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七
    从此以后汤加丽每天都要被来玩牌的男人们,用不同的方式羞辱。很快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牌局依然每晚都在进行。

    这晚的赢家,是一个四十岁左右满脸长满络腮胡的男人。

    和其它来打麻将的男人不同的是,这个男人每次来都带着一只彪悍的狼狗。听说这男人的老婆和别的男人跑了。老婆没了他就养了这只狗,他对外人说养女人还不如养只狗,因为狗不会背叛他。

    汤加丽等打麻将的男人们都走了,收好了麻将,扫干净了地后。才光着身子回到卧室,跪在毛胡子的脚下。

    “老板,今晚您想怎麽玩?”汤加丽跪在地上,讨好的问着毛胡子。

    “先帮我喂喂狗!”毛胡子朝汤加丽扔过来一个胶袋,

    汤加丽打开袋子,见里面是几条香肠,于是便拿出一根,朝向那狗。狼狗一见,起身想扑过来吃,给毛胡子拉着狗链勒着了,不能再走前,急得汪汪吠叫,好用后腿站着,有一个人那么高。

    “臭婊子,我叫妳用手喂吗?”毛胡子淫淫地对汤加丽说。

    “……”汤加丽莫明其妙,愣了半刻。

    “我是叫妳用下面的骚屄去喂,不准用手,把香肠塞进屄里。知道吗?”毛胡子恶狠狠的看这汤加丽。

    这毛胡子是这一片有名的流氓,汤加丽知道他不是好惹的,她连忙将香肠插进阴道里,胆战心惊地把下体迎向那狗。

    狼狗先用舌头舔了舔,跟着一口咬下,吓得汤加丽冷汗直冒,心想:“老天,别把我那儿的嫩皮也啃去!”那狗也乖巧,张嘴就只叼去香肠,没伤到她一点皮肉。叁两下吞进肚里后,双眼又直盯着她。

    就这样,汤加丽把香肠一根接一根先塞进阴道里,再送到狗嘴边。那狼狗吃完了,好象对她没了恶意,不再虎视耽耽的看守着,摇着尾巴在身边走来走去,还用舌头轻轻地去舔她的阴户。

    “宝贝!吃饱了?现在我给你吃点饭后甜品。”毛胡子摸着狼狗的头说着。他从冰箱里拿了一瓶蜂蜜,这是汤加丽用来泡水喝的,

    “臭婊子!用手抱着腿把妳的屄露出来!快点!!”毛胡子对着汤家丽命令到。

    汤家丽不得不张开双腿,高高翘起她白嫩的臀部,顿时一种压迫感由她的腰部研蔓延至她的全身,她暴露在空气中的阴户感到阵阵寒意。

    毛胡子用毛笔在蜂蜜瓶里蘸得满满,涂在汤加丽红嫩的私处,然后放狗过来舔。

    蜂蜜又浆又腻,不单汤加丽的阴户都搽满了,有的还顺着她的缝隙流到小洞里。

    那狼狗伸出长舌拼命的舔着汤加丽的阴部,吃得津津有味。最后它还用舌尖撩进汤加丽的阴户内,去舔那些藏在深处和缝间的残馀蜜浆。汤加丽被它吓的一动也不敢动,心几乎要跳出口外。慢慢地汤加丽给那狼狗舔得有点痒了,大腿不自然的一点一点张开。尤其是偶然被狼狗舔到她的阴蒂和阴道口时,居然产生了舒服的感觉。狗的舌头比人长许多,一舔下去,触到的面积更大,几个敏感部位一齐能受到刺激,加上舌头上有很多小肉粒,好象有一张柔软的砂纸在轻轻磨。蜜糖还没舔清,汤加丽倒给狼狗舔得心如鹿撞,麻痒难熬。不多久,她就感到全身发热,有点冲动,不知不觉间阴到里的淫水就流了出来。

    “哎唷!……好痒哇!……受不了……快把这它拉开……不要!……哎唷!……酸死我了!”也许是大自然雌性动物的分泌对雄性都有催情作用,加上狗鼻子的嗅觉特别灵敏,舔着舔着,狼狗本来藏在体内看不见的阳具竟然伸了出外,又红又尖的龟头从厚厚的包皮中冒出,阴茎渐渐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硬。汤加丽给它舔得情欲高涨,淫水越流越多,痒得她不停的把屁股在地上挪来挪去。忍受不住下,口里开始呻吟起来。

