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十三
    第二轮结束后,男人们都有些疲乏,汤加丽也瘫倒在床上,身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这时,文主任带着两个男人不声不响的走进来。这是两个容貌猥琐的老头,胖一点的那个红脸红鼻子秃顶,另一个黑着脸,背有点驼。

    “就这俩娘们,漂亮吧?你们看,她们身材多棒,我敢保证!玩这样的女人,她们的反应一定会让你们销魂难忘的。”方五指着床上的汤加丽和躺在沙发上的少妇对那两个老头说。

    汤加丽这时才有时间仔细的打量眼前这个和她一起被男人们轮奸的少妇。她抬起头,看到屋子里边到处都是乱扔着的衣裙和内裤,空气中弥漫着的女人的体香和性交后分泌液的那股腥臊的气味,熏得她无法喘气。先前被男人们玩弄的那个少妇睡在她对面的沙发上。

    遭到轮奸后的少妇,被蹂躏得如同一团败絮,呈大字型一丝不挂地躺在沙发上。她仰脸躺在沙发里,双眸迷离失神,一头长发披散在脸前,遮住了面部。她看上去很年轻,身材匀称,凹凸有致,她的皮肤很白,也很细腻。她胸前一对丰满的椒乳高耸挺拔,两只红褐色的乳头昂翘着巍巍耸立显得非常性感。

    少妇两腿大分着露出羞处,她的一条腿挂在沙发靠背上,另一条腿无力的拖到地上,她的屁股下面垫着枕头,因此使得她的下体不得不突起来。她那两腿中间的阴毛被弄得纷乱不堪,那已被操得红肿起来了的阴唇松弛的微微张开,两腿之间白花花的一片结满了精癍,一丝尚未凝固的精液挂在阴道口处。

    一双白色细带高跟凉鞋包裹着少妇那一双白嫩修长的玉足,在她的脚趾上还左右交叉的系着两条细细的带子,她那白嫩的拇趾在鞋尖向上微翘着,其他脚趾依次向后排列,脚趾的趾甲上涂着粉红色的指甲油。从阴道涌出的精液沿着她的大腿内侧向下流淌着,流过她的脚背,涌入她的脚趾缝中……

    少妇显得很痛苦,她的脚动也不敢动一下,她每扭动一下,身体都会痉挛的跳动一下,大腿内侧的肌肉则不停的颤抖着。

    汤加丽觉得自己的阴部有强烈的肿胀感,她用手去摸了摸那里非常敏感,一碰就受不了。她艰难的用双手揉了揉她那极度充血的阴唇和被男人们操得红肿的阴道口。一股股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流淌出来,汪积在床单上。

    “骚娘们!起来!到两个老人家跟前跪着去!”文主任把瘫软无力的汤加丽扶起来,在他看来,肉宴狂欢才刚刚开始,刚才只是热身,好戏还在后面。

    “不┅┅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汤加丽吓得浑身发抖,她知道这将又是一场残忍的凌辱,她低声哀求着文主任。

    “怎麽,不听话?”文主任朝汤加丽一瞪眼。

    汤加丽不敢反抗,像只狗一样乖乖地下了床,跪着膝行到两个老头跟前。

    “老人家你们看看这婊子的奶子!漂亮吧?挺高点!让老人家好好看看!”文主任把汤加丽刚刚才穿上的,丝制上衣的前襟向两边拉开,使她的肚皮和乳房完全露出来,命令着。

    汤加丽羞得无地自容,但没有任何办法,她只好拚命向后展开两肩,挺起胸,将乳房彻底展示给面前的两个老男人。

    “好,这奶子又白又嫩,我好久没玩过这麽美的奶子了!”

