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一
    “自己说!该怎麽惩罚妳!”打麻将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来了,等人来的差不多了,文主任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汤加丽羞辱地跪在地上,紧紧遮挡着胸部和下阴,臀部紧抵着墙角,躲避男人们贪婪的的目光,她知道今天难逃一顿折磨,低头不语。

    “妈的!问妳话呢?没听见是不是?”文主任看汤加丽不说话不由大怒。

    “没……求求您……饶了我吧?”汤加丽吓的苦苦哀求。

    “饶了妳,没那么便宜!去!到屋里拿捆麻绳过来。”文主任恶狠狠的命令着汤家丽。

    汤家丽哀怨的看了一眼文主任,顺从从房间里拿了根麻绳出来。

    “妳知道这是什麽吗?”文主任把汤加丽带到一座菱形木器旁边,指着问她。

    汤加丽摇摇头,但她知道这肯定不是什麽好东西。

    “这叫木马,是一种对女人缓慢施加痛苦的刑具,日本把它叫做”三角木马“,这东西的作用就是:当女人骑在上面时,她的阴唇可以更加深入地覆盖在上面。木马离地面较近,处于恰好让女人必须踮起脚尖才能保持站立的高度。当女人跨骑上去后,由于重力作用,她身体的分量便集中在三角形的顶角边,阴部和肛门处被压迫,身体就好像被撕裂成两半一样。过上一段时间,她的大腿就会开始酸麻,她会用尽最后的一点力量来踮起脚尖,以免自己的下阴被那根坚硬而狭窄的木条压入。可是她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下沉,她的阴唇被木片压得越来越紧。而她又要努力踮起身子,但是过不了几秒钟,她的腿就会开始发抖,身体又开始下沉。她这次需要更长时间来积累力气,然而很快又会往下沉。这在古代是专门惩罚象妳这种淫妇的,今天我要妳尝尝它的滋味。”文主任故意刺激着汤加丽的自尊心。

    “文大哥……求求您…不要……”汤加丽害怕地直往后缩。

    “妳坏了规矩就要受惩罚!告诉妳这只是第一步,后面收拾妳的东西还多着呢!是不是要我来帮妳啊?”

    文主任的脸色突然严厉起来。

    “不要…我…自己来……”汤加丽吓的连连摇头,她知道文主任的脾气。

    汤加丽看着面前这所谓「木马」的东西,其实是一根长长的木头做成的三角柱体,尖尖的那面朝上(约1.5厘米宽),有座像马头的木头接在前方。为了使女人的大腿能分开的大一点,中间和下面都做的特别宽大。最大的不同是马身里形成空洞,相当于马鞍中央的部分有一个椭圆形的孔。

    汤加丽双手揪着自己的乳头,吃力地踏上木马旁边的台阶,跨到了木马上,木马背上那不算锋利的木边正好对着她的阴户。她不得不踮起脚趾勉强够到地面,以此来减轻她阴部的痛苦。

    文主任抽掉汤加丽脚下的木头垫子,这下汤加丽身体的重量大多压到了与木马接触的阴部,但这时她的双手仍紧紧的揪着自己的乳头,不敢放开。

    汤加丽不敢用双手去扶住木马,好让自己的阴部稍歇缓解。虽然文主任没有命令她用双手揪住自己的乳头,但她知道她应该这麽做,她知道,文主任让她坐木马的目的就是要折磨她的阴部。如果她不用双手揪住自己的乳头,而是用双手扶着木马作支撑的话,就达不到文主任折磨她的目的而惹恼文主任,这样只会让文主任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更加疯狂的惩罚她,让她更加的痛苦不堪。她只有主动的在文主任和那些男人们面前,做出一些女人在男人面前觉得屈辱和淫荡的动作,才能让男人们开心,才能让男人们在接下来对她的玩弄当中,稍稍的手下留情。其实她并不愿意这麽做,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在这麽一群恶魔似的男人面前,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骑在马上的滋味怎么样?”文主任一面说一面抚摸着汤加丽雪白的大腿。她雪白的大腿根已经彻底的向左右分开,连阴毛都和木马背接触在了一起。

