腹、屁股、大腿一直到长长的小腿,构成了一条前突后翘的曲线,良好的身段加上光滑的皮肤,看上去确实很迷人。

    半球形的乳房比穿衣服的时候看上去还要丰满一些,双乳间有一条很明显的乳沟。腰身纤细,没有多余的脂肪,肚脐又圆又深,下身的阴毛成倒三角形分布,很黑很密,其中有几根长的还弯弯曲曲的伸到了大腿根。

    “去,给我洗洗干净。”李主任拍了拍了汤加丽的屁股,他玩每一个女人前都要她们清洗身体,一是卫生,二来刚洗过的肌肤摸起来、蹭起来感觉都特别舒服。

    汤加丽进了淋浴间后,李主任脱了上衣,坐在厅里的沙发上边听音乐,边想等会儿怎麽样尽情的玩弄汤加丽。

    大约过了一刻钟,汤加丽从淋浴间出来了,身上裹着浴巾,还用毛巾擦着头上的水珠。

    “洗完了?”

    “嗯。”汤加丽不敢看李主任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好,穿上胸罩和连裤袜到卧室里等着我,把灯也打开。”

    “你……。”汤加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怎麽了,妳们老板想拿我手上的工程,叫妳来陪我,妳当然要满足我的要求,叫妳干什麽就干什麽。知道吗?”

    李主任不满的说道。

    “……”这句话说到了汤加丽的痛处,她低下头不说话了。

    “还愣着干嘛,照我说的话做啊。”

    汤加丽哀怨的看了戴先生一眼,穿上胸罩和连裤袜往卧室里走去。

    玩弄女人时从穿着胸罩和内裤的时候玩起,是李主任一直以来的喜好,这样可以细细品味到女人穿着内衣时、脱了一半时、浑身赤裸时,被他的身体驾驭和操控的不同感受。

    李主任走进卧室,汤加丽已经打开了床头灯,李主任什麽也不说,分开汤家丽的大腿,就把嘴贴在汤家丽的阴户上,隔着连裤的肉色丝袜使劲舔了起来。

    李主任搬起汤加丽的一条大腿,用手摸着光滑的丝袜,轻轻的把白色的高跟鞋脱了下来,当他看到汤加丽套着丝袜的小脚,竟然变态的张嘴就舔,把汤加丽弄得轻哼了起来。

    “好香!好香!哦!……”李主任近乎疯狂的抱着汤加丽的一只脚舔着,一边舔,一边闻,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

    汤加丽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乳房,一边看着这个将近60岁的老变态老色鬼,心说:要不现在社会这麽乱呢,连这样的老变态老色鬼都能当官,真有点不可思议。

    李主任舔够了汤加丽的脚,站起来,迅速的脱掉衣服,因为年纪的关系,他的肚子已经隆起,胳膊和手臂的肉也都下坠,汤加丽还从来没见过这麽丑的裸体男人,心里直恶心。可是汤加丽没有办法,她只有装做喜欢的样子,跪在李主任的脚下叼着他的龟头吮了起来……

    李主任一边享受着汤家丽的口舌侍奉,一边开始尽情的把弄她的两粒丰乳。先是隔着胸罩,象捏面团一样的又抓又揉,接着就打开胸罩的搭扣帮她褪下来,开始施展最拿手的摸奶技巧。

    这种姿势下的乳房由于是下垂的,摸起来和平时感觉不一样,边摸边晃很好玩。李主任的左手在汤加丽的乳房上不停地揉着、摸着,用指头用力地抓捏着,掌心轻轻的在乳尖上回转,尽量把一整个乳房全部握在掌中。她的乳房很滑很腻,乳头跟掌心摩擦时有一种湿湿的感觉。

