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
    当汤加丽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她随便吃了点方便面,刚准备去洗澡,文主任就阴沉着脸进来了。

    “您吃了没?……”汤加丽见文主任的脸色不对,吓的怯怯的问道。

    “我他妈的上哪吃去?……”文主任没好气的说。

    “我……我这就给您做去!”汤加丽吓的赶忙走进厨房,给文主任准备饭菜。为了讨好文主任,汤加丽还专门出去买了一只文主任最爱吃的烧鸡。

    半个小时后,汤加丽把做好的饭菜摆上了桌,她站在一旁为文主任小心的倒上了酒,等文主任吃了起来,她才开始收拾房间。

    文主任侧身看去,正瞧见汤加丽撅着两瓣肥美的屁股在扫地。汤加丽穿着一条绿色的短裙,身子向前俯下去,丰腴的臀部大半个露了出来,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上没有穿长筒丝袜,紧勒在她屁股上的是一条黑色的蕾丝丁字形内裤,从正面看几乎看不到勒进屁股沟里的黑色,似乎整个就是一个没有穿内裤的光屁股。

    “过来!”文主任看得两眼冒火,他大力呷了一口酒。汤加丽的那浑圆肥熟的翘臀一扭一扭的样子,把他的欲火燃了起来。

    汤加丽正在专心地扫地,听到文主任的喝声吓了一跳,但她不得不怯生生地走到文主任面前,低着头站在那里。

    文主任看到汤加丽胸前那对饱满的乳峰巍颠颠地耸着,突然一抬手把桌上的那杯酒泼在她的胸口。

    “啊……”汤加丽冷不防这一下,胸前一阵冰凉,薄薄的上衣被淋湿了,里面由于没有穿乳罩,一对乳峰马上现了出来,两个尖顶处绛红的的乳蒂,让人看了血脉贲张。

    “眼镜回来了是吗?”文主任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汤加丽。抬起脏手在她丰满的乳房上重重地捏了一把,

    “是……!”汤加丽吓得不敢正视文主任。

    “妳去他家了?”文主任接着问道。

    “嗯……”汤加丽点了点头。

    “他给了妳多少钱?”

    “没……没给……”

    “妈的!那有操屄不给钱的道理?我打电话给他,让他把钱送过来。”文主任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

    “不…文大哥……别…别打电话…我不要钱了!……”汤加丽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不要钱?妳是不是犯了什么错了?”文主任恶狠狠的盯着汤加丽。

    “是……不……文大哥……您就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汤加丽跪在地上抽泣着。

    “妳是不是迟到了?”

    “嗯……迟到了两分钟!”

    “为什麽会迟到?”

    “我……他让我十五分钟内赶到他家。”

    “这小子!十五分钟怎麽会赶得到他家!除了迟到,妳还做错了什麽?”

    “我……我忘拿他让我带的土了”汤加丽开始全身颤抖了起来。

    “哦!这可是大错!妳自己说该怎麽办?”

    “不……求求您……饶了我吧!他已经惩罚过我了!不信您看!”汤加丽边说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很快汤加丽的下身就脱的只剩一条内裤了,文主任清楚地看到,在汤加丽叉开的双腿间,那条黑色蕾丝内裤紧绷在她肉乎乎的阴户上。从外面可以清楚地看出她阴户的外形,外高内低,甚至两边还露出不少黑色鬈曲的阴毛。汤加丽拉住已脱得露出阴毛毛际的内裤,轻声叹了口气,然后,毅然地把内裤衩一脱到底,她还想解开上衣的扣子,脱掉上衣。

    “停……”文主任蹲下身,抓起汤加丽的阴毛玩弄起来。

    汤加丽哆嗦了一下,文主任慢慢搓着她的阴毛。让她那洁白无暇的胴体在痛苦的扭曲,这样的羞辱使她处于崩溃边缘,文主任要的就是让她慢慢地接受最残酷的凌辱,她每一次痛苦的颤抖,每一次无助的呻吟都刺激着文主任的神经,让文主任疯狂,让文主任兴奋。

