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三
    五分钟后,文主任再次扑向了汤加丽。他推着汤加丽弯趴在床上,让她的屁股向后翘起,然后,不由分说地扳开汤加丽的双腿,只见她的大腿间白沫和精液,布满了她的阴部,大腿间,小腹和屁股下的床单上。

    汤加丽已完全停止扭动,无力地趴在那里,她两腿挺直,大大地叉开,全身静止不动,只有阴道在蠕动,浓浓的精液还在往外溢出来,阴道口在急速地收缩。

    文主任跪起身,两手扳着汤加丽的臀肉,然后再将下腹靠近她的臀部,把阴茎呈水平的,送入了她的阴道里。

    “啊……呀……”在阳具刚进入汤加丽阴道的刹那间,汤加丽再次发出了呻吟声。

    “哇啊,里面好热,妳的屄里这麽多水,好,没想到,妳这婊子的阴道真紧,真的,没说错,我的鸡巴好舒服!”文主任的性交技术很老到,他将自己的阳具,不住地在汤加丽的阴道里旋转,抽磨。

    “哼……哼……喔喔……哼……”

    汤加丽第一次被男人从后面干,一种陌生的刺激感从心中升起,她只觉的阴茎的每一次插入,都插到了毕克群从没达到的深度,时不时碰到里面敏感的软肉,每一次碰触都会激起一股强烈的快感,她忍不住前后摇着屁股,寻找着文主任的抽插节奏,往来迎送起来。她眼角的泪水渐渐干涸,红晕再度涌上脸庞。在这最直接的刺激下,她那本已埋葬在心里的性欲又一次被撩拨起来。她闭上双眼轻声呼喊着,柔亮的长发飘逸着,清丽的脸庞泛出粉红色。她的身体在文主任的重压下不停地扭动着,但她的阴唇却紧紧包裹着在她阴道里快速抽送的阴茎。

    由于昨晚被毕克群奸污了两次,现在又被文主任第二次奸污,汤加丽的阴道口有些红肿,黑黑的阴毛已经糊满了黏液。她的阴唇由于充血,红艳艳的,象鲜花一样绽开,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阴道口,里面的黏液还在向外涌。

    “求你了,快点好吗?……”汤加丽只觉得文主任那根坚硬的阴茎象一根火柱,在她的阴道里熊熊燃烧着,烧得她娇喘不已,春潮四起,她不停地抽搐着呻吟着。文主任已经干了有半个多小时了,可他还没有完的迹象。汤加丽只求他能快点。这时女儿如果回来,后果就不敢想象了。

    文主任不断地变换阳具抽送的方式,他有时飞快地抽插,有时则全根插入,而以小腹顶住阴道口,让阳具在汤加丽的阴道里作旋转,顶动的刺激。偶而,他又将阳具抽出到剩下一小截,然后光以粗大的龟头抵住汤加丽阴蒂四周的肌肉处捣弄。

    “喔喔……不要……不要……哼嗯……受不了……受不了了……喔……嘎啊……”

    文主任的这些动作不禁让汤加丽出现一阵阵抽搐,她流出的大量粘液和文主任先前射在里面的精液,将文主任阳具旁的体毛完全打湿了。

    “老文…求…求你…快…快射吧…我不行了…要…要被你弄死了……我……真的……不行……了……啊……啊……啊……放过我……”

    汤加丽白皙的身体随着文主任的冲击颤动着,她两手紧紧抓着床单,皱着眉头,神情看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坚挺光滑的乳房剧烈的颠簸着。她被干得脸色潮红,双目紧闭,凸出的暗红色的乳晕涨成了深红色,长长的乳头更是高高勃起,她颤声的哀求着。

    与其说是哀求,还不如说是叫床声更贴切些。此时汤加丽的面部表情,在文主任大力的抽送下,淫荡之极。

    文主任迷醉在汤加丽湿热狭窄的腔道里,坚硬的阴茎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体,可能是男人的天性吧,每一次做爱文主任都有种强烈的征服欲和破坏欲,他想要让汤加丽在他的攻击下彻底崩溃。

