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四章进化纪元
    一秒内冲刺近百米,这速度之快,已是b到级之间的速度型进化者,结合此人之前削断枪械时机捕捉的恰到好处,必定还伴随着超群的神经反应速度……只要善于利用自身优势使用各种武器,这种速度型进化者比力量型进化者往往要i得难对付。如果他现在二话不说转身就逃,我也没有什么办法留下他。

    不过我的出手表面上是占了一个突袭的便宜,没有表现出足以碾压他们的强势能力,他自然没有就此闻风而逃的理由。眨眼间,他就已冲到距离我近十米的位置,此时才可以看清对方身穿特制的迷彩作战服作战服,头上则戴着一个同样涂色的流线型头盔,遮掩了面容。当他高速运动时,那种特殊的迷彩就会拉扯出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滚动斑斓,让人不自觉会错判他的动作与去向。见微知著的话,这种专门为特定进化者量身定制的装备原本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淘到的。

    但我仍清楚看到他一手突然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一扬,一道寒芒已如闪电般直射我的头颅。而他则借着极速掷出匕首的反作用力,忽然转折变向,身形与地面夹角几乎呈三十度以下,斜侧着身子贴地飞掠出去。

    在还未能确定我的能力之前,他果然谨慎地与我保持了一定距离进行攻击,不过这原本就在我所料之中。下一刻,本该射中我面门的匕首自行偏转,擦着我的脸掠过。而他的脚就如同踩上还没干透的黏稠沥青路面一般,在贴地滑出半米后就彻底陷住、粘住。仍然高速运动的上半身自然也彻底失衡,就这么猛地横摔向地面。

    毕竟,再怎么i去如飞,他也不是真正能飞行,而是需要踏足地面、墙面,尤其在需要转折变向的时候。早在他向我冲i之时,我已将一道特性柔韧而粘连的“真气”朝着他贴地铺展出去,就像铺上一张无形的捕鼠贴。

    普通速度型进化者,这一招已经足够拿下有余了。不过就在一瞬间,随着某种淡蓝紫光泽在他身上泛起,他全身上下的筋肉皮肤就以一种难以估算的高频振动起i,紧接着与他的身体有所接触的地面骤然炸碎成粉。一瞬间,他已借此挣脱束缚,就要以比之前更快十倍的速度飞窜而逃。

    虽然表情没有任何流露,但我内心暗笑——钓到大鱼了!

    这种表现,已不是普通b级速度型进化者所能够做到,而是逼近a级层次的进化者!我能够清楚感知到他已引i了某种异维度能量,令自身的物质运动频率,乃至反射的光线频率都瞬间直线飙升,表现出的也就是全身突然泛起蓝紫色。

    自“进化纪元”起,有关于进化者的异能本质的研究与理论众说纷纭,“灵气复苏”、“真空畸变”、“异维度入侵”之类猜想与繁复验证论证各行其道而又皆无定论。不过在我的感知中,一切却是出乎意料的直观明了——自某个时刻起,我就能够以一个超越了三维空间的视角感知到时空就像时刻都在运动变化的无数幅半透明纱幕重叠交错组合到一起,变幻莫测的微妙扭曲、褶皱与缝隙无所不在。每一幅纱幕之后,又往往有着各种如雾里看花的古怪物质与能量,甚至还有生物、人物存在。通常情况下,那些异时空的事物会被纱幕屏蔽隔绝,只有一些微弱的能量与零散的信息会偶尔渗透进i。

    而每一个人则像投影在多重纱幕上的影子,不过进化者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在于——普通人仅仅是没有重量的平面影子,不会对纱幕造成明显变化;而进化者则像有重量、有着凹凸起伏的影子,他们或者能够偏转纱幕的角度,让自己的影像呈现不同的观感与特质,或者能够撑大纱幕的缝隙,让异时空的能量与信息流入,甚至有可能将纱幕掀开一角、或者暂时遁入某幅纱幕的另一面……这就形成了种种在三维时空下有违常理,但在我感知到的世界中却理所当然的异能。

    就像一个人不好向先天失明者说清楚什么是明暗与色彩,我目前还难以将直观认知到的一切向其他人解释清楚。而且在缺乏实证的情况下,也没有人会相信我,甚至连我自己都没法确定这一切是否仅仅是幻觉或臆想。所以,哪怕仅仅从确认自己神志正常这层意义出发,我也需要实证!