    秃顶老头颤抖着伸出大手抓住汤加丽的乳房,一面揉搓一面说。

    “把妳最骚的地方给给老人家们看看!”待秃顶老头把玩了一阵后,文主任又命令汤加丽。

    汤加丽知道除了服从,没有其它选择,于是她从地上站起来,朝着两个老头羞耻地撅起了屁股,她洁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晃荡着。

    汤加丽将颤抖的手慢慢地放在自己的肉臀上,把她的臀肉掰开,露出了藏在肉丘下面的褐色肛门和被轮奸后松弛地张开着的阴道口,以及无精打采地耷拉在两旁的粉红色的肥厚的阴唇。

    “老人家,看见没?这骚货用她的骚屄跟屁股在跟你们打招呼呢!”文主任指着汤加丽的下身,大声说道。

    驼背老头在用笑声回应文主任的同时将一根粗硬的手指摸进了汤加丽的屁股沟,在里面摩挲着,最后停在肛门上揉了两下,汤加丽几乎站不稳,稍稍岔开了点腿。

    汤加丽撅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因为驼背老头按在她肛门上的那根手指始终没有离开,而且还慢慢地插了进去。汤加丽既不敢动也不敢叫,只有任手指插进来,肆意地抠弄。

    “骚娘们,把腿张开点,我看不清下面。”不一会儿,驼背老头哑着嗓子说到。

    汤加丽含着泪张开腿,可这样就站不住了,她只好用手扶住地,把屁股高高的撅起。驼背老头将插在她肛门里的手指拔了出去,捏住她的阴唇捻来捻去,还扒开她的阴道在里面摸索着。

    驼背老头用一只手握住汤加丽那两片肥厚、娇嫩、手感极为舒服的阴唇,另一只手则伸入她的大腿根,用手指不停地刺激着她的阴核。

    驼背老头的手在汤加丽的阴户上又是抓;又是捏;又是揉;又是抠。他一会儿将汤加丽的阴唇扯起,一会儿又将汤加丽的阴唇用力地分开。接着,他又将手掌的下端在汤加丽的两片阴唇的中间来回摩擦。

    “啊……啊……”敏感的阴户被驼背老头的指头毫不留情的玩弄,汤加丽全身轻颤了好几下,几乎站不住差点倒下,

    这时,驼背老头停止手掌的动作,将中指两旁的手指曲起,将中指尽量地伸长,顺着两片阴唇中间的缝隙,十分轻易地滑进了汤加丽的阴道之中。

    “唷……”汤加丽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了一声呻吟。

    驼背老头一边用中指在汤加丽的阴道里抽送着,一边定睛注视着汤加丽的动静。一会儿,他将食指也捅了进去,汤加丽的阴道顿时被扩大了。

    “啊……”汤加丽叫出了声。

    驼背老头用大拇指在汤加丽的阴蒂上揉动着,另两个指头则在她的阴道里乱钻、乱磨、乱抠着。

    “呜呜……啊啊……。”汤加丽拼命扭动着臀部,嘴里不住地发出阵阵呻吟。

    驼背老头的手指在汤加丽的阴道里,施虐似的用力掏着,另一只手则不断地在她光滑的裸体游走着。汤加丽的乳头已经开始向上突起,乳头之间也开始出现红晕,她不由自主地将两条大腿用力张开。阴道里也已经湿漉漉的了。

    “不错!这个女人不错!不过你喊的价也太高了!便宜点吧!”

    驼背老头将手指从汤加丽潮湿的阴道中抽了出来,抬起头看着文主任说道。

    “我不是作这种事的女人,如果你们要钱,我可以想办法给你们,求求你们不要让我做这种事……”

    听到驼背老头的话,汤加丽这时才意识到这个老头是干什麽的,她慌乱的向文主任哀求着。

    “少罗嗦!妳他妈的装什麽淑女?妳的身子就是拿来卖的,现在有男人要妳。妳还装什麽蒜?”文主任打断了汤加丽的哀求。

    “好吧!就按你说的价,不过我们两个女人都要玩!行不行?”驼背老头对文主任说道。

    “行!付钱吧!”文主任爽快的答应了。

    驼背老头和文主任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数了八张十块的给他,就开始脱上衣。

    “帮老人家把衣服脱了!”文主任命令着汤加丽。

    汤加丽伸出双手帮秃顶老头解着衣服上的扣子,然后将秃顶老头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了下来。

