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伤在离别时大结局
    《风流艳侠》最新章节

    响声过后,只见洞内尘土飞迷,五指难辨,却有一道红光闪过,瞬间又消失,顷刻,整个山洞一片死寂,静得令人发慌,静得只听到尘埃落地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时,残灯下,暗淡的光线中,落下的尘埃里已然没有了羽轩和尚无燕的影子,有的只是空中一片飘摇的羽毛,正如司徒啸此刻纠结的心,只见他双眼微闭,浑身颤抖,两行清泪早已染湿脸上的尘土,虽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但是面对这样的结果说他不伤心,或许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他自己。爱睍莼璩而他身边的道长则完全不同,只见他低着头,心若狂喜的看着手中的风铃珠,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风铃珠早已改变了昔日的颜色,剔透的球体里蕴藏着一抹游走的红,正是方才闪过的那道红光,也就是孤的元神,看来这风铃珠果然不俗,如此强大的能量也能被它吸食囊中。

    “唰!!”

    就在司徒啸心痛的时候,随着一声碎响,两个身影破土而出,借着灯光一看,竟然是刘羽轩和尚无燕,原来两人并没有死,只是被埋在了堆落的尘埃中。

    “傲天!!辂”

    看羽轩没有死,司徒啸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抱住了刘羽轩。

    对于这个突来的拥抱,羽轩似乎极度反感,只见他肩膀一振,右手在司徒啸胸前一推,硬是将司徒啸弹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其实羽轩并不想这么过分,他只是想推开司徒啸而已,只是现在的司徒啸毫无修为,哪里经得起他这般用力婕。

    看司徒啸重重摔倒在地,羽轩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将目光转移到了尚无燕脸上,双手轻扶着她的耳朵,张开的嘴想要说话,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啊,他现在还能说什么呢?责怪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倘若不这么做的话,孤的话就像心锥一般的刺痛着她的心,她根本无法帮助羽轩;说点心疼关心的话吧,她现在已经是个聋子,就算言语再心疼,再温和,那又有什么作用呢?

    尚无燕似乎明白羽轩的纠结,只见她挥起右手轻轻拍了羽轩的肩膀一下,然后走到一边接过空中游荡的羽毛,心若失魂的看着它,那悲伤,除了眼泪还是眼泪,虽然它只是一只鸟,在她眼中却胜过了任何人,而女王也用它的行动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此刻,她比任何一个伤心的人还要伤心……

    看着落泪不止的尚无燕,羽轩轻轻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到她身边将她搂在了怀中,或许此刻语言是空洞的,又或是苍白的,但是行动的温度却让这个刚强的女人爬在他胸膛上嚎头大哭起来,这哭声竟是如此的凄凉和痛楚…

    不知过了许久,道长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只见他走到羽轩面前轻声笑道:“呵呵,我说两位,我们是不是该上去了?”

    经道长这么一说,羽轩这才推开了尚无燕,用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然后牵着她的手向洞口方向走了去,其实他根本不了解她此刻的心情,她不仅在为女王伤心,更为眼前的这个男人伤心,因为她明白,离开这个深洞之后她与他面对的将是永远的离别。

    “无燕,你先带道长…”走到入口正下方后,羽轩想要尚无燕先带着道长上去,但是一想到尚无燕有伤在身,他立刻又将嘴闭了起来,一把搂住她蛮腰,猛然一提气,流星一般的向入口飞升而去。

    “呵呵,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事情会以这样的方式解决掉!”羽轩带着尚无燕消失之后,道长不由对司徒啸笑言一句。

    “唉!但是我欠他的实在是太多了,多得已经无法偿还!”

    “司徒老爷何出此言,欠他的不止是你一个人,而是整个天下!”

    “但是他心中恨的人只是我一个!”

    “看来你想留住他!”

    “我……”

    “司徒老爷,别怪贫道多嘴,既然无力偿还,何不放手让行?让他回到本来就属于他的那个世界,这何尝不是最好的补偿方式?”

    “可是……”

    “相信贫道,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冷漠到底,而不是奢求谅解,只有这样他才能和来时一样,毫无牵绊的离开这里!”

    司徒啸听后没有再说话,只是淡淡的沉默起来。

    “嗖!”

    然而,就在司徒啸沉

    默的时候,随着一声轻响,羽轩从深洞中飘落下来,一把搂住道长的腰就要往上飞飞,却被道长挣脱了:“等等!等等!你先别急!”