    “求求您……把我放下去吧……”汤加丽一面哭一面哀求。

    “别急!妳好好享受吧!我先去拉泡屎,等我拉完屎再说!”文主任摸了摸汤加丽的秀发说到。说罢文主任就走进了卫生间,把汤加丽留坐在木马背上。

    大概过了20分钟,文主任走出了卫生间。

    “怎麽样,木马的滋味爽吧?”文主任边用嘲笑般的口气对汤加丽说道,边把右手伸入空洞的马身里。

    “啊!……”阴唇突然被摸到,汤加丽的身体向上挺,差点没有从马上摔下来。汤加丽分开双腿骑在马上后,中央的部份正好对着马背上椭圆形的洞,所以阴户和肛门正好在洞上,从下面伸手进来时,可任意摸到那个部份。

    “在这个马身的下面还有镜子,现在我玩妳这里的样子,都照在镜子上。”

    汤加丽感到下体碰到异物,这种感觉使她的全身紧张起来。可是,那个东西的头部却慢慢顶开她的洞口。

    “啊……唔……不要……”汤加丽的牙齿咬得卡卡直响,她忍不住脚尖向上翘,柔软的腹部开始发生痉挛。

    “对这个东西,妳好像感到相当舒服的样子。现在,这样就到底了。”

    “啊……”汤加丽的上半身挺直,后背有一点颤抖。

    文主任把碰到汤加丽子宫的假阳具固定在马身里的木臂上。从镜子里可以看到黑色的假阳具,完全进入汤加丽那因充血形成粉红色的洞口里。而且菊花蕾也随着蠕动。

    “妳觉得怎么样?”文主任露出得意的笑容站起来。他抬起沾满汗珠的脸,用恶毒的眼光凝视着汤加丽的表情。

    汤加丽此时只有痛苦地喘气,声音也发不出来了。她的上身摇摇摆摆,为了不要使自己摔下去,必须要双腿用力夹紧马身,可是在双腿用力时,阴唇也必然的会收缩,如此一来,就是她不愿意也得夹紧深深插入在她阴道里面的假阳具。可是夹紧时,从她阴道产生的快感,又忍不住使她扭动屁股。这样一来假阳具的尖端开始和她的子宫摩擦——这样的循环使她陷入了连呼吸都困难的状态。

    电动假阳具的动作停止,汤加丽全身是汗的身体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骑的马又开始上下弹动起来。

    “啊……不要……”和电动假阳具完全不同的刺杀,使汤加丽发出的呻吟声也有了变化。

    现在是电动假阳具本身没有动,而是汤加丽的身体随着木马上下活动。等于是骑在男人的身上,女人自己抽插的样子。

    “嗯…嗯嗯…嗯……”汤加丽发出哼声,主动的做出扭动屁股的动作。然后她好像筋疲力尽的垂下头,她紧咬着牙,赤裸的身上挂满豆大的汗珠任由木马摇动。

    “求求您,放我下来吧。”再也忍受不了的汤加丽吃力地哀求道。

    “放妳下来可以!但妳要自己说!下来该怎麽惩罚妳!”文主任在一旁冷笑着说。

    “……”汤加丽楞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回答。

    “好,妳嘴硬自己不说!我先把妳给晾起来再说!”文主任说着抓着汤加丽的头发,强迫她躺到屋角的铁床上。

    汤加丽默默的躺在铁床上,大腿v字型地叉开,她的下身向外送出来,腿间的一切暴露无遗,女人的全部隐秘毫无遮掩地裸露在几个色咪咪的男人面前。

    文主任抬起汤家丽雪白修长的双腿脱下她的高跟鞋,用手托住她的嫩脚,放在灯下仔细的欣赏起来。

    汤家丽的玉足真是件美妙的艺术品,柔嫩的脚象玉石雕啄过一般晶莹剔透,粉红色的脚掌泛着滑润的光泽,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地并拢在一起,细密柔和的趾缝,五粒红润嫩滑的趾肚,那幼嫩的淡红色的趾肉就象重瓣的花蕊,姣妍欲滴。在她脚掌上隐约可见的纹理间散发出淡淡的沁人心脾的和着微弱汗味的肉香,鹅蛋般圆滑细腻的润红脚跟由足底到小腿颜色逐渐过度到藕白色,脚后跟奶白色中透着淡黄色。

