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十九
    牌桌上的人象走马灯一样换。汤加丽时而跪在男人腿间为他吹箫,时而背对牌桌或者面对牌桌跨坐在男人阳具上不停扭动着身体。她那红肿的阴户不停的被长短粗细不同的阴茎抽插,她的嘴也常常不闲着,嘴角,脸上,头发上,肚子上慢慢的都沾满白白的精液。每个男人在操她时或者操完后都会吮吸她的奶汁,不但丝毫不见她的奶水被吸干的迹象,反而稍稍挤捏她的乳房都会奶水喷出。地板上已经给弄的白花花的一大片,象泼了一瓶牛奶一样。不断的挤出或者吸出奶水,已经把她的乳腺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发达,吸得越多就分泌得越多。

    一个四十几岁戴眼镜的高个子男人和牌了,汤加丽躺在沙发上,吃力的用双手大分开自己的双腿,等待着眼镜奸污她。

    “妈的!骚婊子!躺着干什麽?还不过来给老子吹箫!”眼镜不满的骂到。

    汤加丽无奈的从沙发上爬起来,来到眼镜面前跪在地上,她满怀幽怨和委屈的看了眼镜一眼,然后轻轻将眼镜的阴茎抬起来,用温软的舌头仔细的舔着阴茎根部。

    汤加丽含住眼镜的阴囊,用舌头轻轻的不停触碰着。过了一会儿,她吐出阴囊,又舔了会儿眼镜的大腿根,才把眼镜的阴茎含进嘴里。

    汤加丽把眼镜的龟头含在嘴里,用舌头不停撩动着,接着她把眼镜的整根阴茎都含进嘴里,直到她的嘴唇碰到眼镜的小腹。

    汤加丽的头上下用力,她一边快速的套弄着眼镜的阴茎,一边用手指轻轻的摸着眼镜的肛门。她知道肛门是男人的敏感区。

    “哎,别摸我的屁眼。要弄就舔舔!”眼镜推开汤加丽的手说道。

    “大哥,你能不能先洗洗?……”汤加丽看着眼镜那还沾着污物散发着臭味的肛门,犹豫了一下。

    “骚婊子!事还挺多!我懒得洗,妳就用妳的嘴帮我洗吧!”眼镜低头看了看汤加丽,冷冷的笑了一声说到。

    汤加丽无奈的挺直了身子,仰起脸把嘴贴在眼镜的肛门上舔着,她先是用舌头在眼镜的肛门周围画着圈,然后用舌尖舔进眼镜的肛门里,向里面一探一探的轻点着眼镜肛门。

    “喂!妳没吃饭哪,使点劲呀妳!”眼镜低下头大声的骂着汤加丽。

    “……”汤加丽不得不用手指先揉了揉眼镜的肛门,然后用舌头使劲往里挤。

    “哦!……爽!爽!”汤加丽的舌尖每舔一下眼镜的肛门,眼镜就会“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嗯……嗯……”汤加丽的鼻子里发出了咿咿唔唔的呻吟声。

    汤加丽再一次含住眼镜的阴茎,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当每次套的比较浅的时候,她都会用舌头在眼镜的龟头上绕一个圈。

    眼镜靠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阴茎在汤加丽红红的嘴唇里进进出出,他的阴茎上面沾满了汤加丽的口水,在灯光下青筋暴起,闪闪发光,感觉好极了。他一边看着汤加丽用力的吸弄自己的龟头,一边伸出手捏弄起她那丰满的乳房。

    眼镜坐直身子,用一只手把汤加丽的两个乳房拢在一起,用三个手指抓住她的两个乳头撮玩了起来。另一手则在她的阴唇上掏了一把,登时眼镜的手上沾满了汤加丽和先前男人的分泌物。

    “这可是好东西,妳可千万别浪费了,给我吃干净!”眼镜将沾满分泌物的手在汤加丽的嘴唇上胡乱的涂着。

    汤加丽在眼镜的羞辱之下,眼中充满了屈辱的眼泪,可是她不敢反抗,只好无奈的任眼镜把她阴道里不停流出的白色液体往她嘴里塞。

    “妈的!换个姿势!我腿都麻了!躺在地上!快点!”眼镜从汤加丽嘴里拔出阴茎,上面还连带着她的口水,直滴落在她的脸颊上!