    “让我看看眼镜的杰作?”文主任放开汤家丽的阴毛说道。

    汤家丽顺从的坐在椅子上分开双腿,用手分开红肿的阴部,给文主任看。

    “眼镜惩罚妳是眼镜惩罚妳!我惩罚妳是我惩罚妳!这是两回事!知道吗?最近这两个月我没打妳!妳就不得了了是不是?”文主任看了看汤加丽那一览无遗地外阴,阴唇高高的肿胀着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的状况。在阴唇的缝隙里夹着留下的血块。

    “没……没有……”汤加丽听见文主任的话,吓的赶紧从椅子上下来,再次跪在了地上。

    “没有?我问妳,为什麽出门不留条?害的我中午回来扑了个空,本来还想吃个‘快餐’,结果‘快餐’没吃着,反倒累了一身汗!就凭这一点我就该惩罚妳!”文主任忿忿不平的说着。

    “我…错了…文大哥…求求您……今天别惩罚我行吗?……昨晚我五点多钟才睡!……今天…一大早又去眼镜家……在他那…又被……我现在下面好疼!…能不能等我下面好一点…再……”汤加丽一想起那让她痛不欲声的折磨就冒冷汗。

    “妈的!想叫我攒着是不是?妳能把三天的饭攒在一顿吃吗?妳给我少罗嗦!我问妳!我的‘药’妳是不是没弄?”

    文主任根本不理会汤加丽的哀求。

    “弄…弄了!……”汤家丽张开双腿,把手指扣进阴道里,捏住留在阴道里的一根细细的绳头,慢慢地把阴道里面的东西拉了出来——原来是一串浸润了她阴道里淫汁的红枣,用细绳穿在一起。

    这是一种秘方,文主任是在一本书上看到的,据说乾隆皇帝能如此长寿,那是因为他懂得采阴补阳。具体方法就是将红枣塞进女人的阴部,用女人的淫汁和体温把红枣浸渍加热,然后给男人服下。这种用少妇的淫汁浸渍过的红枣具有极强的壮阳作用。

    文主任看到这本书后,便买了一大袋干红枣。他要求汤家丽每天在送走男人洗干净下身后,将干红枣塞进阴道里。等到晚上他要吃的时候,再让汤家丽将红枣从阴道里拿出来。

    汤家丽的阴道在男人们无度的玩弄下变得无比的敏感,汤家丽只要将干红枣一塞进阴道,阴道里便会分泌出大量的淫水。经过几个小时的浸渍,等晚上汤家丽从阴道里拿出红枣时,红枣已经被她的淫水浸渍的十分饱满了。文主任吃了几个星期的红枣后,果然性愈大增,十分的见效。于是用阴道泡红枣就理所应当的变成汤家丽每日必做的事了。

    汤家丽把浸透了淫水,变的饱涨红枣放在了桌上的一个盘子里,怯怯的看着文主任。

    “这枣是被眼镜的精液泡涨的!不是妳的淫水泡涨的!是不是?”文主任仔细看着盘子里的红枣,怀疑的问道。

    “不…是我的淫水泡涨的……我从眼镜那回来后……用温水把我的屄洗了五遍,洗干净后我才把红枣塞进去的!”汤家丽吓的忙跪在地上对着文主任解释道。

    “是吗?妳回来后才几个小时就把这枣泡涨了?妳是怎麽泡的?”文主任仍旧怀疑的看了看汤家丽。

    “我……我把枣塞到屄里后…怕时间太短泡不涨……就…就用毛笔…刷阴蒂……我刷了两个多小时…才把枣泡涨。您要是不信,您看这是从我屄里流出来的淫水!……”汤家丽红着脸从橱柜上拿下一个盛了半杯淡黄色液体的玻璃杯,抬到文主任面前。

