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书房之夜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南边海域之事,请辰王批阅……”安雪莹读完最后一封极厚的公文,想要递给辰王,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南宫止已经靠在椅上,闭上了眼睛。

    明亮的灯光在屋子里,照在每一个角落,落在男子的面容上,照出他挺立的五官,投出长长的阴影。合了眼睫的他,比平日里看着,少了一份凌厉冷峻,只是那高贵的气场依旧存在于身周,提醒这人皇族的身份。

    安雪莹慢慢地放下公文,在右边,摆着同样两排公文,应该和自己读的这一排一样,都是今天送来的。

    她甚少接触这些,原以为王爷不会想皇上一样忙碌,但今日看来,辰州一个州岛,划有十二城,事务之多,让她微觉惊讶。

    他每日里要处理的公文,可能比她看到的还要更多。

    听着公文睡着,大约是太累了。

    安雪莹将灯调的暗些,打算回到屋中,此时分神,才发现夜已深深,比起白日,温度要低了不少。

    她回头看了一眼睡在椅上的南宫止,虽然他是个大流氓,对她做一些找不出理由的事情。

    可是以她在辰州这两个月的时间来看,他确实是个好王爷,辰州在他的治理下井井有条,百姓富足安定,对他褒多于贬。

    要是他病了,那些事就没人处理了,还是不能让他冷着了。

    安雪莹环视一周,拿起桌旁挂着的一床薄毯,应该是平日里南宫止用的,因为抱在怀里,薄毯上似乎散发着南宫止身上那种味道。

    她微微抿唇,像是要避开那种味道,微微侧开头。轻轻地走到南宫止的身边,伸手为他盖上。

    手指刚要离开毯边,温热的手掌瞬间抓住了她的手腕。

    因为要给他盖上薄毯,安雪莹的身子是往前倾的,所以她惊愕的抬头,看到了南宫止不知何时睁开的眼睛,她略微一挣扎,可南宫止没有放手,于是整个身子就扑在了南宫止的胸膛前。

    满鼻都是温热的,带着浓浓侵略气息的味道。

    安雪莹心跳如鼓,咚咚咚地震在她耳膜,她用一只手撑着身子站起来,却无法完全拉开与南宫止的距离。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近到她觉得危险。

    毕竟以往两人见面的时候,近距离之下,南宫止所做的动作,都是带着侵略性的。

    南宫止一动不动,只看着她的动作,目光在微暗的灯光下,带着一种透视般的魔力,黑色的眼瞳微微发蓝,笼罩在她表情的每一处。

    与他的淡然冷静相比,安雪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赶得到处乱跳的兔子,乱走乱跳,却始终还逃不过猎人的手掌心,顿时恼怒的用力拉了拉手,娇软的声音也带了一丝怒意,“王爷!你放手!”

    她挣扎的用力,眼圈也有些发红,在那白得透明的脸上,显得越发的可怜。

    南宫止喉咙动了一动,眼神有些加深,却不知道是怎么,忽然松开了手。

    安雪莹立即为自己刚才觉得他不错的念头而赶到气愤,加快脚步走出房间,只是走了几步,又被人拽住了手腕,她猛地转过身来,眼前是一个水壶。

    她差点忘记了。

    安雪莹接过水壶,转身就走。

    “我没有其他女人。”

    低沉的男声带着刚刚睡醒的淳哑,从背后传来的时候,安雪莹抬手抱着茶壶,脚步变得更快。

    南宫止看着女子浅素的背影如同惊慌的小兽,在他的一句话后,脚步越来越快,渐渐地,融入到了夜色之中,再也看不见。

    他转身,关上门,手中拉了拉身上的薄毯,抬手放在鼻上闻了一闻,那股淡淡的清香,似乎还萦绕在身周。

    今日睡觉,就不洗手罢。

    安雪莹快步进了屋子,将手中的茶壶放在桌上,快速的躺到了床上。

    ——没有其他女人。

    那是什么意思?

    是对她解释吗?

    但是,为什么要对她解释?

