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九
    第二天,来参加牌局的人有六个,与往日不同的是,再来玩牌的人中有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汤加丽认得,她是这附近远近闻名的泼妇,外号叫母老虎。三年前她与男人离了婚后,就开始和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混在一起。

    汤加丽象往常一样,脱光了衣服,低着头垂着手站在一旁,等待着牌桌上的男人和牌。

    “喂!过来让老娘看看!”母老虎理好牌后,向汤加丽招了招手。

    汤加丽怯怯的走到母老虎身边,她不知道母老虎要干什麽。

    “呵!这小骚屄!长得还真漂亮!听说妳很会伺候男人!今天老娘倒要见识一下妳勾引男人的本事!”母老虎一边说一边捏了捏汤加丽的乳房。

    “母老虎!妳有男人的家伙吗?妳怎麽见识呀?”秃头抬起头看着母老虎调笑着。

    房间里的男人哄堂大笑起来。

    “笑你妈的屄!你们这帮臭男人,只会用裆底下的烂鸡巴折磨女人。知道吗!女人要是折磨女人,可比你们这帮臭男人强多了!你们信不信?我今天弄完这骚屄,以后她只要一见老娘,就会吓得尿裤子。”母老虎听见男人们的哄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她提高了嗓门骂到。

    “是吗?妳有这麽厉害?今天大家不打牌了,我们倒是要看看,女人是怎麽折磨女人的!哥几个你们说好不好?”秃头看着其它男人兴奋的说道。

    “好……”男人们一口同声的附合着。

    “好!既然大家都想看,老娘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骚屄过来!趴在桌子上”母老虎掳了掳袖子,伸手抓住汤加丽的乳头,将她拉到牌桌旁,按着她趴在了牌桌上。

    “大姐!求求妳饶了我吧!”汤加丽的乳头被揪的生疼,她苦苦的哀求着母老虎。

    “少罗嗦!趴下!我操!真够浪的!屁眼都妳妈翻翻着,操!”母老虎走到汤加丽的身后面,用手摸了摸她的屄,然后又把她的屁眼翻开看了看,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屄,把两根手指插在她的屄里抠了两下,嘴里嘀咕着。

    “嗯……嗯……”汤加丽被母老虎抠的轻轻的呻吟起来。

    “别妳妈装相了!抠两下就哼哼了,妳以为我是男的?还惦着把精子哄出来?操!”母老虎冷冷的笑了一声。

    汤加丽不敢再出声,只是保持着姿势。任母老虎抠捏她的阴部。

    “想让男人操了?我才抠了几下,瞧妳骚的,屄水都流出来了。”母老虎又在汤加丽的屄里抠了几下,从她屄里抠出了一点黏糊糊的粘液。

    母老虎狠狠的抠着汤加丽的阴道,汤加丽被羞辱得满脸通红,屈辱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别楞着!过来帮忙,把这婊子给我吊起来!”母老虎抽出抠在汤加丽阴道里的手指,对着站在一旁观看的男人们说到。

    “哦……”男人们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他们把汤加丽的手腕绑在一起,双脚的踝骨也分别绑了绳子,把她赤身裸体的吊在木床架上,两边的绳索将她的双腿拼命向两边拉开,使她呈一个"大"字型。

    “啊……”汤加丽的大腿v字型地叉开,下身向外送出来,腿间的一切暴露无遗,身体的重量完全靠脊骨支撑在刑架上,痛得她直咬牙。

    这种姿势使汤加丽——一个女人的全部隐秘毫无遮掩地裸露在色迷迷的男人面前,羞辱的感觉使得她几乎昏过去。她清楚的知道,母老虎对她的凌辱才刚刚开始……

    “老娘要好好看看这骚娘们,你们看她那骚样!”母老虎一把揪起汤加丽的长发,扬起她的头。

    “不要……”汤加丽在床架上痛苦的扭动着身体。

    由于头发被母老虎抓住,汤加丽不得不把肩头往后缩,用力的向前挺出诱人的乳房,她那两团富有弹性的白嫩而丰满柔挺的乳房,随着她痛苦的呻吟微微颤动着,乳尖两片铜钱般大小的绛红色乳晕上,两颗如指尖般粗细肥硕的乳头紧张的挺翘着。

    “这婊子的奶子还行,挺鼓的,奶头也不黑。长的很美!”母老虎兴奋的看着汤加丽的双乳。

    “大姐……求求妳……饶了我吧……别……别看……我的奶子不过是一团臭猪肉……和大姐的……没法比!”

    汤加丽羞辱的紧闭着眼睛,拼命的摇着头。但身体一动,那两团饱满圆润的乳房也跟着晃动起来。

    汤加丽那迷人的胴体赤裸裸暴露在男人们那淫荡的目光下,她腰身纤细而欣长,缀在平坦小腹上的小巧肚脐眼儿紧实细致。沿着动人的曲线看下去,细腰到圆润的臀部展现优美的弧度,股沟又紧又深,这样饱满的屁股,使得她那被绳索紧紧拉着;向两边笔直伸展着的;均匀而修长的双腿更加迷人。在她美腿的尽头裸露一双滑溜柔软、足弓高起、脚心空虚,白嫩漂亮性感的美人玉足,十根玉雕般的白嫩脚趾头紧张的不断用力扭动着弯曲着,纤柔的脚掌心浮出白嫩的筋肉。