    两个乳房轮流的摸,当每次摸到手里的乳房微微发烫时,就换另一个。汤加丽的两个乳头受到轮流的抚摸而充血变硬,比平时要胀出了三四倍。

    “嗯……嗯……”在李主任左手的抚弄下,汤加丽开始情不自禁的轻轻哼了起来。

    听到汤加丽的哼声,李主任受到莫大的鼓舞,开始变换手法,用食指和中指夹着汤加丽绛红色的乳头,使劲地向下拉伸,再一使劲,让乳头靠乳房的弹性从指缝间自己滑出去。

    如此几个往复,汤加丽的哼声更急促了,李主任知道汤加丽一定是感到了从乳头传来的阵阵酥麻的快感。

    “这才刚开始,就用了一只左手,妳他妈的已经开始这么享受了,是不是很久没有被男人操了,要麽妳就是个骚货。……”李主任的这一套摸奶手法,在以前玩过的女人身上屡试不爽,不过好象都没有汤加丽的反应这么强烈。

    根据先前的估计和观察,李主任知道汤加丽的性经验不是很多,在床上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他决定今天先用手让汤加丽上天堂,然后再让自己的鸡巴美美的饱餐一顿。

    这时,李主任从汤家丽嘴里拔出了已经涨大了的阴茎。他拉起汤加丽,让汤加里趴在床上,然后将握着自己阳物的右手放开,从身体的另一边滑向了汤加丽的肚皮。他左手对汤加丽乳房的刺激是比较强烈的,用右手在她的腰腹周围进行柔和的抚摸和挤按,可以消除这种强烈的刺激感带来的紧张。

    当右手游走到汤加丽腹部时,李主任伸出右手食指按在肚脐下面一点的地方,开始轻轻地上下按动。

    汤加丽的小腹细腻、绵软,随着手指的动作,肚脐周围的肌肤也上下起伏。在这种放松的状态下接受男人的爱抚,是每一个女人都不能拒绝的。

    “妈的,这娘们的阴毛真好看!”李主任张开手掌,按在了汤加丽的小腹上,开始摩挲着她柔软的阴毛,手一点点地往她的胯间伸进去。

    这时候,汤加丽的下体已经开始流出了丝丝的分泌。

    李主任将双手从原先的地方抽了回来,按在汤加丽那两片饱满的屁股上。汤加丽的双臀虽然已经没有了少女臀部那种年轻光彩,却增加了一种浑厚的性感,很和李主任的口味。

    李主任将两个大拇指掐在汤加丽臀腿的交界处,其余的八个手指抓着她的两团屁股肉反复地压下放松。

    李主任知道这时汤加丽肉体的感受会不断地更加美好,象她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尝过男女之欢的美味而性经验又不是很丰富,会非常享受这种男性为他服务的前戏模式,等她沉醉于其中,就会恍惚的任人摆布,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李主任这麽做自然不是为了满足汤加丽,他是要挑起汤加丽的情欲,让汤加丽在他的面前完全放开,抛开女人所谓的自尊和羞耻心,全身心地投入到和他的交欢中,让他从身体和精神上都百分之百的占有汤加丽,把她骨子的骚劲全都榨出来。

    李主任的手指边按压边慢慢地往汤加丽屁股缝的中心靠拢,慢慢地、轻轻地。

    这时汤加丽胯股间饱满的部位隔着丝薄的连裤袜已拓出一条湿痕,李主任的手指在汤加丽肉缝周围不停的来回划着,却不去直接触动它,让汤加丽由自己的身体来产生快意。

    汤加丽的呼吸愈来愈急促,开始不自觉地扭动屁股,大腿内侧的肌肉也紧张起来。

    “感觉怎麽样?”李主任知道汤加丽的身体已经热起来,故意问着她。

    “好……嘤……啊……”在李主任不停的逗弄下,汤加丽的感觉已经越来越强烈。

    李主任隔着连裤袜用手指压按住汤加丽饱满的肉缝,触手处又软又烫。

    “啊……”汤加丽呻吟了一声,将腰背和屁股挺了起来。

    李主任顺着汤加丽连裤袜上湿出的那条线向前摸索,隔著连裤袜用指尖扣著她的阴蒂,不停的刺激着。

    女人的阴部隔着连裤袜摸和直接摸感觉真是完全不同,可以说是各有千秋。如果连裤袜质地好的话,就像汤加丽穿的丝薄的连裤袜,摸起来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汤加丽好象特别喜欢阴蒂被抠的感觉,摆动着胯部将阴蒂拼命的往李主任右手的指尖上蹭。

