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十五
    “妳先去洗澡!”秃子送走最后一个人,关上门,对着还跪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的汤加丽命令着。

    汤加丽从地上站起来,顺从的走进卫生间,打开水冲洗着身子。

    汤加丽正在洗着身子,突然浴室的门“吱”一声轻响被推开,秃子打着赤膊,下身围着一条浴巾走了进来。

    汤加丽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只禽兽一步一步接近,丝毫没有要遮掩自己赤裸胴体的样子。

    秃子对汤加丽这种反应不禁愣了一愣,他原本以为这样闯进来必定会遇到她的抵抗,又得费一番功夫才能逼她就范,没想到她竟如此大方的让他看赤裸的身体。

    “今天妳被操了不少次,还被塞了台球,小屄痛不痛?让我看看……”秃子拉起汤加丽光滑的大腿,看着她那红肿的阴部。

    汤加丽出乎意料的乖顺,任由秃子碰触她的身体,这让秃子逐渐兴奋起来,一种胜利的征服快感涌上心头。

    “还有这里……是不是更痛……我来疼疼妳……”秃子的注意力再移到汤加丽玉乳顶端那两颗深红的小肉豆,吐出湿黏的舌头温柔的围着乳晕舔。

    “嗯……”汤加丽还是没抵抗,皱着眉微微发出哼喘。

    “喔……我操……”秃子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搂住汤加丽柔软的纤腰将她往怀里带,刹时只感到两团火烫肥嫩的肉球紧紧贴着自己胸膛,差点让他爽的站不稳,一张嘴猴急的就想压上那两片香唇!

    汤加丽微启香唇、主动的将香软的玉唇,贴在秃子的嘴唇上。

    “今天晚上,妳要好好的服侍我。知道吗?”秃子和汤加丽拥抱着吻了一会后,把她搂在身上、抚着她光溜溜的玉背和圆臀说道。

    “嗯……”汤加丽头靠在秃子肩上颤抖的应了一声,泪珠又倏倏的滚下。

    “那麽,现在就开始吧!把妳平常那淫荡的劲,给我现在就表现出来,千万别敷衍我,先告诉妳。我可是什么世面都见过的!”秃子放开汤加丽,要她主动的取悦他。

    汤加丽把一双玉手羞涩的放在秃子的胸口,温烫的唇片轻轻从他耳朵往下吻……

    “唔……”秃子舒服的皱起眉头闭上眼,从汤加丽那可爱的小嘴呼出的气息香甜如兰,吹得他整个人都快酥了,还有她胸前那两团肥嫩的肉球,挤在他胸口揉动,四粒乳头磨来磨去,心脏简直要负荷不了。

    汤加丽一路往下吻,柔嫩的唇肉来到秃子那早已硬立的乳头上。

    “呵……”秃子忍不住激动的喘气,一张手用力的揉着汤加丽的湿发。

    “……妳……技巧真好……唔……多用舌头……哦……对……就是这样……”

    汤加丽忍着羞辱,用舌尖挑逗着秃头黑硬的乳粒,满足着他的要求,舔了一会儿,秃子胯下那条肉棒已涨到受不了!

    “跪下……帮我吹一吹……”秃子按着汤加丽的香肩往下压。

    汤加丽柔顺的跪到地上,为秃子解下围在腰上的浴巾,秃子下身那吐着淫珠的龟头怒举在她面前。

    “唔……”汤加丽原本不愿意的芳心不知怎麽开始迷乱了,眸光变得蒙眬而疑惑。她用柔软的玉手轻轻的围握住秃子那条发烫的硬棒,温柔的挲抚起来……

    “唔……快……用嘴……”秃子被汤加丽服侍得浑身颤抖,双手撑在身后的洗手台上才能站稳。

    汤加丽伸出薄薄粉嫩的舌片,用舌尖轻轻的舔着秃子龟头上的马眼。

    “啊……抬起头!……让我……看着妳淫荡的表情……”秃子仰起脸一边兴奋的叫着一边粗暴的扯住汤加丽的头发。

    “哼……”汤加丽痛的直皱眉,不过她还是顺从的仰起脸,用舌尖抵在秃子龟头下方最敏感的沟缝来回的磨擦着。

    “受……受不了……妳这……贱货……真贱……哦……妳这婊子……舔我的屁眼……”秃子因极端兴奋而涨红了脸,他抬起一条腿踩在汤加丽的右恻裸肩上,手按着她的后脑勺,把她脸深深往自己那肮脏的股沟压!