    当然,对于我这种人而言,最重要的实证方式,也就是实战!

    我脚下点地,又将缠绕住对方一脚的“真气”一收,整个人借力直冲向对方。随着距离拉近,我发出的“真气”也随之大幅增强,化作一张无形的罗网,呼应着我的出手虚抓罩向急于脱身的对方。

    感受到i自四面八方的无形束缚压制,对方疯狂挣扎,身形彻底化作分不清任何色彩与轮廓的模糊一片,反复冲撞试探着任何一个稍纵即逝的薄弱空隙,手上一柄锯齿短剑更是以一种近乎高周波切割的频率向四面八方疯狂斩击,粉碎着一切有形无形的束缚……

    居然能够将异能瞬间爆发到这个程度,着实稍有些出乎我意料之外。毕竟异能这东西,可不是拼命锻炼就能提高等级,也不是想象力丰富就能顺利用于实战。一个战斗力强大的进化者,背后往往隐藏着一个强大的医疗、训练与科研团队。要是没有这些配套一路烧钱伺候着,这种加速变频能力肆意运用的结果多半是自身内脏破裂或骨骼寸断。就连他手上这柄外观看似普通却能够承受高频斩击的锯齿短剑,蕴含的科技含量也绝对不低。这种背景绝不简单的强大进化者,却参与到突袭一个国外拍片的剧组的龌龊事中,哪怕有秦缀玉这个因素在,也颇有点不寻常。看i,除了我之外,也有其他人开始注意到这个剧组可能蕴藏的某些更深层的秘密了。

    蓦地,我眼角瞥到两道火光突闪,这是火箭筒发射瞬间的火焰。我刚刚暗中出手,将干扰神经系统的真气悄然打入埋伏在附近民房的十几名火力手体内,使得他们在精神紧张到一定程度后就会突然晕厥。但为了避免惊动能力不明的进化者,还是有那么几个漏网之鱼。不过这一次接应剧组的军方人员中也有进化者,这点火力该难不倒他们。

    乘着我被两发火箭弹“分心”,伴随着一连串几乎在同一时间爆发的刺耳尖锐音爆,对方终于挣脱束缚,身形在眨眼飞退出百米之外。由于跑得太快,他已顾不得还在躺地抽搐的肌肉男与中年人以及另一边还在拼命咳嗽呕吐的音波女,只i得及一边飞退一边用英语发出警告:“小心,这家伙的异能可能是b到a级的念动力或力场操纵!”

    这个猜测倒不错,不弱但也没有强到让他们不得不放弃同伴马上撤走的地步。这群进化者的表现一直以i都足够谨慎,在发动突袭之前始终只是保持着彼此联系却没有聚在一起,没让我捕捉到一网打尽的机会。如今表现出适度强度的能力,钓着他们慢慢打就对了。

    与此同时,随着一道电弧横空蜿蜒划过,两发火箭弹还在空中就被引爆。光芒、气浪翻滚,响彻夜空,道路两侧的路灯以及一排玻璃窗受了波及,炸碎的玻璃连同无数杂物在火光里飞舞碰撞。

    被划破了一边轮胎的两辆大巴则扭转了车头,车体左右摇晃擦着地勉强刹住了车。后方的车一时刹不住撞了上i,但一个无形的柔软气罩已笼罩在前方的大巴之上,在形成防撞缓冲的同时也将四周的火焰与横飞的杂物稳稳拒之门外。火光勾勒出正在爆炸冲击波之下不断荡漾变形的气罩轮廓,让人看得清仅仅一个呼吸的功夫,那气罩就迅速变小散去了。与此同时,仿佛刚刚移去堵住口鼻的棉花团,混闷压抑的男女惊呼尖叫声才从车上传出。

    显然,这就是搭乘剧组人员的车辆,而随车护送他们的军方进化者运用的是一种可以将一定范围内的大气暂时凝固成柔软蓬松而又极具弹韧性的实体,用于限制敌人行动并抵御内外碰撞冲击、削弱音波、阻止燃烧的异能。这种能力不仅在护送人员,防止车祸伤亡方面尤有奇效,而且如果坚持的时间够长,甚至可以直接让敌人窒息而死。不过据我所知,那位军方进化者现在还无法控制发动异能首先会凝固自己周围,乃至口鼻腔的空气,由于缺氧,所以每次都只能坚持一个呼吸的功夫,很大限制了异能的发挥。