    一个以前没来过的男人,还是第一次看见汤加丽的私处,他兴奋地凑过脸来想仔细地看看,这个双腿被大大分开的少妇的阴户。

    汤加丽的整个阴户毫无保留地显露在这个新来的男人面前,呈现在那男人眼前的是一个美丽少妇成熟的阴部,她大腿中间的三角部位长着稀疏柔软的阴毛、一直沿着裂缝两边的耻丘蔓延到胯下,大阴唇内的阴毛稀疏,两片深红色的小阴唇由于充血硬硬地向外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喇叭口状;粉红色的阴蒂在顶端交界处冒了出来,模样就似一个小小的龟头,微微肿胀;阴道口一张一缩地动着,依稀看见里面浅红的嫩肉。

    “我操,这骚屄的毛可真柔软。”男人呆呆的看着汤加丽丰满迷人的秘境猛吞着口水。

    “别看呆了!用刷子给她洗洗,把她身上的臊味都刷净了,一会也好让你们慢慢的玩。”母老虎狞笑着说。

    男人们跑到厨房里和卫生间里,找了几把毛刷,回到了房间里。几个男人手里拿着硬毛刷蘸着水,一下一下慢慢的刷着汤加丽长着浓密阴毛的下身和两只粉嫩雪白的脚掌。男人们每刷一下,汤加丽这个可怜的少妇都要痛苦地抽搐一下,把捆绑她的床架挣得“哗啦”直响。

    “哈,这个骚屄的脚丫子上还有股香味呢!”那个刷脚掌的男人凑近汤加丽高高吊起的白嫩的脚掌嗅了嗅。

    “哎,你们看,这骚屄真臊,你看她的骚屄眼,还一缩一缩的。”另一名正在刷汤加丽阴部的男人淫笑着说到。

    男人们一阵哄笑。

    听着男人们大声地议论着自己的性器官,汤加丽羞辱得下意识地想夹紧下体,不料她的举动,却又招来男人们的一通哄笑。

    男人们很少有机会能够这麽近、这麽仔细的看女人的身体。这种难得的机会他们自然是不会放过。他们围住汤加丽彻底展开的赤条条的身体,开始拨弄着她阴户,揉捏她的乳房。她的乳房被男人们大力地揉捏,乳头被捻转、拉扯,阴毛被拨开,揪住大阴唇死命向两边扯,以观察阴户的内部。

    汤加丽又羞又怕的闭起眼睛,将脸转向一边,她不想去激起或挑逗这几个正在凌辱她的禽兽的淫欲,但是她天生的美丽动人,还有现在这种又羞又恨的迷人模样,却更加激起了男人们渴望蹂躏她肉体的欲望。

    “甭急,时间还早着呢,咱们慢慢的玩。怎么样啊,骚婊子,快要撒尿了吧?是不是当着我们撒泡尿啊?”

    汤加丽被男人们搓弄了近半个小时,母老虎才发话。

    由于昨晚喝了许多水,汤加丽此时的确尿意很急,虽说她已经一丝不挂地被众男人这样辱弄了半天,可要她当着他们的面撒尿却是死也不能。

    汤加丽紧闭着嘴,不吭一声。

    “哟!妳还挺硬,找两个夹子来,把她的屄给分开”狡猾的母老虎心中有数,她不慌不慢地指挥着。

    两个男人找来了两只夹子,夹在了汤加丽的大阴唇,然后栓上细绳在她的身后系紧。这样汤加丽的大阴唇被最大极限地扯开,阴户呈一个大大的o型。

    母老虎一只手拿着毛刷,在汤加丽小阴唇的中央上下刷动着,另一只手拿着捆成一根细毛线针不急不慢地捅扎、拨动着她特别突出的阴蒂,秃头则拿着一只宽毛刷在她的肛门和屁股沟、大腿内侧刷动,两只乳头也被另一个男人的指头捏起徐徐地捻转。

    “看着,一会儿这骚婊子就会发情给你们看的。”母老虎看着汤加丽得意地说。

    “嗯……嗯……”由于这样的姿势赤条条地面对着母老虎他们,加上膀胱内的压迫,汤加丽无论怎样努力忍耐也无济于事,她的脸憋得通红,可是小阴唇内侧不由开始渗出亮晶晶的淫水。

    “看呐,她的屄流水了,这就是想挨操的表现了,看看这个骚婊子是怎么当众发情的。别停,继续刺激她。”母老虎继续指挥。

    “不……不要……你们……嗯……嗯……”

    汤加丽悲伤欲绝的抽咽着,母老虎的话语愈来愈不堪,残忍的摧残着她的尊严。她只能紧紧闭上眼睛,她没有办法睁开眼看到这些禽兽对自己贞节私处的赏玩。

    汤加丽的阴户上的淫水愈来愈多,竟然顺着阴户流到了肛门上,阴户也不由自主地开始蠕动、抽搐,一些阴毛沾在阴户的黏膜上,整片股沟都湿了,淡褐色的菊花蕾也不安份的在动着。她紧咬牙关,拼命想忍住,但无济于事,阴部、乳房都胀大起来。