    汤家丽温热的脚底板,泛着潮红的脚掌由于出汗的缘故极其柔软,从脚掌到脚心颜色渐渐由细腻的肉红色转为极浅的粉色,五粒脚趾几乎是透明的粉红色,象一串娇嫩欲滴的葡萄,文主任感到抚摸汤家丽脚掌的感觉就象抚摸婴儿的脸,她的整只脚柔若无骨,把它贴在脸颊上,就象一只颤抖的小鸟,那温热、细腻、滑嫩、润泽的感觉让人都快疯了。

    文主任伸舌头舔了一下汤家丽那长长的细嫩中趾,汗液淡淡的咸味及汗腺分泌的少量油脂和着那绵软滑腻的香浓使文主任如痴如醉。

    文主任对着汤家丽柔嫩脚掌疯狂地舔食起来,先是她的脚底板,然后是她的趾缝,最后再挨根儿吮吸她的细长白嫩的脚趾头。

    文主任的嘴痴迷地伏在汤家丽的脚脖上,汤家丽光滑、圆润的脚踝、莹白的脚腕,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就在他的唇下,汤家丽脚背上细腻的肌肤上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毕现在他的眼前。

    汤家丽那惊鸿一瞥的脚底更显柔润异常,脚趾肚的整洁和趾底皮肤更加柔媚;香秘的趾缝间五根白玉般的秀趾丝密齐整的相依;文主任吸吮着汤家丽的每一个脚趾,一个个小肉粒儿格外可爱。白润柔软的脚掌如松绵的香枕,曲秀的脚心如清婉的溪潭,莹润、粉嫩的脚跟轻揉之下现出微黄,白润凹凸泛起,惹人轻怜惜爱,脚弓向上微微巧起,文主任上前用嘴含住她那圆润的脚后跟,用舌头拼命的舔,然后用牙齿轻轻的咬,顺着往上舔到了她的脚心,她的脚心很丰满,舔起来十分的舒服。

    文主任的舌头又舔到了汤家丽脚掌上,这里颜色略红,肉也比较多,但相对脚心来结实一些,汤家丽的脚在文主任的吸吮和舔抚下变的亮晶晶的。

    此时的汤家丽努力的抬着她雪白修长的双腿,膝盖几乎要靠到胸前,她的两只嫩脚高举着,而且十个白嫩的脚趾努力叉开向上翘起,这个姿势让她下身那片女性最隐秘的部位完全暴露出来。

    文主任嘴里含着汤家丽的脚趾。一边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把细细的尼龙线,他开始用细尼龙线地勒住汤家丽柔嫩的脚趾。过了大约十多分钟,汤家丽每根柔嫩的脚趾都被细尼龙线紧紧系住了。

    “嘿嘿!……”文主任冷冷地笑著,欣赏著汤家丽颇为慌张的神情,他从汤家丽的双脚处抓过细尼龙线头,在汤家丽胸前比照一下,然后开始在汤家丽的一只乳头上缠绕起来。

    “你干什麽?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我听话……我听话……”汤家丽吓得大声哀求着。

    “是吗?……”文主任不理会汤家丽的哀求,他用细尼龙线紧紧地扎紧汤家丽的一只乳头后,又去扎另一只。

    “别这样……求求您……我……我错了……呀……”汤家丽有点慌乱了。两只乳头开始隐隐生疼,被这样细的尼龙线扎紧,顿时感觉血流不畅。

    围在四周的男人们那一双双流露著兽性的眼光,都贪婪地盯在她骄傲的丰乳上,汤家丽感到十分的局促不安,羞耻的感觉从足底一直笼罩到她的发梢。

    “美不美?……”文主任将尼龙线牵在手里,轻轻扯了一扯,汤家丽胸前那两只鼓鼓的球状乳肉,被向前扯出,前端形成一个圆锥体。

    “哈哈哈哈……”男人们有趣地大笑起来。

    “啊………”汤家丽不禁大声惨叫出来。才被肆虐玩弄过的身体本来就已经颇为虚弱,这下顿时疼得面色青白。

    “这样就受不了啊?那等一下这麽多人一起玩妳,妳怎麽能应付呢?”