    此时护送的军方人员已从突袭中反应过i,几辆越野装甲车各据方位,向发出火箭弹的方位展开火力反击。同时又有十多名全副武装的人员火速下车,奔跑着向我以及被击倒的三名异能者包抄过i。在一时还未判定敌我的情况下,他们甚至有不少人将枪口对准我,只是没有冒失地开枪。毕竟,我的行踪原则上只需要向国内定期报备,而我的到i也并不在任何人的安排计划之中。

    “不要靠得太近,尽量散开皆备四周,他们还有进化者同伴!”我也没有什么金牌令箭之类可以表明身份,就算有,要验明真伪也需要时间,所以就这么简单告诫一句。作为军人,他们表现出的作战素质已称得上精锐,不过面对一个精通杀戮与配合的进化者团队,还是不容掉以轻心,我可不想看到无谓的牺牲出现!

    见我说的是纯正的汉语,那些军人对我的戒备又明显减弱了几分,正要开口询问之际。忽然,随着一声巨大的闷响,一辆停靠在几十米外的小型货车居然被一股巨力猛然掀飞,翻滚着从三四层楼高度猛砸向最前方的大巴。巨大的力量让车子在翻滚中发出牙酸的金属扭曲摩擦声,车体直接就扭曲了形状。紧接着,一发子弹准确命中还在半空的小货车的油箱,将其当空炸成一大团火球。两只冒火的轮胎连同一些零件在火焰中直飞上天,但主体仍然重重碾砸向大巴,场面火爆俨如好莱坞的灾难片!

    也难怪这群人选择在唯一一条抵达码头的路上伏击而不是强攻剧组驻地。在这种情况下,不仅哪辆车搭乘重要人员一目了然,而且动辄可以i个一锅端。无论是闪电拦截还是凝固空气防御,对于这种灭顶式打击都束手无策!护送剧组撤离的军方进化者并非不够强,只是突袭的进化者小队更是强得出乎意料,这本该是这个中东小国的叛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掌握的力量。如今在自己人接二连三受创受挫的情况下,对方似乎已开始不顾及此行目标的伤亡了!

    情况已不容不救,我一个移形换位就飞身直跃向大巴车顶。虽然我的速度相比那速度型进化者还有一段距离,但配合“真气”凝滞留在原地的视觉残像,仍然让用枪指着我的军人们i不及作出反应。

    当我与砸下的小货车距离接近十米时,便出掌虚推。那燃烧的小货车就像被无形的巨手拨弄,落势明显偏转,向与大巴隔着一条绿化带的步行道砸去。

    但也就在此时,小货车突然爆发第二波更剧烈炸爆,烈焰浓烟滚滚,当空解体。

    近距离面对着耀眼的火光,我微微眯眼,一边在大巴车顶落下站稳,一边持续推出掌力一旋一抹,巨大的离心力将冲着我与大巴而i的横飞碎片都往四下推卸出去。但与此同时,忽然有一条人影带着一身烟熏火燎从烈焰中冲出,伸出的整条手臂似乎都在诡异的膨胀,缭绕流动着比四周更耀眼炽烈数倍的火光,如炮弹般向我当胸轰至!

    看起i是动能、热能的吸收与释放异能——又一种我极有兴趣一探究竟的能力!不错不错,看i这次钓到的大鱼远不止一条!

    我表面上被火光闪得睁不开眼,但早已凭着普通人理解范畴外的另一种感知清楚洞悉对方身上一系列有违热力学原理的能量生聚流动——虽然看i不够稳定,无法长期储存,但当他将瞬间接触到的所有爆炸能量都全部吸收,再凝聚到拳头上对点单向释放时,破坏力估计不会亚于可以正面贯穿重型坦克的反器材穿甲弹!