    “骚婊子!老娘看妳还能撑多久?”母老虎用指尖勾住汤加丽的阴唇向下拉,使她的阴道口完全暴露,并用那根细竹针不停地轻啄她的阴蒂。

    “嗯……啊……不……不要……嗯……”渐渐地,汤加丽的阴户开始向外鼓胀,阴道口慢慢地张开,然后有节奏地一开一合。她的阴户上布满了亮晶晶的液体。

    “看见没有,这就是女人撒尿的地方,等会儿她还要撒给你们看呢!”母老虎手中的竹针急剧地啄着汤加丽的阴蒂和尿道口周围。

    汤加丽的阴道口逐渐充血、发红,更加张开,阴道也慢慢的张开,竟一点一点的扩张成一条管,连阴道深处的子宫颈都隐约能看见了。

    一旁的男人们饶有兴趣地看着汤加丽自动打开的阴道内一环一环的沟圈。

    “这婊子现在已经骚得要命了!她的穴是重门迭户型,蛮不错的,穴眼也不大不小刚合适。你们看着!”母老虎突然用食、中指夹住汤加丽的阴蒂,用力搓揉起来。

    “啊……啊……”汤加丽在这强烈的刺激之下阴户开始痉挛,阴道中涌出大股的淫液,一缕闪亮的白汁,从她那诱人的肉缝中垂滴下来,黏稠的汁液并没有马上滴到地上,而是形成一条水柱垂在她诱人的双腿中间。她的整个身体开始哆嗦起来。

    “哈,见过没有?这就是女人骚透了的发情样子。”母老虎得意的旁边的男人们说。

    由于当着众多男人达到了高潮,汤加丽羞愧的全身颤抖,泪水早以染湿了脸颊,她感到自己的身体比妓女还卑贱,母老虎残忍的羞辱不断袭卷她的意识,她觉得视线愈来愈模糊,脑袋里只有隆隆的声音……,但是她的身体却不听指挥,抖了好久才停下来,尿意更加强烈了,她知道自己的阴户完全咧开着,若是撒尿会清楚地被这些男人看见,所以拼命想憋住。

    “忍不住就尿呀!”看着汤加丽不住抽搐的阴户,母老虎知道她快忍不住了。

    “不……”汤加丽挣扎着想站起来。

    “妈的!妳这个骚婊子!我让妳不尿!”母老虎说着,用手中的竹针狠狠的戳击着汤加丽的阴部。

    “啊!………”

    汤加丽一声惨叫,身体突然向后弓了起来,竹针刺得她失禁了,在众多男人的围观之下,她终于忍不住了,小便从她那狼狈不堪的肉洞里,淅淅沥沥地流了出来。她泪流满面地当着众男人尿着。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小便,但极度的羞辱,还是刺激得她快昏了。

    男人们把汤加丽从床架上放了下来,他们让她平躺在麻将桌上。

    “怎麽样啊,骚婊子舒不舒服?”母老虎手里拿着细竹棍,捅着汤加丽的阴部。

    汤加丽不再试图遮挡乳房和阴部,她流着泪一声不吭的躺在麻将桌上一动也不动。

    “臭婊子!自从我的男人认识了妳,他就不来找我了,妳知不知道?我让妳勾引我男人!说,妳以后还敢不敢勾引我男人了?”母老虎上前拉开汤加丽的双腿,恶狠狠的问道。

    汤加丽咬着牙忍受着从阴部传来的剧痛,她已经叫不出来了,那还有力气回答母老虎的问话。

    “妈的,老娘就不信打不开妳的嘴。老娘这里还有好多新鲜玩意妳没尝过呢。”母老虎见汤加丽一声不吭,不由大怒。她说着从房间里找来一段细麻绳,紧紧的系在汤加丽的一只乳房上。

    汤加丽丰满的乳房被勒得鼓了起来。接着,另一个乳房也被勒上了麻绳。她的两只乳房像皮球一样在胸前颤着,两个乳峰高高翘了起来。奶水从乳头喷了出来。

    “怎麽样?臭婊子?知道勾引老娘的男人的后果了吧!”母老虎用手使劲捏着汤加丽的乳房。

    “大姐…求求妳……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水……水……求求妳………给我点水喝?”

    汤加丽不由伤心的哭泣起来。被细麻绳紧紧勒住的两只乳房疼得厉害,奶水还在不断的从奶孔中溢出。她一边呻吟一边抽泣着……

    “妳想喝水?”听着汤加丽的惨叫声,母老虎开始兴奋起来。

    “求求妳……大姐”汤加丽仰望着母老虎,痛苦地点点头。

    “你们谁给她喝点饮料?”母老虎抬起头看着围观的男人。

    “我来!”一个男人跃跃欲试。

    “谢谢,大姐。”汤加丽喜出望外,露出一点点笑容,向母老虎表示感谢。可是她的笑容刚刚出现便僵住了。

    那男人脱下裤子,将阴茎放在汤加丽的脸上方,汤加丽眼看着龟头上的马眼微微开启,紧接着一股恶骚的黄水就喷洒在她秀气的脸上。

    “嗯……嗯……”汤加丽扭脸躲避着,那男人却移动着阴茎,兴趣盎然地追逐着汤加丽的嘴。

    “妳喝呀!婊子,不喝可要渴死了,咯咯咯。”男人伸手捏住汤加丽鼻子,逼得她不得不张开嘴含住阴茎。

    “呜呜……咕嘟、咕嘟……呜呜”

