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四
    “给我起来!站到客厅中间去!”文主任抓着汤加丽的头发,把她从铁床上拽了起来。

    汤加丽穿上鞋,慢慢的走到客厅中间站好。文主任再一次把塑胶阳具塞进了汤加丽的阴道里,并逼着她穿上内裤。三角裤紧紧的兜住了电动阳具,由于电动阳具仍有一小部分露在外面,因此,三角裤的档部被顶起了高高的一块。

    “过来帮帮忙!帮我把这婊子,‘挂’到杠子上去!”文主任向一旁的男人喊道。

    文主任架着汤加丽,一个男人拉动铁链,放下一条横悬在空中的“一”字型木杠,文主任和那男人分别抓住汤加丽的一只嫩手,紧紧的绑在木杠的两端,使汤加丽的上身成为“y”字形,此时,那男人拉动铁链,缓缓的把汤加丽吊离了地面。

    汤加丽的身体很快就离开了地面,被凌空吊起。

    令汤加丽感到多少有一些幸运的是,双脚脚踝上的绳索穿过了同一个滑轮,这使得她那被迫分开的双腿终于并拢了起来,最为隐秘的阴部已经不容易被男人窥视到了。

    很快,汤加丽的双脚和双臂在绳索的拉扯下向斜上方伸展着,她的玉体则呈水平状吊在了空中。文主任和那个男人分别拿着一条绳索,一端持在手中,另一端穿过了另两个滑轮。汤加丽只觉得绳索的另一端有一些异样,却一时看不清楚。

    两条绳索的另一端垂到了汤加丽的胸前。汤加丽这才发现,上面的异物是两个小铁夹。

    文主任冷笑着,走到了汤加丽的身边,拿着两个铁夹探向了她那乳房的尖端。当一双绛红色的乳头被夹住之时,一阵可怕的刺激冲向汤加丽的脑海,使得她的裸体微微震颤了一下。

    “小婊子,不要紧张,现在才刚刚开始。不过我可以保证,很快妳就会后悔是一个女人的。”

    拉着栓住汤加丽手腕的绳索的文主任缓慢地放着手中的绳索,每放一些汤加丽的上身就向下倾斜了一些。汤加丽此时终于明白了文主任的酷刑是什麽了,她的双眼瞪得越来越大,美艳的脸庞上竟然现出了恐惧的神色。

    文主任看到了汤加丽表现出了惊恐的神色,不禁淫邪地笑了起来。一端系着夹住她乳头的绳索原本松垮地荡在空中,但随着她上身由水平向下倾斜,绳索的弯曲程度渐渐地减小了。

    “小婊子,知道厉害了吧?”文主任边问边继续放着手中的绳索。虽然放的速度极慢,一次不过几毫米,但汤加丽还是看到那两条致命的绳索已经绷直了,乳尖处可怕的压力渐渐地增大了起来。

    汤加丽的上身倾斜得越来越厉害,她知道,最困难的时刻到来了。

    “啊……”当上身被吊起的所受的力中的大半,由手腕转移到了被夹子夹住的乳头上时,汤加丽发出了惨烈而无尽的呻吟。如倒覆的瓷碗般圆润丰盈的乳房瞬间被拉长了,呈一个尖挺的峰状,但古怪的曲线完全明示了这是在如此酷刑下产生的结果。身体中最敏感的部位受到了刺激,却突然使汤加丽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反抗意识。此时,她那原本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似乎突然间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新的力量。

    文主任简直无法相信发生眼前的事实。只见汤加丽的腰身突然用力一挺,雪白的上身顿时向上挺起,完全依靠自己的腰部力量,使得身体和被吊着腿呈现了一个v字型。这样,由于乳房和手腕上的吊索不再绷紧,被吊绑着的脚踝成了唯一的受力之处,平衡状态顿时发生了变化。