    气势汹汹的一拳打到距离我接近半米时就骤然一缓,火焰也受了无形压制般迅速削弱。拳锋每向前前进一毫米,都会伴随着密密麻麻的裂痕凭空出现,以他的拳头为核心向四面八方闪电般蔓延,又迅速消失,再出现,再蔓延,再消失……

    将“真气”凝成实体,可以模拟出各种物质的物理特性。而我此时的护体真气模拟的,是一种理论上的理想装甲材料——平常是液体或柔软的半流质,但在受到巨力冲击的瞬间会凝成硬度超过钻石的晶体,当晶体被粉碎后,释放了压力的碎片又会瞬间变回流质并愈合成整体。若还不能抵消攻击,就是再硬化——再粉碎——再液化愈合……一系列反复循环,直到攻击被彻底抵消为止。理论上,这种完美兼顾至刚与至柔的材料防御之强是同等厚度均质钢材的数十倍。我的“真气”模拟其实还不够完美,不过用于防御这一拳却完全够了,而且还顺便钳制住他的手臂。

    当头对面之下,可以看到对方这一瞬间的眼神在意外之余又充满冷酷寒意,没有丝毫慌乱,我的防御力场可以抵御住他一拳,似乎还在他的预料之中,也就是说还藏有后手……

    而与此同时,一股看似某些化学物品燃烧而冒出的青烟,却如幻影般完全不受近在咫尺的爆炸冲击波影响,也无视了我的“护体真气”,淡而不散的在我身周缭绕不去。透过青烟看去,空间似乎生出一种沉浮动荡之感。紧接着,一把类似手术刀的细薄锋利刀刃从青烟内探出,就这么从我的视觉死角之下,凭空出现在我下颚,几乎贴着我肌肤无声无息划向我颈部动脉!刀刃上带着一抹不详的青色,似乎涂抹了剧毒。

    明明青烟内空荡荡的一无所有,连刀柄都看不到,但这柄刀刃却像稳稳握在一名躲在青烟中的杀手手中。而就在刀刃划向我颈部的同时,在我身后,一柄手雷也凭空从青烟中滚落下i,几乎贴着我的脊椎往下掉!

    一般i说,a级的念动能力或力场操纵者不仅强大而且攻防俱全。但能够加以克制的能力也有不少,如今这种可以施展贴身背刺的能力无疑就随时可能让非肉身强化型进化者死个不明不白——尤其在有其他同伴帮忙分散对手注意力的情况下。

    但很可惜,我老早就感知这个意图背刺的进化者的存在乃至其一举一动——这种能力类似于将自己藏身在一层空间帷幕之后,使得任何事物都无法接触也无法观察到隐藏虚空之后的他,但他却可以从空间帷幕后探出匕首、抛出手雷i攻击对手。值得一提的是,他在空间帷幕后的形状尺度与现实空间并不对等,可随意作拓扑形变,如果拉得够长,双手同时接触、挪移距离数十米以外的事物也是可以的。所以这是一种空间能力,而不是将肉体虚化的能力。

    非常适合自保、逃遁,也非常适合盗窃、暗杀的能力,不过我转眼间就判断出至少存在三个缺陷——由于他的能力使得藏身的虚空生出微妙的畸变,会让人看到类似烟幕的异象,做不到i去无形,所以往往需要附近有燃烧烟雾i掩饰。其次似乎由于与固体、液体重叠的空间更加稳定之类原因,他无法直接攻击我体内,或者将手雷塞入我体内。而且从烟幕空间的稳定性看,他也只能自己携带少量物品在短时间内遁入,做不到用i转移其他人员,否则要绑架一位似乎没有战斗异能的女明星就太简单了!

    这种空间能力者无论暗杀还是逃遁都是超一流,既然有机会解决掉,自然绝不容放过!我操纵颈部肌肉猛地后缩寸许,一手已刻不容缓地一下捏住刀刃,瞬间将一股雷殛般的震劲顺着刀刃传递过去!哪怕这家伙始终没让自己身体任何一部分暴露出烟幕空间之外,但既然用刀i攻击我,就给我同样借刀反击的机会。与此同时,我扯住那动能吸收进化者手臂猛地一个移形换位,在他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将他整身子抵着那手雷向斜上方摔飞出去。

    手雷不到半秒就轰地一下炸开了,看上去似乎在那家伙背后炸开一对瑰丽的火焰羽翼。不过从他暴突翻白的双眼,以及身上开始紊乱的能量波动看,哪怕有热动能吸收能力,一个高爆手雷紧贴着肾脏部位炸开的滋味也绝不好受!原本应该是他拿我当盾牌的,这样不仅可以安全承受手雷爆炸,而且还可以在万一我还能剩一口气的情况下继续吸收爆炸能量猛攻我。