    “呜……”汤加丽只是挣扭了一下,随即就乖乖的舔着秃子硬硬的肛蕊。

    “真他妈的过瘾……妓女也没妳这么棒……肯帮男人舔……屁眼……真好……哦……好了……好了……换……整条……吞……吞进去……”秃子揪着汤加丽的头发,把紫胀的龟头顶在她唇间。

    “唔……”汤加丽睫毛轻颤,怯生生的大眼向上望着秃子,温柔的含住他那充血的龟头,缓缓将盘筋的怒棒往嘴里送。

    “啊……好爽……啊……好棒……”秃子只是一直重复的呻吟着。

    汤加丽性感的嘴里的火热黏膜,此时紧紧包围着秃子勃跳的肉茎,龟头的前端已顶到了她的喉咙,她口腔内那条滑嫩嫩的舌片绕着秃子的茎部打转,过了一会儿,她的嘴一吸一吐的动了起来。

    “哦……小婊子……妳真好……啊……如果每天都能享受妳的嘴……妳的身体……就……好了……哦……好舒服……”秃子不知所以的晃着脑袋乱叫。阴茎被汤加丽这样一阵吹吐,他已快守不住了,一股酥暖的阳精随时要爆发出来!

    “停……不行了……休息一下……换别的玩……”秃子拉开汤加丽。

    汤加丽嘴角濡着唾液,也十分激动的喘息着。

    “来……换妳上来!”秃子拉着汤加丽站起来,转身将她推到身后的洗手台边,汤加丽在他半扶半抱下坐到了大理石台面上。

    “脚也上去……张着腿……对……就是这种淫贱的姿势……不准放下……”秃子不但要汤加丽坐在洗手台上面,还将她两只脚逐一抬上洗手台,一左一右的踩在台扳的边缘,这样汤加丽的私处便赤裸裸的展现在他眼前了。

    “……不……不要……”汤加丽虽然早已晕红着脸、娇眸噙水的吟喘着,但这样在男人面前张着腿实在是太羞耻了,因此两条大腿不安的想合起来,但秃子却命令她不准,他将双臂抱在胸前欣赏着她这副荡态。

    “求求你……别……别看……”汤加丽不敢把腿夹住,却又无比羞赧,只好把脸转开,双臂撑在身后维持这种姿势。

    “妳老实回答我!妳以前有没有在男人面前,把腿张成这样过?”秃子亢奋的逼问汤加丽。

    “不……不知道……”汤加丽玉体发抖,答非所问的哼着。

    “我问妳有没有?不是知不知道!我再问一次!有没有?在别的男人面前作出过这种淫贱的样子?”秃子仍不肯放过汤加丽。

    “没……没有!可以放下来了……吗?……”汤加丽几乎是在哭诉,她的脚趾因羞耻而绷紧的样子十分可爱。

    “难道摆出这种淫荡的样子,让这种无耻龌龊的男人看真得会有快感吗?”汤加丽愈来愈无法理解自己的身体。一丝丝痒痒的感觉从阴道流出,自己知道是那是兴奋而流出淫水。

    “看……妳下面都湿了!不准把腿放下,我来帮妳弄一弄……”秃子走近汤加丽的两腿间,用手指轻轻揉着她滑嫩不堪的耻户。

    “啊……”才被秃子的手碰到一下,汤加丽的身体就夸张的向后弯,浑身激烈的颤栗起来!

