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十七
    秃子看着赤裸的汤加丽,很快又恢复了体力。这个少妇的屁股真美。只是看就会兴奋!秃子的眼睛都集中在汤加丽优美的屁股上。他忍不住伸手抓住她的肉丘。

    “啊……”汤加丽的屁股猛烈的抖了一下。最隐密地方要暴露出来的羞耻和悲哀,使得她非常难过。

    秃子把汤加丽的肉丘左右拉开。她拼命摇头扭动躯体,但股沟还是露出来了。

    “呜……呜……”汤加丽因强烈羞耻感发出一阵哀鸣。在她屁股沟里有微微隆起的花瓣,稍向左右分开。表面因刚才的奸淫而有粘粘的感觉,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在花瓣上方,有菊花般的褐色肛门,花唇左右分开,露出深红色的粘膜,还有通往肚内的洞口。

    “好美的后门!好宝贝……妳也想快点结束吧……忍耐一下……”秃子发出感慨,他还从没干过女人的后面(他曾经跟老婆提过,可老婆不肯,他也没辙)。于是,秃子将硕大的龟头从穴口移至汤加丽小巧的菊花心上。

    “噗吱……”秃子的阴茎顶撞着汤加丽的菊花纹。

    “啊……那里……不……呜……”强烈的疼痛使半昏沉的汤加丽不由得惨叫,上半身向上仰起,乳房随之摆动。纤细的肛门插入粗大的阴茎实在是太紧了。虽然肛门的洞口扩大,但括约肌仍拒绝肉棒入侵。秃子在腰上用力向前挺。

    “别动……不这样……我就没办法很快射精……”秃子安抚着汤加丽、心里暗赞着这种持久药的威力,这款药他第一次使用,没想到在汤加丽这等绝色少妇身上可以逞这麽久的兽欲而锁精不泄,连她紧得让人销魂的小水穴都拿它没辄,看来只有试试另一个更刺激的肉洞。

    秃子奋力扒开汤加丽那两片肥嫩的臀肉,一种开苞的亢奋感油然升起,龟头已感受到被刺激而有些微充血的美丽菊花正不安的蠕动。

    “她的肛门一定还未被碰过。”想到这里秃子的体力又回来了。在持久药的效力下,此刻肉棒坚硬如铁,让他有种无坚不穿的自信,当下缩紧臀肌慢慢向前施压……

    “啊……那里不行……”汤加丽吓得想直起身子,但秃子的手牢牢地固定了她,在肥皂的帮助下,秃子的阴茎徐徐的顶进她的直肠里。

    汤加丽感到一团火球般的硬物正挤开肛门,意识也醒了一大半,双手反伸到背后,想推开秃子扒着她屁股的大手。

    “臭婊子……忍耐一下……”秃子语毕用力往前一挤,紫色肉菇残忍的没进去!

    “唔……”汤加丽皱着秀眉,头向后一仰,长长地发出一声闷叫,就象被一根木棍贯穿大小肠顶上胃幽门,酸,涨,麻,痛,辣,五味俱全。

    “不…不要……太……太大了……”汤加丽脸色大变,挣扎着想直起身子。

    秃子从后面握住汤加丽两个白嫩高耸的乳峰,控制了局面,汤加丽的屁股很快吞下了秃头的阴茎。

    “啊!………呀……”汤加丽浑身痉挛的哀号出来,肛门虽在激烈的抵抗,但秃子的龟头还是慢慢的插了进去。龟头进入后,她拼命的收缩括约肌,但无法把龟头推回去。她双眉紧蹙难过地挺直了腰,阴茎顶到了她的直肠深处,就象顶到了肚子里。

    “哦!……真爽……里面……好紧……好热……妳那被撑得满满的是不是也很爽呢?……”秃子舒服的要飞上天,在汤加丽那紧得不能再紧的肉道里头,就像有团火在燃烧,真不愧是人体温度最高的地方,他一边用大手捏弄着汤加丽的乳房,一边用肉棒在感受着汤加丽直肠粘膜的蠕动和收缩。

