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二
    牌局终于结束了,今晚的赢家是文主任。与往日不同的是,今晚来打麻将的人一个都没有走。

    汤加丽依旧赤裸着全身,紧靠着墙壁跪坐在自己的脚上,她的腿向两边分开,疲惫地低垂着头。

    “到铁床那一头去!躺到床上!”文主任对着汤加丽喝道。

    汤加丽顺从的躺在铁床上,任由文主任拉开她的四肢捆紧她的双手。她的身体很快就被固定成一个“x”形,使她丝毫不能动弹。这时她那些女人最羞于见人的部位全都暴露无遗。

    “臭婊子!今晚我要让妳终生难忘,我要让妳记住!违犯规矩的下场?看妳这小脚丫,可真是又软又嫩呀!”文主任走到美丽并惹人怜爱的汤加丽面前,缓缓的蹲下去,他看着躺在铁床上已经完全丧失抵抗力的汤加丽,伸出手抓起汤加丽纤细光滑的左脚脚踝,把她脚上的黑色高跟细带凉鞋脱下来扔到了地上。

    或许是没有力气,也或许是认命了,汤加丽并没有挣扎,任由文主任为她脱去脚上的凉鞋。汤加丽的脚美得像艺术品,每一根足趾都修洁雅致,根根紧并,脚形极为完美,而且肌肤光嫩如软玉,白皙赛雪的脚背上毫无瑕疵,只隐约可见肤下有细嫩的淡青色血管,就是对她身体每一部分都非常熟悉的文主任,每次见了她这一对女足珍品,也会忍不住的冲动。

    汤加丽的脚很纤嫩,白嫩的脚背上隐隐透出青色的血脉。文主任把汤加丽的脚抬到鼻子上嗅了嗅,从汤加丽的脚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文主任满意的闻着那诱人的气味,他对女人的脚有着特别的兴趣,特别是汤加丽那双柔弱无骨的美足让他感觉到全身都燃烧起来,文主任蹲在汤加丽的面前,把一双粗糙手掌放在她均匀光滑的小腿上,缓缓抚摸起来。

    汤加丽挪动身子想躲开,但她却动不了半分。此时文主任的手兵分两路,一只往她诱人的大腿内侧抚去,一只则往她脚掌的方向移动,捏着她足弓很深白嫩秀丽的美脚把玩着,还不时在她柔嫩的脚掌心轻轻搔揉。

    “嗯……”汤加丽被文主任老练的挑逗手法,以及恰到好处的力道弄得玉骨酥麻,她忍不住微启莹润的双唇,发出了让人动魄的呻吟。

    顺着汤加丽被抬高的左脚,文主任看到了她赤裸的下身;漂亮的倒三角形的阴阜上,长满了乌黑发亮的阴毛;原本粉红色的私处,由于长时间的奸淫虐待,已经红肿充血,变成了诱人的鲜红色,阴唇难堪的向外翻开着,露出粉红色的嫩肉……。

    “呜……”汤加丽的双手被绳索捆绑着,无力反抗下,她只能把头转向一边,承受着难以承受的耻辱,她两只雪白的脚ㄚ不由绷紧,大腿根也因用力而浮现紧致的柔肌线条。

    文主任开始用双手粗暴的按揉着汤加丽雪白的乳房,狠狠的捏着汤加丽绛红色的乳头。

    “唔……”汤加丽发出痛苦的呻吟,她感到膀胱一阵紧缩,但她不敢对文主任说她想去撒尿。

    文主任时而温柔时而粗暴的玩弄着汤加丽的乳房,汤加丽雪白的胸乳上因揉捏而出现青色的淤痕,好一阵文主任才停下手来,当他分开汤加丽修长粉嫩的双腿时,他看见汤加丽粉红的阴唇已经微微张开,亮晶晶的淫水正缓缓涌出她那的粉嫩阴户,滑过臀沟滴落在铁床上。