    她也不是他的女人啊。

    她不明白南宫止在想什么,思考着这句话的意思,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完全睡着。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抬眼看了看陌生的环境,脑子忆起住的是辰王府。天光透过窗子,照在屋子的角落,外面的天,已经完全亮了。

    她慢慢地爬起来,穿好衣裳,打开门后,昨晚端水的那个老婆子又出现了,静静的给她端来水和洗脸刷牙用具。待安雪莹用完之后,又带着她往前方走去。

    待到了一处停下时,安雪莹发现了一件事,她看到的房屋外面,与霞郡主她们的打马吊的屋子,以及南宫止书房的外形都是一样的,但是推开来看,里面的布景又完全不同。

    想起昨夜自己迷路的情形,安雪莹心底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辰王府的各个房屋外形应该是刻意布置成一样的。难怪她昨晚会走错,因为夜里方位不太分的清楚,更何况外表又一样。

    “叶夫人请等候,属下让人给你准备早膳。”那老婆子开口说话,安雪莹有一点不习惯,“其他人呢?”

    老婆子道:“辰王巳时已用完餐出府了。郡主还未起身。”

    听老婆子的口气,辰王出去很久了,那现在最少也是巳时中末了。

    “诶,嫂子,你也刚起来吗?”安雪莹刚刚坐定,叶菲菲从外边走进来,一脸诧异,“我昨晚凌晨才休息,所以起得晚,可嫂子你一般不都起得挺早的吗?”

    安雪莹想起昨夜,她休息的时间只怕也不比叶菲菲早,她掩饰自己说谎不自然的眼神,“睡不大习惯。”

    “我也有点不习惯。”叶菲菲心情不错,“不过还好啦,床还是很舒服的。”

    叶菲菲环视了一下四周,对辰王府的一切都很是喜欢,她想起辰王,也问了那婆子,听到辰王出去后,面上都是失落。

    安雪莹几次想要叫她回去,如今有空隙,赶紧道:“菲菲,我们在辰王府留了一天一夜了,只怕母亲和你哥哥会担心,我们还是回去吧。”

    叶菲菲是不大想走,“再玩一下嘛。”

    安雪莹还是明白她的小心思,想了想,小声道:“菲菲,辰王如今没在府中,郡主还在休息,我们在这儿也玩不好。还不如这次意犹未尽,下次郡主也许还会相邀前来。”

    叶菲菲心底算了算,觉得安雪莹说的有理,虽然有点不情愿,还是答应了安雪莹。

    用了早膳之后,南宫霞也起床了,两人告别之后,便回了叶府。

    到了叶府,安雪莹本来还有些紧张,在京城里未嫁的闺秀一般是不会留宿在别人府中的,这次是她做长辈和叶菲菲出去,多少要担些责任。

    可是看到叶老夫人的样子之后,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叶老夫人压根就没问这事,话里话外都是叶菲菲有没有陪郡主玩的高兴。当听到叶菲菲还和辰王打了马吊的时候,脸上的皱纹都开了花,她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心下奇怪之外,也有些释然。

    叶鹏飞回来之后,倒是问了她为何会留宿在辰王府,但是听到叶菲菲的缘故之后,竟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叶菲菲以后要保持好尺度,不要让人厌烦。

    虽然叶鹏飞没有半点责怪,可是安雪莹心底却隐隐有些失落。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按理来说叶鹏飞不对她夜里未曾在府中休息这件事有任何责怪,她应该高兴才对,但现在她的心情完全不是这样的。

    倒是于嬷嬷对此事颇不赞同,很严肃的说她已经是个已婚女子,就算事出有因,也该多多注意,以免夫君知道有别的想法。安雪莹隐隐约约的明白自己的不高兴,应该是叶鹏飞对她好似并不像她以为的那样在乎。

    夜里叶鹏飞又去了书房的时候,安雪莹不知道怎么想到了与辰王那夜的相处情况,她主动说出要和叶鹏飞去书房帮忙。

    叶鹏飞听了之后,表情有些惊讶,似乎有些犹豫,“雪莹,你要和我去书房……是做什么?”