    文主任把手伸进玻璃杯沾了沾,当他把手从液体里拿出时,手指和液体之间拉出了一根长长的细丝,可以确认着玻璃杯里盛着的,的却是女人阴道里流出的淫水。

    “嗯……谅妳也不敢骗我!好了时间快到了!妳把衣服脱了,先伺候伺候我!然后我再跟妳算帐!”文主任把手指在汤家丽的衣服上擦了擦说道。

    汤加丽无奈的流着泪,脱光了衣服,站在文主任面前。文主任走上前捏开她的嘴一下吻了上去。

    “唔…不要……”一阵剌鼻的恶臭熏得汤加丽透不过气来,正要往后闪开,文主任一只手伸到她的翘臀上大力地抓捏起来。

    “呀……”汤加丽刚想要闭上嘴,但文主任用手指狠狠地挖弄着她的阴道,她顿时痛得叫了起来。

    就在汤加丽张嘴的同时,文主任恶心的把他嘴里的食物推进汤加丽口腔里。

    “唔……”汤加丽一阵反胃。

    “吃下去!……”文主任用力打了一下汤加丽的翘臀。

    汤加丽眼中含着泪水,艰难地咽着文主任嚼过的东西。

    “现在妳给我站好了!把一条腿给我抬起来用手抱着,要把屄露出来知道吗?”文主任恶狠狠盯着汤加丽说道。

    “……是……”汤加丽怯怯的答应道。她不知道文主任让她摆的是一个什麽样的姿势,但凭她对文主任的了解,她知道一般的姿势是满足不了文主任那变态的心理的。

    汤加丽在情急之下,摆出了一个形体训练时的造型,她用双手扳住左边那条洁白修长匀称的玉腿,将脚尖绷直,从身后翘上来,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形,然后她将左脚背贴到头顶,用右脚独立支撑着身体。

    这个动作的造型极具观赏性,极能凸现女性身体曲线美,可当女人一但在裸露的情况下便具有了特别淫秽的意味,因为女性的下体性征也在肌肉的极限绷张中更加突出。

    汤加丽本来就是一个优秀的舞蹈演员,平时她完成这个动作非常的容易,可是今天她的下体被眼镜肆虐的红肿不堪,连走路都很艰难,做这样的动作就更艰难了。

    可是汤加丽为了取悦文主任,她仍咬着牙扳起了自己的左腿摆出了性感姿式,露出了她下体的隐秘私处。

    “好!这个姿势叫什麽名字?”文主任没想到汤加丽会做出这样的姿势,他高兴的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这姿势叫什麽名字……这个动作我们练功时经常做!”汤加丽痛苦的回答道。

    “我看就叫金鸡独立吧!……”文主任边说边将他的粗手指插进汤加丽的阴道内。

    “……啊!……好就叫金鸡独立!……文大哥求求您轻点!别弄的太痛了!好吗?……”汤加丽疼痛地呻吟着,娇声哀求着文主任。

    “少罗嗦!”文主任变态地用手指沾着酒,在汤加丽的阴部抹着。又变态地将他啃过的鸡腿插入汤加丽的阴道里,再抽出来像狗一般啃起来。

    “呀……”酒精抹在汤加丽受伤的阴唇上,把她疼得一哆嗦,她看到文主任把鸡腿塞进她的阴道,又拔出来吃的样子,不由感到一阵恶心。

    文主任不停地玩弄着汤加丽的阴道和肛门,就象对待一只母狗一样。

    “求求您,文大哥,我的屄好疼,腿也酸了!我站不住了!求求您!让我下来站一会好吗?一会您要怎麽玩我!我都答应您!”汤加丽支持不住了,她娇柔地哀求着文主任。

    “骚货,妳没有选择的权利,快把妳的骚比掰开给我看看。”

    文主任狠狠地在汤加丽白嫩的大腿根上抽了一巴掌。说完又举起手掌,装做要打下来的样子。

    汤加丽只好乖乖地用双手把自己的柔嫩的阴唇掰开,露出了那正在紧张抽缩的洁净的粉红色的阴道。

    文主任色咪咪地对着汤加丽的粉红色的阴道盯了足有3分钟,然后又一次将手指插了进去。

    “嗯…嗯、嗯…嗯……”汤加丽不断的呻吟声在空空的房间里回荡着,而文主任则一边喝着酒一边欣赏着汤加丽被他指奸的‘美景’……。

    “妳这个淫荡的女人,在什麽地方都发骚,快给我跪下,舔我的脚!把屁股翘起来!给我夹紧了,妳要是敢让它掉下来……看我怎麽收拾妳!”文主任从汤加丽的阴道里拔出手指,从桌上拿起一根他啃过的鸡腿插进汤加丽的下身。

    “啊……”鸡骨头塞进阴道那撕裂般的疼痛让汤加丽痛苦的呻吟了起来。

    “文大哥,我真的不知道您中午回来!要不然我一定在家等您!”但汤加丽不敢违抗文主任的命令,她只好脱光衣服,跪在地上,一边给文主任舔脚,一边讨好文主任似的淫贱的说到。