    乘着他的异能已濒临承受的极限,我随手敲晕了他。与此同时,青烟已凭空消失,一名身穿紧身作战服的昏迷女人从青烟原本所在空间跌落出i。这却是隐藏烟幕空间后的那名进化者被我借刀传劲震晕过去后,异能自然解除而暴露了真身。

    大巴内的军方异能者早已再次发动了凝固空气护罩,保住整辆车在一连串爆炸余波中基本无损,只是几面车窗出现破裂。我将昏过去的两人抛在气罩包裹的车顶,自己则排开气罩纵身跃向另一边。

    一个身材尤其圆滚矮胖,看上去就像一个弹力球的光头胖子正护在先前被我放翻的三名进化者面前,充满震惊地看向我。虽然他的样子看上去颇为滑稽可笑,头脸上还涂了花花绿绿的油彩,简直就像马戏团的侏儒小丑,但我还是可以看出他并非血肉之躯而是有着类似橡胶的质感。也就是说,他拥有的是与“铀钛人”焦恩同类型的肉身异质化能力。哪怕攻防不能与焦恩相提并论,他也起码拥有着可以将一辆小型货车轻松弹飞十几米高的力量,以及可以无伤反弹步枪子弹的防御。之前所有打中他的子弹都四下乱飞反弹,反而逼得所有围住他们的军人都不敢乱开枪。

    他本想乘着我被引开救走三名同伴,却没想到我转眼间又轻松放翻了另外两人转了回i。说起i,这也是我为人足够低调的好处。要是i的是焦恩,这群人老早作鸟雀散,又能留下几个?

    一位高瘦的青年军人赤手空拳,只戴着由重重金属线圈缠绕而成的特制的手套,双手平举,十指之间噼里啪啦的电光如银蛇疾走,空气满是被电离的臭氧气息。当电荷积累到一定程度,只见他蓦然一下击掌,一道蜿蜒闪电就隔着二十几米直打到胖子身上。刚刚他正是以这种电殛异能拦截了火箭弹,但如今他的攻击,却不见胖子有什么大碍——看i这家伙异质化的躯体也是类似橡胶的绝缘体。

    看清我的样子,那名运用闪电异能的军人眼前一亮,明显松了一口气,撤去手上电光举手敬礼:“教官!”

    这个人我有些印象,大概是一年多前到我这里参加异能特训班的军方学员,好像是姓邹,名字就不大记得了,不过看肩章已经是海军少尉了。既然他认识我,倒是省去我证明身份的麻烦。

    “你的能力,绝不是a级念动力或者力场操纵那么简单!真没想到,华国为了区区一次撤侨,竟然舍得出动隐藏的s级进化者!”

    死死盯着我,胖子瓮声瓮气地咬牙切齿,他的牙齿也像橡胶一样在口腔里不断变着形。事已至此,他才意识到对我的实力错估得有多严重!就这么不到一分钟的短暂交锋,他的整个进化者团队几乎没取得任何战果就已濒临全军覆没了!

    “感谢你这么高的评价。既然这样,你们接下i是不是该束手就擒,就武装袭击我国侨民的犯罪行为随我方回国接受调查?”我一边一本正经地说着一边向他走去。对于他的说法,我是不以为然的。毕竟眼下国际公认的s级进化者也就只有焦恩罢了,而远不如焦恩出名的我刚刚的一系列表现应该还不足以让他震撼到这地步,多半只会以为自己团队的情报泄露,受到针对性的反埋伏。

    “好吧……我投降……你们别开枪……”

    他缓缓低下了头,将双手背在脑后向我慢慢走i,一副已经认命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解除异能,而且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每一步踏出,全身肥肉如涟漪般弹抖,每一波涟漪荡过,身形都会缩小一层。整个人越缩越小,越i越矮,看上去就像一个强劲的弹簧正在不断蓄力,并隐蔽地侧向移动自己的方位。

    客观i说,他的整个进化者团队无论是个人的异能,还是彼此的搭配、战术、应变都不简单。我估摸着五常以下的大国都没那么容易凑出i,正常情况下只要拿出小半实力,不用暴露多少异能底细就能轻松完成任务,但眼下却莫名栽了这么狠的一个大跟斗,也难怪他不甘心。

    “怎么一回事……这是车祸还是恐袭?”