    李主任将汤加丽的连裤袜扒到了大腿上,伸出左手手指捏住那两片肥厚、娇嫩的阴唇。阴唇上已经湿成了一片,温湿、嫩滑的手感极为舒服。我又是抓、又是捏、又是揉、又是抠,一会儿将阴唇扯起,一会儿又将阴唇用力地分开。

    李主任又将手掌的下端在汤加丽两片阴唇的中间来回摩擦,她的身子动了一下,李主任摩擦阴户的手动得更快了。

    “……呵……呵……哎……”汤加丽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头和肩一扭一扭的,头发也披散下来。

    这时,李主任停止左手掌的动作,将中指两旁的手指曲起,将中指尽量地伸长,顺着汤加丽两片阴唇中间的缝隙,十分轻易地滑进了她的肉穴之中。

    “唷……”汤加丽嘴里尖叫了一声,李主任又把拇指按在她的肛门上,在花蕾的皱褶上轻轻的画圆。

    李主任将中指整根没入阴道后,没有做任何动作,先是把手指泡在里面。汤加丽的脸涨的绯红,额角上冒出了细汗,李主任伸出右手轻轻的捏着她的耳垂,再叉开手指温柔的梳理着她的头发,让她在享受性快感的同时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嗯……”汤加丽的气喘越来越粗。

    “舒服吧?”李主任挑逗着汤加丽。

    “哎……痒啊……”

    “要不要替妳止止痒?呀……妳的大阴唇好肥厚,整个儿占满了我的巴掌呀,这样的大阴唇是最性感动人的,不知多少的男人看到妳这样的大阴唇会留链忘返的。我摸妳的大阴唇觉得好舒服,软绵绵的,真是人长的美,连阴唇也是不同凡响呀……我摸妳的阴唇的时候你的淫洞里有何感受呢?平常妳肯定常自摸,否则妳的大阴唇不会名副其实的这么肥大……妳平常有自淫吧……”

    李主任边摸汤加丽的两片大阴唇,边拔着她的阴毛,并用巴掌摁了摁她的耻骨,她的耻骨上因为有丰满的阴阜,所以没有凸现出来,显得性感丰满。

    汤加丽的阴道上方的耻骨被李主任用巴掌揉着的时候,整个阴部的肉随着戴先生的动作摇晃着,挪动着,阴毛也发出了“滋滋……滋滋……”的声音。

    “求求你!不要折磨我,快点给我好吗?你现在希望我替你做什麽?你只管吩咐,我愿意为你做任何的事!”汤加丽淫荡地求着李主任,她用手套弄着李主任的阴茎,看着李主任的阴茎,她的双眼都有点红了。汤加丽拼命的扭动着雪白淫荡的身躯,屁股也急不可待的向后靠。

    “妳再帮我吹吹箫吧!”

    汤加丽非常干脆地低下头,用嘴巴一口就将李主任的阴茎吸了进去。她用舌头舔着李主任的龟头和马眼,从马眼里流出的淫水她都豪不犹豫地吸进了嘴里,吞进肚子里面。她一会儿用舌头舔,一会儿用牙齿轻咬李主任的龟头,且用嘴唇重重吸着,将整个阴茎吞到口的深处,她的口舌侍奉实在是一流的,让李主任爽得浑身打颤。

    李主任将中指在汤加丽潮湿的的肉穴中不快不慢的抽送起来,一边定睛注视着她的动静。

    汤加丽脸上露出甜美的表情,皱起眉头,仰着娇脸,小嘴半张开,嘴唇颤动着。李主任把另一只手的手指放到她的嘴边,她马上把它含了进去,忘情的吮吸起来。一会儿,李主任将食指也捅进了她的阴道,里面顿时被扩大了。