    “贱女人,我看妳是不愿意挨操?愿意挨打”文主任把脚踩在汤加丽的头上,骄横的说到。

    “文大哥您就别羞辱我了,我错了!我现在就给您!行吗?……”

    汤加丽光着身子跪在地上,丰腴的臀部撅得老高,一边扭动,一边口齿不清的说到。

    “怎麽?骚屄又痒了?妳不是早上才去卖的骚屄吗?”文主任用脚勾起汤加丽的下巴说。

    “跟他们我一点快感也没有。只有您我才……”汤加丽双眼含春,一脸媚色,先是伸出舌头在嘴边转了一圈,舔了舔文主任的脚趾,才嗲嗲的回答道。

    文主任用另一只脚玩弄着汤加丽丰满下垂的乳房,还用脚趾夹着她的乳头像荡秋千似的拽来拽去;汤加丽双手撑在地下,随着文主任的节奏摇动着丰臀,嘴里哼哼唧唧的,时不时地拿舌头舔着文主任的脚趾。

    “骚货!妳早上含眼镜的鸡巴没?”文主任背靠着椅子,点着一根烟,问道。

    “含了!不过他的鸡巴像一根牙签,放在嘴里像一根吸管。哪像您的让人有充实感。”

    汤加丽边说边献媚似的的盯住文主任的裆部咽了咽唾沫。

    “臭婊子!比野鸡还贱。”文主任被汤加丽的话逗笑了,更用力的用脚趾拽着她的乳头。

    汤加丽听到文主任的夸奖,更加卖力的扭动起来。

    “骚货!别人的东西象牙签,那妳怎麽被他操?”文主任解开皮带,掏出了阴茎。

    “我每次被别人干的时候,心里都是在想着您……”汤加丽献媚的回答,乌黑亮丽的长发轻轻扫在文主任的脚背上。

    “骚货!妳在被别人干的时候居然敢想我!”

    谁知汤加丽的献媚不但没得到文主任的欢心,然而让文主任发了火,文主任一脚踢开汤加丽骂道。

    “呀……大哥您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汤加丽被踢得跪坐在地上,一脸委屈,她不知所措的看着文主任,发红的乳房也无辜的吊着。但她马上爬回文主任的脚边,连声道歉。

    “骚货!不准拿我和别人一起比。知道吗?”文主任馀恨未消,拽着汤加丽的头发说。

    “文大哥,我知道错了。”汤加丽抱住文主任多毛的小腿轻轻晃动着。

    “贱女人,我要用鸡巴扇妳的嘴巴!看妳以后还敢不敢?”文主任抓住汤加丽的头发把她拉到胯下,威严的说到。

    “大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惩罚我这个贱女人吧!”

    汤加丽屈辱的扬起雪白的脸蛋,闭上眼睛,她装出一副很期待的样子。舌尖滑过红唇,脖子随之昂起,像一只白天鹅,嘴里啾啾的叫着。

    “贱女人!婊子!大骚货。”文主任甩动胯部,那昂然的阴茎硬得像铁一般,散发着腾腾热气,一下一下地打在汤加丽粉嫩的脸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大哥的棍子好厉害,贱女人快受不了了!别┅┅别停啊。”汤加丽张大了嘴,把舌头伸出老长,她的脸蛋被越打越红,唾沫顺着舌头流到下巴,头发也轻舞飞扬的,但根据文主任他们制定的规矩,她不得不挺着乳房淫叫。

    “好了!贱货!让我爽一下!”文主任一脚将汤加丽踢开。

    “嗯…呜…呜……”汤加丽爬在地上,乳房也贴在地上,她用手在自己红肿的脸上轻轻的揉着,全身也随着扭动,尤其是她那丰腴臀部竟画起圈来,她胡乱哼哼着,很是享受,淫水已经打湿了她的阴毛,还流到大腿上不少,看来她被文主任的阴茎刑讯逼“潮”了。