    半空中,汤加丽白皙的裸体如同钟摆般摇晃着,但乳头不再受制,使那凄厉的呻吟声中断了。

    “哦!”连文主任也不禁为汤加丽的顽强反抗赞叹了一声。

    文主任走上前,用手轻轻地拍打着汤加丽赤裸的臀部,使得她的摇摆幅度变得更大了一些。

    汤加丽被文主任拍着赤裸的臀部却无法反抗,无疑是很羞耻的事,但既然被吊在半空中就不可避免地会受辱,也没有办法,何况此刻根本无暇顾及。

    事实上,汤加丽此刻可谓极其虚弱,而以这种靠腰部力量挺着上身的姿势对体力的消耗更是十分巨大,而身体的摆动使她所面临的局面变得更加困难。汤加丽却无法松劲,如果一旦支持不住,那一双乳头上所受到的刺激更是无法承受。也就是一分钟,汤加丽的玉体上便汗如雨下,同时她也发出了粗重而不均匀的喘息。

    “臭婊子,我看妳还能支持多久。帮我拿一根粗麻绳上来。”文主任淫邪地笑道。

    一旁的男人立刻递上了一条短短的粗麻绳。文主任接过麻绳,将它穿过了汤加丽的并拢的双腿间的空隙。文主任一把拉开汤家丽的内裤,从她下身拔出电动阳具,然后双手各执绳索的一端,即便在汤加丽不断摇晃着身体的情况下,还是把麻绳压到了她赤裸的阴部上。

    “臭婊子,我们好好地玩玩。”说完,文主任开始来回拉动着手中的麻绳。

    由于汤加丽的身体在半空中不断地摇晃着,文主任并不能保证麻绳在每一时刻都紧紧地摩擦着她的阴部。但即便如此,一阵阵又痛又麻的感觉还是不时地从汤加丽的阴部和大腿的根部传来。

    汤加丽的下意识地想用手去护住阴部,但她的双手依然被绳索栓着,虽然吊索已经松弛,但还没有到能够随意地活动手臂的地步,否则她只要轻松地用手扳住腿部就可以使得上身向上挺立,而不需要依靠腰部的力量了。

    “呃…啊!啊!啊!”汤加丽忍不住呻吟起来。敏感的体质在文主任淫邪的挑逗之下带来了剧烈刺激,不仅使她的身体产生了正常的生理反应,更令她的挺腰姿势难以继续坚持下去了。

    “啊!啊!啊!”文主任毫不怜惜地来回拉动着手中的麻绳,粗糙的绳索在汤加丽的阴部不断地搓动着。

    一旁的文主任看到汤加丽美貌绝伦的脸庞不断地扭曲着,身体在摇晃的过程中不断地颤抖着,就知道她的抵抗已经到达了极限。

    “不要啊!啊……”随着文主任猛烈的最后一击,汤加丽惨烈地呻吟着,再也无法用腰部的力量支持挺立的身躯。她的上身顿时向后仰倒,吊住她双乳的绳索瞬间绷紧,一阵无法抵挡的刺激从胸部直冲脑海,加上绳索绷紧时产生的张力,汤加丽白玉般的裸体顿时在空中发生了剧烈地一震。

    “啊……”汤加丽简直无法想像自己居然会遭遇到如此的痛苦。刚才虽然也尝试过吊乳头的痛苦,但毕竟那时候的她的上身是慢慢地放下去的。现在的上身突然先后倾倒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汤加丽只觉得乳头在一瞬间几乎要被扯去了。

    “啊……啊……啊……”胸尖被吊着所带来的刺激顿时压倒了汤加丽。她痛苦地挣扎着,却把自己陷入了一个更绝望的境地。身体的每一次挣动,都使得吊着她的双乳的绳索经历了松弛和绷紧的过程。如果汤加丽能够冷静地思考一下,立即就能意识到这样只会带来更大的痛苦。但现在,她已经完全被痛苦压倒了。

    “啊……啊……啊……”男人们的眼中呈现了一场极其色情的凌辱画面。汤加丽赤裸的玉体凌空挣扎、翻滚、起伏着,一双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在一轮起伏中忽被吊索拉长,又在瞬间恢复了饱满的形状。

    汤加丽那乌黑的长发随着挣扎而飘荡,身体上汗水淋漓,双腿之间淫水泉涌。入耳的尽是痛苦的呻吟声。虽然汤加丽在意志上继续拼命地抵抗着,但她知道,在男人们的面前这样疯狂地挣扎和呻吟已经使自己完全丧失了身为一个女人的尊严。

