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一
    “啊……畜牲……魔鬼……”汤加丽象遭受炼狱的天使,内心痛苦地哭叫着。

    “嘿嘿……到喉不到肺……很难受吧!来……趴着!……”毕克群把汤加丽翻了过来,把她的臀部拉高,用粘乎乎的手,粗野地在她脸上摸着。然后,象扎马步一样骑在她丰腴的屁股上,用阴茎在她的阴道口磨擦着。

    “求求你!别这样!”汤加丽睁开眼睛,望着毕克群,热望但纳闷地哀求道。

    “嘿嘿……湿成这个样子了……妳这个骚货……”

    “喔……”

    汤加丽已经听不到毕克群在说什麽了,这一刻她只是盼望尽快的被插入,感觉到阴茎的存在后,她扭动着屁股,想让自己的穴口对上龟头。

    “看来妳很欠操啊……是不是妳老公喂不饱妳……”毕克群看透了汤加丽的企图,阴茎并不急于刺入,而是若即若离地研磨着她洞口绽开的花瓣,偶尔触及她的阴蒂,令她的焦燥升温。

    “不要……不要再欺负我了……”身心就快崩溃的汤加丽几乎是在哭求。

    “妳真贱啊……”毕克群无情地辱骂着汤加丽,突然象大炮上膛一般,将阴茎一捣到底。

    “啊……”

    汤加丽花心一颤,一股酥麻甜畅的电流沿着神经中枢直迫脑际,她象旷久的怨妇受到雨露的浇灌,紧锁的眉头一舒,迫不及待地耸动屁股逢迎。

    “嘿嘿,妳别急……我今晚攒足了料,慢慢喂妳,包妳到时吃不了兜着走……”毕克群看着急需交配的汤加丽淫邪地笑道。

    “不……不要说了……”残存的意识中掠过一丝羞耻,汤加丽无地自容地哀求,但那只是一刹那的意识,欲求的洪流已占据了她的整个躯壳,把一切的道德伦理贞节冲涤殆尽,此刻她所渴求的是交媾!象低等动物一样完全不须顾忌地交配,而不用理会交配的对象是谁,只要他是雄性的同类有阳具就行了!

    毕克群粗大阳具如滑膛炮一样冲击着汤加丽的阴道,堆积了大量多余脂肪的肚腩不断撞击汤加丽的美臀,发出羞人的肉声。

    “卟哧……卟哧……”肉棒进出阴道发出水声。摩擦带来的快感填补了女人的饥渴。

    “啊……”汤加丽象迷失了本性一样,沉浸在漫无边际的欲海中,卷入肉欲欢愉的旋涡里,追逐着人类最原始的快乐。

    肉棒在充满淫水的腔道里顺畅地出没,龟头每次戳中子宫,汤加丽都发出甜畅的哼叫,快感的电流波及身体的每个毛孔,高潮提前来到了,当盆腔区出现熟悉的收缩,汤加丽变得主动而疯狂起来。