    汤加丽恭恭敬敬的跪在文主任的两腿间,低下头用性感嘴唇,深含着文主任那软塌塌的阴茎舔弄起来。

    “好好舔!听见没有?”文主任满意的看着胯下的汤加丽,调唆的说道。

    “嗯!……”由于被文主任那巨大的阴茎充斥着口腔,汤加丽只能用鼻子答话。

    “上来!……”文主任似乎有点受不了了,他拍了拍汤加丽的头。然后迳自躺到床上,四仰八叉地伸开手脚。

    汤加丽赶紧站起身来,跪爬在沙发上,张开嘴把文主任那已经勃起大半的阴茎含在了嘴里。

    “嘶!……骚货…掉过来把屁股翘起来……自己用手分开……给我看看妳的骚屄!”随着汤加丽红唇的不断吮吸,阵阵的快感不断从文主任阴茎的尖端向他大脑的顶端波动着,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没摸到汤加丽的身子,便很不满意地拍着汤加丽的头说到。

    汤加丽恐惧得发抖,她不知道文主任要对她干什麽?可她除了服从还能作什麽呢?她必须一身承受全部的屈辱和痛苦,不管它有多麽巨大、多麽羞耻。

    汤加丽含着文主任腥臭的阴茎不敢松口,她小心翼翼地转动着身子,将下身转向文主任,她抬起一条腿越过文主任的身子,战战兢兢地骑在了文主任的胸口,她将柔软的乳房贴在文主任臃肿的肚子上,拚命张大嘴,将文主任那越来越粗、越来越硬的阴茎尽可能多地吞进嘴里。然后,用手把自己的翘臀掰开,对着文主任露出了她那正在紧张抽缩的红肿不堪的阴部。

    文主任拍了拍汤加丽的屁股,汤加丽明白这是催她加快节奏,她含着眼泪“吱吱”地卖力吸吮起来,一股股腥淫的黏水被她吸进嘴里。

    “妳的骚屄真是吸引人啊!怎麽样舒服吗?”文主任将两根粗大的手指插进汤加丽岔开的腿间,汤加丽被迫抬高屁股,文主任用手指立刻捏住她红肿的阴唇捻了起来,同时用手指拉开她红黏不堪的肉缝,让复杂的肉片像花一样的展开来,然后挑开包覆着阴蒂肉芽的嫩皮。

    “哼嗯……嗯…嗯……”汤加丽疼得全身肌肉紧绷,发出哭泣般的呻吟。但她仍“吱吱”地用心吸吮着文主任的阴茎。

    “重了吗?要温柔点吗?……”文主任抑制不住地兴奋起来,他一面抬着屁股将肉棒更深地送入汤加丽的口腔,一面嘿嘿的冷笑着,指甲尖小心的挑起汤加丽黏嫩的肉芽。

    “嗯……”汤加丽颤声的叹息着。

    文主任把汤加丽下身可爱的肉芽夹在两片指甲间搓来揉去,汤加丽的阴核一下子就充血变成了紫红色。

    “啊啊……哼嗯……”汤加丽用力地夹紧自己两边大腿,脚掌弯曲成诱人的弧形,脚趾头互相夹在一起。她被文主任的阴茎顶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加上阴唇传来的阵阵趐麻的感觉,她浑身开始战栗、出汗了。

    “放了我……求求你……我不行了……”下身传来一种透彻心肺的令人欲死不能的折磨。汤加丽哭泣般的呻吟着,一张雪白的俏脸已经变的通红,她难受的用手不停的抓挠着自己的臀肉,但她却不敢用手去护住自己的阴部。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文主任阴险地笑着。忽然他像想起了什麽,将捏住汤加丽阴唇的手抽了出来。他将汤加丽的屁股往下压了压,然后推着她的大腿示意她前后移动。

    汤加丽顺从的前后移动着,阴茎顶住了她的喉咙口,乳房蹭在文主任的肚子上软乎乎的一阵趐麻,阴唇与文主任胸口的硬毛摩擦起来像是过电;最难忍受的是肛门,先是脱出了文主任的手指,然后再自己插回去,这一动简直是在给自己上刑,全身像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好!快动!”文主任从中找到了无限的乐趣,他命令汤加丽不停地动。

    “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行了……啊……”汤加丽嘴里含着的阴茎膨胀的几乎要把她的嘴撑裂了,她实在顶不住来自身体四面八方的刺激,呼地一股热流冲向下身,她浑身一抖,泄身了。