    “噗兹……噗兹……噗兹……噗兹……”文主任抱着汤加丽的香肩,阴茎更加猛烈的深入她的身体。小腹撞击在他臀部发出的声音,盖住了她的喘息和呻吟。

    “妳这个…臭婊子…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今天…操死…妳…这个…臭…婊子”

    文主任听到汤加丽放荡的呻吟声,变得异常兴奋,更加疯狂的干着她,并加快了抽送的频率。

    “啊……啊……你……你的……太……太大了……,我……受……受不了…

    了……你…都…来了…两次了……还…不够……要是…小洁…突然…回来…怎麽办?……“汤加丽绷直了白嫩纤秀的赤脚,一边淫荡的呻吟着一边用她的赤脚在文主任的屁股上和床单上一下一下地蹭着。

    “妳这…臭婊子…也…害怕…被…发现…哼哼…”文主任停了一下,深吸了几口气,又继续开始抽插。

    文主任总算结束了抽送,将沾满黏液的阴茎慢慢的从汤加丽的阴道里退了出来。汤加丽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她软绵绵地倒在床上不断地喘着气。

    “还没有完呢——下床来站着,把屁股给我翘起来!”文主任拍了一下汤加丽的屁股大声吼道。

    原来文主任只是想歇口气换换体位继续干。

    汤加丽脸上一阵发烧,但还是不得不按着文主任的话去做,她勉强地缓缓撑起身子下了床,双腿间的精液沿着雪白的大腿滴到了床单上,她站在地上用手撑在床上将前身弯下去,把圆润的屁股高翘着挺向文主任。露出腿中间两瓣湿漉漉的阴唇。

    “两腿蹬直,屁股翘高点!”文主任从床上一把抓起汤加丽的内裤,擦了擦怒涨阴茎,然后把内裤扔在地上。

    汤加丽顺从的将双手撑在膝盖上,用力站直了下身,两条美腿笔直地蹬在地上。

    “嗯……把屁股分开,让我看看妳的骚屄!”文主任的想法真是极度其猥琐。

    “啊……不……不要。”汤加丽听到文主任下流的口气,窘得满面通红。

    “把屁股给我张开!”文主任喝道。

    汤加丽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文主任凶猛的话语象鞭子抽在她身上,有一种不可抗拒力。

    “妈的,这屁股居然长得这麽翘,说,到底让几个男人给操过了……嗯?”文主任重重地打了一下汤加丽的屁股。

    “不……”汤加丽涨红了脸象受到了最无人性的污辱,心底里本能地抗拒着。

    文主任太无耻了!

    “还要我教妳怎麽做吗?”文主任阴沉地说。

    汤加丽红着脸,她忍辱负重的弯下腰,两腿用力站直,双手无声地伸到屁股上,抓住自己两片丰厚的臀肉,用力向两边分开,把里面羞人的东西展示在文主任眼前。

    “啊……好下贱……这样的事……”

    汤加丽觉得此刻她好象正在向全世界展示她身上最肮脏最隐私的器官,强烈的羞耻感冲击她的大脑。

    居然被迫做出这样的动作,汤加丽不敢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象做错事的小孩低下头,让头发遮住自己发烧的脸庞。

    文主任得意的饶有兴致地观赏着,汤加丽那才被奸淫过的美屄。她的阴道口有些红肿,黑黑的阴毛已经糊满了黏液。她的阴唇由于充血,红艳艳的,象鲜花一样绽开,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阴道口,里面的黏液还在向外涌。肛门像一朵可爱的小菊花,那纤弱的肛纹是如此的秀美,开合间是那么惹人喜爱。