    李主任用中指开始狠狠的抽送起来。

    “哦……哦……不要……啊……啊……”汤加丽虽然嘴上说不要,但欢快摇动着的屁股说明了一切,她的身体不会说谎。

    李主任适时的再将食指加入,现在有两根手指在插汤加丽的肉穴了,摩擦更为痛快,她会有更充实的感觉。其实,如果有足够技巧的话,指奸比正常的性交能给女人带来更多的快感。虽然手指没有阴茎粗大,但它的灵活性能对阴道壁作各种细致的、阴茎无法做到的刺激。

    汤加丽此时的感觉也逐渐进入了顶峰,肉穴口像忘了拧紧的龙头一样,不断的渗出来淫液,所以每当指头插拔之间,都会「渍渍」地响着。

    这时如果李主任继续抽插的话,汤加丽很快就能达到高潮,但李主任没有这麽做,他将手指从汤加丽潮湿的阴道中抽了出来。

    李主任要汤加丽为她刚才的骄傲付出代价,在快要达到顶峰的时候失去了快乐的源泉作为惩罚。不过这时候,李主任的宝贝也已经翘的又直又高,快要忍不住了。李主任把汤加丽的连裤袜剥下来,用连裤袜把她的阴道口擦干,把她的双腿分开。

    李主任跪在汤加丽的身后,一手摸著她的臀部,另一手则握著龟头对准了她的私处,李主任并没有直接将阴茎插入,只是在她的洞口轻轻的摩擦。这个要插不插的动作使得汤加丽浑身神经紧绷,等候被干的感觉就好像给医生打针一样。

    汤加丽不禁全身紧张的抽紧用力,淫水也溢满了洞口。

    李主任看到汤加丽私处汁液淋漓,不由感到一阵阵的兴奋,双手紧紧握住她的细腰,屁股用力一顶,整根阴茎没入了她的肉穴中。

    “呀……嗯…嗯……”汤加丽感到一阵带著爽快的刺痛,忍不住叫了出来,戴先生见状更加强了抽插的动作,每一次都插到底。

    汤加丽象母狗一样趴在李主任面前,她背部的曲线看上去很美,加上浑圆的屁股,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李主任也兴奋不已,李主任连续猛插到底五十余下,让他那等待了很久的宝贝先享受一下。

    阴茎从身后插入,双乳被揉搓,阴核受到摩擦,不停的溢出淫水,汤加丽一边呻吟,一边前后晃动着屁股配合着李主任,由于充分的前戏,她很快来到了高潮阶段,只想享受这份快感。毕竟不是每一次性交都能像今天这样享受到真正的性高潮。

    李主任知道此时的汤加丽已经意乱情迷,不过作为一个女人,最后残存的一点羞耻心还在抵抗着,不肯毫无忌讳的表达肉体的快感以及心里的感受,轻声的呻吟表示她还在刻意压抑自己的叫床声,深恐别人听到,尽管房间里除了他没别人。

    其实汤加丽身体的反应和那种发自内心的呻吟早就告诉李主任,她正处于极度的快感之中。李主任知道怎麽让她抛掉最后的伪装,李主任放弃了猛冲猛打的方式,采用有节奏的抽插,注重每一下的质量,同时用双手替她从脖胫到腰作背部的按摩,还时不时地吻她背上的肌肤。

    汤加丽的感觉就像冲浪到了浪尖又开始慢慢的下滑,于是表现得更加卖力,努力找回刚才的感觉。李主任用按摩的手法让她放松的目的就是为了分散她肉穴里的感觉,让她为了要达到高潮,肆无忌惮的彻底放开。

    “唔……唔……嗯……嗯……”汤加丽的呻吟变成了尖叫,屁股的晃动幅度更大了,李主任感到了汤加丽体内的火焰在上升,于是他凑上去吻汤加丽的头发、耳垂和面颊,两只手大力的揉捏着乳房,整个身体紧紧地环抱住汤加丽,让汤加丽有一种被他包围、被他保护的感觉。