    汤加丽不得不顺从的躺在地板上,仰着脸紧闭着双眼任眼镜为所欲为。

    眼镜抓着阴茎跨坐在汤加丽的乳房上,他故意用屁股在汤加丽的乳房上挤压着,让汤加丽那尖挺的乳房在他屁股的蹂躏下变成了扁扁的一片。汤加丽那柔嫩的两团肉垫在他的屁股下,让他好不舒服。

    汤加丽乳房中的奶水在眼镜屁股的挤压下大股的涌了出来,奶水顺着汤加丽身体的两边流到了地板上,两大滩白色的奶水在汤加丽的身体旁显得格外的乍眼。

    眼镜享受够了人乳板凳,又想出了新花样,他把屁股微微抬高,使汤加丽的乳房恢复的挺立,然后他把屁股大大的掰开,露出了屁眼再一下坐在汤加丽的乳尖上,这样,他的屁眼就把汤加丽的乳尖吞了进去,他用力收缩着肛门,努力想把汤加丽的乳头夹住,可是他却怎麽也夹不到。

    “妈的!……”眼镜愤怒了,他背过手用力抓住汤加丽的乳房使劲一攥。

    “哎呀!……”在汤加丽的一声哀叫声中,她的乳房就已经变成了长长的一条,乳尖也就顺利的刺入了眼镜的肛门。

    眼镜顺势一夹,把汤加丽的乳头给夹在了肛门里!眼镜的肛门开始品尝起汤加丽乳房那娇嫩的滋味了,汤加丽的乳头上有些细微的颗粒,摩擦在肛门里别有一番刺激。

    眼镜低下头看了看汤加丽的脸,因为他一直攥着汤加丽的乳房不放,疼痛的感觉让汤加丽的脸上都是汗珠,牙也紧紧咬在一起。

    眼镜把屁股在汤加丽的乳房上慢慢前后转动,让汤加丽的乳头在他的肛门里四处摩擦,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来,婊子,继续帮我吸!”为了不让自己的阴茎白白的闲着,眼镜扯住汤加丽的长发把她的脸拉向他的阴茎。

    可怜汤加丽连咬牙忍痛的权利都没有了,在眼镜的拉扯下她不得不把嘴凑上眼镜的阴茎开始舔动它!

    就这样,眼镜一边用肛门强奸着汤加丽那娇嫩的乳房,一边让汤加丽的口水滋润着他的阴茎。如此玩弄了一会,他的阴茎在汤加丽那灵活的舌头的服侍下已经大的有涨痛的感觉了。

    眼镜从汤加丽的乳房上爬了下来,趴在汤加丽的两腿之间。

    汤加丽自觉的扳开了双腿,眼镜“嘿嘿”一笑,挺起阴茎就狠狠的向汤加丽的阴道插去。

    “啊!……好痛啊……别…求求你不要啊!痛死我了!”只听见汤加丽一声急叫,她的身体猛烈的一弹,人往上拼命的躲闪开来!她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她边嘤泣着边哀求到。

    眼镜低头看了看汤加丽的下身,只见她的两片阴唇红肿的都合不拢了,更加上刚刚她没有淫水流出,在这样强行一戳之下,她的阴道几乎裂开,难怪她要哭叫了!

    “好!婊子!要我不操你也可以,那你就用嘴帮我去去火,而且我一定要射在你嘴巴里!要不我就继续插你的骚屄!”眼镜从汤加丽的大腿间爬了起来,悻悻的对她说道。

    “别!别!别插下面,我帮你,我用嘴帮你好了!”