    当狼狗舔干净涂在汤家丽阴部的蜂蜜抬起头时,毛胡子清楚的看见汤家丽大腿间的耻毛已经被那狼狗舔得湿淋淋的了,她的阴蒂也被狼狗舔得胀红。

    “宝贝!想不到你也会玩女人!好!今天我就让这婊子好好的陪你乐一乐!”毛胡子用手搔着狼狗的头笑着说。

    “好了,贱货,现在用嘴好好的为它吸一吸!”毛胡子转过头淫笑着,看着汤加丽。

    “吸……你要我吸什麽?”汤加丽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了看躺在地上四脚朝天的畜牲、再望向毛胡子。

    “当然是狗的那根屌了!妳吸过男人的,现在让妳吸一吸公狗的!”

    “不可能!我……我绝不会做这种事……”汤加丽歇斯底里的尖叫!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不给妳上点药妳是不舒服!”毛胡子扒开汤加丽的双腿,从抽屉里拿出一管春药,他伸出手指粘着从春药膏挤出的黄色刺鼻的油膏,插入汤加丽的肉穴中抠挖着。

    汤加丽觉得全身说不出来的难过,她想要移动臀部却碍於两脚被自己的双手抓着,无法转动身体,可放下双腿她又不敢,阵阵骚痒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她的肉体难以抵抗这种感觉不由得呻吟起来。

    “呜……别……你…这是什麽东西?”汤加丽看着毛胡子恐惧的问道。

    “这是让母狗发情的药剂!告诉妳,母狗只要吃了这药会立刻发情,不让它和公狗交配的话会把栅栏都给撞翻,哈哈!不知道对妳这头母狗有没有用!哈哈哈!!!”

    毛胡子猥亵的说道。

    “他妈的!妳这个骚货!

    妳瞧瞧妳的骚屄这麽快就湿了,今天老子就让妳这只母狗玩点不同的游戏!“毛胡子边淫笑着说道,边拔出手指,只见汤家丽的肉穴中早已淫水泛滥。

    “你……你究竟要干什麽?”

    汤加丽突然把头扬了起来不停的摆动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随之舞动,她的鼻息变得越来越沉,她的双手撑在地上,双腿夹得紧紧的,还不断的交替位置让大腿内侧不断的摩擦。

    那药剂开始起作用了,汤加丽的阴蒂开始充血勃起。她气喘吁吁的强忍着强烈欲望地袭击,浑身开始轻轻地颤抖,爱液盈满了她粉红色的阴道口,使那里看上去更加艳丽。

    汤加丽用一支手撑在地上,另一支手慢慢地滑向了双乳,抓住自己的乳头后不断的揉捏。

    “啊……哦……”汤加丽终于支持不住的叫了起来。她翻身坐了起来,两腿弯曲后大大地张开,用一个手指飞速地拨弄着自己的阴蒂,嘴里发出“呜…啊……”的欢叫声。

    “母狗!妳自己开始手淫了?我是不会让妳自己弄到高潮的,那样就不好玩了。”毛胡子边说边捉住汤加丽的手。

    汤加丽的手被毛胡子捉住后还不断挣扎的扭动着身体,她那雪白的乳房不停的晃动,还不时的把阴部挺起,湿淋淋的阴唇闪闪发光,两条粉嫩雪白的大腿上流下了爱液。

    “呜……

    求求你了,快点操我啊!呜……你快来操我啊!“汤加丽已经完全陷入了无边的欲望中,她痛苦地扭动着美丽的身躯。

    “骚屄,受不了了吧?妳是只母狗妳知道吗?妳要老子操妳,老子是人又不是狗?怎麽操妳!妳去求我的宝贝来来满足妳吧!这只狼狗是我养的,非常听我的话,今天让它先好好享受享受妳那美丽的肉体,以後每个礼拜我都会让它享受一次妳的骚屄!让它也过过瘾!妳现在用嘴先帮它吸硬了,它不就可以操妳了吗?哈哈哈!!!”毛胡子用手掌托着汤加丽的下巴说道。

