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9哪个萧真人
    毕竟能够培育出张劲这种妖孽级人物,而且还不被几大家族遍布全球的情报网发现任何端倪的势力,已经可以想见,其底蕴之深厚,势力之庞大。这种深不可测的庞然大物,想要把张劲培养的城府深沉如海,能够把并不工于心计的北宫姐弟玩弄于股掌之上,虽然不会太过简单,却似乎也并非不可能。

    而柳纤纤虽然被誉为‘当代武帝’,论心眼、论城府,在同龄人中无出其右者。但她毕竟年纪尚轻,尚需成长,尚需阅历沉淀。

    如果柳纤纤这个腹黑小妞儿岁数到了孔老爷子这一辈人的年龄,也许论心计、论眼光,全世界也无能出其右者。但如今,不过将将二十岁的年纪,无论阅历还是心智,都还太过稚嫩了些。被比她年长近十岁的张劲所蒙蔽,也并非不能。

    因此,几大家族才暗自联络探讨,想要找一个除柳老爷子之外的,阅历丰富的老家伙再次探一探张劲的底细。而刚好,孔老爷子从孙子孔文谦口中得知张劲的棋艺堪称达人,本就心动手痒不已。

    所以,当孔老爷子得知几个老伙计的打算后,立刻自告奋勇。于是,接下来就有了孔老爷子这次的海窝子村之行。孔老爷子在代表几大家族对张劲做出进一步试探的同时,也能过一过棋瘾,与张劲这个被孙儿称为棋艺达人的棋道高手,切磋一番!

    这就叫:摸蛤兼洗裤,一举两得!

    这次离开海窝子村。不止是因为家中不能长离,而且也因为孔老爷子对张劲的摸底暂时告一段落。至少,对于张劲这个人的性格、品性,孔老爷子自己心里已经有谱。

    当孔老爷子离开海窝子村后直趋羊城军区机场,坐着自己的专机刚刚飞上蓝天,一个电话直接打了进来。

    “我说老酸丁,你现在已经离开那小子家了?”

    “你个张老鸟,跑起来腿快,消息也很灵通嘛!我刚从小劲家离开,你的电话就过来了。”

    从电话的可视屏显上看清来电的是何许人后。孔老爷子忍不住笑着打趣说。

    却正是张家那位绰号‘张老鸟’的老爷子得知孔老爷子已经从张劲家里离开,好奇张劲究竟何许人的他迫不及待的想来打探一番。

    “小劲?哟,叫的挺亲切嘛!看来你这次南行,得到的结果还不错嘛!说说,这个张劲到底是啥样人?”

    听到孔老爷子话中透着亲切,张老爷子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如果真有这么一个深邃莫测势力敌我不明,就如同睡着觉的时候,脑门子上方两尺处,用头发丝儿挂着一柄随时都能断裂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心里根本踏实不下来,就算勉强睡去。也要噩梦连连。

    所以,孔老爷子轻松而亲热的口气,对张老爷子老说,就如同一个安全信号,一个风向标一般。紧接下来的口气,也有了几分轻松。

    就当孔老爷子正想跟张老爷子就‘张劲究竟何许人也’这个话题继续攀扯的时候,一连串儿的电话接连打了进来。看了看来电显示,孔老爷子知道,居然是其他几个大家族的老伙计奈不住性子纷纷来询。

    于是。孔老爷子也不耐一遍一遍的重复一件事情,干脆将数个电话一并接入进来。又打开了电话的视频对话系统,干脆与这一帮老伙计、老人精,开起了视频电话会议。

    还不等后接入的几个老家伙说话,孔老爷子就瞅着座位前大屏幕上一字排开的几个童颜皓首的老头率先开腔:

    “行了,你们几个老家伙不用说话,你们想说啥我都清楚。现在我就把我的看法说一下。顺便也声明一下以后我们孔家对小劲的态度!”

    几个鹤颜老者见到视频中孔老爷子的一脸和煦,纷纷点了点头,等待孔老爷子的下文。

    似乎对屏幕中一群老伙计的注目礼很满意,孔老爷子先是自得的拈了拈颔下胡须后才施施然的开口道:

    “小劲背后有什么势力。我老人家没弄明白。但是,我要说的是,小劲很懒!而且给我的感觉跟萧真人有九分相像?”

    当孔老爷子说到‘小劲很懒’的时候,几个老头儿纷纷点头。‘很懒’也就是说这个人没什么野心,也就是说只要别人不捅马蜂窝似的招惹他,他也不会没事儿找事儿。

    神秘的张劲有这种性格,无疑是几大家最愿意看到的。所以,孔老爷子说前半句的时候,几个老家伙脸上都泛起了一抹笑意。

    但是,孔老爷子紧接着的下半句话却让几个老头有些懵。

    “萧真人?哪个萧真人?”