    “用力……分开一点……”文主任伸出手掌抽打着汤加丽那雪白无暇的臀肌。

    “啊……啊……”汤加丽被打得叫出来,身子连连颤动。

    “很好……”文主任满意地点点头,慢慢地抬起脚,把脚拇指对准汤加丽的肛门,略作抚弄后一下顶了进去。

    “嗯……”汤加丽头本能地仰起,喉咙里发出一声苦闷的叫声,肛门被文主任粗糙硕大的脚拇指顶穿,火辣辣的灼痛。

    “嘿嘿……还真紧……”文主任转动着脚指,放肆的玩弄着汤加丽的直肠入口。

    “啊……轻点……”汤加丽眉头锁成一团,痛苦地呻吟。

    “怎麽样?是不是没有操屄舒服?……”文主任从后面欣赏汤加丽痛苦地扭动身体,阴茎再次怒涨起来。

    “好了……给妳换根长的,让妳爽个痛快……”文主任拔出他的脚趾,站了起来。

    文主任双手扶住汤加丽的腰,掰开她的两瓣股肉,“噗兹”一声把阴茎又插进了她的阴道。

    “嗯嗯嗯嗯……”汤加丽的呻吟声伴随着“噗兹噗兹噗兹……”的抽送声又一次在房中响起。一时间,房内再次充满了奸淫的气氛。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可怜的汤加丽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只是不停的发出那恼人的呻吟声。她那刚刚想要平静一下的身体,不得不又一次被文主任那强有力的、机械的抽送,把她再一次带向性高潮。

    “求求你,饶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行了……”被强淫的几乎虚脱的汤加丽此时的告饶,完全是发自一个被征服的女人的内心的哀求,那是彻彻底底的哀求。

    的确,此时的汤加丽已经汗流如雨,被阴湿的床单就好像是刚被洗过一样。

    屁股下粘糊糊的沾满了阴道里流出的粘液。

    “只有我才能挖掘出妳的性欲!骚货,平时看到妳那风骚圆屁股,老子就想干妳!”

    汤加丽阴道里的淫水如泉水般涌出,像蜂蜜一样顺着文主任的阴囊滴落到地板上。

    “啊啊啊……”汤加丽被文主任冲击得差点趴下。她不得不用双手的前臂支撑在床上。形成了前低后高的姿势,她那雪白的屁股高高的向上抬起,从后面文主任可以清晰的看见她微张的阴道口和紧缩着的小菊穴。

    阴道内流出的淫水顺着汤加丽细嫩的大腿流到了床单上。她那一对倒吊着的乳房,如风铃一般悬挂在空中。她发髻散乱,头发披散在面部。眼角上清晰可见两行淡淡的泪痕。

    “我求求你……嗯嗯嗯……放、放过我、我吧!……嗯…哼……啊……啊……不要……不……不要……再……再折磨我了……嗯嗯……”

    文主任仍在大力的上下抽送着,汤加丽只有提起右腿踩在床边上,让文主任用力地插,她仰起脸向着天花板,嘴里凄绝的无力的哀求道。

    “叫吧,我喜欢听妳的叫声,妳是我的女人。”文主任把手伸到汤加丽身下,紧紧的抓住她那一对倒吊在空中的乳房,狠狠的揉捏,狠狠的抓弄,并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

    “不……不要……痛……痛啊……痛……痛啊,求求你……轻一点……求你了……”汤加丽疼的大声呼喊。

    而文主任根本不管这些,只顾发泄自己的兽欲。到后来文主任干脆直起身来,双手紧紧的抓住汤加丽的小细腰,用力的往后拉,配合着自己的抽送。

    每一次插入时,文主任都是连根带入,一插到底,几乎连睾丸都想要一起塞进阴道中去,而且力量十分猛烈,每一次阴茎拔出时,都一直退到龟头处;把汤加丽阴道内那血红的内壁上的鲜肉也一并牵出少许;两片大阴唇包裹着小阴唇也一并被张开翻出来;同时阴道内的淫水也一起被带出,洒落在床单上。