    “呜……我不去,我不和狗做……你……”汤加丽内心燃起的欲火此刻化为了恐惧,她惊恐的拼命摇着头,她呻吟着扭动身子,引得她雪白的乳房一阵狂颤。

    “妈的!老子今天一定要让妳知道被公狗干是什麽滋味!妳不舔它是不是?好!老子让它舔妳!看妳能够撑到什麽时候?”毛胡子淫笑着分开汤加丽的两腿,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根肉骨头,抵在汤加丽湿润不堪的阴道口,慢慢地送入她的阴道。

    “嗷……呜……”汤加丽的身子一下子弓了起来,洁白的身躯因为异物的插入而激烈的颤抖起来,丰满的乳房也抖动不已。

    那根肉骨头几乎被全部推进了汤加丽的阴道,只留下了一个圆圆的头部卡在她两片肥厚的阴唇间。

    这时候,那条狼狗闻到肉骨头的味道,便朝汤加丽走去。汤加丽奋力想挣脱,可是毛胡子死死的按住了她的双腿让她无法动弹,她只能眼睁睁地看那头狼狗朝自己逼近。狼狗走到她的两腿间,用那条长长的舌头飞快地舔着那根露出一点点的肉骨头。

    “呜……呜……不要啊!不要舔那里啊!快把它牵走啊!啊……

    啊……我…我受不了了……快…快操我……“汤加丽发出阵阵呻吟。

    “呵呵!人鸡巴没有,狗鸡巴倒有一条,怎麽样?狗鸡巴喜欢不喜欢?”毛胡子蹲下身子对着汤加丽说。

    “呜……喜欢…狗鸡巴……喜欢…呜……”在催情剂和狗舌头的刺激下,汤加丽终于崩溃了。

    “喜欢那妳还不快点去帮它吸一吸?来!宝贝!躺下!”毛胡子把肉骨头从汤家丽的阴道里拔出来后转身拍了拍狼狗的头。

    像头小狮子般的狼狗闻令后敏捷的往地上一滚,仰天张着腿、露出狗毛稀疏的腹部,那根粗大的阳具躺在两条后腿中间,前端已吐出鲜红的龟头。

    汤加丽跪在地上,压着厌恶和恐惧,摇摆着肥白的屁股爬向了那条大狼狗。她来到狼狗的腹部上方,望着它正在跳动着的粗大的阳具,又大又长的阳具足足伸到了它的腹部,除了不可思议的巨大和深深的颜色外,这根阳具阳具和人的又不大相同,包皮厚很多,而且阴茎皮外近龟头处长了好些尖尖的小肉刺,龟头的肉嫩一点,但却是尖尖长长的,不似人那麽混圆。

    汤加丽颤抖的伸出玉手,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狼狗的阳具,她感到血液流过了狼狗的阳具,她一边搓动着热腾腾的狗屌,一边悲哀地打量着这只野兽睾丸的尺寸。她前后搓动着胀大的肉瘤,居然发现它变得更挺了。

    “吸它!要舔遍它的整支,包括它的睾丸也要舔,听见没有?”毛胡子的命令传进了汤加丽的耳朵。

    汤加丽才一犹豫,马上就感到毛胡子在踢她的腿,她畏缩着并弯着身子遵从这个恶心的命令,她柔软的唇已碰到狼狗湿润的大龟头,她觉得自己好像在作一场恶梦,她怎麽也没想到她会赤裸裸的跪在自己家里,帮一条畜牲口交。她小心地舔着那狼狗阳具的尖端,看到恶心的液体,及裂缝处覆着一层绿色的黏液。她用舌头舔掉它然后转过头吐掉。

    “把妳的头发拨开!我看不清楚妳是怎麽含狗屌的?”毛胡子用脚踢了踢汤加丽命令到。

    心里乱成一团的汤加丽听话的把秀发拢向一边,露出雪白的粉颈和脸庞,她用双手捧着狼狗那条巨屌,开始用她的舌头舔着狼狗的整个龟头,舔弄它的下面及尖端附近,她吸着恶臭狗屌上的小突点,她用嘴含住狼狗腥辣的巨屌,用唾液清洗着龟头的裂缝。