    文主任松开了夹在汤加丽乳头上的夹子,把电动阳具再次塞入了她的阴道,然后拉动绳子,将她缓缓的又吊了起来。

    当汤加丽穿着高根凉鞋的脚尖离开地面大约一寸多点的时候,文主任和一个男人又抓住她的脚腕,把她的一双玉腿打开60度,分别铐在固定在地上的两个铁环中,男人再次拉动铁链,直到把她的身体拉直,再也无法扭动为止。

    这样,仅穿着性感的黑色三角内裤和黑色细带四寸高跟凉鞋的汤加丽,就成一个“x”型被直挺挺的吊挂在客厅的中央了。

    此刻,汤加丽全身的重量,以及刑具的拉力,都集中在她的两条纤细的玉臂上,她感到钻心的疼痛,而比疼痛更令她无法忍受的是,她的身体成这种姿势被吊在空中,一动都不能动在等待着一群残暴的男人施虐,而女人家的私处,也由于这种吊法而大张着,虽然还有三角裤遮挡,但她仍然觉得无地自容。

    此时的文主任,也再次被汤加丽的样子吸引住了:只见汤加丽一动不动的吊在空中,头偏向左侧,微微的靠在吊直的左臂上,一头乌黑的长发,沾满了细密的水珠,贴在脖子上、脸上,漂亮的面容虽已被连番的轮奸虐待和非人酷刑所扭曲,却依然娇好迷人,禁闭的双眼和不断发出喘息的小嘴,有着一种动人的味道。

    汤加丽赤裸的上身,那一对丰满硕大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双乳间勾勒出一道深邃的乳沟;包裹着丰满诱人的臀部的,是一条性感的黑色丝绸三角裤,由于已被汗水浸湿,三角裤那薄薄的布料紧贴在她的阴阜上;再往下,是亮条笔直修长、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会疯狂的玉腿,被刑具强制的分开,一对美丽的玉足,穿着一双同样性感迷人的黑色细带高跟凉鞋,无力的锁在刑具里;雪白而苗条的胴体……这一切,都给了文主任前所未有的刺激。

    “刚才舒服吧?是不是比真的还舒服?把开关打开更舒服!”文主任用手拍了拍汤加丽那布满汗水、被痛苦扭曲了脸。随后,拉开她的三角裤,扒开她的阴唇,调整了一下海绵头的位置,使之紧贴在她的阴蒂上。

    当海绵头压在汤加丽的阴蒂上时,汤加丽的小肚子剧烈地抽动了几下。文主任这才又重重按开了电动阳具的开关。

    “嗡……”隔着三角裤,电动阳具发出沉闷恐怖的声响,开始在汤加丽体内剧烈的振动起来。

    “啊……”虽然早有精神上的准备,但突如其来的剧痛仍使汤加丽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只见她猛地一哆嗦,接着她的身体开始不停的蠕动,她脚尖绷直,嘴里发出浪叫,乳白色的黏液渐渐从窄窄的内裤的两边渗出来。

    巨大的电动阳具在电流的作用下,毫不留情的摧残着汤加丽那女人最娇弱的部分。汤加丽感到,那巨大的怪物似乎要把自己娇小的阴道撕裂,一种难以忍受的剧痛不断的从下体传导到她的大脑中。

    “啊……嗯嗯……啊……”

    汤加丽咬紧性感的嘴唇,痛苦的呻吟着,她闭上眼睛默默的忍受着痛苦,高挺的酥胸因为的喘息而不断的剧烈起伏着。

    “我看妳能挺多久?”文主任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征服的欲望,他的嘴角,浮起了一丝自信而恶毒的微笑。

    汤加丽已经被电动阳具折磨了整整十分钟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感到,电动阳具在自己阴道中的抽动,变得越来越顺畅,下体的疼痛也似乎越来越轻,但代替疼痛的,却是一种让她恐惧的快感。这是一种她熟悉的快感,是她在被男人猛烈抽插时才会有的快感。

    更令她感到恐惧的是,在这种快感的刺激下,她的身体开始产生了可怕的变化:丰满的双乳,变得越发的硕大尖挺,原来软软的乳头,也硬挺耸立;圆翘的屁股,开始下意识的扭动,迎合着电动阳具的抽动;细密的汗珠,从全身泌出,湿透了她的长发,一张俏脸也憋的通红……