    但毕克群驾驭着局面,当汤加丽流露出高潮的征候,肉棒却放缓了速度,慢慢地直至停止抽送。

    “不……”汤加丽发觉了毕克群的意图,拼命地耸动屁股套弄,但肉棍残忍地往外撤出,只剩下龟头留在洞口处。

    汤加丽几乎急出眼泪,屁股挺耸追逐着肉棒,想要把这根又爱又恨的火热肉棒吞回去,但毕克群无情地按住了她的屁股。

    “为什麽……为什麽这样对我……”离颠峰只有一步之遥的汤加丽绝望地往下坠落。

    “现在是回答问题时间……”毕克群一把揪住汤加丽的秀发,把她那张迷茫的俏脸拉了起来。

    汤加丽象从云端跌下,痛苦地扭着头,悲叹命运对自己的不公。

    “说,妳叫什麽名字……”毕克群扯了一下汤加丽的头发问道。

    汤加丽似乎没有从男人的游戏中转过弯来,仍然沉浸在肉欲的余韵中。

    “想挨操就得老老实实回答问题!”毕克群手上加力扯动头发。

    “对我说妳叫什麽名字……”问题重复了一次。

    头皮的撕痛令汤加丽回复了一丝清醒,这里简直比地狱还要可怕,连被奸都要先付出代价。

    “汤……家……丽。”意识到身处这样的现实中,汤加丽不得不放下尊严,嘴角颤动了两下,无力地挤出三个字。

    话一出口,汤加丽想起了羞辱,从肉棒插入后她已经不想记起这些了。毕克群在此时再次激活她的反抗意识,是为了反复打压她的自救心理。

    毕克群深知汤加丽只是暂时丧失了意志力,所以要彻底的征服她,就必须反复折磨她的心灵,一点点地消磨她的意志,就象捉一个人溺水一样,按下去,提上来,再按下,如此反复,使其在恐惧中精神支柱逐渐瓦解,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完全破灭,从而放弃内心的抵抗,最终死心塌地的臣服。

    “现在是第二个问题!妳现在正在做什麽?”毕克群继续发问。

    多麽无耻的诬蔑啊!汤加丽欲哭无泪,怨屈但无助,还想要为自己的人格辩护,但毕克群强迫性地进入下一环节。

    “快说,妳现在正在做什麽!!!”

    低级之极的问题,这对汤加丽来说实在是侮辱她的智慧,但恢复了神智的她对这麽无耻的问题却不知如何回答。

    “不说是吗?我会让妳说的!”毕克群用手指揉搓着汤加丽的阴蒂。

    汤加丽非常诧意毕克群居然会这样变态,她的眼睛一下子盯住毕克群。

    “看什麽?快回答!”毕克群用最大的力气捏住汤加丽的阴蒂扭了一下。

    “……”汤加丽虽然没有回答毕克群的再一次问话,但毕克群清楚的看到她的阴道口正在逐渐收缩。

    “嗯……不…不要……好痒……嗯…嗯……”汤加丽的头本能地仰起,喉咙里发出一阵苦闷的呻吟。

    “跟我说,妳在做什麽…”毕克群喝问,手起掌落打得汤加丽的臀肉颤动。

    “啊……”汤加丽痛得叫出来,大脑进一步清醒。

    “说不说……”

    “啊……别……别打……我说……我说……”汤加丽连声求饶。

    “……在性交……”汤加丽扭开脸,避开毕克群眼光。

    “说得好……”毕克群突然起动,重重地刺了回去。

    “啊……”汤加丽没有任何防备,娇嫩的花心受到重创。

    毕克群完全插到底后又停住。

    “龟头现在顶到妳什麽地方?…”毕克群没有给汤加丽喘息的时间连续地发问。

    “啊……好难为情……为什麽要这样……”汤加丽实在说不出口。

    “快说!”毕克群狠狠地拧着汤加丽的臀肉。

    “不……不要……”汤加丽痛得大叫。

    “说……”毕克群历声喝道。

    “……子……宫……”汤加丽羞得要死。

    “谁的子宫!”

    “……”汤加丽语塞了。

    毕克群见汤加丽不说,抽出肉茎,然后揪住她会阴里的阴毛用力一扯。

    “啊……”汤加丽杀猪似的失声痛叫起来。

    “汤加丽的子宫……”这次汤加丽不敢再犹豫了。

    汤加丽说完羞忍难当,低下头让头发挡住了自己的脸。

    “求求你……别问了……别问了!”汤加丽几乎是哭着哀求。她已经被迫入灵魂深处的死牢,再问下去恐怕要精神分裂了。

    毕克群开始了第二轮的奸淫,汤加丽被阳具一弄很快又跌入快感的洪流里,腔道摩擦带来的愉悦取替了她任何的需要。

    “怎麽样……小骚货……吃出滋味了吗?”毕克群这次集中火力戳杀。

    汤加丽刚才的余韵未消,被毕克群一带动,很快就投入肉博战,温暖紧实的阴道肉璧滋滋地渗着水,粘膜不停收缩蠕动,把肉棒裹得密不透风,洞口娇嫩纤弱的花瓣沾满透明的淫液,被肉茎强力的抽插带动,反复地卷入又翻出,在无情的摧残中绽放着艳光。