    文主任探过手去,用手指分开汤加丽肥美的阴唇,看见里面粉红色晶莹的嫩肉,他轻轻的用指甲刮了刮那嫩肉。

    “嗯……”汤加丽浑身一颤,发出更加淫荡的叫声。

    文主任收回沾满淫水的手指,起身走到屋角喝了口水,又回到还在铁床上辗转淫叫的汤加丽身边。再次把手指伸进她的下身里,用力的抠动起来。

    “啊……”汤加丽感到下身传来屈辱而怪异的感觉,尖叫了起来。

    “叫什麽?……骚婊子!”文主任贪婪地盯着汤加丽裸露着的下身,用手按在她黑亮的阴毛上使劲搓了起来!

    被残酷侮辱的汤加丽伤心羞耻地哭泣起来,她裸露着的美妙性感的身体轻微地颤抖着,她拼命想夹紧双腿,可冰冷的铁床架却使她所有的努力都徒劳无功。

    文主任揉搓够了,他伸出手指,把手指顶在汤加丽赤裸裸的阴道口上。

    “不!不!!不要啊!!!!!”

    汤加丽忽然感到文主任的手指,顶在了她刚刚被蹂躏得疼痛难忍的阴道口上!她挣扎着酸软疲惫的身体想逃避,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小骚货,等着爽吧!!”文主任一只手使劲按住汤加丽圆润结实的大腿,另一只手揪住汤加丽一只丰满高翘的乳房,用力将手指插进她的阴道!

    “啊!!!!!”汤加丽感到一阵熟悉的剧痛从下体传来!文主任的手指无情地戳进了她紧密娇嫩的阴道!痛苦和羞辱一起涌了上来,汤加丽赤裸的身体猛地僵硬起来,发出凄惨的哀号!

    “骚货!水还真他妈的多!!呼……妈的,真过瘾!!”汤加丽的阴道里残留着大量的淫水和精液,抽插起来格外的滑腻顺畅,更有一种消魂的感觉。文主任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力地用手指在汤加丽温暖湿润的阴道里抽插奸淫着,另一只手也抓住汤加丽丰满肉感的乳房,使劲揉搓起来。

    “不、不……不要……”被手指残暴虐奸的汤加丽,物理地扭动着雪白的肉体,嘴里漏出阵阵凄楚的呻吟和悲啼。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屈辱不断的刺激着她的神经,她感到浑身冷汗直冒。高耸的乳房、丰满的大腿和圆润的双肩无力地颤抖着,她羞愤地闭上了眼睛,眼泪不停地流淌下来。

    文主任的手指在汤加丽的身体里痛快而残忍地抽插奸淫着,汤加丽的阴道里的那种温暖滑腻的滋味,和用手指变态的强暴这个美丽无助的年轻少妇的快感使他觉得无比地痛快。他喘着粗气奋力地抽插着,一只手大力地揉捏着汤加丽胸前美丽丰满的乳房,同时还享受地看着被奸污的汤加丽脸上那种痛苦羞耻的表情。

    “啊……”可怜的汤加丽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不停的挣扎呻吟着。

    “臭婊子!乱动什麽?都已经被那麽多男人玩过了,还假装什麽正经?!”文主任说着用摸汤加丽乳房的那只手,使劲掐了她细嫩的大腿根一下。

    “呀……”汤加丽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

    文主任的手顺着汤加丽平坦匀称的小腹摸上来,抓住她白嫩的胸乳,这一次,他并没有粗暴的揉搓,而是细细把玩起来,他一边轻柔地揉搓着汤加丽丰满细腻的双乳,一边用手指夹住两个娇嫩的乳头轻搓起来!

    “啊……不、不要……”汤加丽已经止住了悲啼和叫喊,但现在被文主任抱住身体大肆地玩弄,敏感娇嫩的乳房和乳头的滋味更加使她无法忍受。一阵阵电流一样的酥痒从被玩弄的胸部传来,使她浑身不住地哆嗦,她感到被人如此彻底地玩弄比被残酷地轮奸还要难受和羞愧,尤其是自己正在遭到蹂躏的身体中,羞耻和痛苦不断的减少,竟然还产生了阵阵难以言表的耻辱的快感!