    “ㄠ呜……”这条畜牲竟发出舒服的低鸣,吐着舌头明显的温驯下来。

    或许是过度突来的惊慌羞耻让汤加丽全无了主见,她竟真的像为男人吹萧似的套吮起那根火烫的兽屌,狼狗两条后腿更是爽得一直抽动。

    但过没多久那畜牲又开始“吼……吼……”闷吼起来,还一扭头把汤加丽的纤踝咬在嘴里往它的方向拉。

    “啊!别咬我……”汤加丽以为狼狗要攻击她,吓得直往前爬。

    “别紧张!妳把屁股跨到它头上,乖乖的用这种姿势为它舔屌!就没事了!它不会伤害妳的。”毛胡子对汤加丽说到。

    “真……真的?……”美丽眼眸盈着泪水的汤加丽,惊魂不定哭泣的问道。

    “没问题的!照我的话做保妳没事!”毛胡子肯定的回答。

    汤加丽发抖的抬起腿跨过狼狗的头,她太害怕了,竟没想到这样的结果无疑和这条畜牲变成相互颠倒的69姿势。

    果然汤加丽如此做后那畜生就松开她的腿,只是被这条大狗狗嘴一含,她整只脚踝到脚掌都是热黏黏的唾液。

    “快点继续吸啊!它快不耐烦了。”汤加丽才跨好毛胡子又再催促。

    汤加丽怕下面这条大狗兽性又发,只好抓着狗屌再含进嘴里。

    汤加丽吸啜着狼狗跳动的龟头,同时也用双手上下搓动着阴茎,她知道如果她不照着话做的话,比起下面她可能会接着受到的惩罚,这个还不算太羞耻,她试着想把这只狼狗弄到高潮,而且愈快愈好,因为她想让这个羞辱快点结束。也许她做完之后那毛胡子会放过她,因为屈服在这麽非人道的暴力下,被迫舔一只狗的性器官,那毛胡子也许会对她好一点的。

    汤加丽边吸边搓动着狼狗的阳具,她怕她的推论是错的,她相信无论她怎么做,那个毛胡子是都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想到这里她不禁感到十分地沮丧,还要忍受这麽羞耻的行为多久呢?

    汤加丽赤裸裸的伏跪在狼狗身上,雪白的胴体和这黑毛毛的畜牲腹贴腹的黏在一起,柔软饱嫩的乳房摇来摇去的磨着身下狼狗的肚皮,狼狗在汤加丽的舔弄下,也来劲了,鼻子发出呜呜的低鸣,两条后腿开始不停在乱蹬着。

    “哼……”汤加丽不知怎麽的一颗心也愈跳愈快,狼狗滚烫的腹身触得她软软酥酥的快烧起来。突然股根处又传来一阵激烈灼烫,好像被滚水淋到似的、又麻又刺,却又说不出的舒服。

    “ㄠ……不……不行……”汤加丽只觉眼前一阵金星乱冒,整个人刹那间虚脱的瘫在狼狗身上,原来那畜牲竟在舔她红裂裂的耻缝!她想爬走,但身子却不听使唤,那畜牲湿漉漉的长舌“啾啾”的舔舐着她那早已氾滥成灾的翻红肉缝,滚热的狗唾液和粗糙的舌蕾磨得她根本无法抗拒,她整片屁股就像淋到芡汁般的湿黏不堪。

    “好了!骚婊子,快把屁股翘起来,它要干妳了”在一边看的毛胡子说到。

    汤加丽的纤手无力的松开狗屌,没了她手嘴的安抚,狼狗没多久就不耐烦得翻身爬起来,呜呜的叫着,不停舔着她颤抖喘伏的赤裸身子,她完全没气力闪躲或反应,只能翘起屁股趴在地上,作出发情母狗准备性交的姿势,无奈的向那狼狗奉献自己的身体尤其是性器官供它淫乐。

    在毛胡子的注目下,狼狗一跃骑上汤加丽的背,汤加丽努力的跪爬在地上,下身一片酸软,那畜生的的利齿轻轻的咬着她纤细的脖子,似乎是在威胁她配合,在这种情况下,她不自主的抬起屁股,只感到早已麻痹的耻缝碰到一团像烙铁般的东西,她知道那是什麽!