    “啊……不行了……快……”

    龟头连续戳击花心产生的麻痒感,甜美难耐,盆腔深处发出的电流引发肌肉群的节律性收缩,强烈的快意直冲脑门,汤加丽疯狂起来。

    肉棒象上足发条的机器一样高速抽插,汤加丽阴道里过多的淫水不时被挤出。

    “啊……啊……”汤加丽双眼冒出兴奋的火花,舒服得酣畅淋漓,浑身发颤,仿佛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快要熔了,情不自禁的失声浪叫,这种极乐的程度是在丈夫那里体验不到的,丢失自我的幻觉开始出现。

    “啊……啊……好。好美……”汤加丽被高潮快感冲昏大脑,电流一波波地袭来。

    “……操死妳……淫货……”毕克群咬紧牙关,攻势如潮,直操得汤加丽丢盔弃甲,放浪形骸地淫叫不止。

    “啊……天……死了……死我了……呵……”汤加丽的叫声如泣似哭,她不住地摇头,迷茫的脸上是痛苦与快乐交织而成的复杂表情。

    “啊!啊!啊……别……哎呀……到了……”汤加丽的叫声越来越短促,语无论次。

    “让妳死得舒舒服服……”毕克群越战越勇,枪枪入肉,直插得汤加丽哭丧似的大呼小叫。

    “嗬…嗬……嗬……不要了……哎呀……哎呀……”汤加丽上气不接下气,大白屁股不顾一切扭动,胸前的丰乳随着身体动作疯狂乱甩,淫穴不顾廉耻地绞缠毕克群的阳具。

    汤加丽一颗心儿好象就要被顶出来似的,命好象也要丢了。

    “啊……”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高潮了,花心在连连受创后阴精突然喷出,汤加丽尖叫一声,身体连连抖动,随即象死过去一样僵住,身体象飘在云端……。

    “快说!妳淫荡吗?”毕克群再次将阴茎猛的戳进了汤加丽的阴道,但并不深入,只是用龟头在她的阴道口慢慢的一进一出的刮着。

    “不……嗯…嗯……”汤加丽觉得阴道又充满了充实感,她大声的呻吟起来。

    “妈的!妳倒还爽起来了!”毕克群再一次把阴茎抽离了汤加丽的阴道。

    “不要……快…快进来……”阴茎抽离后的失落感,再一次侵袭着汤加丽。

    “进哪儿?……”毕克群故意问。

    “进我的……屄……”汤加丽此时已经全无廉耻。

    “我嫌妳的骚屄脏……”毕克群说着支起身子,做出要离去的样子。

    “不要……求求你……”汤加丽一把拉住毕克群的手,喘息着仰起脸哀怨的问到。

    毕克群抽出一支香烟,点燃,深呼一口,把烟雾喷在汤加丽的脸上,没说话。

    “别走,别走……求求你给我吧!……”汤加丽哀求地看着毕克群说。

    “我刚才已经操过妳了……”毕克群面无表情地说。

    “可你……刚才……没完呀……”汤加丽抱住毕克群,亲吻着他的脸和脖子。

    “好!那妳说妳淫不淫荡?是不是个骚货!说了我就给妳。”毕克群放肆的羞辱着汤加丽。

    “是…是…你说是就是……嗯…嗯……”汤加丽讨好的说道。

    “贱货!到底是不是?淫不淫荡?”毕克群骂道。

    “我…我是骚货…我淫荡……求求你……给我吧!……我好难受!”