    汤加丽那片黑草地已经被打湿了,阴毛规则的向下垂着。阴毛正中间的花瓣里流出了浓浓的蜜汁来了。在阴唇微微的外翻着里面粉红的阴道壁内点点淫珠汇成花蜜顺流而下。

    “舒服吗?腿再张开一点……”秃子说着,手指已顺势侵入汤加丽那紧滑的阴道里头。

    “呀……已经……很……开了……”汤加丽胡乱的回答,踩在台缘的两只脚ㄚ只有大姆趾往上翘,其它四根脚趾都用力的往脚掌方向蜷握。

    “才用手就舒服成这样……没想到妳这婊子来这么敏感,来!求求我……我就用嘴帮妳吸出来……让妳舒服的上天堂……”秃子愈揉愈激烈。

    汤加丽两腿间发出啾啾啁啁的淫乱水声,她也不顾羞耻的半启着嘴哼哼啊啊乱叫,只见她两道秀眉紧锁、一双水眸迷惑的看着男人的大手搓揉她全身最隐秘的器官。

    “求……求……你……求求……你……啊……求求……你……”汤加丽自尊完全沦丧,她不停的哀求着。

    秃子用两个手指轻轻的将汤加丽的大阴唇翻开,露出她那盛开的肉穴,刚受摧残的阴唇还是充血的状态,被男人肉棒撑开过的阴道口,不断冒出白浊的浓精,阴道里头的嫩肉被泡得有些发白浮肿,可以透视到子宫口和阴道羞耻的在蠕动。

    秃子伸出长长的舌头沿着汤加丽阴道口处的会阴向上,做了一个长长的吸舔动作。将她阴道里的花蜜也是有效的壮阳液,一饮而尽。

    “啊……啊……你……放开我……”汤加丽从没尝过这种滋味,她扎着想阖起双腿,但根本敌不过秃子有力的双手。她的双腿微微颤动了一下,紧闭着双眼的脸上掠过一丝奇怪的表情。她用两只手紧紧抓住洗手盆边缘,身体好象遭电流通过似的急颤着。

    “看妳的骚屄里,全是刚才操妳的那些男人射进去的精液,我帮妳把它吸出来吧,不然妳会怀孕的。”秃子下流的侮辱着汤家丽。

    “不…不要……那里…好脏……”汤家丽放弃了挣扎,左右摆动着头,哀羞的说着。

    “我都不嫌妳脏!妳到还害怕起脏来了?”秃子说完,还不等汤家丽反应,立刻把脸埋进她张开的两腿中间,干烫的两团肥唇吸上满是浓精腥味的阴户。

    “噢……不……”汤家丽把头往后仰,两只脚ㄚ都绷紧了。

    秃子黏热的舌头像一条淫蛇,灵活的舌尖慢慢的在汤加丽阴户的屄肉上舔舐着,一会翻动着她柔嫩颤抖的阴唇、一会又压着她的阴蒂,有时还故意在她的阴道口打转,搞得她全身虚脱却又无法抑制的挺动身体回应。

    “嗯……嗯……”汤家丽紧咬着下唇,纠紧柳眉,身体和心灵都充斥极端厌恶、却又兴奋难抑的复杂感觉,她不知该反抗、还是任由秃子这样作下去?这种矛盾的感觉渐渐让她大脑麻痹,无法思考,最后只剩一丝丝快感,她终于彻除心理最后那道防御,轻轻的喘息和呻吟起来。

    秃子的舌瓣属于粗肥型,却十分灵活而且有力,他把汤家丽撩弄得娇喘连连后,又把施力点集中在舌尖朝肉豆顶去。

    “呀……嗯…嗯……”汤家丽被秃子这波主力攻击弄得叫出声音,体内分泌的淫水大量涌出,混着阴道里的男精流到屄穴外。

    汤加丽那被秃子舌头掠过的大阴唇上,分泌出一层浓浓的淫水。当她的淫水又要汇成涓涓小溪时,秃子又是一个长长的吻吸动作。

    “嗯……”汤加丽的脸上又是一阵奇异的表情掠过。

    如此几回,只见汤加丽的大阴唇涓涓细流源源不断。她那原来密合的小阴唇已经被秃子给舔开了。微微张开的小阴唇像是一个小小的花心。而那深红的大阴唇在外而衬托着。特别的抚媚娇人。花心深处的阴道也若隐若现。那神密的淫洞很是诱人。