    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和越来越可怕的身体变化,叫汤加丽不知所措起来。为了减轻这种“快感”,她开始力所能及的使用各种方法:她想摇动头部来逃避快感,但一阵阵的眩晕只能加剧快感的程度;她想用扭动身体来减弱感觉,却发现屁股竟不由自主的象性交般的前后运动起来;最后她想用喊叫来进行发泄,但喊出口的竟是淫荡多于痛苦的呻吟……

    汤加丽一次次的努力都失败了,可那种可怕的快感,却象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涛,冲击着她的身体。她绷紧了身体,玉腿挺的笔直,十根玉雕般的白嫩脚趾在黑色高跟细带凉鞋内,一会儿紧紧的踡在一起、一会儿又用力的分开……虽然她还用仅存的最后一点理智坚持着,抵抗着最后的崩溃,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抗多久……

    “怎麽样?小婊子!我没骗妳吧!这是不是真家伙还过瘾?是不是有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快求我干妳,不然我就让这玩样,在妳的屄里插一个星期!到那时候,可能连妳那条内裤,都挡不住从妳屄里流出的淫水!哈哈哈……”看到汤加丽被淫欲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文主任得意的冷笑着。他走到汤加丽的面前,揪住她湿透散乱的长发,看着她那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淫荡而变得迷离的双眼,冷幽幽的说道。

    汤加丽闭着眼睛忍受着,下身穿来的一阵阵冲动,她没有理文主任。

    “看来妳是舍不得拔出妳屄里的这东西了,好!我成全妳!”文主任说着伸出粗糙的大手,摩擦着汤加丽那如缎子般雪白光滑的肌肤,并放肆的从后面把手伸进她性感的内裤里,用力的揉搓着她丰满的屁股。

    “嗯…嗯……”在昏暗的灯光下,汤加丽的赤裸的身体在羞辱和淫欲的双重压迫下,不断的扭动着,发出梦幻般的美丽光泽,雪白的肌肤和上面星罗棋布的汗珠,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从她那可爱的嘴唇间,不停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文主任在汤加丽的屁股上揉搓够了,便一把揪住她的一头长发,将她的俏脸固定的朝向自己的方向,将嘴唇压在她的嘴唇上,不在乎她紧紧咬紧双唇,开始舔着美丽的脸颊。

    文主任的舌头接触到汤加丽那非常匀称的鼻子,不断来回的舔着,就这样,汤加丽的眉间、眼睛、眉、额头都被细细的舔过了,他终于将舌转移到耳朵上。

    “呜……嗯!”

    汤加丽本已经被电动阳具折磨的异常高涨的淫欲,在文主任的凌辱挑逗下,变得更加难以忍受了。她皱着眉头想缩起身体,但全身被绑吊在刑具上,连头发都被文主任揪住了,根本无法动弹。

    文主任抱住汤加丽紧绷的身体,开始用舌尖来回挑逗着她的小腹和肚脐。并不急舔汤加丽那对雪白高耸的乳房,他要一步步将汤加丽逼入肉欲之中,再用这种难以忍受的淫欲逼迫汤加丽向他低头。

    足足被舔了半小时的汤加丽不禁焦躁起来了,身体的性感带一一的被挑起。

    “啊……”这时,文主任突然将嘴唇压在了汤加丽硕大尖挺、富有弹性的乳房上,当唇压向乳房的一瞬间,汤加丽虽然有所准备,但仍忍不住的喊了出来。

    文主任用左手固定住汤加丽的身体,把嘴紧压在她的右乳上,疯狂的吻、舔、嘬、着她的丰乳,甚至把她耸立的乳头含在牙齿之间,拉扯、啃咬。同时,他把右手,伸向了汤加丽丰满的大腿,用力的揉搓起来。

    “噢!……嗯……噢!……噢!”在文主任连续的刺激下,汤加丽原来断断续续的呻吟,已经变成了淫荡而连续的叫床声,吊在空中性感的胴体,也不由自主的随着文主任的动作扭动起来。

    “这骚婊子,开始发情了!”汤加丽的举动,引起了围观男人们一阵阵的淫笑。

    男人们的嘲笑,传进了汤加丽的耳朵,羞耻的感觉让她又挣扎了起来,她想停止无耻的呻吟,停止淫荡的扭动,但却没有任何效果,身体似乎已经不受大脑的控制。她想用别的东西转移注意力,但她的大脑似乎已变得空空如也,只有电动阳具的震动及文主任的凌辱,刺激着她已经快要崩溃的神经……她充满汗水的脸庞变得通红,她大口的喘着粗气、胴体不由自主的发抖起来。