    “嗯…嗯……嗯……”汤加丽竭力想克制自己身体的变化,可还是感到脸上在发热,乳头也更加的硬挺了起来,赤裸着的性感的肉体也不由自主地轻轻扭动起来,丰满的屁股也不由自主的迎合着文主任的抽插,淫荡的前后运动着,双脚的脚背绷的笔直,纤嫩的脚趾扣紧后又张开的用着力。她拼命想要反抗,却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文主任无耻地玩弄侮辱下,慢慢失去了力量,只能随着文主任双手的蹂躏,羞耻地蠕动着,嘴里不自觉地发出淫荡的呻吟。

    “怎麽?发骚了?现在!我给妳玩点别的!”文主任明显感到汤加丽赤裸的身体在颤抖,她胸前两粒绛红色的乳头也膨胀了起来,肥美的臀部更是不由自主地上下蠕动着。他从汤加丽的阴道里拔出手指,拿出一根很长的羽毛,开始用那根羽毛轻轻挠弄着汤加丽的脚心、抽插她的脚趾缝……

    “嗯……”汤加丽的腿脚猛地一抽,无奈被死死固定,动弹不得。

    文主任又拿出一支毛笔,蹲在汤加丽的脚前,刷着她的脚心、脚趾缝,文主任刷得很认真,好像在练习毛笔字似的。

    汤加丽强忍着身体产生的正常反应,她的十个脚趾痉挛地扭动着、扭曲着,紧咬的嘴角开始抖动,脚心开始大量的排汗,膀胱周围的神经一再抗议,她意识到她快要忍不住了。

    文主任用指甲轻轻挠刮着汤加丽的脚心,轻拨她每个纤嫩脚趾的弯处。

    汤加丽的脚趾勾起来,扭成一团……她的尿意更急迫了。她拱起腰肢,额头上开始出现细微的汗珠。她的脸色也开始红润起来,乳头也竖了起来。

    “嗯……嗯……”汤加丽微微皱着眉,她似乎不满自己的身体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的反应,她很难为情,同时也很无奈。脚心上每被刮一下,她的全身心就是一阵紧缩,痒得浑身颤抖一下。她感到自己的膀胱已经被胀到极限,已经发硬了。她拼命锁住她的尿道肌肉,心里祈祷着,祈祷着……

    汤加丽感到自己脸颊的燥热,手脚发软,一阵阵的奇痒向她袭来,钻心刺骨,难以忍受,她想挣扎躲避,但手脚都被紧紧捆绑,整个身子一点也没有办法动,只好咬紧牙关硬挺,可那剧痒实在不是可以忍受得住的呀……她实在坚持不住了,痒感在她体内乱撞,越聚越多,膀胱里的压力越来越强,一跳一跳的。她知道,她快忍不住了。死死防守的那道大坝即将崩溃。

    “啊……哈哈哈………”汤加丽实在忍受不住,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长时间安静的房子内忽然爆发出汤加丽的笑声。围观的众人不由一愣。

    汤加丽发出了压抑已久的声音,她痛苦地大笑着、神经质地痉挛着,无奈她的双脚被紧紧绑住。她疯狂地扭动着,满脸是泪……就像已经决口,后边的就无所谓了。

    汤加丽不知道自己是在有意中还是无意中,放松了尿道肌肉、膀胱壶腹肌肉和其他盆腔肌群。她的尿道口一松,一股尿流猛地喷射出去,在空中画着大大的曲线,然后下落。尿水喷得是那么的远,那么的有力。粗壮的尿流持续喷着。