    “这样舒服吗?小婊子?要不要我继续吸妳的屄洞?”感到汤加丽激烈的回应,秃子更兴奋起来。

    “哼……我…我不知道……别问…那麽下流…的问题……”汤加丽内心矛盾的羞泣着。

    “下流?好!我这就下流给妳看!,把妳的腿分开!不能合起来!”秃子将手离开汤加丽的大腿,不再强迫她张开下体。

    “嗯……”汤加丽发出一声羞泣,将脸偏向一边,两条美腿果然没合起来,继续弯屈张开着,等同默许秃子问的问题。

    秃子把舌头伸得更长了,也更硬了。好象一个短短的肉乎乎粉突突的肉棒一下插入了汤加丽的阴道里,只见秃子舌头在她的阴道里来回的翻转着,进出着。秃子把嘴紧紧的贴在她的大阴唇上,她的阴道口被撑开了。

    “啊!……”汤加丽再度发出激情的叫声。秃子的舌头已经把她的阴道塞得满满,她感到阴道里头的嫩肉被搅拌的快要融化了。

    秃子卖力的转动舌片,同时啾啾的吸吮着汤家丽阴道里流出来的热汁,汤家丽一味将头往后仰,雪白的玉项上浮出青嫩的血管,匀称的小腿肚也产生抽筋!

    汤加丽的脸上快意中带着红晕,秃子的嘴唇己然含到她的小阴唇了,而那个肉乎乎的舌头,则在她的阴道里翻江倒海的狂搅着。

    “嗯嗯……嗯……”

    汤加丽的脸上红晕一阵紧似一阵。她那雪白的屁股也在向上挺着,迎合秃子那一下深似一下的舔吸。她那丰满的乳房也在胸前一颤一颤的。好像在述说着自己的淫欲……

    秃子似乎要把汤加丽刺激得更加强烈一些,他把汤加丽的双腿高高抬起,然后压在她胸前的乳房上。

    汤加丽粉红的阴道立刻展现在了秃子的面前。她粉红色的阴道紧紧的收缩着,一圈放射状的细纹沿着阴道的中心向外辐射着。

    秃子又开始了进攻,他的嘴和舌沿着汤加丽的阴部顺流直下,划过会阴处直取阴蒂。

    “呜……给……给我……呜……求求……你……”难熬的酸痒使汤加丽忍不住又哀求起来,秃子见时机成熟,立即把嘴压上去用力的吸吮!

    秃子用力的舔着毫不留情。只见他那长长的舌头,仿佛一把小小的肉剑刺着汤加丽的阴部。

    “ㄠ……噢!……”

    汤加丽十根脚趾头全都夹紧、浑身不断的痉挛着,她不由自主的强烈的收缩着阴道,她感觉体内有无数道电流在窜行,渐渐的她想不起任何事,一股胀麻要从体内泄出来,她只能咬着唇、从喉咙深处用力发出愉悦的呻吟。

    汤加丽的阴道收缩得越紧秃子进攻得就越猛。最后只见汤加丽的菊花中收缩出了一个小小的肉球。好象是花一样红红的。

    而秃子在一翻进攻之又改变了战术。他的舌头离开了汤加丽的阴道中心,沿着阴道的中心那放射状的纹理一遍一遍的向外舔刷。

    这种舔刷给汤加丽带来了舒爽和放松,淫水在她阴道周围流淌着。菊花蕾渐渐的消失了,露出了阴道那若隐若现的洞口。汤加丽也尽力的控制着自己,配合着秃子。

    突然,秃子又卷起了长长的舌头,直刺汤加丽的阴道。秃子将半个舌头插进了汤加丽的阴道当中。舌头的前半部分在她阴道里用力的搅动着,舔弄着她阴道内的嫩肉。

    “啊啊……”汤加丽不由自主的收缩着肛门。可是本能的收缩怎麽也不能把秃子的舌头从她的阴道中挤出来。

    汤加丽阴道收得越紧秃子的舌头便插得越深,她的淫水从阴道里滚滚顺流而下打湿了床单。

    “小婊子!妳知不知道妳流了多少淫水?我帮妳把它们弄出来!好不好?”