    汤加丽用舌尖舔着男人的马眼,男人排尿有些困难,慢如拔丝,她只好慢慢的吸,慢慢的舔……。

    男人的骚尿,全部灌进了汤加丽的嘴里、胃里。汤加丽又羞又气又恶心,她干呕了几下却什麽也没吐出来,许是渴极了!灌进肚里的尿,即便她思想上极度排斥,生理上却迫切需要,肌体立即就把这尿吸收了,而且产生更强烈的渴感,迫使意思模糊的她不得不接受喝尿的屈辱事实。

    “还想喝吗?小婊子?”母老虎将汤加丽从麻将桌上拖下来,逼着她躺在地上,然后用脚踩着她的乳房揉搓着,戏虐地问出这麽侮辱性的话。

    汤加丽羞得肌肉都在颤抖,可是僵持一阵之后,她不得不微微的点了点头。

    “哈哈哈,什麽舞蹈家,还不是喝尿的骚货!”母老虎得意地狠劲踩了一下汤加丽的乳房,自己脱下裤子,露出肥硕的巨臀,然后蹲在她脸的上方。

    汤加丽看见母老虎那红肿泛黑的丑陋阴唇微微翻动着,紧接着几滴恶骚的黄水就喷洒了出来。这时母老虎干脆一屁股坐在汤加丽的嘴上。她那肥厚的阴唇,乱蓬蓬的黑毛,竟把汤加丽娇媚的小嘴堵得严严实实,阴埠的肥赘肉塌下来刚好堵住汤加丽的鼻子。

    “呜呜”汤加丽几乎窒息了,而就在此时,母老虎的骚尿开始大量的涌了出来。

    “咕嘟,咕嘟,呜呜,咕嘟。”

    汤加丽拼命地喝着母老虎的尿,以便空出嘴来呼吸。她原本漂亮的脸,在母老虎巨肥的屁股沉重的挤压下,已经扭曲得不成人样了。

    尿放完了,母老虎却没有起身的意思,汤加丽想扭动头,可是母老虎的屁股就象一座肉山,压得她丝毫动弹不了。

    “怎麽?不知羞耻,不知报恩的臭婊子,给妳喝了神仙水,妳也不谢谢?起来!跪下!给老娘舔干净?”母老虎得意地扭动屁股,更压挤的汤加丽连脖子都痛苦不堪!

    汤加丽内心羞辱极了!泪水不禁流了出来,可是有谁看见?又有谁能可怜她?保护她?她屈辱的走到早已坐在沙发上的母老虎面前,跪了下来。

    “老娘的屄好几天没洗了!给老娘舔干净点!先过来闻闻!味道如何?”母老虎放肆的侮辱着汤加丽。并慢慢将自己的双腿大大地张开,将阴部完全的暴露出来。

    汤加丽看见母老虎的阴毛很浓密,这是已婚妇女特有的标志。她的阴户因为过度的性交已经变成了一种黑紫色。她的大阴唇上也长着毛,但不是黑色,是深褐色像汗毛一样的阴毛。阴唇上和旁边肉缝里积存着黄绿色的分泌物,湿淋淋的大阴唇丰满的隆起,阴核已经从包皮露出头,如果剥开皮,阴核大概会有小指尖大小。

    汤加丽看着母老虎那粘着湿糊糊的黄绿色分泌物的丑陋的下身,觉得恶心极了。她知道那是母老虎流出来的白带,但她不知道为什麽母老虎的白带会这麽臭。她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观看过同性的性器,这还是她第一次这麽近的看另一个女人的下身。她觉得眼前的性器既丑恶又肮脏。这粗野的女人的阴部也同样粗野,怎比得上她那娇嫩的花园溪谷。想到自己将要用舌头去舔那丑陋恶臭的地方,不由一股寒意从后背掠过。

    “妳他妈的发什麽楞?还不过来闻!”母老虎的喝骂打断了汤加丽的思绪。

    “哇!这么臭骚?真是好多天没洗了?”汤加丽不得不把鼻子凑近,母老虎那散发着恶臭的阴部。一股腥臊的恶臭窜入她的鼻腔,呛的她把头扭向了一边。

    “怎麽样?老娘的屄比妳的长的好看吧?”母老虎用语言侮辱着汤加丽。

    “大姐…妳饶了我吧…”汤加丽实在不愿意去看这女人那肮脏的性器。

    “饶了妳?臭婊子老娘告诉妳!别整天只会盯着男人的东西看。妳好好看着老娘的屄,比较比较!看看是老娘的屄长得漂亮?还是妳的骚屄长得漂亮?”母老虎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这骚屄……那敢跟大姐的比!”汤加丽流着泪,违心的说到。

    “既然这样!妳还不快舔一舔?还在那磨蹭什麽?”母老虎不耐烦的催促着汤加丽。

    汤加丽不敢违抗命令,她慢慢的低下头,将脸靠近母老虎的大腿根,她清晰地看到在母老虎那颜色较深的黑紫色阴部,肌肤与阴户的分界线非常清楚,那里有着相当的弹性。和自己的阴唇比较,大小和厚度都有二倍以上,向左右分开的阴唇里面现出粉红色肉壁,并充满了污秽的分泌物。与此同时母老虎那肮脏污秽的下身,散发出的那种难闻的臭味,再一次钻入了她的鼻腔。一想起自己将要用嘴和舌头来舔净这女人丑陋的下体,汤加丽就感到一阵恶心和晕眩。

    “臭婊子!赶快舔呀?”