    听他如此问,安雪莹有些奇怪,“我见夫君经常为公事操劳,虽不能为你分担公务,也能磨墨,倒茶,让你批阅的更加舒心一些。”

    叶鹏飞听了这话,笑了笑,由着安雪莹与他一同去了书房。

    她帮忙磨墨,叶鹏飞整理公事。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叶鹏飞终于处理完公事,放下笔之后,舒服的伸了伸腰,“雪莹,有你在这儿,果然舒适多了。”

    安雪莹放下墨条,净手,温和笑道:“这是自然,你可以安然的阅览,不用操心其他。”

    叶鹏飞注视着柔和灯光下她的脸庞,白日里的苍白染了一些昏黄,去了那冰晶易碎的味道,多了一分琉璃剔透的娇柔,伸手拉她到了面前,心中暗涌蠢动。

    安雪莹有些娇羞,但是脑子里却不由自主的想到被辰王拉住时的场面,那时手腕皮肤传来微凉的触感,带着薄茧的手有一种奇怪的魔力,令她全身微微发麻。

    此时叶鹏飞拉住她,她却没有这种感觉,只感觉那微热带汗的手心,多了一层润意。

    她微低着头,模样便分外惹人怜爱,叶鹏飞拉着她坐到腿上,便亲了上去。

    他虽不能做完最后一步,其他的和一般男人没什么区别,亲着搂着,呼吸声便乱了,大掌从手腕也顺着腰线,朝着其他领地进军。

    安雪莹一如既往的承受着,她觉得有点痒,想避开,可不想让叶鹏飞失望,就这么承受着他的动作。相互之间的摩擦,多多少少还是让她有了一点儿感觉,呼吸也加快了一些。

    “叶郎……”安雪莹轻声喊道。

    娇柔的嗓音带着纯真的美丽,叶鹏飞的呼吸突然加速,捏着她肌肤的手指也更加用力,忽然浑身一颤,然后闭眼,深深地吸了两口气。

    再望向安雪莹的时候,停了动作,“我还有事要处理,你先去睡吧。”

    忽然冷下的声音,让安雪莹那一丝丝微弱的情乱瞬间消失,她望着叶鹏飞,似乎有些不解。

    叶鹏飞看着她,忽然伸手把她从腿上推开,安雪莹差点没站稳,扶着桌子微皱了眉头。

    “我已经与你说过,我身体有些不好,大夫现在还在给我治疗。你说来,怎么能借着机会行此事?你是存心的吗?”叶鹏飞的声音有些利,手指撩起衣袍,遮住两腿之间那润湿的部位。

    安雪莹傻了,“刚才是你……”

    “好了!”叶鹏飞打断她的话,眉宇间有一分不耐,“来的时候我特意问过你,是来做什么的?你作为妻子,难道不知道书房是不可以行那等事情的吗?”

    安雪莹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发脾气,可是正妻确实不能随处做那等事,要保持正妻的端庄大方。她慢慢地穿好衣裳,低头开口,“叶郎,对不起,是我错了。”

    “出去吧!”叶鹏飞看也不看她。

    她本是脾气好的人,可被叶鹏飞这样训斥,脸皮竟有一股烧灼感,像是内心有什么东西被人踩了一下,缓缓地出了书房的门。

    抬头望着辰州的天空,这儿的星星特别的明亮,布在如缎的墨蓝色天空上,格外迷人。

    安雪莹心底却忍不住想到在天越时,她与云卿新婚时的闺蜜之谈,云卿那有点神秘又甜蜜的样子,隐隐约约描述夫妻生活的乐趣,为何她一点都没感受到?

    辰州的天气算暖和的,可是此刻安雪莹觉得有一些冷,她很想知道京城那边,爹娘和哥哥现在正在做什么。

    叶鹏飞看着安雪莹出去的背影,手指紧紧的握拳,在桌上狠狠的一砸!

    那大夫明明说吃药会慢慢好起来的,为何吃了半个月,反而更加不好了!

    以前都到门前,才会发射,现在仅仅就是这么触摸,还没脱了衣裳,就已经泄了!

    如此娇美的妻子,自己竟然不能碰!

    叶鹏飞再次狠狠一捶,又在书房里渡过了这一夜。

    ------题外话------

    过年很忙,更新不稳定,见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