    秃子吸足了瘾,满嘴湿淋淋的抬起头,呼吸浓重的看着汤家丽。

    “我…我不要…啊……”汤家丽来不级拒绝,秃子已用两个手指用力拽住了她的大阴唇,秃子把她肥厚的阴唇分得大大的。只见她的阴道口微微张开,紫红色的大阴唇里面的小阴唇,也被刚才秃子的几下玩弄给刮开了,秃子把手指插入里面疯狂的抹弄着,不一会她的阴道深处再次流出了大量的淫水。

    秃子再一次低下头,他那厚唇像一具强力吸盘,他用他那滚烫的肥舌在汤加丽的阴道里乱搅着,汤加丽阴道里腥黏的汁液不知被他吸走多少,到最后汤加丽感到身体轻飘飘的,好象个空壳,两条玉腿难看的攀勾在他的肩背上,纤纤玉指也紧扯住他稀疏的头发,饥渴努力想把他的脸压紧在自己下体,深怕他随时会离开……

    汤加丽背倚着大镜子、赤裸娇躯彷若被抽去脊骨似的,瘫软在大理石洗手台上。踩在台缘的两只脚ㄚ的脚趾用力的往脚掌方向蜷握着。

    秃子看着汤加丽那两只白嫩纤美的脚不由的兴奋起来。她的脚真是难得的珍品,五根微微弯屈的脚趾头匀称整齐洁白秀气,而且足弓高起、脚心空虚,脚面的肌肤洁白而柔嫩,能隐约看见皮肤下一条条紫蓝色的血管。

    秃子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汤加丽修长的腿、他的手延着均匀的曲线一路轻薄到她的玉足,最后轻轻握起她一只柔软的脚,极为温柔地爱抚着她细细的脚踝,然后指尖在脚面轻轻地滑过,停在她玉嫩的脚趾上。脚趾以及脚趾与脚背相连地方的皮肤是整个脚部最柔嫩的,手指轻触在上面所体会到的快感比之乳房又别有一番趣味,因为乳房的触感虽然更为柔软,但脚趾部的皮肤因为毛孔较少,远比乳房细腻嫩滑。

    “再玩一下!……”秃子低下头含着汤加丽的乳头,吸吮起来。

    吸吮够了汤加丽的双乳,秃子把她的双腿拉朝两边分开,蹲了下来仔细的观赏她的桃源春洞,只见她那高突如馒头一样的阴阜上,生满了一片乌黑亮丽的阴毛,用手一摸「沙沙」之声不绝于耳,抓一把拉起是又粗又长,大约有三、四公分左右、从肚脐下三寸以下的地方、一直延生到阴阜上面,真扣人心弦。

    “啊!轻点……好痛呵!”

    汤加丽被拉痛叫了起来。她那两片肥厚紫红的大阴唇上面,稀稀拉拉的长着几根阴毛,用手扮拨开两片大阴唇一看,粉红色的阴核,一张一合的在蠕动。殷红色的桃源春洞已开,溪水潺潺流了出来,粘糊糊地闪着晶莹的光彩,美艳极了。

    秃子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汤加丽的阴蒂……

    “啊啊……不要……别…弄…那里……啊啊啊……我受不了了……”汤加丽不由自主的全身颤抖了两三下。

    秃子又在汤加丽的阴蒂上急舐了几下……

    “哎呀!…喂!……不要这样……喔……你真要了我的命了……嗯……”汤加丽抖震的晃动着丰乳,扭动着屁股浪叫着,淫水一股股的由会阴向下流,打湿了床单。

    秃子的舌头在汤加丽的桃源春洞口骚扰了一阵,再伸入阴道里面猛舔一番,不时还咬吸、舔吮那粒大阴核,进进出出胡搅一阵。

    “啊!啊……要命……我……要被你整死了!啊……别…别再舔了……哎呀!别咬那粒……阴……核……啊……我……我……要……要丢了!你……我要……喔……要……”汤加丽被秃子舔吮得浑身一阵颤抖,一股热乎乎的淫液、流了出来。