    正当汤加丽犹豫时,母老虎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脸紧紧贴在自己那发出恶臭的的阴部,使劲地来回蹭着。

    “唔……”

    汤加丽发出阵阵悲啼,她不得不伸出舌头,开始舔弄压在嘴上那恶心的、黑紫色的、肥厚的、腥臊刺鼻的、母老虎的阴部。她顺从的用嘴和舌头清理着母老虎的下身。当她的舌头舔到母老虎那热热的阴部时,一股难闻的味道进入她的嘴里和鼻子里,她差点吐了出来。但她知道她必须忍住,她现在只有用心的服侍,才能避免接下来的暴行。

    “对!好好舔!仔细的舔!”母老虎用左手抓着汤加丽的头发,操纵着她的动作。

    “唔……”汤加丽发出无法忍受的声音,但还是缩紧性感的嘴唇,吻着母老虎那从包皮里露出来的阴核。忽然,她提了一口气,眉头皱了一皱,但马上又强作镇静,低下头继续吻着母老虎的阴部。

    原来母老虎把左脚插入了汤加丽的胯下,正用大脚趾顶着她的阴道口。

    汤加丽对这样的刺激忍不住四肢颤抖,她已经没有办法静止不动。她的脸憋得通红,一声不吭、全神贯注地舔着母老虎的阴部,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她想藉自己的舌尖保持平衡,用舌头在母老虎大阴唇上拼命的舔着,舌尖在肉沟里游动,并插入肉洞里,用嘴唇夹住阴唇吸吮,用牙轻轻咬阴核。她做得十分的认真,生怕母老虎不满意。

    “唔……嗯……哎呦,肚子好痛!憋不住了!臭婊子快舔我的屁眼”母老虎的阴唇充血膨胀,本来就属于特大的肉片,更加膨胀增加了淫猥感,阴核肿的像大颗粒的珍珠。

    汤加丽连忙微微抬起头,用嘴盖紧母老虎的肛门,伸出舌头,将舌尖插入母老虎的肛门里使劲舔弄起来。一会儿功夫,她的舌尖传来肛门的抽动,紧接着,一条粘粘软软的屎就拉进了她的嘴里,很快就是一大堆,她使劲的往下咽,还是有些挤出嘴角,沾脏了母老虎的屁股。

    汤加丽诚惶诚恐地把母老虎肛门舔干净,同时,把刚才沾到母老虎屁股上的一点屎也舔干净。

    “啊……唔……”母老虎的嘴里不停的发出哼声,她下半身的高潮一波又一波的向她涌来,她忍不住在汤加丽的脸上旋转着屁股。

    “臭婊子,吃屎都不利索。”母老虎拉完了,生气地在汤加丽小腹上使劲踩了一脚。

    “噢……”汤加丽哪里还顾得上臭不臭的问题,她惨叫着,捂着肚子在地上打着滚。

    母老虎见第一步得逞,知道汤加丽不敢反抗,那只毒蛇般的脚趾在她的身体里抠、挖、钻、旋、搅┅┅使尽了十八般武艺折磨着她。

    “嗯……嗯……”汤加丽的头上冒着汗,难过的呻吟着。但她不敢乱动,仍认真的舔着母老虎的阴部。

    母老虎的脚趾在汤加丽的阴道里插得更深,更加用力地来回抽动着,母老虎在这个可怜的少妇趴在自己的阴部吮吸、舔着的同时,用脚趾阴毒的奸淫和玩弄着她。

    汤加丽现在已经彻底的认命了,阴道里的一阵阵的疼痛和酸涨使她感到很不舒服,从她阴道里流出了清亮的液体,一滴接一滴的流了下来,最后汇成了线,顺着母老虎的脚面,流到了地上。汤加丽一边屈辱的品尝着母老虎那充满恶臭的阴道分泌物的下体,一边被母老虎的脚趾玩弄奸淫着阴道,这种羞辱和痛苦几乎使她要崩溃了。

    母老虎的脚趾还在汤加丽的阴道里放肆地抠弄、转动着,汤加丽则趴在母老虎浓密的阴毛间,被迫仔细地将她那肮脏不堪的下身舔干净。汤加丽试图尽量屏住呼吸,母老虎下体那种混合了腥臭和各种分泌物的气味实在令她恶心极了。

    忽然,汤加丽感到母老虎用双手抓住了她的头发,将她的脸紧紧按在了肉穴上,不断扭动着屁股用肉穴在她的脸上蹭了起来!