    终于,文主任松开了汤加丽的乳房和大腿,汤加丽如获救般的松了一口气,她感到大腿内侧和电动阳具的结合处已经充满了灼热的湿润。

    才刚放松心情的汤加丽,突然感到大腿再次被文主任紧紧的揪住,由于羞愧,她喘着气,充满汗水的胴体不由自主的发抖起来。

    文主任此时目标转移到的汤加丽下半身,他蹲在地上,将唇压在汤加丽那大大张开的大腿内充满白皙脂肪处。

    “呜嗯!……”汤加丽穿在黑色高跟细带凉鞋内,白嫩的脚趾头弯了下来,她从下半身到上体都弹了起来。

    经过不停的攻击,汤加丽的表情已经是陶醉多于痛苦的模样,她全身已无力,仅仅是依靠捆绑而吊着,这时,文主任开始隔着汤加丽早已湿透的三角裤,舔咬她的阴阜。

    “唔……哎哟!”可怕的快感,象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涛,冲击着汤加丽的身体,她绷紧了身体,虽然她还抵抗着最后的崩溃,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抗多久……

    “骚婊子!连阴蒂都已经挺起来了!”文主任把手伸进汤加丽的三角裤里,拨开阴唇,找到了她的阴蒂,一连粗暴的揉搓,一边带着恶毒的笑容讥笑她。

    “啊……啊……唔……”由于女人最敏感的阴蒂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汤加丽差一点儿立刻达到了高潮。

    “让我来帮帮妳!”文主任说着,松开了汤加丽的阴蒂,他一把抓住电动阳具的下端,象性交一般在汤加丽的的阴道里抽插起来。汤加丽的阴道中已经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加上春药的润滑,巨大的电动阳具已经能在里面顺利的做活塞运动,发出一阵阵淫荡的“噗叽……噗叽……”声。

    “啊……啊……嗯……”汤加丽感到那巨大的东西一次次的猛烈插入,几乎深及子宫,掀起一阵阵快感的狂潮。随着她一声声的浪叫,她的肚子开始一起一伏,屁股也越挺越高。她好象在积攒全身的力气。

    电动阳具在汤加丽的阴户里颤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海绵头不断地摩擦着她的阴蒂,使她感到袭来的快感一阵比一阵强烈。

    “骚婊子,舒服吧?妳就别忍了!这样下去精神会错乱的。”文主任嘲弄着汤加丽。

    “……”汤加丽把脸转朝一边,张开性感的小嘴,靠嘴呼吸。她的性感已经达到快忍不住的程度,但还能勉强保持理性的存在。阴部不停的传来一阵阵痉挛,经验告诉她,这是性高潮的前兆。

    “快点叫!声音大一点!要淫荡!”文主任也感觉到了汤加丽即将达到高潮,他加快了电动阳具的抽插的速度,空着的左手握住了汤加丽丰满的乳峰和乳头,揉搓起来。

    汤加丽已经无法说出话来了,她只是胡乱的摇着头,绷近身子,等待最后高潮的到来。

    “快叫!……”文主任一咬牙,左手用力的拧掐着汤加丽的乳房和乳头,右手抓住电动阳具,推进了汤家丽的阴道。

    “不……不……啊……”汤加丽刹那间感到一股熟悉的、如海潮般劈头盖脸而来的快感淹没了她的身体,使得她被悬吊着的整个娇躯都猛的反弓起来,乳房和大腿快速的痉挛着,穿着性感的黑色高根细带凉鞋的玉足也挺的笔直。她的整个身体,就象一叶小舟,在性高潮的快感海洋中颠簸。

    终于,汤家丽达到了性高潮。她大叫一声,快感像火山爆发似的一下子喷涌而出,她的阴部有节律地收缩着。就在这时,只见她的阴部蓝光一闪,“噼啪”一声,她的阴部被重重地电击了一下。随着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尿液一下子从她的阴户里射了出来。