    “难道道长不想上去了吗?”面对道长的推脱,羽轩毫不客气的质问了一句,道长笑道:“贫道不是这个意思,我问你,依儿是不是把红色小木块给你了?”

    “红色小木块?…对,她确实给了我一块红色小木块!”

    道长听后深深的吹了胡子一口:“这个傻丫头,唉…!”说完把手伸向了羽轩,羽轩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掏出红色木块放在了道长手中。

    接过红色木块后,道长轻声说道:“你刚才元气大伤,不易过度劳累,能省一趟就省一趟吧,我们上面见!”道长说完牙根一咬,将红色木块捏为碎末。

    “噗!”

    红色木块一碎,随着一声闷响,道长竟然凭空消失,这时羽轩才明白过来,原来红色木块是道长给裳依儿的救命稻草,是让裳依儿在关键时刻用来逃命的,而她却将多活一次的机会让给了羽轩,可见这个女人是真的对他动了心,如此一来,羽轩心中又多了一份承重,心痛之下,羽轩一把抓住司徒啸的右手,疯子一般的向深洞入口飞了上去……

    不知过了许久,夕阳笼罩下的青州城就像血泊中爬起来的幸存者,虽然劫后余生,却是如此的狼狈疲劳,换句话说,太静了,不,是死寂,而司徒世家的大院里,只见上官芸芸独自在大院中不停的来回着,原来羽轩和尚无燕正在将体内的修为还给司徒啸一干人。

    “哐啷!”

    就在上官芸芸心如火燎的时候,大厅的门开了,只听南宫振笑道:“没想到风铃珠还有这般功效,能将输出去的修为原封不动的引渡回来!”接着便羽轩一干人从大厅里走了出来。

    几人才走出大厅,上官芸芸便冲上去一把抓住羽轩的双臂:“傲天,你…你没事吧…”

    羽轩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推开了上官芸芸,然后轻声对南宫飞燕说道:“飞燕姐姐,麻烦你把梦菱带来这里!”

    南宫飞燕应了羽轩一声后,便找金梦菱去了。

    “傲天,娘知道你恨娘,可是……”南宫飞燕走后上官芸芸又一把抓住了羽轩,不过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司徒啸拉走了:“夫人!你怎么这么不知趣?人家都不把我们放在心上,你又何必这样纠缠呢??”

    “老爷!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上官芸芸一把甩开了司徒啸的手,泪眼汪汪的瞪着司徒啸,不过此时两人已经离开了众人一段距离。

    “让他走吧,这或许是我们补偿他的唯一方式!!”面对愤怒的上官芸芸,司徒啸只是细微一句,说完眼泪早已哗然而下。

    上官芸芸听后胸口猛然抽搐了几下,只有眼泪,没有哭声,整个人麻木的看着何方。

    而远处的羽轩则双眼一轮,偷偷的撇了上官芸芸和司徒啸一眼,心中断然不是滋味,虽然他恨她们,但是血肉之情岂是一个恨字就能抹灭得掉?更何况现在真相大白,司徒啸和上官芸芸并非真的不爱他,只是她们的使命决定了这一切,特别是和孤交流之后,他已然明白,原来自己内心深处还沉睡着一丝孤独,而这丝孤独的源头正是上官芸芸和司徒啸。

    “刘羽轩!你这个混蛋!”

    然而,就在羽轩默默揪心的时候,金梦菱突然冲上来不停的捶着他的胸膛,随后又紧紧抱住了他,将挂满泪水的脸庞贴在了他胸膛上:“我以为…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傻瓜,怎么会呢,我答应过要带你回去呢!”

    “嗯!呵呵…!呜呜呜!!”回到羽轩的胸膛,金梦菱无疑悲喜交加。

    “既然彼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了这个世界的安定,就请你赶快离开这里吧!”就在金梦菱和羽轩矫情的时候,上官芸芸和司徒啸已经回到了羽轩面前。

    羽轩一听,浑身不由咯噔了一下,他万万料不到上官芸芸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至于这个世界欠你的,我在这里代表天下苍生谢过了你,你走之后司徒世家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恩德的!”就在羽轩茫然的时候,司徒啸又补了一枪,说完不忘向羽轩行了一个礼。

    “夫人!老爷!你们……”

    面对上官芸芸和司徒啸的直言,南宫飞燕一脸愤然。

    “飞燕,我知道你喜欢这孩子,但是他心中的恨和绝世修为已经威胁到了司徒世家的地位,所以他必须得走!”

    “夫人,你知道的,羽轩并不是那种人!”