    “痛呀…痛…痛呀…要裂开啦!!!要…啊……别再进去啦!!…求求你拔出来吧!…痛死啦!!!!痛呀…!!呜!……不要……不要啊……”汤加丽的指甲在秃子手背上留下数道红色的抓痕,两腿也痛苦得向上弯抬。她这时候痛苦万分,眼泪花花的往外流,嘴里一边哀叫着一边拼命扭屁股,想把阴茎扭出来。

    “臭婊子!老实点!别乱动!”秃子已经开始吃力的抽送起来,手指还一边挖弄着汤加丽的阴道。

    “呜……呜……”渐渐的,汤加丽也从挣扭变成顺服的前后蠕动身体。

    “有人搞过妳的屁眼吗?”秃子边耸动边问着汤加丽。

    “没有,没有,求求你不要…你操我的屄好不好,我快痛死了。”汤加丽痛苦的哀求着秃子。

    “少罗嗦!……”秃子的肉棒根部被汤加丽肛门里的括约肌夹紧,其深处则宽松多了。这并不是空洞,直肠黏膜适度的包紧肉棒。直肠黏腹的表面比较坚硬,和阴道黏膜的柔软感不同。抽插肉棒时,产生从眼睛冒出金星般的快感。

    “啊…啊…”汤加丽痛苦的哼着,身体前倾,乳房碰到洗手台上而变形。

    秃子用双手抓紧汤加丽洁白圆润地丰臀,扭动腰肢使劲的干着她。秃子那粗大的阴茎猛插猛捣,毫无温情,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肛门边缘方才推回,而每次插入则是不把阴茎全根插入不停。速度极快!力量极足!这次汤加丽可吃足了苦头!随着秃子阴茎的大力进出,勃起的龟头反复磨擦着她干涸的肠壁,就像小锉子在里面锉着一样。

    “啊啊啊…求求你…我疼死了…求求你了…我要被你弄死了…我求求你了…你要玩……让我准备一下…啊…求你不要…啊…”疼痛使得汤加丽的呻吟声都变了调,她一面惨兮兮地呻吟,一边拼命扭动躯体,想将秃子的阴茎从她的肛门中弄出来。

    “别动……”秃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就是要这种近乎强奸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很是刺激,也更让他兴奋,让他干汤加丽时干的起劲!秃子见汤加丽想把他的阴茎弄出来,赶紧死死抓紧她的胯,并将阴茎更加用力的去杵她的肛门。

    汤加丽的肛门非常狭窄,阴茎每次插入时,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阴茎产生电流般的酥麻,温暖柔嫩的壁肉紧裹住秃子的阴茎,这种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象。她肛门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阴茎的插入向内凹陷,随着阴茎的拨出则又被带翻出来,嫩肉被一会儿带进一会儿带出,在进进出出之间,她疼痛难忍。

    “救命呀!不行啊…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再干了…我痛死了……求你了…啊……”一连串的惨呼随之而来,汤加丽的头随着秃子的抽插摆动着,长发也飞舞着。龟头的伞部刮到干涸肠道壁,每一次她都发出痛苦的哼声。秃子的阴茎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到她的肛肉深处,疼痛使得她出于本得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却使她更加痛苦。

    秃子突然把汤加丽身体翻转过来,用双手抄住她的两条大腿,将她一下抱了起来,就象大人抱小孩大小便一般,上下抛动着开始抽插,汤加丽的两条大腿向两边张开,一双白嫩的秀脚随着身体的动作上下晃动,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