    “妳要是觉得舒服就大声喊出来,没关系的。”这时汤加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李主任一边用手理着汤加丽的阴毛,将几根长长的阴毛缠绕在手指上轻轻的扯动,一边在她耳边轻声说。说完,李主任就使劲的抽插起来,房间里都是“叭、叭”的睾丸甩在她屁股上的声音。

    “吱……呀……吱……呀……”在李主任的双重攻势之下,汤加丽彻底崩溃了,生理上的快感压倒了一切,放声浪叫,浑身颤动,尽情享受起被干的快感来。

    汤加丽的放声浪叫,刺激了李主任的感官,更加猛力的干。

    不久后,汤加丽的身体挺直,出现了高潮的波涛,但李主任一发现这种情形,便立刻拔出肉棒。粘粘的淫液拉出一条弧线,好像留恋不舍的样子。

    “哎呀……为什麽……”汤加丽从鼻孔发出哼声。

    这也难怪,李主任停止了抽插,这使得汤加丽快要到桃源地前忽然失去充实感。李主任把汤加丽翻了个身让她平躺在床上,分开她修长的双腿,又把钢铁般的肉棒插入她的肉穴里。

    “来了……来了……”李主任的肉棒进入汤加丽肉穴时,里面的黏膜急不可待的猛烈收缩,回应着李主任的肉棒。

    “啊……啊……”受到李主任的猛攻,汤加丽完全无法抗拒,不停的摇摆头发,为快感流著眼泪、扭动肉体。

    李主任毫不留情的向汤加丽的洞内深处插入肉棒,抽插的同时加上旋转。

    “我要死了……快给我想办法吧……”汤加丽做出真像快要死的表情,用呜咽声大叫。

    李主任每次都把汤加丽的欲望先勾起来,却又让她一直吃不饱,这样汤加丽就会不停地主动地要李主任满足她,而李主任正好可以慢慢欣赏整个过程,对心理上是一种极大的满足,这比单纯用射精带来的快感更能满足李主任的征服欲。

    这种以操纵女人快感为基础的技巧,使汤加丽成了李主任的俘虏。有句话说得好,“堕入欢乐的地狱”,李主任就是这座地狱的使者,召唤汤加丽进入最深的地下十八层,陷入肉欲的轮回而永世不得超生。

    “好了!不折磨妳了!躺下我这就给妳!”

    汤加丽的仰面朝天的躺在床上,李主任迫不及待地翻身压在她的裸体上。汤加丽毕竟是有经验的妇女。她先将李主任的阴茎,带到她的阴道口处,然后用双手将她的小阴唇往两边撕开。李主任腹部一挺,阴茎立刻就插进了她的阴道里,但刚进去时还不是很深,她急切地挺身而上,迎接李主任阴茎的到来。

    李主任的嘴像蛇一样露出舌尖靠过去,在接吻时也不断的使用双手轻柔的抚摸汤加丽的后背或屁股。

    对于汤加丽来说,接吻时间长的像永远,她开始全身紧张的从嘴里发出甜美的哼声。她伸出粉红色的香舌,在嘴外和李主任的舌头缠绕。

    “唔…唔……”李主任的手揉搓著汤加丽丰满的乳房。一面亲吻,一面猛干,从汤加丽被他封住的嘴角漏出哼声。

    汤加丽竖起了膝头,脚尖拼命用力,光滑的大腿上满是淫液和汗水,不停的颤抖着。

    “骚娘们,爽不爽?”李主任大喊著露出胜利的淫笑,用猛烈的抽插使汤加丽的身体振动。

    “啊……喔……”李主任全力冲刺的干着汤加丽,就在这刹那,李主任发现身下的汤加丽曲起肉体,崩的好紧,淫穴里紧紧地夹着肉棒,口里不断的淫荡春叫着。

    李主任知道汤加丽的高潮快到了,他象疯狂般地腾起上半身,臀部下沉更用力狠压汤加丽的阴部,他的阴茎顶到了汤加丽的子宫的最深处,他的双手用力揉搓着汤加丽的两个高挺的乳房,狠命地挤弄着她的两个乳头。