    “骚娘们!怎麽样?还敢不敢了?是不是想要我的鸡巴了?快求我!”文主任感觉到了流到他胸口的黏液,他伸手在汤加丽的阴户上摸了一把,猥亵的骂了一句。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你……操……我……”汤加丽说完羞得想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愿意乖乖听我的话了吗?”文主任绕到正在痛苦地扭动着的汤加丽面前,抬起她下巴问道。

    汤加丽吃力地扭动脖子,瞪着文主任,她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用眼光乞求着。

    “现在还不是时候操妳。”文主任轻声的笑着拿出了个东西。

    这是一个铜制的大号钩子,钩子的头子作成了一个阳具的摸样,汤加丽一看就知道那钩子是用来插进她阴道的,但是钩子的另一头用鱼线连着另一幅小钩子。

    文主任把铜钩的头插进汤加丽的阴道,然后抓住她头发,使她的头往后仰,把铜勾连着的鼻勾勾住她的鼻子。

    这下汤加丽不得不一直辛苦地仰着头,头稍微低下一点,就会拉动阴道里的铜勾插向她阴道的深处。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汤加丽在阴道的痛苦和心理的屈辱中坚强地忍受了十几分钟,心理的防线终于崩溃了,她痛苦地摇着头,头上,屁股上都闪着亮晶晶的汗珠。

    “妳求我什麽啊?”文主任故意问道。

    “求求您!给我吧!”汤加丽跪到文主任脚边。

    “给妳什麽啊?”

    “求求您,操我……操……我的……骚屄……别再折磨我了……。”汤加丽顾不了羞耻哭着哀求文主任。

    “怎麽?求我操妳了,妳不是很讨厌被男人操吗?”文主任仍不放过汤加丽。

    “不不,我喜欢被男人操,求您操我吧……”汤加丽快要崩溃了。

    “好吧!现在站起来,面靠向墙壁,两手扶着墙,屁股撅高点,我来好好的慰问一下你的骚屄。”文主任抚摩着汤加丽的玉臀说到。

    汤加丽直起身。按照文主任的话摆好姿势,文主任抱住她的屁股,开始玩弄起来。

    “我来了!……”文主任用阴茎抵住汤加丽的阴道口,先是在外面摩擦了一会,然后狠狠的挺进去。

    “呀……”强烈的撕裂感令我汤加丽狂乱的呼喊起来。

    文主任的腰部开始运动,快速的做着活塞运动,两手不时绕过汤加丽的腋下抓住她跳动着的丰乳大力的搓揉着。

    “奶子真大!”文主任一面调笑着,一面加快抽送的节奏。

    “啊……别……嗯……”汤加丽哭泣的呻吟开始转变成高亢的叫喊,羞愧好象完全离她而去。

    终于,文主任猛的将阴茎顶在汤加丽的腔道里,用强壮的手臂将她按在胯下,汤加丽知道文主任要射精了,她顺从的将脸帖到墙上,身体一动也不动的等待着,很快阴道里的阴茎开始抽动起来,大股的浊白的液体射到她的子宫里……。

    文主任的阴茎渐渐缩小,最后退出了汤加丽的阴道,随着文主任阴茎的退出,不断有浊白的液体从汤加丽的阴道里流出,流到她的大腿和阴毛上,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汤加丽从一旁的桌子上取过卫生纸,揩了揩流到她的大腿和阴毛上的秽物,然后,跪在文主任的双腿间,低下头用自己的嘴为文主任的阴茎做着清洁。

    发泄过后的文主任懒懒的躺在椅子上,满意的享受着汤加丽的侍奉,他不时把脚穿过汤加丽的大腿间,用脚趾挑动着汤加丽隐秘的私处。

    汤加丽那全裸的雪白的肌体,交织着文主任黝黑的胯下,在灯光下反射着哀怨的光芒。

    “屁眼也要好好的舔!”文主任满意的把两腿搭在扶手上,露出丑陋的阴囊下黑红色的肛门。

    “呜……”汤加丽好象认命一样,将脸靠到文主任的肛门上,她马上闻到从文主任直肠里散发出来的恶心气味,她哭泣着,努力的把舌头伸进文主任那恶臭的肛门深处。

    “哦……好!手也不要偷懒!快动!”文主任兴奋的叫嚷起来,他把阴茎放到汤加丽的额头上说道。

    “嗯……”