    文主任仍在玩弄着汤加丽的双脚,过了好一会,他才放开了汤加丽的美脚,开始在一些棉花团上倒着酒精,用细铁丝捆绑到汤加丽的脚底上。

    火点了起来,一开始酒精冒出几乎看不见的蓝色的火。

    “呀……”汤加丽惨叫着猛抽着她的腿,带动着铁床都摇晃起来,同时她偏过头从旁边看着自己正在散发出青色烟雾的两只脚。她紧咬着嘴唇一下一下更加用力地往回收腿,就那样沉默地和系紧脚腕的绳子搏斗了一两分钟。

    “妈妈呀,我痛啊……”汤加丽坚毅的神情被痛苦一点一点地撕扯开去,一长串令人胆战的哀鸣冲开她紧闭的嘴唇。她的两条腿变成了散乱的抽搐,在尽可能的范围内扭曲成各种奇怪的形态。她转开脸朝天,完全失控地哭叫起来。

    文主任注视着汤加丽因痛苦而颤动张合着脚趾,他蹲下身来把汤加丽的双脚捉在手中,汤加丽的脚趾细长,脚弓很深,趾甲修剪得很好,透出粉红的光泽,整个脚显得细嫩而又纤巧。

    文主任用手抚摩着汤加丽冰凉的玉足,他用手指在汤加丽的脚趾间摩擦着。玩弄了一阵,他又点燃一根烟,猛吸几口之后,用左手捏紧汤加丽的左脚,用右手把燃烧的烟头点到汤加丽粉红白嫩的脚趾肚上。

    “呀……不要……呀……”汤加丽痛苦的呻吟起来,被捏在文主任手里的秀脚奋力的挣扎着。

    文主任不急不慢的继续用烟头烫着汤加丽的脚趾,脚心,烫了一阵左脚后又抓住她的右脚烫了起来。

    “啊……”汤加丽到后来已经痛得尖叫起来,她满头满脸的都是汗水。

    看见汤加丽一双美丽的脚已经布满了烟头烫出的水疱,文主任满意的站起身,把手中已经很短的烟头扔在地上,然后用皮鞋狠狠的弄灭。

    “求求你……别……不要……”汤加丽痛苦的哀求着,脚上一阵阵的痛楚让她难以忍受,汤加丽绝望的觉得除非自己死去,否则痛苦还会不断的折磨自己。

    文主任把目光集中在汤加丽胸前那一对微微颤动着的,丰满高耸的双乳上。伸出手抓住了她的左乳揉捏起来,

    “啊……”乳房被文主任揉捏着,汤加丽发出了羞耻的低哼。

    文主任一边玩弄着汤加丽的乳房,一边贪婪的盯着它们。这是两只美丽的乳房,它们丰硕、高翘。虽然经过男人长时间的狠命揉捏,已经在上面留下了不少的伤痕,但却仍无法遮盖它令人窒息的美丽。尤其是那对绛红色的被细丝线缠着的乳头,在多次的蹂躏下,早已经从乳晕中高高的翘起。淫荡而迷人的挺立着。

    文主任感觉到手掌下的乳房在迅速的膨胀,汤加丽绛红的乳头开始坚硬起来,随着大力的揉捏,摩擦着自己的手掌心。看着汤加丽时伸时曲的小腿,文主任突然用手指捻住她娇嫩的乳头,一边用力的向上拉提,一边狠狠的用力把乳头在手指间捏扁。

    “啊……”汤加丽痛得摇着头,嘴里发出夹杂着痛苦和快乐的叫声。

    “看着妳的奶子!妳想不想知道?对妳这对漂亮的奶子进行惩罚,会是什麽滋味?……”文主任抓紧汤加丽的头发,把她的头从铁床上拉起来往前按,让她的脸凑到自己胸前的那对乳房上,让她看看自己的乳房现在的样子。然后用手罩住她的双峰,又搓又掐又拧,狠狠的蹂躏起来。

    汤加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她闭上了美丽的眼睛,一言不发的任凭文主任凌辱。

    “臭婊子!我看妳的奶头是被男人给吸多了,奶眼都给堵住了,要不要我给妳通一通,一会奶要是下不来,还不把妳给憋死了?”文主任见汤加丽不理他,不由大怒,他解开了汤加丽乳头上的丝线,使劲的捏着她的乳房,让她的奶水一股一股的喷在地上。玩弄了一会,他忽然捏着汤加丽的乳头说到。

    “小婊子!来!看看这是什麽玩样!”文主任打开从包里拿出的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盒,把它举到汤加丽的面前。

    汤加丽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忍不住全身哆嗦了一下,只见木盒里装得满满的都是粗细不同、却足有10厘米长短的像针似的黑色的东西!