    “嗯……嗯……啊……啊……不……不……求求……你……啊……啊……”阴茎每次的一进一出,都会让汤加丽痛苦的高声鸣叫。

    而这样,文主任还觉得不够刺激,他还不时的用自己强有力的手掌,重重的拍打着汤加丽那雪白的屁股,“啪……”揉一下拍过的部位,然后又是一下。

    “啪……”清脆的响声之后,汤加丽雪白的屁股上便会清晰的泛出五条鲜红的血印。

    “不要这样……好辛苦……啊……求求你……换个姿势好不好?……我……坚持不住了……呜……”汤加丽哭泣的哀求着。在她看来,自己被文主任强奸已经是羞辱之极了,现在却还要忍受这样变态行为,还不如死了的好。

    “求求你……让我换个姿势……呜……”

    “受不了?…这样不是很爽吗?……贱货……看我今天不搞死妳!”文主任根本不理会汤加丽的哀求,他一边谩骂道,一边仍然不停的抽送着。

    “噗兹……噗兹……噗兹……噗兹……”

    “噗兹……噗兹……噗兹……噗兹……”

    “噗兹……噗兹……噗兹……噗兹……”

    文主任的大腿根撞击着汤加丽的臀部,一刻不停的发出“啪啪啪”的声响,那声音夹杂着汤加丽的呼喊、与阴茎和阴道摩擦时发出的声音合为一体,萦绕着整个房间,简直就是淫荡之极……

    “老文,求求你……饶了我吧!……啊……不,不要……求求你了…我…我受不了了……”汤加丽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低声哀求着文主任不要再继续了,她已经没劲了,她再也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倒在了床上。但是这更激起了文主任的性欲。

    “妈的,臭婊子,老子还没玩够呢!妳把头发解下来看看。”文主任把屁股猛地挺动了几下。

    “唔……唔……啊……啊……”汤加丽又不得不被迫发出女人低声的呻吟。她吃力的挺起腰身,双手伸到后面解开了发辫,头甩了几甩,一头长长的黑亮的秀发披满了胸前背部,当她立起身时,文主任的阳具脱了出来,文主任借机把她抱起放到沙发上,让她背靠着沙发,提起她的双腿,立在沙发边干了起来。

    “啊……嗯嗯……不……嗯嗯……”奸淫又开始了。文主任把粗大的阴茎一下又一下的深深插入汤加丽的阴道,从阴道里挤出的黏液流到大腿上,又滴到地上。

    汤加丽一头披散的秀发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见雪白的胸脯前两缕秀发披散在两个丰乳前,随着文主任的挺动,她的身体不停地晃动着,秀发在跳跃的丰乳边抛来抛去,黑白相间,别有情趣,直看得文主任眼冒金火,越插越猛。

    “噗兹噗兹噗兹噗兹……”

    “啊……啊嗯嗯……”

    “噗兹噗兹……”

    文主任又抽送了一百多下,然后一阵几乎让床散架的冲刺过后,在汤加丽阴道开始一阵阵收缩时,他狠狠的顶着汤加丽的下体,阳具全根尽没在她的下身里,阴囊里的睾丸被一下下上提,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灌进了她的子宫里。

    “啊啊啊啊……不……啊啊啊……啊啊啊……我……啊啊啊……啊啊啊啊……”汤加丽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麽?只是语无伦次的呻吟着。她的全身绷紧,剧烈摆动着她的头,散乱的秀发变得更加的凌乱。她的一对被文主任紧紧抓住的乳房,此时也高高的挺起。她全身优美的线条再一次清晰的显现出来。

    再一次泻身后的汤加丽软软地趴在文主任身上,她那和阴茎紧密结合的阴户拌着淫水挤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射精持续了半分钟,文主任才意犹未尽的从汤加丽阴道里退出已经疲软的阴茎,在他阴茎顶部还残留着乳白色的精液。

    汤加丽浑身不停的颤抖,趴在地毯一动也不动,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她红肿起的阴唇间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