    文主任得意地一下下拉扯著手里的尼龙线,还不忘嘲弄嘲弄汤家丽这任由他发落的的美肉。

    “呀……”汤家丽疼得头发乱摇,丰满的的乳房随著尼龙线的伸缩,一弹一收。

    当文主任突然松开被拉绷的尼龙线的时候,汤家丽的乳房马上就被弹回自己的身体,震得上下左右突突乱跳,雪白的乳肉眩目地在男人们的面前,不由自主地展示著它良好的弹性。

    “这奶子!真不错!”文主任一边赞道。一边又用一只手拉紧尼龙线,另一只手轻轻捏著汤家丽那被绷紧著的乳肉,向一旁围观的男人们展示著玩弄汤家丽乳房的效果。

    汤家丽轻咬银牙,她觉得面前这一张张猥亵的面孔,既可憎又可怕。原本稀稀拉拉站在房间里的男人们,渐渐围了上来。包围圈越缩越小,最前面的人已经差不多跟她零距离接触了,几只好色的手掌当然也就不客气地摸上了她那对正被虐待著的丰乳。

    “感觉怎麽样?妳奶子生得这么漂亮,不就是为了让男人玩得更开心吗?哈哈!”文主任不忘调侃一下被辱的汤家丽。

    “求求你们…别这样……”汤家丽低声下气地哀求着。两只雪白而丰硕的乳房上,男人的手掌肆无忌惮地揉捏著,她红著脸痛苦地闭上眼睛。

    但这当然还不是尽头,文主任仍然不时地牵扯著手里的尼龙线,跟那些兴奋的手掌们一起,操纵著汤家丽胸前那对傲人的丰乳形状的变化。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汤家丽的身体羞耻的颤抖着,虚弱的身体彷彿在大海的波涛中翻腾著,乾涩的嘴唇在反覆的折腾中渐渐失去了血色。

    文主任笑了笑把手里的尼龙线交给身边一个男人,燥动的双手也加入到玩弄汤家丽身体的手掌们当中。从那汤家丽那令人垂涎三尺的丰乳,下移到她结实却纤细的腰部,最后摸到她的臀部。

    现在,汤家丽丰满的乳房现在更加突出了,无法排出的奶水将汤家丽胸部那两只半球状的乳肉撑得拚命向外鼓出,雪白的乳肉因为血流不畅,已经鼓成紫红色的两个肉球。连在乳头上的尼龙线只要轻轻一扯,鼓涨的乳肉便夸张地向前拉出,伴随著汤家丽的惨叫声,长长地牵引著她丰厚的乳肉,在前端形成尖锐的尖角,苍白地颤抖著。

    文主任玩弄够了,收紧了尼龙线,汤家丽美丽的脸庞上呈现出痛苦的神情,豆大的汗珠从她的脸颊滚落,她嘴里轻轻的呻吟着。细尼龙线分别绑住了她的十个娇嫩的脚趾头,线的另一头又分别系在她两只乳头和下身的阴毛上,如果她腿脚一放松,就会扯痛她的乳头和阴毛,所以她只能这样努力举起双腿和双脚,展示着她的诱人的阴户和肛门。

    “各位!这个婊子,今天犯了错!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既然她犯了错,那咱们就不能坏了规矩。现在我就开始惩治她。”文主任站起身边说边用一根长木棍,捅着汤家丽的阴部。

    汤加丽抬起的双脚和裸露着的阴户和肛门正冲着围观的男人们,汤加丽羞愤的试图夹紧双腿,并拢叉开的脚趾,但这样一来,细细的尼龙线扯痛了她敏感的乳头和阴毛,痛的她一阵抽搐,嘴里发出呻吟,只好又分开双腿,翘起脚趾头。

    “妈的!看来妳的骚屄是真痒了?"文主任淫笑着,把鼻子凑到汤加丽翘起的脚趾缝里闻了闻。

    文主任摸弄了一会汤加丽的脚掌,又用手扒开她两片肥厚的大阴唇,扣摸着她的阴道,捏弄着她的阴蒂,最后还抠弄了一会她的肛门,并仔细的闻了闻她阴户的气味后,才又一次把她的双腿向两边大大的拉开。