    汤加丽明白母老虎的的意思,她只得用舌头在母老虎的肉穴里不停吮吸起来。她逐渐感到自己呼吸困难,她不得不加快了吮吸的频率。她开始有点害怕,如果她不能尽快使母老虎达到高潮,就会被她阴道里源源流出的淫水憋死。她甚至担心母老虎会在高潮时失禁。

    “啊……啊……”母老虎淫荡的呻吟着,她野蛮地推搡着汤加丽的头,逼迫她在自己的两腿之间舔着。她喜欢听见汤加丽在舔干净她的阴户时,发出的那种令汤加丽感到丢脸的、湿答答的“啾啾”声。

    “母老虎!我来给妳泄火!”在一旁的秃头按耐不住了,他将汤加丽推倒在床上躺着,然后拉起不住淫叫着的母老虎,将她转了个身,让她脸对着汤加丽的两脚,双腿叉开跪在汤加丽的头两侧,这样母老虎丰腴的屁股就正好靠在床的边缘。

    秃头走到母老虎的背后,解开裤子掏出了早就已经怒挺起来的阴茎。用手扒开她肥腴的臀部,对准了她的屄洞,顺利地将自己的阴茎插了进去。

    “啊……”母老虎舒服的叫了一声。同时她伸出右手用指头分开了汤加丽的阴唇,并玩弄着她的阴蒂。

    “嗯……”当母老虎的手指摸在汤加丽的阴唇时,汤加丽颤抖了起来。

    秃头一边趴在母老虎身上用力抽插着,一边握住她一只丰腴的乳房,使劲地揉了起来。

    “嗯……啊……快点……快”母老虎忘情的大叫着,她感到快被情欲融化了。

    秃头清楚地感受到母老虎的身体在抽搐,她臀部的肌肉猛地收缩起来,使她阴道里的肉壁更加紧密地包住了他的肉棒。

    在秃头和母老虎的身下,汤加丽在母老虎手指的刺激下开始兴奋起来,身体不停地轻轻发抖。来自阴道的猛烈的抽插和疼痛,时刻提醒着她此刻可耻又可悲的命运又开始了。

    “嗯……啊……嗯……”

    随着秃头逐渐加大了抽插的力量,母老虎也加快了对汤加丽阴道的抽插。汤加丽开始在床上呻吟蠕动起来,她不停的扭动着她的屁股,不时向上提起臀部,用自己的阴部追寻着母老虎的手指,试图以此来使自己获得满足。

    在汤加丽脸的上方,秃头正使劲的按着母老虎丰腴的臀部,使她的阴阜紧贴在汤加丽的脸上。秃头粗大的肉棒正撑开母老虎的阴道,在她雪白丰满的大屁股中慢慢的抽插着。母老虎的淫水在抽动下变成了白色的黏液,往下流到了汤加丽的脸上。

    “啊……臭婊子!……妳闲着干什麽?还不快……舔我们!嗯……”母老虎一边呻吟一边命令着汤加丽。

    汤加丽不得不睁开眼睛,稍微抬起头,秃头那雄伟的阴茎近在咫尺,母老虎阴道里的嫩肉被快速扯出、又被更快速的塞入,阴道口周围粘着一圈白白的黏液……

    汤加丽伸出舌头,舔舐着母老虎那和秃头正在交合的,红得发紫、肿胀的肉缝、她的舌头以母老虎鲜红的肉芽为中心急速的舔舐着!……她的舌头离开母老虎的肉缝向上舔舐,舌头碰到了秃头那根变得滑腻腻的还在抽插的粗大的阴茎。

    汤加丽用舌头将秃头阴茎上和母老虎阴道周围粘着的白白的黏液,一一舔净,吃到嘴里并咽进肚子里。

    “哦……啊、啊……啊……”母老虎被刺激得浑身发抖,同时她发现汤加丽的肉穴在她手指的亵玩下,周围的部位明显充血肿胀起来,她听见汤加丽在用一种迷乱的声音呻吟着。

    “啊!……我!!……啊……受不了了……哦、哦……啊!!!!嗯……啊……啊……”

    汤加丽感到自己已经失去了理智,更加用力地用自己火热的阴部磨擦着母老虎的手,疯狂地渴望着母老虎的手指能插得更深一点。汤加丽试图用双腿夹住母老虎的手,使她的手能更更长时间的停留在自己的阴部,但母老虎却把手抽了出去。汤加丽只能被动地等待着母老虎的手再次插入。缓慢、而痛苦地的等待把她送上了尖叫悲鸣的高潮。

    在汤加丽的头顶,秃头正用力地在母老虎完全张开的肉洞里用力地抽插着。他现在感到非常快乐,他已经很久没和母老虎做爱了!

    “哦……痒……痒的受不了了!快……快帮我止止痒?听见没有!你这个骚屄!”母老虎亢奋的叫着。她用手使劲的掐着汤加丽的阴唇。

    “呀……”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从下身传来,汤加丽立刻失声尖叫起来。母老虎羞辱的言语和下身传来的疼痛折磨着她,她犹豫着不知该怎幺做。但她不敢拒绝,她知道母老虎有得是办法令自己屈服,这时她觉得自己比任由嫖客们玩弄的妓女还无助!

    “还不快舔?妳这个骚货!!!”母老虎在汤加丽的阴户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呀……”对母老虎的恐惧,使汤加丽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自己在做什幺,随着母老虎的手掌重重地抽打在她柔嫩的阴户上,她的舌头再次不停的舔着母老虎肿胀的阴唇!母老虎阴道里不停流出的淫水沾满了她的脸,几乎使她窒息。但她已经顾不得这些,只是一边忍受着阴户的疼痛,一边用舌头撩拨着母老虎形状丑陋的阴户和在阴道里不断出入的阴茎。

    “快……快……好……舒服……”母老虎更加用力地拍打着汤加丽的阴部,汤加丽的惨叫声使她感到无比舒服,一种征服感涌上她的心头。

    “喔……喔……我的屄好爽……喔……老秃……你的鸡巴今天怎会这样粗呢……喔……喔……好爽……啊……啊……啊……啊……我的屄美翻啦……”

    快感交织在一起,母老虎感到自己到了高潮的边缘。她发疯似的扭动起身体,拼命地用手指插着汤加丽的阴道。

    “嗯……嗯……”

    汤加丽一边淫荡地呻吟着,一边继续温柔地吮吸着母老虎那已经淫水泛滥的阴户。母老虎下身不停流淌出的淫水流到了她的脸上,她清晰地感觉到母老虎已到了极限。她不停地用力吮吸逗弄着母老虎鼓胀起来的阴蒂,用牙齿轻轻咬着,终于她将母老虎送上了高潮!