    汤加丽边说边把毕克群的手拉到她两腿之间,摸着她那湿淋淋的,粘粘的,淫靡不堪的阴部。

    “自己揉自己的阴蒂……快点!……”毕克群把右手探下去,把刚点燃的香烟反过来,烟头朝外插进汤加丽那湿漉漉的阴道。

    “嗯……”汤加丽呻吟着,扭动着身体,她屈辱的用手指揉着自己的阴蒂。

    “尝尝自己的味道!”毕克群从汤加丽的阴道里抽出半截香烟,烟嘴朝里塞进她嘴里。叫她嘬着烟嘴上她自己的粘液。

    毕克群把那香烟从汤加丽的嘴里抽出,烟嘴朝里塞进她的一个鼻孔。汤加丽困惑地望着毕克群。毕克群把右手插进她的嘴巴,模拟着阴茎操着她舌头。

    “喔……”汤加丽干呕着,眼睛里满是眼泪。

    终于,毕克群把手从汤加丽的嘴里退了出来,他顺手把那香烟揪出来扔地上。用手扶着阴茎,换了个角度,深深地朝汤加丽的阴道扎了下去。

    “喔……”汤加丽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叫,美丽的双眉一皱,下体象被打入了一截木桩,子宫被顶得隐隐作痛。

    “说妳淫荡……”毕克群慢慢的消磨着,他把阴茎深入到最里面,再慢慢的抽出到最外面,刮着汤加丽的阴道口。

    “我…噢…淫…嗯…荡…喔”

    “看着我说!……”毕克群抬起了汤加丽的一条腿持续缓慢的深入浅出。

    “我…淫…嗯…荡…”汤加丽蹙着眉眼说着。

    “说大声点,清楚点!”毕克群逐渐的加快速度杵着。

    “我淫荡……”汤加丽小声而艰难的说着。

    “再大声点!……”毕克群更用力的杵着,他感觉到汤加丽的阴道开始收缩。

    “妳一直说…要大声说……说的越快我就动的越快……说的越大声我就越用力!……”毕克群开始慢了下来等着汤加丽的反应。

    “我淫荡……”汤加丽开始低声的说着。

    毕克群把手支在膝盖上,配合着汤加丽的声音开始了有节奏的抽插运动,藉着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阴茎每次都插到汤加丽身体的最深处。

    “啊……不要……”不到两下,汤加丽就受不住地叫了起来。

    “真的不要吗?……刚才妳不是还求我给妳吗?……”

    “不…不…要…了……”汤加丽再次淹没在肉欲的漩涡里,脑子里冒出欲望的火花,身体象要融化一般,她疯狂地摇头哭叫。

    “啊……”高潮终于来了,汤加丽提高声音叫了一声长音,然后就平静下来。任毕克群再怎麽用力她也不再呻吟了。

    毕克群觉得插在汤加丽阴道中的阴茎一下子湿了起来,他低头一看,只见汤加丽的阴部中有一股热流涌出。

    毕克群抽出阴茎分开汤加丽的大阴唇,汤加丽已经被毕克群弄得虚脱了,连小便都失禁了。毕克群分开汤加丽的大阴唇,只见一股热流从她已经被插得大张开的阴道洞,上面的一个小孔流出来。

    “这女人在高潮的时候,居然会撒尿?”毕克群惊叹道。

    毕克群看着汤加丽失神地躺在沙发上的样子,这幅女人被强奸后的样子,他简直喜欢极了。

    “大哥!你玩够了吧?求求你下来吧!……”从高潮的快感中会过神来的汤加丽,以非常平静的口气轻声的对着毕克群说着。

    “下来?老子还没玩够呢!妳给我接着说!……骚货!”毕克群看着上气不接下气汤加丽,一甩手“啪”在她雪白的屁股上重重拍了一掌。

    “我…淫荡……”汤加丽委屈地咬紧牙根,凌乱的头发被汗水沾在脸上,高潮的余韵仍在作用。

    “好好的说!他妈的……”毕克群看着眼前汤加丽那雪白的胴体,突然一把抄住她的两条大腿扣在腰间,一咬牙“呼”地站立起来。

    “呀……”汤加丽想不到毕克群竟有如此牛力,竟生生将她倒提了起来。她惊叫了一声,两腿悬空只剩双手撑在沙发上,就象一只要跃入水中的青蛙。

    毕克群扣紧着汤加丽的大腿,豪气冲天地伫立在地上,有如霸王举鼎,运腰使力不依不饶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汤加丽原本高翘的屁股被他渐渐压趴了下去。