    汤加丽的两腿大大的叉开几乎拉成了一字,暴露出阴部,没有丝毫遮挡的意思,在男人们面前她已经没有了羞耻的恐惧。

    “妈的!……”文主任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两指宽的扁平黑皮条。重重地向汤加丽阴部的裂缝抽了下去。

    “啪……”皮条重重的打在汤加丽那大大敞开的大腿根上。

    “呀……啊……”汤加丽的大腿根立刻呈现了一条暗红色的鞭痕,她的脚趾猛然并拢,两腿不由自主的伸开。绑在她的乳头上的细尼龙线,被生生的从她的乳头上扯了下来,下身的一撮阴毛也被扯了下来。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凄厉的失声惨叫起来。

    汤加丽的两个乳头红肿的挺立着,突突的疼痛侵袭着她的神经。她感到乳头彷彿被从身体被拉断了一样,大腿根的皮肤火热痛楚好像裂开了一样,剧痛使她大腿内侧的肌肉剧烈的痉挛,她拚命收缩肛肌,肛门紧紧地收缩在一起。她疼得夹住双腿,浑身颤抖,两手捂在阴户上。

    “妈的,给老子把腿张开,老子今天要抽烂妳的骚屄”文主任咆哮着。

    汤加丽含着泪,慢慢的把双腿屈起分开,露出阴部。

    “啪……”文主任又抽了一皮带,皮条抽打在了汤加丽的阴唇上。

    “……”汤加丽疼得立刻并拢了腿,可随即又自动地叉开来。她的阴唇慢慢变成了更鲜红的颜色,比平时肿了两倍。

    “啪……啪…啪…”皮条无情的抽打着汤加丽柔软的阴户,她的阴唇迅速地肿胀起来、阴道口眼见着闭合起来,只剩下一条凸起的窄缝。

    “啊┅┅啊呀┅┅你们杀了我吧……我不活了……你一刀杀了我吧……”撕心裂肺的痛苦几乎叫汤加丽疼死过去。她已经没法跟着鞭子的节奏喊叫了,她猛烈的扭动着身体,用头猛撞着铁床。从她嘴里发出了骇人的惨叫声,汗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她的叫声已经嘶哑,惨得让人听着心都碎了。

    “啪!”

    “啊……”

    “啪!”

    “啊!……”

    “啪!”

    “啊!…………”汤家丽的惨叫声发颤。

    文主任仍在狠狠的抽打着汤加丽的阴户,有几鞭抽到她的屁股上,雪白的屁股上顿时印出粗粗的血痕,看上去让人触目惊心。

    “啪!”

    “啊!……”

    “啪!”

    “啊!……”汤加丽的尿水被打出来了。尿水在汤加丽的下体流淌,她的身下湿了一大片。

    “啪!”

    “啊!……”

    “啪!”

    “啊!……”汤加丽的惨叫声越来越弱。

    “…………”

    “啪!……啪!……啪!”直到文主任打累了,才扔掉了鞭子。汤加丽已经没了力气,她已经喊不出来了。她失禁的小便从阴户中渗出来,一点点地滴到地下。她的阴户已经被文主任抽得又红又肿,阴唇肿的异常肥厚,高高隆起,两边紧紧合成一条细缝。从她阴道中不断涌出的尿液,顺着她的大腿内侧在往下流。

    也许是抽打汤家丽的那根两指宽的扁平黑皮条的缘故,也许是文主任抽打时力度掌握的缘故,汤家丽的阴部在这麽残酷的抽打下,居然一直保持着紫涨而不破皮的状态。

    其实这正是文主任想要达到的效果,他知道生殖器官是女人身体最珍贵、最脆弱的地方,用皮条残酷抽打一个女人的下身的这种行为,本身就给这个被抽打的女人带来了极度的痛苦和羞辱。等一会男人们还会用男人对女人最有效的攻击武器——阴茎,插入这个女人被抽打后肿的紫涨紧紧合成一条细缝的下身,肆意的奸淫这个女人,这样的折磨对一个女人来说,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年轻少妇来说,没有什麽比脱光衣裤、赤身裸体地被男人打肿阴部后再轮奸,更难以忍受的了。当女人光着身子站在男人面前,任凭他们肆意羞辱而无法抗拒,想到即将遭受的远非是一般的严刑拷打时,她们感受到的是一种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这种折磨是任何一个女人所绝难忍受的。待到女人羞辱不堪、精神极度紧张恐惧之时,男人们再施展出各种毒辣手段,对她们赤裸的肉体施加折磨,这样她们就会感到无法忍受,从然让男人获得极大的快。