    “啊……不行了……泄了…泄了!……啊……”

    随着母老虎一阵尖声的呻吟,一股浓浓的阴精冲出了她的阴道,喷射进了汤加丽的嘴里!

    “嗯……”汤加丽第一次品尝到另一个女人高潮的滋味,同时她感到自己的身体也正在不可遏制地发生着变化,下身的阴户在母老虎执着的抽插下已经湿滑不堪了……。

    “骚货!别光舔她!……也舔舔我……哦……舔舔……我的屁眼。”秃头一边用他粗大的肉棒猛干着母老虎,一边用手抓住汤加丽的头发,将她的脸拉向自己的胯下。

    “啊……痛啊……”汤加丽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小声的哭泣着。秃头屁股中间露出的那黑黑的,四周围还长着长短不一的黑毛的肛门,就在她的眼前。

    由于头发被秃头揪住,汤加丽不得不努力的把脸向上抬。这样,她那秀气的鼻子,就正好顶在了秃头那黑黑的肛门上。她不得闻着秃头的肛门上的气味,一股屎臭味窜进了她的鼻孔。

    “老天!真臭!”汤加丽恶心的直想吐!

    “快舔哪!愣着干什麽?”

    秃头在母老虎身上动了一会,见汤加丽还没动静,便把手伸到她的脑后,往上抬着她的脑袋催促着。

    汤加丽痛苦的上闭眼睛,把嘴凑到了秃头的肛门上,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一股又臭又苦的恶心味道,传到了她的舌头上。

    “哦……”

    秃头爽的不得了,汤加丽那灵巧、润滑的舌头,温柔的在他的肛门上环绕着。他紧绷着屁股,手使劲的抓着母老虎的肥臀,享受着从肛门处传来的一阵阵温暖的快感。

    汤加丽为了尽早的结束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她一边干呕着,一边努力的伸长舌头,一下一下用力的在秃头的肛门上舔了起来。她一边舔着一边心里数着数。

    “哦……我要射了……哦……”秃头虽然竭力坚持,但汤加丽淫荡的表现,令他再也受不了了。汤加丽在他的肛门上舔到了第25下后,他的身体一阵摇晃,终于在母老虎的阴道里射精了。

    母老虎的大拇指还在不停的揉弄着汤加丽的阴蒂……。

    “啊……”在秃头射精的同时,一股液体从汤加丽的阴道内喷涌而出,洒在床单上。

    母老虎还在不停的揉弄着汤加丽的阴蒂,一股一股的液体不断的从她的阴道里喷涌出来,喷射持续了十多秒才停止。

    “啊……啊……啊……”在液体不断从阴道里喷涌出来的这段时间里,汤加丽高举着不停哆嗦着的大腿,竭力的扭动着身体,表情异常激昂地大声呻吟着、尖叫着……。

    秃头慢慢地从母老虎那已经被插得有些红肿的阴道里把阴茎抽了出来,看着浓稠的白色液体从肉洞里缓缓流淌出来,流到了躺在下面汤加丽那轻轻悲啼着的脸上。

    汤加丽微微的抬起头,温柔地在母老虎阴道周围舔着,用舌头收集着从阴道里大量涌出的混合了秃头的精液的液体,一滴不剩地将它们吃进嘴里……

    “起来!跪下!闻闻我脚上的味道”母老虎坐了一会,缓过了劲。她看了看躺在床上,双腿仍在不停的抽搐着的汤加丽,又开始想要折磨她。

    汤加丽不敢不从,她吃力的用手撑起自己的身子,下了床,极其卑微地跪在地上。用双手将母老虎的脚捧到自己脸前,用嘴小心翼翼的为母老虎脱去鞋跟足有10公分的黑色高跟鞋。

    “臭婊子!好好闻闻老娘的香脚!”母老虎把穿着丝袜的脚,伸到汤加丽的嘴边。

    汤加丽看了一眼,母老虎伸到她嘴边的脚。母老虎这双脚大约有38码,丰满肥硕,透过丝袜可以依稀看到涂着红色趾甲油的脚趾和脚上的茧子。

    汤加丽低下头用鼻子嗅着母老虎脚上的味道。由于天气炎热,支承全身重量的脚掌及脚趾丝袜部位已被脚汗浸潮,在皮革的沤泡摩擦下再混合脚上的脏物后散发出一股酸臭的味道,当母老虎隔着丝袜分开脚趾时,这种味道更为浓烈。