    狼狗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汤加丽的股间,惩罚着她的阴唇及阴蒂。汤加丽怕那畜生错乱中误插进自己的屁眼里,连忙用手替它扶正,引领它的龟头对准自己湿濡的阴道口。

    狼狗又大又长的阳具终于找着了目标,那团火般灼热的巨物已慢慢挤开了汤加丽的阴道插了进去,一直深入到她的子宫。起初只能插进一大半,连插了七、八下后就连狗阴茎底部一个尚未完全勃起的小结也顺势进入她的身体。

    “呜……唔……”汤加丽彻底堕落了!雪白柔美的身体在滚烫的狗腹间前后蠕动,两条美腿毫无目的的在地上乱蹬,就像条被公狗轮奸的母狗般呜呜的悲鸣着。她的声音愈来愈艰难,取代的是咬着玉唇痛苦闭起眼的表情、粉拳紧握,脚趾也弯屈起来,想必是粗大的狗屌正慢慢进入她体内所造成的。

    湿黑的狗屌塞满了汤加丽红嫩的阴道,当狗屌在她阴道里抽送时,大得吓人的睾囊悬在狗屌下摇来晃去,不时碰到她白皙粉嫩的耻阜!原本充满阴道和子宫的浓精遭挤压后都冒了出来,黏黏白白的氾流了她整片股沟和大腿内侧。

    狗的体温比人高出许多,这样的东西进到体内有种难以言喻的快感,而且那狼狗的屌比一般男人的都大,那畜生插进去后,将肚子紧贴着汤加丽的阴部,用两条粗壮的前腿抱住她的纤腰,锐利的爪子刚好抓住她垂在胸下摇颤的两条椭长的乳房,她的乳头歪扭的从狗爪间立出,那畜生弓着背一收一放的挺动着屁股,每一下都把龟头顶到她的子宫口。

    “啪啪啪……”狼狗快速撞击着汤加丽的屁股,结实的狗腿和臀部闪跳着肌肉线条。

    “啊……不……不要啊……”汤加丽感到塞满阴道的东西动了起来,和公狗性交的屈辱和悲伤让她无地自容,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就像条名符其实的母狗。

    “快看看妳的狗老公,它很卖力的在让妳爽呢?”毛胡子扯起汤加丽凌乱的秀发,要她转头看正在她身上逞欲的狼狗。

    汤加丽的阴道渐渐适应了这条特长的阴茎,嫩皮紧紧包裹着整根阳具,合成一体。由於阴茎比人类的要长,所以每拖动一下,磨擦到的接触面也就更加的多,引起汤加丽的快感也就更强,汤加丽给它抽插得灵魂都快飞上了天了。

    “呜……我……嗯……不…唔……哼哼哼……啊……啊……啊……”

    汤加丽的声音渐渐含糊,变成了辛苦的呻吟和哀叫,狼狗的下身则是愈动愈快,把她雪白汗亮的臀肉撞得波波乱颤。

    “……呜……哼……哼……哼……”或许是被狼狗奸得太惨烈,汤加丽到后来已经失去扭叫的力气,认命的趴在那里,身子随着狗腹的撞击而一振、一振的前后蠕动,嘴里发出呜呜哼哼的悲吟。

    可怜的汤加丽被这条大公狗从后面霸王硬上弓,沉重的身躯不但压得她喘不过气,两条前腿还紧紧锢住她的腰,就和同类交配的姿势一模一样!