    在电动阳具的作用下,汤家丽的性高潮始终没有消失,所以,残酷的电击也就以两秒的间歇持续着。

    “啪!”“啪!”的电击声不断,

    “啊——!”“啊——!”汤家丽的惨叫声也不断。

    电击还在继续。汤家丽的惨叫声已经有些嘶哑了。

    文主任关掉了电动阳具电源,但那根电动阳具仍插在汤家丽的阴道里。此刻汤家丽的整个外阴部都已肿胀发紫,阴唇上沾满了亮晶晶的黏液。她的阴蒂勃起得更大了。

    文主任拿出三个鳄鱼夹电极,把一个夹到了汤家丽肿胀勃起的阴蒂头上,另两个分别夹在她的两颗同样勃起的乳头上。文主任把电动阳具的脉冲调节钮调到了“连续”的位置,再次打开了电源。

    “呀……”在一秒钟的寂静之后,汤家丽尖厉的惨叫在房间中炸开了。她的惨叫拖着长音、颤抖着,她的眼珠几乎要瞪出眼眶;尿液射出有三米远,差一点溅在文主任的身上……

    汤加丽身体所有能动的肌肉都怪异地痉挛,最明显是她那十只脚趾像是用尽全力地扭曲了一样。她那一向柔和的双眼已经反白,原本细小的樱桃小嘴大张,在嘴角处更泊泊流下白色的泡沫…………

    十多分钟后,汤加丽才从性高潮和性器官被残酷点击的的癫狂中清醒过来,在男人们面前达到性高潮并泄身使她感到了一种无比羞耻,而她那女性所特有的性器官受刑后失禁的情景,又让她感到恐惧,身心憔悴的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电动阳具的开关已经被关上了,那种令汤加丽极度难堪的骚动和痛苦,暂时离开了她的身体。但在男人们面前达到性高潮和发出的性亢奋与惨叫交替的声音这一事实,却使她在精神上感到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这种女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使得她忍不住轻声抽泣了起来。

    “骚婊子,妳她妈的哭什麽?妳看看妳刚才挺着奶子、哆嗦着大腿发骚的样子,不是挺陶醉的吗?怎麽?受不了了?受不了,妳就求我们哪!我们这麽多人会满足妳的!”

    文主任踱到汤加丽的面前,一边用手放肆的揉搓着她丰满的乳房和娇嫩的乳头,一边淫笑着说。

    “……”汤加丽缓缓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文主任那得意洋洋的面孔,没有说话。

    “臭婊子!看来泄一次妳还不满足啊!好我今天就让妳爽个够!”文主任见汤加丽不理他,不由大怒。他狠很的掐了汤加丽的乳头一把,然后隔着内裤,又狠狠的按开了电动阳具的开关。

    “啊……”随着电动阳具的开动,汤加丽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

    “看来刚才还没让妳长记性!现在换个玩法,我要好好的照顾照顾妳这个骚货!我要让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文主任冷笑的看着汤加丽。

    文主任挽起袖子,叫上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各自提起一条毒蛇似的皮鞭,一前一后站在汤加丽的身边。

    “啊!”汤加丽大声地哭叫着。她两只丰硕的乳房,现在被绳子纵横交错地压迫著,一丝不挂的身子被几根绳子仰面向上地平著吊起,修长的双腿耻辱地分开,饱遭蹂躏的阴户里面,一根粗大的电动阳具正摇头晃脑地嗡嗡直叫。

    文主任淫笑著,将一只衣夹轻轻夹到汤加丽的一只乳头上。

    “呜……”汤加丽轻泣著,她已经习惯了在男人的面前哭泣。无论她多麽的不愿意,但她下身那不争气的小肉洞,总是那麽不知廉耻地渴望著男人的精液,一点小小的刺激,就足于让它淫水横流。

    电动阳具已经在汤加丽的阴道里面捣弄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她肉洞中流出的淫水,早已顺著那根电动阳具,沾湿了一片地面。

    “啊………”汤加丽脸红耳赤,淫荡地哭泣著。

    看到国色天香的汤加丽穿着性感的三角裤和漂亮的黑色高根细带凉鞋,赤裸着吊在空中,在电淫具折磨下扭动着丰满性感的娇躯,发出淫荡呻吟,最终达到性高潮泻身的情景,文主任这个以折磨女人为乐的虐待狂早就跃跃欲试了,他抡起皮鞭,瞄准了汤加丽那丰满的乳房,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皮鞭将夹紧在汤加丽乳头上的衣夹扫落在地。