    “脱下我的袜子,用舌头舔,不许用牙齿。”母老虎继续打击着汤加丽的自尊。

    汤加丽小心地用两片嘴唇,轻轻地沿着母老虎的腿慢慢地把丝袜向下盘,当一只丝袜团成一团后,她轻轻地用嘴含着把它从母老虎的脚趾上取下来搁在桌上,接着抬起头看着母老虎,眼中流露出询问的神色。母老虎轻轻地点了点头,于是她又在母老虎的另一条腿上重复着她的工作。终于两只袜子都脱了下来。

    母老虎把脚放在汤加丽的脸上,略带脚汗的脚掌不停地在汤加丽脸上蹭来蹭去。汤加丽感到一股微微的脚臭,但是表情上必须表现出一种很高兴的样子。

    汤加丽正在犹豫应该从母老虎的哪只脚开始时,母老虎已将她的右脚挑衅似地伸到了汤加丽的面前。汤加丽不得以只有把母老虎那双长满脚气的臭脚,托在自己柔嫩白皙的手掌上,然后赶把嘴凑了上去,不知所措的地吻着母老虎的脚背。

    “妳这个蠢货,连舔脚都不会,妳平时是怎麽舔男人的脚的?看来今天老娘得好好教教妳。”

    母老虎发怒了,用左脚在汤加丽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两下,大声说道。

    “好了,老娘就从头教妳吧!先把我的脚握住,要非常轻,不要弄疼我,知道吗?”母老虎看见汤加丽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不由得意的说道。

    “是……”汤加丽只有照母老虎的话去做。

    “好!接着把嘴唇凑到我的脚上,从脚趾开始,亲吻我的脚趾尖,慢慢地吻到我的脚背,同时手要轻轻地揉捏我的脚底,慢慢的,微微用力,对了,就是这个节奏,对!好!现在慢慢地再移到我的脚趾,吻它们,好!口水不能流出来,全部要吞在肚子里。”母老虎一边教汤加丽,一边享受着汤加丽的口舌侍奉。

    “现在把我的脚趾一根根地含在嘴里。”

    汤加丽张开嘴乖乖的含住了母老虎的脚趾。

    “嗯!慢慢地吮吸,对!保持那种节奏……舔我的脚趾缝,用舌头仔细地舔,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汤加丽顺从的伸出舌头,先从母老虎的脚跟沿着脚心一直不间断地舔到大脚趾,然后从脚趾窝开始一点点的一直到每一个脚趾缝仔细地舔着。

    由于走了一天的路,母老虎的脚明显地有酸臭和皮革味儿,脚趾缝隙里还有被汗润透的黑泥和沙粒。汤加丽嗅着母老虎脚上散发着的那股脚垢和皮革混合的臭味,仔细地舔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用手捏住母老虎的五根凉冰冰细长的脚趾头,扳开紧紧依附在一起的脚趾,露出脚趾缝隙里软软的、略微潮湿的趾肉,然后将舌头伸进脚趾缝里。

    母老虎的脚趾缝里沾有少许细小的尘粒,汤加丽用舌尖将污物舔净后,再抓住母老虎的脚趾,把她肥肥的脚趾头挨个含在口里压在舌头底下,她脚上翘起的死皮,不断的划着汤加丽柔软的粉舌。

    “接下去舔另一个脚趾。对!啊!好舒服!”母老虎舒服的断断续续的呻吟起来。

    汤加丽按照母老虎的命令,更加卖力地舔起来,头部也上下左右的动着。她机械的舔着母老虎的每一根脚趾。当她把母老虎的全部脚趾都舔过一遍以后,她再一次把母老虎的五个脚趾头全部含在嘴里,用牙齿轻轻的咬着,母老虎厚实的趾肉间的那种咸咸的、酸酸的、臭臭的味道,顿时在她的嘴里弥漫开来。

    母老虎用两只脚夹住汤加丽脸。汤加丽闭着眼睛,任母老虎的脚在她脸上滑动。汤加丽伸出舌头,顺着母老虎脚的滑动,慢慢的舔着她脚掌的每一个角落,随之舔向脚背,脚根,吻着她的脚裸,然后抓住她的一只脚,含着她的脚趾,拼命吮吸着她的脚趾头,一个一个吮过去,舌尖在她的趾甲上快速的搅动,并在她的趾缝中不住的穿梭。

    母老虎则用另一只脚在汤加丽的身上,脸上不断的来回滑动。汤加丽吮完了一只脚又换另一只,不断的交换……

    在汤加丽的嘴唇和母老虎脚底粗皮接触的时侯,尤其是在她吸允母老虎每根脚趾时,脚趾上的指纹和厚皮,划过她舌面时那一刻的感觉,叫汤加丽觉得恶心极了。

    “好了啦,换一种玩法,用你的乳房来为我做脚心按摩。”母老虎继续折磨着汤加丽。

    汤加丽比刚才稍微直起了一点腰,但是这个姿势更加难受。她的两个乳房迎上母老虎的两只脚心,使劲地、用一种不稳定的姿势转圈的为母老虎按摩脚心。

    汤加丽觉得她比妓院的妓女下贱多了,被迫的跪在地上不说,还要顺从的用舌头和乳房,为自己从不认识的陌生女人的脚服务,这种无法忍受的屈辱,让她的眼睛湿润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不错!弄得老娘很舒服,今天老娘就放过妳!”母老虎闭着眼,享受着汤加丽的口舌服侍……。

    从此后汤加丽不仅要被男人们玩弄,还要忍受母老虎对她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