    在汤加丽帮秃顶老头脱衣服的空当,文主任从地上捡起汤加丽和那个少妇的内裤,分别将她们脸上和身上的精液擦干净,又擦了擦她们的下身。

    少妇的阴户已经红肿了,两片红红的小阴唇可怜兮兮的半翻在外面。汤加丽的下身不但红肿着,阴道口也大张着,一丛阴毛全被粘湿了。

    文主任干脆抬起汤加丽的下身,把穿在她腿上已经撕破的皱皱的丝裤脱了下来。汤加丽没有反抗,可能觉得反抗已没有意义。

    文主任接着要去脱少妇的裙子时被驼背老头制止了。

    在汤加丽的服侍下,秃顶老头脱光了上衣,露出老态龙钟的丑陋身体,这是一个令人厌恶的身体,秃顶老头象是浮肿的脸上长着一对眼泡很大的眼睛﹔脖子又粗又短,胸前、肚皮上的肉都松弛地向下耷拉着。

    汤加丽羞得根本不敢去看秃顶老头胯下的东西,当她为秃顶老头脱内裤的时候,她拼命地闭上了眼睛。但是,她知道这个丑陋的老人今晚迟早会占有自己的身体。

    “脱完了!……”汤加丽红着脸看了看文主任,接着对秃顶老头说道。

    “我┅┅我六十多岁的人了,这麽俊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我摸摸她,这辈子就算没白活了。”秃顶老头红着脸颤抖着走到汤加丽的面前,看着她说道。

    文主任把汤加丽从地上提起来,架到秃顶老头跟前,老头真的伸出乾枯的手揉搓起汤加丽丰满柔嫩的乳房,随后又伸进她的胯下捻搓她的阴唇,一根手指摸索着插进阴道。

    “老六,那麽多年你都没玩过女人了!你还行不行啊?”驼背老头笑着问秃顶老头,秃顶老头也尴尬地跟着笑起来。

    “老爷子您别担心,这两个女人可骚了,她们专会伺候男人,先让这个伺候伺候您?等会再让那个来好不好?”文主任走上前说到。

    秃顶老头愣愣地看着文主任,不知如何是好。文主任不由分说把秃顶老头按在一张椅子上,解开了他的裤带,在脏兮兮的裤头下面露出一副黑乎乎垂头丧气的阴茎,秃顶老头不好意思得有点坐不住了。

    “过来!”文主任强按住秃顶老头,对汤加丽命令道。

    汤加丽恐惧地看看文主任的脸色,又看看秃顶老头肮脏丑陋的阳具,迟疑地跪在了秃顶老头跟前。

    “妳给我好好地伺候老爷子,听见没?他要是不满意!我要妳好看!”文主任颐指气使地对汤加丽说到。

    “不┅┅求求你┅┅你们干我吧┅┅你们操我吧┅┅别让我┅┅”