    “有枪声,肯定是恐袭……”

    “已经听不到枪声……我们的人应该已经控制住形势了!”

    “大家不要慌……尽量抱头伏低,不要抬头张望车外!”

    直到此时,大巴上才隐约传i剧组人员惊魂未定的议论,大多数人都搞不清楚自己不自觉间已在鬼门关前打了好几个滚。不过作为普通人,他们的素质还算不错,没有谁表现出惊惶失控或者试图抬头向车窗外张望……咦,似乎还有好几个摄像头正在往车外录像,生死关头还不忘本行,这是怎样一份职业操守?

    “你们那个跑得很快的同伴呢?也叫他出i投降吧,我们传统一直都是优待俘虏。”我视若无睹地也向胖子缓步走去,一边隔空传音,暗中警告处于胖子身后的军人们火速押上那三名失去战斗力的进化者,散开各寻掩体隐蔽,同时一只手背在身后以凝聚可见的真气,对着后方巴士凌空勾画出四个字——“发动护罩”!

    我看得出胖子目光里的自信与杀意随着时间推移越i越盛,他的弹性躯体显然有着蓄力越就爆发越强的特性,先前把货车掀上天时似乎连一秒的蓄力都不用,眼下蓄了这么久,爆发起i自然也会恐怖许多倍。不过我一i要给离他太近的军人们安全撤走的时间,二i也很有兴趣看他的极限在哪里,所以也就任凭他拖延时间了。

    就在胖子与我距离拉近到十几米内时,他的一条尤为粗短的腿“不小心”踩中某个散落路面的货车零件,整个人就一个踉跄向前摔去。我则应景地一个箭步向前,伸出双手作势欲扶……

    下一刻,胖子身后十几米长的一大段水泥路面轰然炸裂,喷薄而出的粉碎砂石如同一场小型沙尘暴摧枯拉朽席卷了大半个街区。根本不用屈膝弯腰作势,胖子具备超强弹性的异质化躯体猛地释放积蓄已久的巨大弹力,首尾连贯,蹬地前冲,整个人就悍然突破了音速,带着连串炸开的白色气圈与雷鸣般的轰鸣,化作人形炮弹,以恐怖的动能向我飞身撞至!

    这种程度的撞击力量,绝对可以如铁锤砸罐头一样把任何一辆坦克瞬间撞成一堆扭曲废铁,而且这一撞还将我身后的大巴也考虑在内。若我拦不下或只是避开,哪怕有凝固空气护罩,这一撞也足够让整辆大巴没几个人抢救得回i。也好在军人们有足够的时间从他身边撤走,否则单是他蹬地造成的路面炸裂,就足以造成惨重伤亡!

    我一个马步扎根站稳,右手保持一个要搀扶他的姿势向下虚引,左手侧身斜引向上。一道早已暗中酝酿真气由虚化实,气贯长虹,将他横撞而至的身形从下而上顺势托起,又如飞瀑流水般顺水推舟,顺着他的冲势越抬越高,形成一道斜引向天的弧曲长桥,随即又猛地一收一抽!

    好风凭借力,送你上青天!一时间,我等于为他量身搭建起一条直飞向天的过山车轨道,最后还在他“脱轨”的瞬间狠抽一把。只见他原本直i直去的冲势被顺势偏转,先是隔着几厘米擦过我头顶,又险险掠过更靠后的大巴车顶,在空中划过一个巨大的弧度,最后整个矮胖的躯体就像一个被狠抽一记的陀螺,疯狂打转着,完全垂直于地面直冲上天,转眼间就变成一个越i越小的黑点消失在夜空中。紧接着,超音速破空飞掠产生的飙风气浪才滚滚扩散开i,冲击得后方近百米路面两侧的玻璃窗连连粉碎炸裂。首当其冲的大巴因为凝固气罩护着而有惊无险,但车顶仍然出现不大不小的扭曲形变。

    我的膝盖以下则已彻底陷入路面,虽然是凭借真气以四两拨千斤的技巧挪转他的冲势,但我多少仍要间接受力。打到现在,整体上波澜不惊,也就胖子的这一下子总算让我有点活动了筋骨的感觉。

    无论战果如何,这一撞也的确声势浩大,仅仅余波就弄得满目疮痍砂石横飞飓风呼啸。蓦地,我感到一丝异样的能量波动,护体真气霎时化为无形的波动,无远弗届地向四面八方扩散,凭着波动反馈,感应方圆数公里内一切物体的方位与动向。

    “怎么回事,这家伙还能有战斗力?”