    汤加丽接受着命令,把一只手放在文主任的肛门旁边,来回的用手指撮弄着,另一只手绕到上面将额头上的阳具轻轻握住抚弄起来,她用舌头小心的舔着文主任肛门,还不时的努力将舌头伸进肛门内刺激着里面的直肠。

    “哦,真舒服。”文主任叹息着,看着汤加丽因为努力承欢而上下摇摆的肉体,感觉到一股热流逐渐从脑门向下体的尖端涌动着,

    “快……要出来了,用嘴!……”

    汤加丽马上将嘴从文主任肛门处移开,把阴茎含进口内,快速的上下套动着,含在嘴里的阴茎急速的爆涨起来,终于伴随着文主任“哦哦”的怪叫,在她的口内射出了腥浓的精液。

    射精后的文主任犹如虚脱般的瘫坐在躺椅上,呼呼的喘着粗气,经过口交的阳具软软的耷拉在他的小腹上,仍然有令人惊叹的巨大,好象一条巨大的毛毛虫一般。

    汤加丽艰难的把口里腥臭的液体咽了下去,虽然每次为男人口交,男人都会将精液射进她的口内,但是她还是觉得不适应,浓浓滑滑的精液混合着唾液的感觉每次都令她有强烈恶心的感觉。但她不敢将精液吐出来,而且,只要男人看着她,她还得装出一副很爱吃男人精液的样子来,把嘴里的精液咽下去。

    汤加丽仍然跪趴在文主任的两腿间,用一种朝圣似的眼神看着文主任的阴茎,她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是不敢乱动的。

    “在我回复力气之前,好好的帮我舔脚,呆会我再好好的”疼妳“,嘿嘿。”坐在躺椅上的文主任慢慢的恢复过来,他看着跪在胯下的汤加丽嘴角边还有一丝未擦干净的白色液体,嘿嘿的笑着,将脚伸到汤加丽的面前。

    汤加丽用双手捧起文主任左脚的脚掌,默默的将大脚趾含在嘴里,为了文主任的重新勃起被迫开始动作起来。

    “把它插进妳的屄里。”文主任对着汤加丽翘了翘右脚的大脚趾。

    “啊……是……”汤加丽害羞的看了看文主任的右脚。

    “快点插进去,注意可不要泻了啊,呆会有妳受的。嘿嘿,弄好以后继续帮我舔脚,我睡几分钟,妳可别偷懒!听见没有?”

    “是……”汤加丽屈辱的抬起下身,用手扶着文主任的右脚,将大脚趾顶在自己的阴道口上,然后慢慢的向下坐。

    文主任的右脚大脚趾,很轻松的就插进了汤加丽的阴道。汤加丽一边上下挺动着臀部,让文主任的脚趾放肆的奸淫着她的阴道,一边用手捧着文主任的另一只脚,用心的舔含着。

    室内忽然变安静了许多,除了汤加丽吮嚼文主任脚趾的“啧啧”声和文主任进入半睡眠状态的粗重的鼻息声外,还有,汤加丽套弄着脚趾的下体发出的“滋、滋”作响的淫靡声。

    汤加丽一边恭敬的捧着文主任的脚掌舔弄着,一边摇晃着圆翘的屁股抵受着脚趾在阴道里抽插而引起的酥麻感觉,她还不时的看着文主任那逐渐苏醒的阴茎……。

    “把屁股撅起来!”文主任拍了拍汤加丽的屁股。

    汤加丽楞了一会,还是乖乖地把屁股抬起来对着文主任。

    “贱货!妳今天拉屎没?”文主任摸着汤家丽的屁股问道。

    “拉…拉了……”汤家丽一边回答一边把头羞辱的拧向另外一边。

    “看来妳是没拉干净!现在我就给妳洗洗屁股吧。”说罢文主任从卫生间里抬出来一盆水,盆里放着大号的注射器。

    汤家丽看到那些道具,害怕地拼命摇头,直往墙角缩。她知道文主任所说的洗屁股是什麽意思。

    “妈的!躲什麽躲?不把妳的屁股洗干净点,会弄脏我的宝贝的!其实我这是心疼妳,看妳那屄肿成那样!我舍不得再日它了!所以换个地方日日!妳说这是不是对妳好?不过我随便妳!妳要是觉得还是日妳的屄好,那我就日妳的屄!妳自己选吧?”文主任一边把整瓶的甘油倒在盆里一边幽幽地说道。