    汤加丽看着秃顶老头肮脏丑陋的阳具,感到一阵恶心,她抬起俊秀的脸,红着眼睛,几乎是哭着哀求文主任。

    “骚婊子!想男人操了?别着急,妳给老爷子吹起来,老爷子的枪不硬,怎麽操妳的臭屄呀?快吹!”文主任哈哈笑着说。

    汤加丽知道没有退路了,她埋下头一闭眼伸出舌头朝秃顶老头黑臭的阴茎舔了过去。

    秃顶老头被吓了一跳,刚要抬屁股,忽然被从未享受过的感觉定住了,他被舔得心花怒放,放肆地大张开腿哼哼了起来。

    “别磨磨蹭蹭地,快点!”文主任向汤加丽吼道。

    汤加丽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张开嘴把秃顶老头的阴茎全部吞进了嘴里。随着“吱吱”的吸吮声响起,秃顶老头呆了,他没想到女人居然还可以这样玩弄,而且是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汤加丽吃力地吸吮了足足半个小时,脸由白转红,秃顶老头的阴茎逐渐膨胀起来,他兴奋地大口喘着粗起,忽然大叫一声,一股浓浓的白浆喷了出来,汤加丽躲闪不及,精液全射在她的嘴里。她含着秃顶老头逐渐软缩的阴茎不知如何是好,白色的浆液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给我咽下去!”文主任厉声说道。

    “娘的,差点要了我的老命,这辈子真是没白活!”秃顶老头一面脱掉裤子一面说。

    汤加丽垂下头,让低垂的头发盖住脸颊,浑身微微地发抖。她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艰难地一点一点把嘴里腥臭的精液全咽了下去。

    秃顶老头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少妇的面前,把他又黑又软的东西伸到少妇的嘴边,少妇没怎麽犹豫,一口含住秃顶老头阴茎吮吸起来。

    驼背老头也把他又黑又软的东西伸到汤加丽的嘴边,汤加丽却无论如何拿驼背老头的老阴茎没办法,尽管她的头发几次被抓住往下按,她还是一含住就忍不住吐出来,吐出来又含住,如此几个往复,才开始渐上轨道。

    两根老阴茎在汤加丽和少妇的口舌之力下渐渐恢复了神气。汤加丽那一览无遗的阴户,在她吮吸驼背老头的阴茎时不时的颤动收缩,她似乎也一点没注意到自己的双腿大开,而并没有人在用力强迫它们分开。

    秃顶老头在沙发的一侧躺下来,少妇迟疑着跨坐在他肚子上,已经直立的阴茎正对着少妇那红肿的阴户,阴茎比软的时候粗了一大圈,秃顶老头饱满发青的龟头与他干瘪的身体显得格格不入。

    看到少妇迟迟不坐下身体,秃顶老头抬起髋部,将龟头对准她的阴道口,托住她的屁股轻轻一推,少妇失去平衡的身体就跌坐下来,她失神的叫了一声,下身已经被秃顶老头的阴茎深深插入。

    秃顶老头两眼放光,一边拱动着屁股一边玩弄少妇跳动的乳头。少妇脸色潮红,她的乳头已经胀得直直的。她似乎品味到了其中乐处,被强奸的屈辱暂时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堕落的快感。

    这时在一边的驼背老头抽出被汤加丽吮吸了半天方才露出庐山真面目的阳具,它的长度和粗细几乎跟五岁儿童的小臂一样!他把汤加丽的身体抱离床沿,让她转身面朝下,右腿站在地上。

    由于汤加丽的双手扶着床沿,她不可能完全转过身来,老头把她的左腿搁在窗沿上。以便自己所在的角度可以完美的看到她垂在胸前的双乳和充血的阴部。

    驼背老头并不着急插入,而是一边用坚挺的龟头轻轻顶着汤加丽的阴道口,一边抚摸她光洁的背部、腰身和细腻滑嫩、充满皮下脂肪的小腹和阴部,还不时捏弄她的发胀的乳房和阴蒂。

    “嗯……嗯……”汤加丽被驼背老头狎弄时,她赤裸的身体不住颤动。驼背老头从后面抱住她的腰插入,阴茎还剩一小半在外面时,她已经开始发出痛苦的叫声。

    驼背老头轻轻抚摸着汤加丽雪白的肌肤继续顶入,只见汤加丽几乎喘不过气来,全身的肉好象都在颤抖。充满精液的阴道润滑是没有问题的,驼背老头的阴茎很自如的前后抽动,他那又黑又脏的阴囊不停的晃动着。