    秃子抱着汤加丽浑圆的屁股左右摇摆,让阴茎在她的肛道内不断摩擦,龟头更是反复磨着她的肛肉。

    “啊……啊……”汤加丽全身颤抖地呻吟着。

    “太妙了!勒得真紧,好爽啊!”秃子充满快感的叫喊着,同时更加狠狠地猛烈抽插着肉棒。他把手伸到前边抓摸着汤加丽的阴蒂,小腹和阴毛。

    “啊……啊……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汤加丽尖叫着,身体向前倾斜。

    秃子根本不理汤加丽的哀嚎,抱着她走到大镜前,镜子里汤加丽淫荡地张开大腿,一根大阳具在呼哧呼哧地出没她的肛门,看到自己淫荡的样子,汤加丽无地自容,羞得扭开了头。

    秃子从镜子里看到汤加丽疼得变形的脸,听着她不停的求饶声,阴茎越涨越大,越干越快,整个身体都在巨烈地扭动着。秃子边继续干着她的肛门,边用右手使劲的搓揉着她的乳房。

    “嗯……嗯……”在秃子的大力揉挤下,汤加丽乳房里的奶水呈小水柱状喷向了水池。

    这时秃子已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他左手摸着汤加丽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猛掐她的阴蒂。

    “不要了……求你饶了我吧……做做好事吧…放过我吧…啊…呜…呜……”在秃子尽乎变态的蹂躏中汤加丽只能发出阵阵哀求。

    秃子逐渐开始进入了高潮,两手使劲捏住汤加丽的乳房,向下用力拉,并用拇指指甲掐着她高高耸起的敏感的乳头,汤加丽那美丽挺拔的乳房在秃子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

    “不,啊……啊……不要……啊…呜…呜…不行啦……不要……我受不了啦…求求你!”汤加丽痛苦地大叫着。可能是因为疼痛的原因,她的肛门里一直都不太润滑,她叫声越来越凄惨,越来越小。最后只有摆动头,发出阵阵哀哼了。

    “嘿嘿……爽吧?……”秃子一边操弄汤加丽一边兴奋地说。汤加丽紧密的肛肌一下下的收缩,围裹着他的肉棒。这个美丽的少妇的肠道真是又深又窄,绵密而干燥,直肠壁皱褶的反复磨擦令他爽得大气都不敢出,“求求你……不要……好痛……呜……呜……。”汤加丽痛苦地哀叫着。每一下抽动都带动她敏感的肛内肌,直肠粘膜不堪肉棒刮弄,她被这种残酷的肛门性交折磨得死去活来。

    秃子粗壮的手掌继续在揉捏着汤加丽那丰满的乳房,不时还用指甲去掐她挺拔的乳头。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她流下了眼泪。

    “要不要让妳的邻居们,看看妳现在的样子?咱们到阳台上去,让妳感受一下露天交配的乐趣……”秃子说完抱着汤加丽,边走边插,向阳台走去,故意吓唬面临崩溃的汤加丽。

    “不……不要……”秃子的举动让汤加丽大惊失色,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能做出这样荒唐的事。

    “怕什麽?……这样才刺激吗!……妳说是不是?……”秃子无耻的说着,屁股大幅度纵动,狠狠地奸弄着汤加丽的后庭。

    “求求你……不要这样……”汤加丽无地自容地哭求着秃子。

    “不去阳台也行!那麽妳给我把眼睛睁大了,仔细看看妳自己在做什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秃子抱着汤加丽又回到了镜子前,他不停纵动下体,操弄着汤加丽最隐秘的排泄器官。

    汤加丽被逼看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双乳在男人的操弄中上下甩动,雪白的大腿淫荡地张开着,两腿交汇处覆盖着浓黑的阴毛。

    “好了!现在妳该回答我的问题了!……”秃子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下,已经迫使汤加丽放下尊严了。

    “我……啊……不能……”汤加丽的肛肌被反复牵动痛得流下眼泪。

    “身上什麽地方正挨鸡巴操……嗯?”秃子气喘吁吁地问。

    汤加丽没想到这个男人竟下流到这个地步。她实在说不出口,这种事太恶心了。

    “不愿说是吗?……那麽就让邻居们看看他们熟悉的舞蹈家和男人交配的样子吧!”秃子说着就要向外走,他上下抛动汤加丽的身体,肉棒在深逐的肛肠里无所顾忌地冲突。

    “啊……不要……是……是……肛…门……”为了尽快结束这荒淫无比的一幕,汤加丽强忍着羞耻说出了自己被奸淫的部位。

    “嘿嘿……也就是妳每天大便的地方,对吗?”秃子无比下流地追加解释。

    “……”汤加丽几乎羞得昏过去,与此同时体内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直肠深处传来阵阵麻痒,子宫不停的抽搐。

    “还真他妈的有点像干处女嘛!爽!臭屄,干妳还真爽!好好享受我的鸡巴吧!别人肯定是没让妳尝过这么棒的鸡巴!我今天会让妳尝到前所未有的鸡巴!”