    汤加丽在李主任的疯狂攻击下也马上高潮迭起,李主任的阴茎在她的淫穴里感到了她的阴道肉快速地收缩着,淫穴里的子宫口处也在不断的跳动着,李主任只觉得龟头一麻,一股阴精喷射在龟头上,整个龟头被她的阴精一淋,戴先生的阴茎也极速地射出了一道阳精,完完全全地射在她的子宫最深处。

    “啊……呜……”

    汤加丽用大腿紧紧夹住李主任的身体,双手环抱住李主任,享受这高潮后的余温。她全身崩溃般地瘫在床上,浑身无力地“大”字摊开。

    高潮过后,李主任肥硕的身体轰然倒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圆鼓的大肚子一上一下的。

    汤加丽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只觉得恶心。

    “李主任,您可真能干呀!我可是好久没这么爽了!我真崇拜您哦!”可想归想,汤加丽还要强装笑颜的趴进李主任怀里,称赞他的能力强。

    “哎呀!不行喽,老喽!要是放在我当年,哼!一次下来,没个一个钟头根本不成!当年我回家探亲的时候,跟我老婆一宿一宿的干,最后把我老婆都干休克了!嘿嘿!那叫爽!”李主任一边喘息着一边拍了拍胸脯,满脸神气的说。

    “我就知道您当年的神勇!现在还是宝刀不老呀!”汤加丽脸上笑着,心里却说:老王八!你就吹吧!你!

    李主任听完‘哈哈’的笑了起来。

    汤加丽一边和李主任说笑着,一边用手摆弄他的鸡巴,本以为他不行了,可摆弄了一会儿,那根老鸡巴竟然又挺了起来,汤加丽觉得奇怪,一个将近60岁的老男人竟然有这么强的性欲!

    “看来我这件宝贝不放过你哦!哈哈!”李主任看着自己硬起来的鸡巴,有点自得的说。

    李主任把汤加丽按倒在床上,分开她的屁股,看了看她的屁眼,然后将阴茎一挺,瞬间插进了汤加丽的肛门里。

    “哦!哦!哦!”汤加丽大声的浪叫起来。

    “哦!真紧!爽!”李主任索性趴到汤加丽的后背上,屁股使劲的顶着,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

    “啪啪啪啪啪……”

    李主任的大腿拍打在汤加丽屁股上,他一下下实在的操着,汤加丽柔嫩的肛门被他的阴茎翻来覆去的抽插着。

    “来,把小嘴张开!”李主任一使劲,连根插入,然后猛的拔了出来,他抓住汤加丽的头发,把汤加丽的脸拽到他的阴茎跟前,大声的说。

    汤加丽闻到一股臭味儿,她刚想说话,一张嘴,李主任就顺势将阴茎插了进去。

    ‘吧唧!吧唧!吧唧!……’汤加丽被迫无奈的吸吮着刚从她肛门里拔出来的阴茎,一口口的舔着阴茎上的东西。

    李主任看着汤家丽的样子满意的笑了。直到他的阴茎被汤加丽舔得崭新,李主任才再次将阴茎插入汤加丽的肛门操了起来。

    汤加丽就这么被李主任操一会儿舔两口,操一会儿,舔两口,在这个盛夏的夜晚,一个美丽的女人被一个变态的老色鬼任意的玩弄着。

    ‘扑哧!’李主任再次把阴茎从汤加丽的肛门里拔了出来,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边喘气,一边拉过汤加丽。

    汤加丽跪在李主任的双腿间,低下头让李主任把阴茎塞进她的嘴里,李主任用双手按着汤加丽的脑袋使劲的动着,汤加丽只能小心的用嘴套弄着他的阴茎。李主任突然一颤抖,在汤加丽的嘴里发射了。

    李主任全身舒畅地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就把汤加丽抱进淋浴间一起冲了个澡。当他们再回到床上的时候,汤加丽的身体已经瘫软下来,她很快就在李主任的怀抱里睡着了。

    在那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汤加丽几乎每个星期都到李主任的住所来,当李主任给她一个订单时,她就用尽全力的满足李主任肉体上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