    驼背老头的抽插很慢也很有节奏,他的动作幅度相当大,每次回抽时几乎能看见半个龟头把汤加丽的阴道口胀得大大的,阴茎的后半段总是沾满了黏液。

    “嗯……嗯……啊…啊……嗯……”汤加丽两眼迷离直直的瞪着前方,不时发出一声呻吟,她的身上湿淋淋的全是汗珠,象洗澡一样。

    那边,秃顶老头已经几乎停止扭动屁股,而少妇却忘情的扭动着她赤裸的下身,丰满的乳房上下抖动着,绛红色的乳头不时被秃顶老头捏扁或拉长,他的手一刻也没离开过少妇的乳房或屁股。

    当少妇垂着头渐渐不动的时候,秃顶老头就开始激烈的上下拱动,弄得她两腿发直,整个身体几乎要靠到秃顶老头的前胸,但却被秃顶老头托着她乳房和胸部上下揉捏,弄得她全身不停的发抖。

    “小美人!妳自己骑上来吧!就是女人在上的骑马姿势,妳该知道吧!”

    驼背老头气喘吁吁的的拔出阴茎,坐在床边。粗黑的阴茎高高的挺立空中。

    “不……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汤加丽含着泪苦苦的哀求着驼背老头。

    “妈的!老子是付了钱的!然妳干什麽妳就得干什麽!知道吗?还不快把妳的屄露出来,妳要是不听话,我可要叫刚才带我来的那个人了?”

    驼背老头恐吓着汤加丽。

    受到这样的恐吓,汤加丽只好认命,她慢慢的转过赤裸的身体,张开大腿骑在驼背老头的下腹部上,她瞄了一下在黑毛中挺立的粗大肉棒,不由得感到心脏有强烈的压迫感,停下来不敢活动。这样大的阴茎,要这样坐下去进入体内……?

    “快一点!别磨磨蹭蹭的……”驼背老头催促着汤加丽。

    汤加丽只有认命的闭上眼睛,用右手握住驼背老头的肉棒,然後像说服自己似的叹了一口气,慢慢的放下屁股,她的下半身立刻产生了被强迫挖开窄小肉道的感觉,她咬紧牙关忍耐着,虽然如此,当火热的阴茎进入她阴道时所带来的刺激,还是使得她发出了痛苦的哼声。

    “来吧!赶快坐下去!”汤加丽只要在中途一停止动作,就会被驼背老头怒声催促,可是身体有如被分成二半,激烈的疼痛使她一动也不敢动。

    “求求你,饶了我吧……”汤加丽美丽的裸体坐在驼背老头的肚子上,形成半蹲的姿势,发出惨痛的声音,就在这时候,驼背老头猛烈向上挺起屁股。

    “啊……”从汤加丽的喉咙发出凄惨的叫声,因为膨胀的龟头完全深入到了她的阴道里面,碰到了刚刚性交完的敏感的子宫口,除了粗大的阴茎在她阴道里膨胀着,阴茎上的突出部分更在她敏感的肉壁上深深地磨擦着。

    “来呀!来呀!”驼背老头连续拚命的向上挺起屁股。

    “啊……”汤加丽感受到了超过限界的强大冲击,长发随着她的头拚命的摇摆着,接着她就向前仆倒。

    “还没完呢!现在才开始!”驼背老头抱起像发生抽筋的汤加丽,用双手握住她丰满的乳房,她的乳房像只可口的白桃,有力的弹性把驼背老头的手指弹回去,当驼背老头用手指捏弄她抬起头的乳头时,她发出了低沉的哼声。

    “现在妳自己动!”

    “……”

    “听见没?让妳自己动!妳听不懂吗?快摇妳的屁股!”