    “真他妈的过瘾!像妳这样的女人……真是怎麽都玩不够!……”秃子紧紧搂着汤加丽香软的娇躯,一张油脸和她粉嫩的脸颊磨擦,声音颤抖亢奋的说到。

    “不…放开我…啊…别捏我那里…我…好难过……”汤加丽喘叫着,原来秃子的大手突然袭上她的酥胸,缓缓揉压着她充满奶水的饱涨的乳房,被丝线捆住的乳头射不出奶,快要窒息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

    “妳奶涨吗?……”秃子兴奋的问。

    汤加丽咬着嘴唇,哀羞的偏开脸,秃子却不放过她,手掌更粗鲁的捏住她的乳峰,原本淡红色的乳晕,不因为血液不通,浮现了扭扭屈屈的青细血管。

    “啊…求求您…别再捏了……”汤加丽难受的流下泪来。

    “妳告诉我,妳是不是奶涨了?”秃子逼问着汤家丽,他两根粗糙长茧的手指,还用力夹着汤家丽那被丝线缠紧根部的乳头,汤家丽那嫣红勃立的可怜乳头被拉成了长柱状,秃子还残忍的旋转它。

    “秃哥……求求您…别折磨我了……呜…我…是奶涨……”汤家丽受不了痛苦,终于如实招出。

    “要我解开妳奶头上的线,帮妳把奶吸出来吗?”

    “呜……解开…就行…别吸……”汤家丽哭泣着回答。

    “帮妳解开可以,但我下面的鸡巴硬得好难受,妳要怎麽帮我?”秃子无耻的说到。

    秃子全身脱得只剩一条破旧的宽内裤,尺寸惊人的阴茎从前面小便用的裤缝跑出来,火烫坚硬的龟头抵在汤家丽湿润的阴道口来回磨蹭,欲进不进,虽然他的那根阴茎随时都能突破汤家丽最后的那道防线,但他却不急着马上得到汤家丽的身体,而是慢慢的羞辱糟蹋她,看着汤家丽哀羞欲绝的模样,简直比射精还让他兴奋。

    “我……随你…让我怎麽…帮你都行…求求你…先帮我解开……”汤家丽挺动着身子,哼哼嗯嗯的回答着秃子。

    “是吗?怎麽都行?”秃子问的同时,龟头已经慢慢往前挤,前端陷入了汤家丽那潮润的阴道口,被软烫细腻的阴肉紧紧包覆起来。

    “是…怎麽…都行……呃…”汤家丽娇喘连连,秃子又得寸进尺,整条阴茎已有一半埋进她体内,她奋力的把头往后仰,绷直的胴体充满性感。

    “哦……妳的身体…真是太妙了…一想到要操妳……我心里就觉得爽……”秃子发出舒服的呻吟,只见他身子一挺,将整条阴茎插到了底,龟头压迫在汤家丽的花心上!,

    “噢…别…别说了…好…疼…我不……呜……”汤家丽摆动头哀求。

    “妳屄里面的肉好紧…温度好高…把我的鸡巴…缠得好舒服…妳一定也很想要对吧?不然不会缠那麽紧……是不是?……”

    “不是…我没有缠…你…是你的…太大了……”汤家丽咬着唇用力摆动头,羞恨的反驳。其实她的身体真的不由自主产生激烈反应,窄紧的阴道吸附住秃子发烫如硬铁的阴茎不断抽搐,彷佛那里的血肉已经和秃子融成一体。