    孔老爷子话刚出口,屏幕上一字排开的几个老头,不约而同的在脸上泛起了一丝疑惑之色。紧接着,几个老头儿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一般,满脸讶然、满脸惊异、满脸难以置信的不约而同的反问道:

    “孔酸丁,你说的该不是住在黄山顶上的萧大先生、萧真人吧?”

    见到孔老爷子在自己问后,仍然淡淡点头。这几个见惯了大世面,能够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老家伙,一个个如同见鬼一般,纷纷色变。

    “我说老孔,你居然拿萧大先生打趣,这玩笑可开大了?”

    性子最跳脱、最急的张老爷子率先开口,一开口就是难以置信、满是质疑的腔调,口气中更是隐隐的有着不满的味道。

    除了张老爷子之外的几个老头儿虽然没说话,但是那明晃晃的表情无不表示着,这几个老头儿如今所想,心中所感与张老鸟并无别样。

    很显然,这位被孔老爷子诩为奇人的萧真人、萧大先生,在其他几位老家伙眼中,同样也是如信仰神祇或是人生导师一般,地位崇高!

    看着屏幕上一个个探究眼神灼灼,满脸都是不满神色的老伙计,孔老爷子原本云淡风轻的蔼然神色陡然一变,变的严肃起来。原本半眯着的双眼瞪的溜圆,原本怡然靠着座椅软背的身板也陡然一挺,飚的笔直,就如被铜浇铁铸在地面上的旗杆一般。

    摆好一副郑重其事的架势,孔老爷子又双目炯炯的一一与屏幕上的一众老头儿四目相对的对视一遍后,这才口气淡然而坚定的说:

    “你们又不是我老孔的乖重孙,我老孔可没有逗你们玩儿的兴趣!所以,我说的就是我想的!”

    说着,孔老爷子表情变得更加的严肃。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指向自己的双眼的眉间,一字一顿的说:

    “我所说的,都是凭我老孔一双招子看到的,推算到得。至于是不是真的,毕竟事关重大,我也不要求你们相信。再说,这事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许我认为是,你们认为不是,也未必!

    或者,你们也可以在耐心一点,等到几个月后,小劲的那位何姓妻子身体大好,等我带着他一起拜访萧真人的时候。到时候,萧真人自有论断!”

    “老孔,你的意思是说你要把他引荐给萧大先生?”

    听到孔老爷子的话,一个张飞脸的毛胡子老头跳出来问到。

    几大家族的人物各有风格,或清矍如松竹,或满腹诗书气,或灵动,或沉稳。

    能通过血统遗传,长成这幅莽张飞、臭典韦模样的,也只有北宫家的血统了。这老头儿自然就是北宫朔月的爷爷,北宫伯雄了。

    听到北宫老爷子的问题后,孔老爷子点点头,道:

    “是,我已经和小劲说好了,等到他现在重病在床的妻子一旦身体大好,就与他一道去拜访萧真人。他已经答应了!”

    孔老爷子这话普一出口,屏幕上一字排开的老头儿们就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觉着孔老爷子这举措有失妥当。

    在场的几位老爷子算起来,自然以柳老爷子与张劲关系最亲近,而且他也是将张劲一而再的高看再高看,但是无论柳老爷子多么看重张劲,无论柳老爷子看张劲多么顺眼。但是,他也不曾将张劲看的如此之高。居然几乎可以与那位堪称几大家族发展的指引者,堪称在场诸人老师的萧真人相提并论!

    所以,听孔老爷子如是说时,柳老爷子也同其他人一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沉吟半晌后反问道:

    “贸然的带一个年轻人去见萧真人,这不太合适吧?”

    柳老爷子话音落地,其它几位老爷子不约而同的露出心有同感的表情,动作明显的点了点头。显然,这位萧大先生在这几位老先生心中地位实在是太高,连贸然带陌生人与见,都有亵渎之感。似乎这位萧大先生在几个老家伙心中,简直已经堪比信仰、堪比神祇了。

    “当然不是贸然与见!我是用以棋会友的藉口,带小劲去见萧真人的。

    往常能够陪着萧真人手谈两局,而且不至于摧枯拉朽的,也只有我老孔勉强可以了。如今,多了小劲这个棋道高手,甚至可能与萧真人一较短长的棋道高手,萧真人估计不但不会厌见俗人,恐怕还会奉若上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