    汤加丽不得已慢慢的摇动着屁股,她轻轻抬起屁股又轻轻放下去,这时候,她觉得自己的肉缝几乎要裂开,但她只能咬紧牙关忍耐着。

    “痛吗?我的鸡巴大吧?告诉妳吧!没有哪个女人不怕我的鸡巴的!”驼背老头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他疯狂的的揉搓着汤加丽那微微出汗的乳房,好像要把下腹部完全塞进汤加丽的阴道似的,他不停对汤加丽勃起的乳头揉搓着,更不停地在汤加丽的身体内进出抽插着。

    从阴道不断地涌出的那种既深又难以承受的刺激,让汤加丽在几乎无法呼吸的痛苦中,却感受到了美感逐渐的出现,这种感受让汤加丽觉得非常的狼狈,过去几次和男人性交时,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奇妙的亢奋,可是现在不断地由身体涌出,汤加丽急忙停止了动作。

    “感到很爽了吧!没有女人能够在我的鸡巴下不投降的。妳的腰和屁股要动,动才会更爽。”

    汤加丽很听话地旋转着屁股,彻底地享受刺激骚痒的快感,她的头和上身向後弯曲到了极点,在驼背老头对她乳房的抚摸下,她已把一切羞耻的事,完全忘记了,她已经完全徘徊在泥沼般的淫欲世界里了。

    不知过了多久,驼背老头抽出肉棒,开始奸淫一旁的那个少妇。汤加丽刚一被放开,就仰八叉的瘫在床上,动也不动。

    “两个老人家!过来一起喝一盅吧!”文主任见两个老头完了事,便邀请他们一起喝酒。

    汤加丽和少妇被迫身无寸缕的跪在客厅中央,文主任他们一帮人和两个老头坐在桌前喝起了酒来。

    看着男人们大口地喝酒吃菜,汤加丽和少妇的肚子饿得直叫唤。

    “饿了吧,想吃点的话,就爬过来替我们吹吹喇叭,或许咱爷几个高兴了会赏给妳们吃点宵夜。”

    驼背老头色色地望着汤加丽和少妇美丽雪白的身体说到。

    “大哥!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我老公接不到我,一定急死了!”少妇恳切的对桌前的男人们说到。

    “妳老公急什麽?是不是急晚上没有屄操了?哈哈哈……”方五下流的侮辱着少妇。

    “……”少妇屈辱的低下头不再讲话。

    “别想着妳老公了!在这的男人每个都是妳的老公!过来轮着给我们舔舔鸡巴!”秃顶老头向少妇招了招手。

    少妇哀怨的看了一眼秃顶老头,但她不得不一边摇摆的丰腴的屁股,一边抽泣着向桌底下爬去。

    少妇爬到秃顶老头下面,把秃顶老头丑陋的阴茎拉了出来,含在了嘴里,让龟头深深地进入喉部,美丽的脸不停的上下摆动,从鼻孔里发出阵阵哼声。

    秃顶老头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眯起眼睛开始享受了,不一会,他的脸开始扭曲,随即从喉间发出“哦哦!”的低吼。

    桌子下面,少妇的嘴角溢出了浓浓的精液。

    “妳让老子很痛快,这是给妳的奖赏,但是妳不能吃!叼过去给那个婊子吃!”

    秃顶老头在喘息过后,用筷子夹起一块肥肉,伸到少妇的嘴巴前面。

    少妇顾不上从她嘴角还在往下流淌的精液,张开嘴咬住了肥肉,转身爬到汤加丽的面前,仰头把那块肉朝汤加丽扬了扬。

    汤加丽看着少妇嘴角的精液不由得一阵恶心,但是她不敢不吃。她把嘴巴凑到少妇的嘴上,接下了这块粘满了秃顶老头精液的肥肉,咽了下去。

    少妇苦涩地看了一眼汤加丽后回头又钻进了桌子底下。

    少妇在替驼背老头口交的时候,秃顶老头还不时的用脚踢着她胸前垂下的乳房,弄得她的乳房象钟摆一样摆动不已。

    在驼背老头射精后,秃顶老头把一个剥了壳茶叶蛋握在手里,伸到了桌子下面,对准少妇的阴道塞了进去。

    “很好,把这个鸡蛋拿去给那个骚货吃吧!等等!再加一点饭!”