    惊人的是,狗屌根部竟还隆起一团肉结,塞死在窄紧的汤加丽的阴道颈,让交媾的性器无法脱离,在这种情况下她想和这条大公狗分开,只有等它泄精软化一途了。

    “……咿……呀……咿……啊……”汤加丽被捅得实在难以呼吸,发出几乎不成声的悲鸣。

    汤家丽阴道内的淫水,在狼狗阴茎的挤压下从阴道内流了出来。狼狗前爪搭在汤家丽雪白光洁的背上,长舌头不时舔着此时属于它的“母狗”,下身象干一条母狗一样熟练的抽插着。

    这是对汤加丽阴部非人道的酷刑,她的身体像着了火一样,她的汗一滴滴地滴到地上,她尖叫着、哭叫着,同时双手手指紧紧地扣着地板。她从未感到如此地痛,就像是一枝燃烧的火把插进她身体一样,她的身体如此地被蹂躏着,而且完全无法逃跑。

    狼狗在汤加丽的阴道里快速的抽送着,她的阴道大概是被狗屌塞得太满了,她阴道里面的淫水都给挤出来,狗屌每捅进一下,她阴道里面的淫水就被挤的往外喷出一股。狼狗弓着背一收一放,每一下都把龟头顶到她的子宫口,那种酥麻的感觉一阵一阵地涌上她的脑袋,让她全身打颤冷汗直流,连毛孔都起了疙瘩,她尝到了一种从来都没试过的特殊滋味,她没想到和狗性交如此刺激,想想那些只懂摧残女性毫不怜香惜玉的男人,他们真是连禽兽也不如。

    那畜生大概是嗅到了汤加丽淫液的味道,它好像也感染了汤加丽的骚劲,越抽越快,越抽越起劲,汤加丽被它抽插到全身发软,差不多快要昏死过去了。

    汤加丽疼痛和屈辱的大声哭着,她全身打颤,毛孔都起了疙瘩,眼泪和下身挤出的淫水滴在地上。精疲力竭、全身水淋淋的她完全被动的被狼狗占有,鼓胀的双乳随着狼狗抽插的动作前后晃动,屁股和肚子上的肉也在颤动。

    “哎呀!……嗯……啊……

    嗯……哎唷!……嗯……“汤加丽香汗直流,她感受到一种从来都没试过的特殊滋味。她的阴道渐渐适应了这条特长的阴茎,嫩皮紧紧包裹着整根阳具,合成一体。由于阴茎比人类的来得长,每拖动一下,磨擦到的接触面更加多,引起的快感也更强。

    狼狗大概是被汤加丽的呻吟声感染了,它越抽越快,越抽越起劲。汤加丽给抽插到全身发软差不多要昏倒过去,恨不得把全身水份都变成淫水泄出来,身体才能舒畅。两只乳房垂在胸前,随着身体被撞击的摆动而晃来晃去,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连续不断,她顿觉全身神魄像轻烟一样飞离躯体,欲仙欲死的高潮接踵而至,手脚都无力再支撑,伏在地面,身体只知道一味的颤抖不停。

    “呀……不……不行……啊!……”在高潮将届的哀号中,狼狗的巨屌变得愈来愈烫,汤加丽娇嫩的肉壁被磨擦得就要融化了!子宫也产生不正常的收缩。

    汤加丽突然感觉背上的负担骤轻,热黏黏压得她喘不过气的狗腹已经离开她身体,她正想松口气,却惊觉那条粗大的狗屌仍和自己阴道结合在一起,原来那畜生并没真的离开,只是用了另一种交配方式!

    自己和那条畜牲竟然背对着、屁股接着屁股交媾,这和路上杂交的野狗几无两样!汤加丽知道了自己的丑态后,宁愿那条狗趴在她背上操她。

    “叫它别这样!求求你……别这样……把它拉走!”天旋地转的羞辱感让汤加丽拼命的哀叫呼求。

    汤加丽尽最大的努力扭动着屁股,想让狗屌脱离她的阴道,但狗屌根部的肉结实在太大了,卡在窄紧的肉洞内根本无法松脱,即使她雪白的肉体扭摆得花枝乱颤,和她屁股紧接的狼狗仍屹立不动,一直吐着舌头享受原始的快感……