    “卟卟卟……”一阵紧凑的肉声,汤加丽的臀肉剧烈的颤动着。

    “啊……”头向下脚朝天,血液倒流大脑,汤加丽被插得几乎昏过去,吊在胸前的双乳左右甩动,双手几乎无力支持自己的身体,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毕克群干脆站在地上,把汤加丽的屁股高高的抬起,让汤加丽的头扭曲着压在沙发上。

    毕克群先将汤加丽的屁股掀起来,对着自己的脸,然后用力扳开汤加丽的屁股,让她的阴门露在他面前。他采用前蹲的姿势把扶着阴茎,对准汤加丽通红的阴道,一下子戳了下去,这一次,毕克群没听见汤加丽发出应该有的惨叫声。

    毕克群也管不了这许多了,他插着汤加丽的阴道,看着阴道里的嫩肉被插得翻进翻出。他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这一次很持久。他时快时慢的抽送让汤加丽不能自已的再次呻吟起来。

    “……插死妳……”毕克群越插越狠、边插边骂,三分钟后他就把汤加丽送上了第二次顶峰。汤加丽的第二次高潮大约持续了半分钟,接着毕克群又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和力度,直把汤加丽插的颤抖得象风中的花瓣。

    “我淫荡…我淫荡……”汤加丽无意识的喃喃的念着,在毕克群满足的连连哼叫着,抖动着屁股在她的体内喷发一阵一阵的喷出白浆时,她的屁股和腰一前一后不断的摇动伸缩着,像是还在需索着什麽,从她阴道不断传来一阵阵的痉挛。

    毕克群把阴茎深深的顶入汤加丽的阴道,停了一会才慢慢把阴茎从她下体里抽出。毕克群喘着粗气,松开汤加丽的两条腿,把残余的精液甩在她的肥臀上。

    汤加丽被奸得奄奄一息,她目光呆滞的躺在沙发上,她的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看着天花板,精液顺着她的阴唇流了出来。终于,她长出了一口气,疲惫的瘫软下来……。

    毕克群服下强精药,稍作休整,也不等汤加丽回过气来,就开始第三波攻势…

    汤加丽惊叹于自己身体的秘密,自己对肉欲的渴求原来是如此的旺盛,蕴藏于身体深处的精能被男人全面开发。

    毕克群变着法子奸淫着汤加丽,有几次高潮几乎把她击得昏厥,阴精泄了又泄,到最后直把她插得象烂泥一样滩死在地板上……。

    “小屄崽子!妳妈屄的滋味还真不错!看在妳妈长了两个大奶子和一个嫩骚屄的份上!我就饶了妳这小屄崽子!以后我就是妳干爹了!知道吗?”毕克群把汤加丽的内裤扔在她脸上,淫笑着对她女儿小洁说。

    “如果妳不想让妳女儿缺胳膊少腿的话!以后我找妳的时候妳要随叫随到!知道吗?还有,只要我什麽时候想玩妳的屄!妳就得脱光衣服,张开双腿,露出妳的骚屄来欢迎我玩!听见没有?哈哈!”毕克群低下头看着瘫软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的汤加丽说道。

    汤加丽只感到自己的骨头好象都被插散了,在意识中她依稀地感到这具身体已经不是当初的自己。被这种极端蹂躏过后的汤加丽呆呆的坐起来,流着泪木木的穿上了内裤,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一句话也没说,失魂落魄的带着女儿回家了。

    回到家汤加丽什麽也不说就进房间把门关上。到了晚上她才叮嘱女儿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还跟女儿说以后不要跟毕克群家的孩子一起玩。

    从此汤加丽就经常到毕克群家去,有时毕克群会让毕明通过小洁带话给汤加丽,让她晚上去他家陪夜。

    毕克群有时甚至会到汤加丽家来。他玩弄汤加丽好象从来不避开他儿子。毕明常常得意的跟院子里的其它小孩描绘,他爸跟汤加丽性交的情形,那些小孩无不听得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