    秃子高兴地的吼道,强烈的兴奋感让他极其淫荡的用淫秽的语言侮辱着汤加丽。

    秃子的阴茎仍在不知疲倦地抽插着,小腹一次又一次撞击着汤加丽的美臀,汤加丽的双手已抱不住秃头了,她只得用双臂全力撑在秃头的肩膀上。粗长的肉棒象要把她五脏六腑贯穿,好象已经顶到了她心坎上。她被插得花枝颠倒,巨疼使得她不停的叫喊着,很快她用光了力气,连叫喊声都熄灭了,只余下呜…呜的呻吟声。

    秃子也累了,他把汤加丽放了下来,他让汤加丽高翘着臀部趴在洗手台上,然后用双手抓住汤加丽光滑的臀部,有力向里挺进!挺进!再挺进!阴茎感受到了强力的紧缩。

    “噗吱…噗吱…”秃子的抽插运动逐渐变的激烈起来。开始出现肉棒和直肠黏膜摩擦的声音。强烈的疼痛,使汤加丽的脸扭曲。肉棒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龟头发出‘噗吱噗吱’的声音,进入到直肠内。直肠如火烧般的疼痛。

    “呜呜……啊啊啊……啊…呜……”汤加丽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她不断的呻吟。粗大的烧红的铁棒插入肛门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烧肛门。

    “喔……快出……来了……好利害……吃得真紧……”秃子绷紧全身,肉棒在肛肠里只能缓慢的推送,但一股强烈的吸力却已快将阳精逼出来。

    “我们……要一起……”秃子的二根手指仍不忘激烈的抠插汤加丽下边的小穴,他更疯狂的在汤加丽的肛洞里抽插。肉棒的抽插速度达到了极限,下腹部碰在她的美臀上,发出“啪啪”声。

    “呜……呜……啊……不行了……”汤加丽皱紧双眉痛苦的呻吟着,她疯狂的摆着头,身体也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如蛇一般辛苦的扭动起来。

    “过不过瘾?……喔!!……要来了!……喔!!!!……”秃子近乎粗暴的挖着汤加丽泛滥成灾的阴道,他如野兽般狂吼着!没多久只见他肥躯一阵哆嗦,滚烫的浓液象子弹般一股脑的射入汤加丽的肛肠里!

    “呀……啊!!……”汤加丽抖着腿发出哀哼声,她在极度痛苦中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

    “哈…哈…哈……”秃子仍继续抽插肉棒,似乎要把最后一滴精液也注入在其内,他大幅度的前后摇动屁股,左右晃动阴茎。看着被他干得快要死掉的汤加丽,秃子忍不住兴奋的大笑。

    “呜……呜……啊……”汤加丽大叫着向前扑倒,身体趴在洗手台上,两条雪白美腿突然僵直。

    汤加丽在秃子无耻地奸淫下,达到了高潮。她无力的瘫趴在洗手台上,不停的落着泪。

    “妳的屁眼太好了……”说完秃子从汤加丽的肛门里拔出己经软下的肉棒,一屁股坐在浴缸边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汤加丽瘫趴在洗手台上,丰满的乳房被身体挤压露出来,乳房两边的台面上流了两大滩白色的奶水,她的屁股悬在外面,肛门已经变成一个很大的洞而合不上了,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和顺着肉壁不断淌出白色的精液,她修长而美丽的双腿无力地弯屈着,头无力地靠在洗手台上,一边喘着气,一边“呜…呜…”地哭着。

    浑身软绵绵、还没有清醒的汤加丽趴在洗手台座上,任由秃子轻抚着她的玉臀,温存着高潮后尚未平复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