    “羽轩?呵呵呵,这个名字不是刚好证明了一切吗?”

    “够了!”就在南宫飞燕和上官芸芸辩驳的时候,羽轩突然大吼一声,接着冷笑起来:“杀死孤的那一刻,我原以为可以说服自己原谅你们,看来我错了,呵呵,既然这里没有我的家,我断然不会留在这里挣扎,你们的地位,你们的名声,你们的虚伪,对于我来说,终将什么都不是,因为我不会带走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

    上官芸芸听后心头不禁一拧,疼得几乎失声而出,不过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道长,要怎么样才能激活风铃珠!”堵住上官芸芸和南宫飞燕的嘴后,羽轩便将目光落在了道长身上。

    “还需要三样东西!”

    “什么?还需要三样东西?你怎么不早说!”

    “你放心,这三样东西你们已经有了两样,另外一样我已经替你们准备好了!”道长说完右手一伸,就像变魔术一般的变出一个木盒来:“这是黑山老雕的心脏,另外两样东西则是你与金姑娘的血和紫月弯刀!”

    道长说完便将木盒递给了金梦菱,然后掏出风铃珠放在了地上:“你取出紫月弯刀,然后分别割开你和金姑娘的手指,然后将你们的血液滴在风铃珠上,这样就能激活风铃珠了,不过你们记住,在到外面之前你们千万不能松开那个木盒和紫月弯刀!”

    羽轩听后半信半疑的看了木盒一眼:“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杀死了黑山老雕?”

    “不但如此,就连试图修炼凤凰诀祸乱天下的独孤家也被我一并解决了!”

    羽轩听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抽出了腰间的紫月弯刀,轻轻在金梦菱的手上割了一口,但是在割自己的时候,他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尚无燕和南宫飞燕一眼。

    “你放心,你走后我会治好尚姑娘的耳朵的!”道长似乎看出了羽轩的纠结。

    “那羽轩就先谢过前辈了!”羽轩说完右手一沉,刀落手指,血染玲珠,吓得南宫飞燕和尚无燕大声叠叫:“不要!”

    但是两人的声音瞬间便被一阵悦耳的风铃声掩盖,随之是缕缕蓝荧交错,杂如渔网,虚如梦幻。

    篮网出现之后,羽轩一把搂住金梦菱,然后猛然回眸,冰冷的看了上官芸芸和司徒啸一眼,双脚一点,带着金梦菱消失在了篮网之中。

    “傲天!傲天!……”

    羽轩和金梦菱消失之后,上官芸芸犹如疯子似乎的扑了上去,不过此时已经人走网破空无影,扑空的上官芸芸只有爬在地上呜咽起来,看得上官飞燕即悲伤又不解,这时道长向前跨出一步轻声说道:“南宫姑娘,金姑娘的娘很疼羽轩和金姑娘的,里外都是家,无论她们走与不走,终将有一方会受伤,何况她们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所以司徒老爷和夫人理应承受这份痛楚!”

    “你的意思是老爷和夫人是故意要气走羽轩的?”

    “嗯!不但如此,其实要激活风铃珠只需羽轩和金姑娘的血液即可,逍遥迷情扇在他杀死孤的刹那已经震为碎末,而他出去后需要一把锋利的神兵才能登为王者,改变外面混乱的秩序!还有,传说中通过风铃珠出去的人将会失去在这个世界的记忆,也就说他出去之后就像睡了一觉,睡了一个没有梦的安稳觉!”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然而,就在道长向南宫飞燕解释的时候,院中突然响起一阵狂笑,接着便看到上官芸芸抱着风铃珠站了起来,目光呆滞的说道:“傲天!别怕!娘抱着你,你爹…你爹就不会赶你走了,快来让娘抱着,我的傲天最听娘的话了,咯咯咯…呜呜呜……”

    受不了打击,上官芸芸终于精神崩溃,彻底疯了过去,这笑声,这哭声,就像飞落的陨石,重击着每个人的心,特别是司徒啸,只见他再也不顾昔日的威严,竟然当众大哭起来,随后搀着上官芸芸蹒跚的向后院走去了。

    看着两人凄凉的背影,道长不禁摇摇头:“这人还真是奇怪,之前那个人选被孤杀死了也不见她们

    这般伤心过,羽轩那小子活得好好的她们却伤心成这般模样,呵呵?真是不解?真是不解啊?”道长说完一甩衣袖,背着手向大门方向走去了。

    “道长留步,还请道长替夫人…”

    看道长要走,南宫振慌忙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