    秃顶老头端起一碗米饭放到少妇的屁股后面,然后用调羹一勺一勺的往少妇阴户里塞,就好像是在喂小孩吃饭一样,直到少妇的阴户被塞的满满地后才罢手。

    少妇回头爬到汤加丽面前,转身翘起屁股,把鼓鼓囊囊的阴部对着汤加丽,汤加丽看着眼前的一幕犹豫不决。

    “妈的!还不快吃,妳在那等什麽呢?等我喂妳是不是?”秃顶老头看汤加丽半天没有动静不由骂道。

    汤加丽听了秃顶老头的骂声,只有强忍住悲痛和羞辱,流着眼泪把嘴巴对着少妇的阴部迎了上去。

    很快,汤加丽把少妇阴道口的饭粒都舔光了,她只能把舌头伸进少妇的阴道,用舌尖去卷少妇阴道里面的那些米饭。

    少妇感觉到汤加丽的舌头够不着了,就使劲夹着阴道壁,把那个茶叶蛋一点一点的往外推。

    终于,少妇把茶叶蛋推到了阴道口,汤加丽把里面随着茶叶蛋推出的米饭都舔了个干净。

    少妇使劲的收缩着阴部,想把茶叶蛋挤出来,汤加丽也把嘴巴对着少妇的阴道口拼命地吸着,茶叶蛋好不容易露出了一点,汤加丽刚想用牙齿咬住,但不小心牙齿一打滑茶叶蛋就又陷了进去。

    试了几次不行后,汤加丽仰躺在地上,少妇则蹲着把阴道口对着汤加丽的嘴巴使劲的用力,直弄得气喘吁吁,汤加丽看见少妇使劲的时候连屁眼都一收一缩的。

    好不容易茶叶蛋才夹带着浓浓的精液滑出了少妇阴道,汤加丽一张口将茶叶蛋吞了下去。

    “哈哈!那贱货下蛋啦!”在场的男人们乐得直拍手。

    两个老头在酒足饭饱之后,满足的走了。方五和另一个家伙把赤裸的汤加丽架到书桌上,用麻绳把她的双手绑住固定在两个桌腿上,双脚分开,高高吊起,绳子的另一端挂住窗子顶端的两个钢钩。她的腰部靠在桌沿,大半个屁股悬空在外,正对着窗口的红肿肉屄大开着。

    汤加丽开始还徒劳的乱蹬双腿,但只是让脚腕子上的绳套越收越紧,加上经过一轮糟蹋的,她已经全身酥软,再也不可能有效的反抗,只能任凭方五他们蹂躏。

    方五从厕所里弄来一块抹布,蘸点凉水,然后用抹布擦了擦汤加丽的下体。随后对她的第三轮奸淫正式开始。

    已经不需要有人按住汤加丽的手脚,因为她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任人摆布,而且她的四肢都已经被固定住,只有躯干因为性交的需要可以前后滑动。

    这时汤加丽双眼迷离,身体甚至有时不自觉的迎合男人们的抽送,她似乎也被情欲把持。房子外面是万籁俱寂的黑夜,只有房间里的性宴正到兴头上。

    “求求你们!我……我的……尿好急”汤加丽突然低声请求男人们,让她去上厕所。

    男人们这才注意到汤加丽的小腹圆滚滚的。大伙都想看她当众小便,于是不让她穿上衣服,簇拥着赤裸裸的她进了厕所。

    男人们把汤加丽带到厕所,命令她撒尿给他们看。汤加丽开始拒绝,方五突然伸出手在她圆滚滚、软绵绵的小腹上猛一按,汤加丽撑不住了,一股尿液喷出,弄得满地都是。男人们一起哄笑起来,汤加丽难过的哭着,边哭边尿,金黄的尿液顺着打开的尿道口流出来。