    像汤家丽这样已婚、已育的女人,有着发育成熟的肉体和一定的性生活体验,这也使她们的女性器官比那些未经人世的少女对性刺激有更敏锐的感觉,面对用在她们乳房和阴户上的酷刑,她们要承受更大的心理压力。相对那些未经人世的少女,成熟的少妇在这种酷刑折磨下有着顽强的忍耐力和生命力。但这种生理上的特徵,却使她们在受难时,痛苦的时间更为漫长。

    本身女人的皮肤就比较娇嫩,而她们的下身就更为娇嫩,被抽打后肿的紫涨的阴部已经变得非常的敏感了,那里不要说别的,就是用手轻轻的摸一摸都受不了,更别说男人用手强行分开她肿的变成一条细缝的阴部,再将粗大的阴茎狠狠的插进她的阴道,然后大力的在她的阴道里抽插了。由于生殖器官是女性最敏感和最感珍惜的部位,阴蒂又是女人性神经最集中和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当男人刚硬的阴毛一次次摩擦着女人那红肿的下身和阴蒂时,那种疼痛感犹如施刑一般,足以使女人的神经产生竭斯底里的颤抖,任何女人、尤其是像汤加丽这样年轻的少妇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用皮条抽打女人的阴部,主要就是通过皮条的快速抽击来伤害女人下身的表皮,造成皮下充血、水肿等来刺激皮下神经末梢而形成剧痛。女性阴唇和阴蒂集中了大量神经末梢,对痛觉极为敏感。可是如果皮条撕裂了女人阴部的皮肤,女人对痛苦的感觉就会有所下降。在后面的奸淫中,女人可能会处于半昏迷状态,对奸淫她的感觉已经不太敏锐了,她感觉不到因男人奸淫她时间的延长,而对她阴部所造成的刺激。

    所以,文主任的适可而止,目的是不影响后面奸淫酷刑的效果。皮条抽打的停止使汤家丽的阴部保持着对痛苦的敏感度。当男人们一个个的将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奸淫她时,她阴部那因肿胀而变得更加敏感的神经丛,会给她造成剧痛和难耐的神经刺激还会产生一种难耐的刺心感觉。这样她阴唇和阴蒂的神经丛在产生剧痛的同时,却未没有永久性损伤,她在这种酷刑下则要忍受复合性的痛苦而难以昏迷。而且这种缓慢的痛苦会随着奸淫人数的增加慢慢的加重,给她在生理上和心理上造成无法忍受的更为惨烈的痛苦。而同时,奸淫她的男人所产生的感官刺激也异常强烈,可以从中获得极大快感。

    一旦男人的兽性无节制地迸发出来,各种悲剧便会发生。而在这中间,最悲惨的莫过于女人。一个女人、尤其是年轻女性,一旦被男人作为折磨的对象,那麽这个女人的什麽人格、尊严、贞操等等便不复存在,等待她的只能是兽性的凌辱和令人无法忍受的折磨。

    牌局开始了,汤加丽被迫跪在地上,岔开着双腿,露出肿的紫涨的下身,等待着男人们的奸淫。

    第一把有人和牌了,汤加丽从地上站起来,向沙发走去,由于下身肿痛,她的两只脚岔开着,只能小步地平行向前挪动,显得格外艰难。她痛苦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和牌男人的下一步指示。

    和牌男人来到汤加丽面前,看着她胸前那对丰满白皙的连青色的血管都若隐若现,细致的让人几乎找不到表面有毛细孔,圆润的乳房。忍不住用手捏摸起来。

    和牌男人的手放肆的刺激着汤加丽发达的乳腺。汤加丽本能地躲避着,但和牌男人的大手紧紧的贴在她的胸上,她没有躲避的空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和牌男人任意轻薄她的胸部。