    “呀……”乳头上受到强烈冲击的汤加丽,在伴随著痛疼而来的火热快感中,失声大叫起来。

    “骚婊子,很爽是不是?我叫妳骚个够!”文主任挥舞著皮鞭,用力抽打着汤加丽那高耸突出的双峰。

    “啊……不……”随着皮鞭准确的落在汤加丽的乳房上,她那裸露着的雪白的乳房上立刻暴起了一道青紫的伤痕。汤加丽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猛的扬起头,本已瘫软在刑架上的娇躯又在一瞬间挺的笔直,穿着性感的黑色高根凉鞋的玉腿拼命的踢动着,扯的脚上的铁镣“哗啦拉”的乱响着。整个丰满雪白的身体,拼命的扭动着,但身子被刑具固定着,一动也不能动。

    突如其来的剧痛使汤加丽忍不住惨叫着,她的整个身体也随着文主任的鞭打向后弓去,然而,男人们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站在她背后的那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此时也抡起了皮鞭,重重的打在她那一无所有的雪白脊背上。

    “啊……”汤加丽又发出了一声惨叫,反弓的身体又神经质的向前挺起,文主任的鞭子又迎头打到,抽在了她那雪白浑圆大腿上,在她丰满的玉腿上留下了一道青紫的鞭痕,当她的身体再次反弓起来,身后的男人又抡起皮鞭,抽打在她被黑色丝绸三角裤包裹着的浑圆丰翘的屁股上。

    “呀……”汤加丽惨叫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又向前弓起,文主任的皮鞭早已打到,这次的目标是她微微隆起的阴阜……

    就这样,文主任和那男人对准汤加丽最娇弱或是最敏感的部位,乳房,脊背,小腹,阴阜,屁股,大腿,小腿……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抽打着,他们知道如何的虐待能够给女人造成最大的痛苦,而汤加丽的痛苦、挣扎和惨叫,又能让他们感到一种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变态快感。这种变态的快感刺激着他们继续兴奋的挥动着皮鞭,全力的折磨着孤立无助的汤加丽。

    “啊……呀……啊……”汤加丽毫无反抗能力的吊在半空中,在残酷的鞭打中机械的扭动着身体,发出一阵阵痛苦的惨叫,身上的敏感部位逐一的被皮鞭抽打着,一阵阵极度的肉体痛苦冲撞着她的脑神经。

    渐渐的,汤加丽惊异而恐惧的发现,随着电动阳具在下体中的抽动,那种强烈的性快感次进入了她的大脑,并且越来越强烈。她本来以为,在这种残酷的鞭刑下,根本不会感到任何的性快感,但不知什麽原因,结果却恰恰相反,痛苦的酷刑,不但没有减轻下体的感觉,反而令这种快感越来越凶,形成一种更加可怕的性快感。

    变态的快感和残忍的鞭打带来的肉体痛苦混合在一起,冲击着汤加丽的神经,前者使后者更加难以忍受,后者则使前者更快的冲向高潮的颠峰……汤加丽再次无法控制的、淫荡的扭动起丰满的屁股,在她痛苦的惨叫声中,也再次出现了不由自主的淫荡呻吟。

    “叫啊,骚货!叫的真好听,来,再泻一次给我们看看!”文主任和那男人发现了汤加丽的变化,他们一边淫笑着叫到,一边更加狠毒的挥舞着皮鞭,向着汤加丽的乳房、阴部、大腿、屁股等性部位抽去。

    “啊……”终于,在残忍的鞭打中,汤加丽发出了一次格外响亮的、痛苦和淫荡相交织的惨叫,同时,她漂亮的大眼睛睁的滚圆,原来握成拳头的双手伸开成了五指,雪白的胸脯剧烈而神经质的起伏着,丰满的双乳剧烈的抖动,浑圆的大腿不停的颤抖,赤裸着的白嫩的脚趾紧紧的抠住黑色高根凉鞋的鞋底,撑的凉鞋上的细带都勒进了脚面和脚踝的肉里,她赤裸的娇躯挺的笔直,强硬而有规律的痉挛着……在男人残忍的性——肉体双重虐待下,她又一次达到了性高潮。

    汤加丽在性高潮后头一歪,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