    汤加丽忙说道。说着,她乖乖的爬起来,跪坐在眼镜面前,双手捧住了眼镜的阴茎放进了她的嘴里。

    眼镜把下体贴在汤加丽那秀美的脸上,开始享受她的口交,汤加丽的嘴里发出了“渍…渍……”的响声,仿佛眼镜的阴茎是一道美味的大餐似的,她吃的是有滋有味,她还时不时用整个一条舌头裹住眼镜的阴茎撸动着包皮,一对玉手也不断的把玩着眼镜的睾丸,两排洁白的牙齿也没闲着,它们在轻轻挤压着眼镜阴茎上的动脉,

    眼镜哪里还憋得住,阴茎上酥麻的感觉一波接一波的扑过来,他低叫一声,把汤加丽的嘴当做肉洞,他两手抱住汤加丽的头,奋力向汤加丽的嘴里冲撞起来,

    这下可把汤加丽害惨了,她的嘴巴太小,根本无法容纳下眼镜已经涨大的阴茎,眼镜每一次的抽插都顶到了她的喉咙深处,她被呛的满脸通红,一阵阵闷咳在她的喉咙里回响着,舌头也被阴茎撞的歪歪斜斜。

    终于,眼镜射精了,一大股热流如雨般的迸发,火热的精液瞬间就从汤加丽的喉头深处倒灌而出,填满了她的嘴。眼镜捏住汤加丽的嘴巴,不让她有机会吐出精液,并且仍努力的在她嘴里抽插着,意图释放出所有的能量。

    汤加丽几乎背过气去,她努力的张大口费力的吞咽着眼镜的精液,可是眼镜射的实在太多,她的嘴又被眼镜捏住,终于使一部分精液从她的鼻子里倒喷出来,汤加丽就象三岁的小孩一样,鼻子下垂淌着两条白色的长龙,看上去煞是可笑!眼镜终于松开了手,仰面无力的倒在床上,汤加丽还在那低咳着吞咽着眼镜的分泌物……。

    刚开始男人们射精都射在汤加丽的嘴里和肚子里,后来有一个男人在汤加丽为他吹箫时就射了出来,喷得她脸上和肩膀上都是,在此之后就有不少男人也学着那个男人的样子,把精液射在汤加丽的脸上。

    汤加丽被男人们先后奸污了三十多回,她的小腹已经变得圆滚滚的,阴道口大张着,阴户周围黏叽叽的。三个多小时的连续性交已经让她两腿酥软,站都站不稳。此时她双乳肿痛涩胀,阴道发酸,子宫有沉重下坠的感觉,连输卵管和卵巢都隐隐作痛。但是她还得撑着。

    后面有不少男人学会享受,自己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汤加丽只好双手撑在身后,叉开双腿坐在男人的家伙上,微微后仰身体,挺着圆滚滚的小肚子让自己酸胀的阴道在男人的家伙上艰难的套动,甚至还得腾出手挤压自己的乳房,把奶水送到男人嘴里,下体完全靠已经酸痛的腰和大腿支撑着套弄。

    汤加丽此时已经是活脱脱的一个性奴隶,她此时的唯一任务,就是用自己的性器官取悦并满足每一个和牌男人的最下流的欲望,让他们在她身体的里面和外面射精,射精,再射精。每个男人在所和牌的时间内都是她的主人,他们跟她发生关系只是为了自己射精时那一瞬间的快感,或许还有奸污一个成熟少妇的满足感和虚荣心。

    汤加丽挺着滚圆的小肚子,赤裸的身体看起来活象一只削干净皮的梨,白白嫩嫩,水分充足,任凭在场的男人你一口我一口轮流品尝。她的妙处在于越尝水分越多,越尝越丰满。

    间里充满了精液的气息。凡是当过胜利者玩过汤加丽的男人都不再穿上衣服,他们都赤条条的或站或坐等待轮到自己上场。只有几个男人还穿着裤子,可以看出他们还没玩过汤加丽。

    汤加丽赤裸着身子,她也没有重新穿上衣服,只是中间出去拿了块绿毛巾擦了擦糊满精液和黏液的身体。

    穿着裤子的男人不知不觉减少下去,到半夜十一点的时候,房间里除了文主任,其余的男人和汤加丽都一丝不挂了。房间里的牌局和性交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