    和牌男人将手放在汤加丽的乳部,为了更好的玩弄,他用手托起汤加丽的乳房。但汤加丽的扭动让他没抓住乳房。

    “妳他妈的乱动什麽?给我老实点!”和牌男人恶狠狠地说完,抡圆了胳膊朝着汤加丽高耸的乳房扇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汤加丽的乳房被打得左右乱晃,乳汁四溅,白皙的嫩肉上出现一个鲜红的手印。

    “啊┅┅”汤加丽疼得忍不住叫了起来。她不敢再挣扎,只有挺起了胸部任和牌男人凌辱。

    “把妳的腿分开。用手抓好!”从汤加丽的反应中,男人知道她已失去反抗的意志,玩起来更加大胆放肆。

    “刚刚……你们不是已经看过了吗?……饶了我吧……”汤加丽受尽屈辱的的缩着身子、无法抑制的啜泣着、哽咽的乞求着。

    “我还没看够!别跟我装!快点把腿张开!听见没有?”和牌男人粗暴的捏着汤加丽的下巴,将她的脸仰起来,恶狠狠的说。

    孤立无援的汤加丽根本没有抗拒的能力,她知道她必须忍受,她咬着牙忍着几近晕眩的羞辱,顺从的握着自己的脚踝、在男人贪淫的注视下将双腿最大限度地向两边劈开,露出了红肿的的阴部,她阴道紫红色的肉壁肿胀着,阴道的洞口被红色的嫩肉填得满满的。

    “很好!再张大一点。”和牌男人蹲在汤加丽张开的双腿中央,仔细的看着。

    “呜……”汤加丽痛苦的闭上眼咬着下唇,把腿张的更大。原本就美的腿在用力的情况下更显得均匀修直,脚背与小腿是成一直线的,脚趾头微微的弯曲。

    “真美!”和牌男人赞叹着,一只手从汤加丽紧致的腹部抚摸到神秘的三角地带,那里的耻毛又光滑又柔顺。

    “哼……”汤加丽疼得使不出力,一条腿从手中脱落。

    “握好!……”和牌男人帮汤加丽把脚抬起来,命她重新握住。

    和牌男人摸了摸汤加丽肿胀的阴户,脱下了裤子,一手握着早已变硬的阴茎,一手去扒她的阴户。

    “呜呜……”汤加丽用眼神企求地看着男人,同时嘴里发出呻吟声,以期引起男人的同情。

    和牌男人根本不理会汤加丽的痛苦,他用力的在汤加丽的阴部一通乱扒。汤加丽的阴户合得紧紧的,就象还没开苞的处女一样,由于充血,在灯下闪着光。和牌男人扒了一阵仍扒不太开,就抓住汤加丽的阴户硬向两边扯去。

    “噢!……求求您……别……我!我……别……用劲,求求……你了。”

    汤加丽痛得大声惨叫起来,眼泪都流了出来。她的下半身在男人的胯下动弹不得,被扭得酸痛的双手也不敢有何剧烈反抗,只是像徵地低档着男人的双手。

    “臭婊子!自己把屄扒开!”和牌男人扒了一阵没有耐心了。

    汤加丽咬着牙用颤抖着的手指把她那已肿得发紫发亮的阴唇向两边分开、压扁。扒开一条勉强可以插入的宽缝。

    和牌男人满意地点点头,他把阴茎顶在汤加丽红肿的阴唇上,把龟头慢慢挤进汤加丽的下身。

    “嗯……”汤加丽痛苦的哼了一声,慢慢的抬起头来。

    和牌男人待差不多龟头已经全进去了,便使劲抱住汤加丽的腰,突然猛地向前一冲。

    “呀……”汤加丽撕心裂腑的惨叫着,她疼得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牙关咬得紧紧的,以这种耻辱的姿势被男人奸污,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是难以忍受的毒刑,可对心理阴暗的男人来说,肯定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快感。