    文主任从盒里拿出一根,黑亮的东西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着恐怖的寒光。

    “知道这是什麽吗?告诉妳这是猪鬃,是专门给妳们女人,特别是像妳这样有漂亮奶子的女人准备的。它的用法很简单,就是把这根东西,从妳们女人的奶头刺进奶子里去,因为猪鬃有着特殊的弹性,这样它就能够顺着乳管弯曲,并不会刺伤乳房内的神经丛。靠拨动乳房内的神经,来给女人造成剧痛和难耐的神经刺激,奶子内的神经在产生剧痛时却未没有受任何损伤,女人的奶子也不会降低其敏感度,而女人则在这种酷刑下要忍受复合性的痛苦而且不会昏迷。那滋味……哼哼。妳知道吗?以前女共产党被国民党抓住后,只要什麽皮鞭吊打,灌辣椒水、老虎凳等刑罚不管用,就会用这玩样。那些女共产党的奶头上,只要扎进不到十根的猪鬃,她们就会就哭求着全招了,怎麽样?小婊子!今天妳也当一回女共产党?尝尝这滋味?”文主任一边幽幽的对汤加丽说着,一边用手中的猪鬃在她的乳头上乱划着。

    “不…不要…求求你!……”锋利的猪鬃在布满敏感神经的乳头上划过的感觉和文主任的话,使汤加丽的全身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文主任不停的用猪鬃轻划着汤加丽的乳房,得意的看着汤加丽的身体跟着他的动作颤抖着。

    说实话,汤加丽确实很害怕,任何一个女人面对这样的酷刑时都会不由自主的恐惧,她不敢想象,自己对疼痛极为敏感的乳房,此时被猪鬃生生的刺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漂亮的奶头,好好享受吧!!”文主任捏住汤加丽左侧的乳头用力一挤,把她的奶孔挤得大大的张开,然后,狞笑着,把粗硬的猪鬃朝她张开的的奶孔扎了进去。

    “啊……畜生……放开……”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汤加丽猛的扬起头,她细软的娇躯在一瞬间挺的笔直,绷得像拉直的弓弦一样,她的两条玉腿拼命的踢动着,整个丰满雪白的身体,徒劳的扭动着,但身子被固定着,一动也不能动。

    “还敢骂我畜生?我看妳是活腻了!告诉妳,猪鬃刺乳是专门整治女人的刑法之一,看妳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骂我……”文主任用眼睛盯着汤加丽疼得扭曲的的脸,一手死死捏住她丰满白嫩的乳房,一手慢慢地将猪鬃往下插,他插的很慢,而且一边插一边不停的捻动,尽力的加强和延长汤加丽的痛苦。

    “文大哥…我…错了……我不敢…了……啊……求…求你……呀…饶了…我吧……呀……好疼……不…别……呜呜……”乳房本来就是女人最柔嫩的部位,汤加丽的乳房里又分泌着奶水,就愈发的敏感。粗硬的猪鬃刺入嫩肉,痛苦可想而知。她一边哀求着一边疼得大声惨叫着,浑身像打摆子般一阵阵发抖,头禁不住左右摇摆,最后连大腿都抽搐起来。

    “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奶子!”文主任向汤加丽喊到。

    “不……呀……不……”汤加丽不得不痛苦的抬起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美丽的乳房被文主任施虐。可怜的汤加丽眼睁睁地盯着那根猪鬃,一公分一公分从自己的乳头正中扎了进去。她凄厉的惨叫着,全身的肌肉一块一块地耸立起来,在皮肤下凸现出清晰的轮廓……