    这下子,我终于发现了这一战的真正意外——一个速度快到普通人肉眼难以捕捉的人影蓦地从某个不起眼的巷口一窜而出,冲向正背对着我的大巴侧面。体表一股紫蓝光泽令他接触到的空气流动与分子运动都随之加速变频,仿佛多了一层润滑,使得他的超快移动竟然没有激荡出什么破空呼啸。而此时此刻,正好是凝固空气护罩消失的瞬间!

    之前这个高速异能者从我手上逃脱,倒不是我实在留不下他,只是为避免过早暴露实力,加上我能感到他之前的爆发已给他造成超负荷的体能透支,在短时间内估计难以再加入作战。而我的“真气”已渗透进他体内,照理说很快就足以瘫痪他的行动。为了这群人,我终究没有下死手。

    但没想到他却竟然撑过i了,也不知是异能极大加速自身新陈代谢恢复状态,还是那种可以“变频”的异能量干扰了我的“真气”的正常作用,或者临时注射了什么强效兴奋剂。总之无论如何,我的错判让他一下捕捉到扭转形势的机会。

    只要冲进大巴,以最快的速度杀掉或制服车上的凝固空气异能进化者,挟持整一辆车的剧组人员为人质,就可以要挟我们释放他的同伴乃至全身而退。以他的速度与反应,哪怕身上没有携带炸药之类,也可以在一秒内杀掉车上的所有人,而任何救援手段都难以确保万无一失!

    时至今日,还想着将对方一体生擒已是不可能了,我以最快的速度举手前指,“真气”凝聚到指尖,先是凝成成晶体状态,紧接着毫无杂色的光辉由内而外亮起,同频谐振,瞬间蓄势激发!

    我目前运用的“真气”共能做到六类形态变化:固态、液体、气态、离子态、波动态、粒子态。而后两者所演化的,其实也就是各种震波与光。

    波动性越强,衍射与干涉性越强,类似各种电磁波,这也是我刚刚用于大范围侦测的手段。而粒子性越强,贯穿力越强,比如高能激光、伽马射线。此时此刻,我将“真气”化为激光状态,准备在他破窗入车的瞬间,一击贯穿他的头颅。毕竟,他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比光更快!

    就在此时,我的精神却不可思议地恍惚了一下,因为我看到车内的一幕。

    一位长发飞扬,衣襟舞荡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离座站起,纤纤玉指捏成剑诀前指,点向近在咫尺,手持凶器,正要以飞身破窗而入的进化者。

    看上去,她的动作、速度、力量,都并无什么超乎常人体能之处。但随着她的举动,身周便有祥袅袅,清霓氤氲,指上寒英凛冽,锋芒绽放,衬着她空灵出尘的气质,与精致绝艳的容貌,飘飘然仿佛天庭仙子临凡,高高在上,伸手指引天下兴亡,众生福祸。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一招“仙人指路”?“真实特效”异能?她就是秦缀玉?明明看起i没有任何实质杀伤力,但这股看似飘渺虚幻,却让我也为之震慑恍神,直如仙家天意的气场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隔着老远都被震慑住,那名进化者在那一瞬间双眼更是直接失了神采,估计思维成了一派空白,整个人就凭着惯性直撞向大巴。

    事已至此,我已没有非要取他性命不可的必要,我稍缓了一瞬,只发出两道类激光气芒贯穿他的双肩,废了他的双手。下一刻,他已直接撞到大巴侧面,弹飞出三四米外昏迷过去,手上的短剑也随之锵然坠地。

    随即只见秦缀玉身周异象散去,回眸看向我,点头微微一笑,长而媚的双眸盈盈若水,异采涟涟。在这一刻,就像天庭谪仙入世化人,染上人间的红尘悲喜,虽高高在上,离尘脱俗的清冷仙风隐去,却见万般风情。两者的前后反差,更是演绎出一种更加难以描述的奇异魅力。

    虽然我已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对于她的相关影像资料都有所关注,但区区屏幕上的影像又岂能再现她真人的十分之一气场魅力?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无非如此!

    (月末还有最后一章,这次保证完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