    男人突然发动了,他腰一挺,阴茎已有半截挺入了汤加丽的身体。汤加丽对阴茎的插入反应异常强烈,她的手脚开始激烈地颤抖起来,浑身痉挛。

    “妳他妈的,像大姑娘开苞似的,有那麽疼吗?”男人见汤加丽反应强烈,立刻来了劲,阴茎几下就捅到了底,用尽全力抽插起来。男人闭上眼,惬意般地吸着气,下身更加用力地向汤加丽的阴户猛挺。

    汤加丽快要不能呼吸了,她紧绷的身体正冒出冷汗。阴道正自卫性的扭屈收缩,她感觉阴道里的黏膜都要跟着出来了。意识快陷入昏迷的她痛苦的抽搐却无法动弹,深怕一动就会将弄坏自己体内的生殖器。

    “呵……!……!呵……!”男人一面歇斯底里般地冲刺着,一面用手疯狂地蹂躏着汤加丽的双乳,像是要为冲刺助力似地,他的指甲深深地掐入了汤加丽柔软细嫩的乳房中。汤加丽充血收缩的阴道紧紧包裹着他的阴茎,其爽无比,大呼过瘾。

    “啊┅┅!啊┅┅!”伴随着男人淫叫声的是汤加丽凄惨的痛哭悲鸣。男人粗大的阴茎在她受伤的阴部反覆抽插着,好像带动了她的五脏六腑,痛得戮心戮肝。她拼命地咬着牙,尖声惨叫着,泪水像开了闸似地喷涌而出。她似乎想用这惨叫声减轻这虐刑的痛苦,用泪水洗清这难言的屈辱。

    “呜……不行……求求你……停下来……你把我弄的好疼……呜……”

    剧烈的疼痛使汤加丽凄惨的哀号。她痛苦地摆着头,头发凌乱地贴在汗湿的脸上。她的腰臀不安份的扭颤,两条腿变换出各种让人赏心悦目的姿势。她无法再抓住自己脚踝,而改抱着大腿不停的蠕动身体,整片臀部都是湿亮的汗汁。

    男人猛插着汤加丽,手仍没有放过她的阴蒂。男人一只手扶着汤加丽的腰,一只手抠进她的肉缝里捏她的阴蒂。如果是在平时,这样的刺激会让汤加丽马上兴奋起来,但阴户在被打肿以后,每捏一下都会让她痛彻心肺。

    “呜……呜……”汤加丽无意识的呻吟着,她的脚心已开始抽筋,她吃力的握住自己的脚踝,指甲用力的掐住自己脚踝肌肤。

    男人大约折磨了汤加丽半小时,看看实在没法把她的高潮插出来,才扫兴的低吼一声,把精液射进她的身体。男人的阴茎刚一拔出,浓白的浆液马上顺着汤加丽撑在地上的那条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

    一阵狂泻後的男人站直身子,挺着肚子把已经变软的阴茎,伸到汤加丽的面前。他抓住汤加丽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在胯间,汤加丽不敢怠慢,她顺从的伸出舌头,舔舐着粘在男人阴茎上已经半凝固的污物。男人舒服的享受着汤加丽的口舌侍奉,心满意足地欣赏着眼前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汤加丽,为他用心舔舐阴茎的样子。

    男人那东西已经冷却,腥臭刺鼻,令人作呕,汤加丽强压住不断涌上来的呕吐,她不但要把男人那东西舔乾净,还要全部咽下肚去。

    汤加丽刚将男人阴茎上、阴毛上、阴囊上和大腿根的残馀精液一一舔净。这时等在一旁的另一个盒牌的男人早已按捺不住,连汤加丽下身流出的精液都顾不上擦,就挺着粗硬的阴茎一插到底。

    “啊┅┅!啊┅┅!”汤加丽的嗓子里又一次发出了痛苦、尖厉的惨叫声。

    男人们像走马灯似的奸污着汤加丽。等最后一个男人离开她的身体时,她已经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哭成了泪人。她的头无力地垂了下来,一绺秀发从额头上披散下来,滑落到嘴边,被她紧紧地咬在嘴里,好像这样能帮她减轻一些痛苦似的。她开始昏昏沉沉,无法自制的惨叫变成了痛苦的低声呻吟。小腹的肌肉不停的剧烈抽搐着。仍然大大张开着的双腿中间那娇嫩的阴部,开始和着男人们留下的精液流出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