    汤家丽似乎在作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她终于还是屈服在文主任的淫威下,乖乖地走到水盆前。

    “要什麽姿势自己摆吧。”文主任头也不抬地说道。

    汤家丽默默地转过身去,爬在了地上,她把屁股翘了起来,摆了一个等待灌肠的姿势。

    “操!看来妳这贱货还有点经验啊!”文主任把抽满了水和甘油的混合液的注射器拿到了汤家丽紧张的屁股前。

    “放松点!要不然可有妳受的!准备好啊!要开始了!”注射器的管嘴进入了汤家丽的肛门,文主任故意大声说道。

    文主任用力推动注射器的尾部,汤家丽顿时呜的一声,浑身开始颤抖起来。

    “别动,不然妳的屁眼会受伤的!”

    文主任的话很有效,汤家丽立刻静了下来,只是嘴里还不时发出呜咽的声响。很快大概200cc的甘油混合物灌进了她的肛门,这时她似乎想爬起来。

    “别急,还没完了,要把妳的屁眼灌满才行。”文主任阻止了汤家丽的行为。

    汤家丽听到文主任这话快要崩溃了。很快又是两个200cc灌进了她的肛门。

    文主任把汤家丽拉了起来,汤家丽的手一直不敢离开自己的屁股,眼睛不断地扫向旁边的厕所,可以想象出来她一定在用自己的手指按住肛门,不让里面的液体喷出来。

    “想去厕所吗?”文主任问道。

    汤家丽低垂的头狠狠地点了两下。

    “去上可以,不过妳得给我跳段舞,我满意了自然会让妳去厕所,如果跳得不好,哼哼,我就再给妳的屁股灌给几百cc!直到把妳的屁眼洗干净为止。”

    文主任不紧不慢地说到。

    汤家丽一开始似乎很不情愿,文主任用注射器敲敲装满水的脸盆催促着她,汤家丽在文主任的淫威下不得不慢慢地直起腰,开始很不自然地扭动起来。

    文主任打开了录音机给汤家丽“伴舞”。汤家丽跳得很别扭,只是在不停的机械的扭动着她的丰臀,不过对于一个肛门里被灌了600cc液体的女人来说,这已经很难得了。随着甘油混合液对汤家丽大肠的刺激越来越强烈,她的舞步也愈加凌乱,头摇得象拨浪鼓一般。

    文主任一边笑着一边看着汤家丽站在那里痛苦地晃动着脑袋,享受着她不能排便的痛苦。

    “好了!妳可以去厕所了!”文主任折磨够了汤家丽后,挥挥手,示意她可以去厕所。

    汤家丽一得到允许,马上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按住肛门,一溜小跑进了厕所。很快,厕所了传出气体经过肛门排出体腔发出的巨大声响……。

    “继续吧,贱货。……”等汤家丽从厕所里出来,文主任指着地上的水盆对着她说道。

    汤家丽又被文主任灌了3个600cc的甘油混合液,拉得她嘴唇都紫了。

    “今天就先放过妳!还不用妳的屁股好好报答报答我!”等汤家丽再一次从厕所里出来,文主任对她说道。

    汤家丽似乎还在犹豫着什麽,文主任上去在她的屁股上重重地扇了一掌,一个红色的手印慢慢地在她雪白的丰臀上显现出来。

    “今天妳要是不把我服侍满意了!我就把这盆全都灌到妳屁眼里!”文主任对着汤家丽凶狠地命令道。

    汤家丽看了看那还剩大半盆的甘油混合液,乖乖地走到了文主任的面前。

    刚才为汤家丽灌肠的时候,文主任就热血沸腾了,现在汤家丽又把她那丰满的屁股凑到了文主任的面前,文主任自然不会放过,很快,屋子里回荡着文主任的腹部和汤家丽臀肉碰撞的声音,还有从汤家丽嘴里发出的淫叫声。

    很快文主任就把一股热流射进了汤家丽的直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