    “我能动吗?小婊子……”秃子微微扭动屁股,让龟头磨弄着汤家丽的花心。

    “你…已经在动了…别再问了……”汤家丽又哭泣又娇喘的回答着。

    “我是指抽动,我可以在妳的屄里抽送吗?”秃子下流的问着汤家丽。

    “求求你……别…问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呜…”汤家丽被羞辱的不知所措。

    秃子抓着汤家丽的一条腿,将它举高在半空中,开始慢慢抽送起来。

    “啊…呜……”汤家丽时而咬唇,时而启唇,诱人小嘴发出阵阵荡人的叫喘,笔直高举在空中的一条匀净美腿,脚掌弓成优美的弧形,五根修嫩玉趾紧紧并夹。

    “小婊子…妳知不知道这种姿势很淫荡?妳和每个男人在床上都这麽放荡吗?”秃子挺送湿漉漉发亮的阴茎,和他全身松弛的筋肉相比,那条强壮的阴茎显得特别怵目。

    “我…我没有……啊…别弄那麽…深…呜…里面…好麻……”汤家丽羞泣着。

    “爽不爽?……”秃子扑压在汤家丽身上,喘着气问。他问的同时,刻意加重抽送的力道和速度,顶得汤家丽玉体酥麻,丝毫没有思考的空档。

    “啊……不……唔……”汤家丽还来不及回答,秃子的嘴就压在了她的嘴上,肥大的舌头顶开她二排光洁贝齿,在她嘴里粗鲁的搅拌着。

    “呜……”汤家丽软弱的香舌想将秃子的肥舌顶回去,但又怎麽能成功,反倒像是她激烈的回应着秃子的强吻,一丝丝清甜的津液在舌瓣交融的过程中流入秃子口中,更让秃子欲火高涨!

    秃子吻着汤家丽,享受她阴道紧紧缠绕吸吮他肉棒的快感,另一手则摸索到绑紧她乳头根部丝线的活结,将丝线拉松脱开。

    “唔……”丝线松开的剎那,汤家丽那雪白的奶水不经挤压,就形成数道细细的水线从她那充血的乳头激射出来。她两只修长美腿一阵踢动,骨肉匀称的娇躯狂烈的颤抖,肉体久盼的高潮毫无预警的状况下到来,彷佛脑部的血液瞬间被抽干,完全无法思考的澎湃快感,让她眼睛翻白,晶莹的香涎液从被秃子紧紧吸住的嫩唇缝隙淌下。

    秃子感觉烧铁般的肉棒,被痉挛的粘膜套绕住,激烈缠吮的程度,几乎要将睪丸里满满的浓精榨出来,而且从汤家丽肉体深处不断分泌出来的滚烫液体,更烧得他龟头酸麻,让他尾椎升起一阵阵冷颤,可是他不想那么快就弃械而归,急忙慑住心神,阴茎也停止抽送,经过数十秒,总算将欲涌而出的浓精硬生生又逼回去,汤家丽此时也从高潮余韵中慢慢恢复,整个人瘫软下来。

    秃子的嘴离开汤家丽的双唇,牵出一缕晶莹的细丝,那是男女津涎交融的结晶。

    “小婊子…妳刚刚是高潮了吗?”秃子问到。

    汤家丽却连启齿反驳的力气都没有,她秀丽的脸上爬满了泪水的痕迹,长长的睫毛湿沾在一起,柔嫰诱人的双唇失去血色,原本柔亮的香发现在凌乱散落,一付刚饱受蹂躏让人怜疼的模样,却也更激起男人对她施暴的原始兽欲。这时秃子将阴茎深埋进她的体内,依然坚挺的怒棒又开始不安份的抽送起来。

    汤家丽勉强睁开一弯泪眸,乞望着占有她身体的男人,她痛苦的摇着头,虽然她没力气说话,却很明显是在求秃子别再摧残她。

    秃子又怎会放过汤家丽,他已经让汤家丽有过一次高潮,这次他要更卖力的冲刺,让汤家丽再高潮一次,除了发泄饱积的兽欲和精液外,还能在汤家丽的身上展现他男性傲人的雄风,是他这种人生命当中显少能获得的成就感。