    “嘿嘿……妳和妳的狗老公还真会玩!连这麽高难度的的姿势妳都肯配合它……”毛胡子还在一旁不断出言羞辱。

    “呜……你……呜……我……”汤加丽苍白发抖的脸上只有惊慌、羞怒、无助、绝望交织出的凄美神情。

    狼狗大屌根部又开始慢慢隆胀成肉结,这是狗类高潮前的症兆。虽然被一条狗奸污,对汤加丽来说是从未有过的经历,但凭女性身体的直觉,汤加丽可以感到这条雄物就要射精了

    “救……救命啊……”汤加丽用仅存的一点力气哀喊出来,没想到她的哀求竟真的有效,狼狗突然停下了抽插的动作。

    “呜……”狼狗低吠一声!几秒后一团沸腾的岩浆在子宫口爆发开。

    一股一股的精液随着一下一下的冲刺,往汤加丽的阴道深处猛射,滚烫热辣,将她阴道里面烘得火热,直到她整个阴道都灌满了淫水加上精液的混合物。

    “呜……”汤加丽被滚烫浓精烫得浑身哆嗦,心脏差点就负荷不了,遭烫痛却无法动弹的她忍不住放声的哀叫,曲线动人的娇躯煽乱的弓扭,洁白的脚趾抽筋似的纠夹在一起。

    野兽毕竟是野兽,它们的精液不但又滚又浓,而且量出奇的多,一股一股的不停往汤加丽狭小的子宫注入,她那雪白汗亮的胴体悲惨的抽搐着……

    汤加丽像以往和男人性交后那样,想把狼狗的阴茎拔出来,谁知那狼狗射精后的阳具更加胀大,在她阴户里塞得饱饱满满,那些小肉刺都变了倒勾,扣在她阴道皱皮里的小缝中,把她的阴户里塞得满满的,根本没办法退出来。于是她和狼狗的情形就好象母狗跟狗公交媾后那样,屁股对屁股地连在一起,谁也离不开谁。

    过了十几分钟,汤加丽终于感觉到狼狗的阳具在她体内慢慢软化,她松了一口气,赶忙把狼狗的阴茎从阴道里退了出来,终于狼狗离开她热黏黏全是汗汁的裸背,她两腿虽还维持着惨遭狗奸时的跪姿,身体却已无法动弹了,她痛苦的闭着眼、伏在地上残喘,在两片雪白的股根间,那遭蹂躏的翻肿嫩缝含着一泡浊精,或许是狗的精液特别黏稠,满满的白汁夹在肉缝内竟流不下来。

    那狼狗的阴茎一下子还没能完全缩进体内,它的龟头又大又红,阳具足有一尺长,在胯下一晃一晃的还在卜卜地跳动,远望过去好像它长有五只脚,蘸满黏液的阳具末端,还有些残馀的精液在一滴一滴地往地板上。

    狼狗仍像意犹未尽似的,摇着尾巴在汤加丽的四周团团转,还用舌头不断地舔她的阴户、面孔……

    “快过来帮妳‘老公!’清理一下”毛胡子转过那只狼狗,让它背向汤加丽,然后拉起狗的尾巴。

    汤加丽见那狼狗在不停的吼叫,不敢过去执行毛胡子这个邪恶的命令。她不想做任何会惹怒那狼狗的事,但是她别无选择,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她跪在地上,爬向狼狗,她弯着身子从狼狗的后腿间钻了下去,她的鼻子几乎碰上了狗的屁股。她伸出舌头去舔着狼狗的性器,那感觉十分地恶心,她几乎完全无法忍受这种羞辱。她不断地舔着,那狗停止了吼叫,开始向后退着去摩擦她的脸。

    狼狗在汤加丽的嘴巴里又一次射精了,黏黏的精液射在她的舌头上,让她恶心得想吐,狼狗把所有睾丸里的精液都射进她嘴里后,又绕到了她的背后。再次扑到了她的身上,将那湿漉漉的、粉红色的瘤状生殖器,对准了她的阴道口,哧溜一下子,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这场兽奸仍然继续着,汤加丽的每条神经都因极度的痛苦和羞耻而尖叫着。她完全忘记了在一旁观看着的施害者,她在极度的痛楚下不断地尖叫着和痉挛着,当狼狗蹂躏着她颤抖的胴体时,她所想到的只是快点让这场地狱般的酷刑结束,而狼狗却不知疲倦的长时间的奸污着她。

    当一切都终于结束时,汤加丽完全虚脱了,她趴在地上喘息着。狼狗绕着她打转,仍然舔着她,而且低吠着,但是它已经太累,已无法再多伤害她一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