    在汤加丽的惨叫声中,文主任继续缓缓的、捻动着将猪鬃刺进她的乳房深处。足足扎了5分多钟,猪鬃差不多全插进了她的乳房,在乳头外只剩了一小节。

    文主任仍在起劲地捻着,突然,汤加丽那只正被扎进猪鬃的左乳房像是获得了独立的生命似的,在文主任的手中一抖一抖地跳动起来,每跳一下,便从顶端的奶孔里忽地冒出一粒加杂着白白的乳汁血珠,挂在她丰腴的乳头上。与此应和着的是,汤加丽那呆呆地瞪着自己乳房的眼睛中,也同时涌出一滴眼泪。

    看到猪鬃完全扎进了自己的乳房,汤加丽竟似松了口气般,痛苦的大口喘着气,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还没完呢?再尝尝!”汤加丽刚刚松了口气,文主任又举起了一根猪鬃给汤加丽看,并在她乳房上划着……。

    汤加丽喘息着,没有任何的回答。于是第二根猪鬃,在她的惨叫声中,再次缓缓的刺进了她的右侧乳头。

    “啊……啊……疼啊……”猪鬃每转动一分,都会引起疼痛的成倍增加,使得汤加丽疯狂的扭动性感的身体,发出一阵阵声嘶力竭的惨叫。然而这一切,都没能使文主任停手,他仍然用力拧动着猪鬃。

    “睁开眼睛,好好看着!”看着第二根猪鬃扎进一半,汤加丽想闭上眼睛,文主任的声音立刻怒骂起来,同时用力地撕扯着她的头发。

    “呀……疼……不……要……啊……”汤加丽的忍耐力达到了极限,她控制不住地随着文主任这个恶魔捻动的节奏,高一声、低一声地发出凄厉的哀号。她痛苦的扭动着身体,豆大的汗珠从全身泌出,丰满性感的屁股疼的不停的哆嗦着,挺的笔直的双腿,机械的痉挛着,一对雪白柔嫩的玉足胡乱的踢着。

    伴随着汤加丽凄厉的惨叫和徒劳的挣扎,惨无人道的折磨仍在继续着。汤加丽看着一根根毒牙似的猪鬃,从自己乳头的奶孔缓缓的刺进自己的乳房深处,将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痛苦传导到她的大脑中,她盼望着能够尽快的死去。

    “别……别再扎了……哎哟……痛啊!我口好渴……”不知过了多久——但汤加丽感到足有一个世纪长,她两个性感迷人的乳头上,都被分别刺进了三根猪鬃,她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突然软弱地说。

    “好!我马上就给妳水喝!”文主任伸手把汤加丽两只乳头上的猪鬃全都拔了出来。

    “啊……”汤加丽再次猛的扬起头,拼命的惨叫着。

    还没等汤加丽的惨叫声减弱,文主任又抓起一把食盐,摸在她不停流血的乳头上。

    “呀……”汤加丽发出了一阵格外凄厉的惨叫,她雪白性感的身体神经质的不停痉挛着。

    “来!喝水!”文主任解开汤加丽手腕上的绳子,把她的上半身从铁床上扶起来。

    汤加丽软绵绵地靠在折磨她的恶魔的臂弯里,像个孩子似的贪婪地喝了一整杯水,还像是满足地叹了一口气。她脚上的绳子也解开了,因为在用刑时拼命挣扎,绳子几乎完全嵌进了她的肉里。

    汤加丽靠在墙上低着头,用手轻轻地按压着自己的乳房,撅起嘴唇往上面吹着气。她的两条腿直挺挺地伸展着,而且向两边分得很开(并拢会更痛),旁若无人地正对着她身前的文主任和围观者。

    才十几分钟的功夫就把原本很羞怯的汤加丽变成这个样子,文主任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