    “好好的享受吧!妳把身体交给我……我会再让妳满足一次的……”秃子卖力的顶送,一边又伸手去解开汤家丽另一颗乳头上的绳圈,绳圈一解开,汤家丽的身子又一阵抖颤,白色奶汁从她的乳头溢出,流下了乳峰,还窜流到她平滑的柳腹上,连她小巧的肚脐眼儿都盛满了奶水。

    秃子俯身压上去,吸住汤家丽嫣红渗奶的乳头开始大口的吸吮,可怜的汤家丽又被送上一次高潮,而无耻的秃子却还是没射出来。他兴孜孜的把汤家丽翻成狗爬式,从她圆嫩的屁股后面猛烈的操着她。

    “噢…哼……”在秃子超强性能力的蹂躏下,汤家丽肉体内的欲火又被点了起来,她放声呻吟着。

    但因体力已经超越负荷,汤家丽一双纤细的胳臂已经撑不住自己的身子了,她常常被秃子顶得屈软下去,又被秃子硬抓着她的腰,将她拖起来继续鞑伐。奶水从她胸下前后摇摆的玉峰末端甩漏出来,就像下奶雨一般。

    “…不要…啊……”突然汤家丽激烈喘叫中夹杂一声羞吟。原来秃子把她一条腿抬高起来操,她现在的姿势就像一条尿尿的母狗,被秃子粗大的阴茎塞满她湿肿的耻处进进出出,毫无掩示的张开在秃子的目光下。

    “小婊子……妳真是…顺从的好女人……好好保持这种姿势……我快来了!……”秃子涨红脸,全身赘肉因猛烈的活塞运动而汗淋淋抖动,看起来十足的恶心。

    “哦呵……哦呵……哦…太深了……我要死了……哦唔……唔…饶了我……”汤家丽仰起发红的脸,亢奋的淫声呻吟着。

    “呼……呼……小婊子…爽吧……说呀…说呀……”听见汤家丽那种娇声求饶的浪语,秃子更是发了疯地玩起狂蜂戏蕊的淫招。

    “嗯…嗯……是……我…好爽……”汤家丽现在已经被操得欲仙欲死,她只能像个金元宝似的任秃子尽意冲刺,阴道里的淫水还外泄不止。

    “哦……哦……嗯……我的…屄…里好痒……哼…我要泄了…要…泄了……啊……”这时汤家丽的阴道急速收缩,秃子那根阴茎好像也被紧紧挟住不能抽动。

    秃子只感到被高温的柔软物团团包围,接着就有股黏液喷向他的龟头,他忍不住两腿颤抖,发出“啊呀!”一声。

    秃子快速从汤家丽阴道里拔出阴茎,抓住汤家丽的头发,把汤家丽按倒在洗手台上。他扶着阴茎来到汤家丽面前,将阴茎放进汤家丽嘴里。

    汤家丽被秃子顶得神智迷乱,她迷乱的抓起秃子涨硬的阴茎,吞进湿润的小口中。

    “唔……”秃子闭上眼睛,自喉间发出满足的呻吟,阴茎在汤家丽双唇和香舌的挑弄下,迅速的跳动起来。

    汤家丽的嘴吸得愈发的卖力,窄紧的口腔套动着秃子的挤压出的空气和水声,发出啾啾巴巴的淫麋声响。她在用口舌为秃子服务的同时,还不是得用玉手卖力的套弄着秃子的阴茎,用纤指刺激着秃子龟头下敏感的肉筋。

    “哦……”秃子发出满足的闷叫,他的屁股一挺一挺的抽搐着,滚热黄浊的浓精一股接一股从他阴茎里喷出来,灌入汤家丽的口里、俏脸和秀发上,也流遍了她的玉手……。

    “噫……”汤家丽被秃子挤压得动弹不得,她此时也达到了高潮,她张着嘴吐出仅馀的气息,她的阴门开始一吸一吸的抽动着,身体则频率激烈的抽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