    男人们觉得不过瘾,把少妇也拉进了厕所,接下来男人们干脆让汤加丽和少妇把屁股放在水池上平排坐着,她们背靠着墙,大大的张开双腿,任由男人们一个个轮流上去奸污她们……。

    整个晚上,男人们都不停的轮流攻击着汤加丽和少妇,每个男人至少都奸淫了她们两次以上。长达3-4小时的马拉松式性交,汤加丽和少妇的脑中早已一片空白,她们在男人们的摆布下,用了各种不同的姿势和方法以满足男人们的兽欲。

    汤加丽大大的叉开双腿,她两条白晰的腿颤抖着,双眼茫然没有反应,许久动也不动。她的阴道本来只是一条聚紧的肉缝,现在被男人们粗大的阴茎抽插得已变成了一个宽阔的肉洞,肿胀的阴唇又红又热,阴核硬挺着,好象一粒玫瑰色的钮扣。地上流了白花花的一大滩奶水,可她那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的乳房,看起来却还是沉甸甸的。

    而少妇只要看到男人站在她面前,就会主动上前吮吸男人的阴茎为他口交。她那红红的嘴,被男人们那粗大的阴茎填得满满的,几乎快要撑裂。

    奸淫还在继续着,汤加丽和少妇跪在厕所的地上,男人们则围着她们。男人们把汤加丽和少妇绑起来后再奸淫,一直操到她们泣不成声,再将一股股滚热的精液射到她们的嘴里和鼻里,她们本能的吞咽着,但大量的精液还是呛的她们不停的干呕和咳嗽!

    汤加丽和少妇被射的满脸都是精液,看的男人们恨不得用鸡巴去扫她们的脸。她们全身布满了汗水,头上、脖子上和身上沾满了已经凝成果冻状的精液。胸前的白色精液,沿着她们美丽的乳房向下流着。

    汤加丽乳房上的精液滴到了她的肚脐上,她的两只小手和那两条诱人的粉腿也都挂满着亮晶晶的精液,她下体的阴户早已红肿疼痛,不断地流出过多而容纳不了的精液,那白色的精液,从她肥美的阴道里满溢出来,像流口水似的顺着大腿往下流着,湿遍了她那双丰满软嫩的玉腿,连脚背脚跟也全部被那白色的精液湿透……。

    少妇则跪坐在地上,手上拿着一个玻璃杯,装着从她脸上和嘴里流下来的男人们的臭精。等到最后一个男人射完后,在男人们的逼迫下,她不得不一口气喝光玻璃杯里全部的臭精。

    汤加丽和少妇满身精液的样子比最淫荡的妓女还要下贱。她们不知喝下多少男人的精液,她们脸部美丽的五官被男人们的精液弄得都模糊了,头发也被搞的粘乎乎的,充满了鱼腥味!

    两个女人哭的死去活来,男人们看着女人们被虐待的不成人形,肆意大笑!

    接下来汤加丽和少妇在男人们的逼迫下又开始没完没了的为男人们口交。先前的口交都是由汤加丽和少妇单独完成的,或者是男人自己打手枪,最后一个接一个射到她们的嘴里。但是这次汤加丽和少妇一起被男人们干,男人们忙的手忙脚乱。

    汤加丽和少妇在男人们的逼迫下,还不得不互相交换口中的精液,进行精液传递游戏!少妇将口中的精液传给汤加丽,由汤加丽一口吞下去!汤加丽将口中的精液传给少妇。由少妇一口吞下去!她们在屈辱的吞下男人的精液前,还得遵照男人们的要求,像漱口一样将精液在嘴里滑来滑去,等到男人说够了,还要装出一副非常淫荡的样子将精液吃下去。

    看着汤加丽和少妇这种充满臭腥味的淫吻,有几个男人又开始心痒了。他们再一次奸淫了这两个可怜的女人。

    当奸淫结束时,尽了兴的男人们把一丝不挂昏死过去的汤加丽和少妇丢在厕所里,在客厅开始摆开麻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