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五零章 追韩信七千字大章送上!
    第一五零章追韩信(七千字大章送上!)

    考察团的几人就全皱起了眉头,看这架势,怎么都不像是来解决问题的,反而像是鬼子进庄,搞突然袭击。

    “杨县长,厂子里现在的问题是断水断电,你带工商税务过来,怕是也解决不了吧?”将军茶厂的厂长反呛了一口。

    包亚建心里一咯噔,他也是从基层干起来的,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故意刁难啊。这两天他带着考察团转了好几个地方,问题不少,但像这么恶劣的,还是头一次呢,他偷瞄了一眼郭显毅和董力阳的表情,发现两人都是脸色铁青,包亚建就暗道不妙。

    杨国旗没想到一个小厂长还敢呛自己,就喝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县里派人过来帮你们解决问题,你非但不欢迎,反而是推三阻四,是不是你们的厂子存在什么问题,害怕县里检查”

    厂长就道:“我们厂子的手续合法齐备,所有的生产环节也都通过了评审,不知道县里还要检查什么啊?”

    “检查什么需要告诉你吗”

    旁边站出个身穿工商制服的大胖子,脸上写满了蛮横和傲慢,他一把扯开制服,露出里面白背心包着的大肚子,单手叉腰,另一只手差点都戳在了厂长的脸上,道:“等检查完了,你自然就知道我们要检查什么了再啰里吧嗦的,小心我定一个你阻挠检查,抗拒执法”

    说话之间,这位胖工商突然打了个饱嗝,一股酒气喷涌而出,随即脸色也开始微微泛红。

    包亚建皱眉不已,这个王八蛋,一看就是喝多了,酒气冲天的,隔这么老远都能闻到,乱执法本来就已经够离谱了,竟然还来了个酒后执法,南江省的形象,全让你这个混蛋给败光了。

    厂长倒是不慌不忙,道:“李所长,喝酒了吧?”

    胖工商一听眉毛就竖了起来,“呦喝你还敢挑老子的毛病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喝酒了,别说老子没喝,就是喝了,也照样查你”

    周围的看热闹的人群立时一阵骚乱,太嚣张了,你这样子是来检查的吗,发酒疯还差不多吧都快醉倒了,竟然还说自己没有喝。

    杨国旗把脸扭到一边,只当是没听见,他发现文绉绉的一套没用,还得来横的。

    胖工商借着酒劲,一把推开厂长,道:“少在这里碍眼,要是耽误了杨县长的工作,你负不起这个责任”

    厂长就道:“我会把今天的你们的所作所为,如实向县里反应,县里要是没人管,我就向市里和省里反应”

    胖工商一瞪眼,横道:“去啊,老子现在就让你去”说着,他突然抡起胳膊,就朝厂长煽了过来。这家伙喝了酒,真是一点顾忌都没有,换了一般的工商执法,是绝不敢动手打人的,毕竟工商不是公安和城管那样的暴力机构,动了手是不好交代的。

    眼看就要砸到厂长了,厂长背后有人拽了一把,直接把厂长往后拽得后退了两步,堪堪躲过这一掌。

    “你还敢动手打人”厂长再好的脾气,此时也怒了,他道:“李胖子,我一定会去告你的,告到扒了你这身皮为止”

    身后的那人,此时死死地抱住厂长,他是保卫局的人,按照曾毅的吩咐,过来暗中照应的,免得厂长吃了亏。

    这时候也赶紧过来几个工商局的人,把那个胖工商给按住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要是让他把人给打了,热闹可就大了,毕竟还要讲点形象嘛

    “你等着,等我查出问题,看我怎么收拾你”胖工商也是很不服,大声叫嚣道。

    杨国旗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这才不痛不痒地讲了一句:“都给我闭嘴,像什么话因为一点口角之争就拔拳相向,你们的素质都到哪里去了”

    这家伙真是无耻,明明是工商局的人喝了酒打人,让他这么一说,就变成了私人的口角之争。

    “杨国旗,你少他**的在那里装好人,就是你让人断了我们厂里的水和电”厂长指着杨国旗,“你撅什么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你今天过来,不就是想找我们厂里的一个茬,然后威胁我们把将军茶的开发权交出来吗”

    杨国旗的脸顿时就黑了,他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狠狠跺上去一脚,道:“讲话要有证据的,你要是敢血口喷人,我一定跟你追究到底”

    “我告诉你,开发权的事,你就别做梦了,这个官司我们跟你打定了”厂长差点挨揍,早已是一肚子火了,“你就等着被撤职吧”

    杨国旗恼羞成怒,竟然敢威胁老子了,他回头对那群工商税务道:“都站着这里干什么,不用做事了吗?”

    一群大盖帽就进了将军茶厂,开始检查了起来。

    郭显毅此时一脸的怒容,道:“包厅长,你们南江省的执法水平,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酒后执法,还动手打人。将军茶也算是你们南江省的一张名片了,竟然都会受到这种待遇,我看我有必要重新考虑一下我的投资意向了”

    包亚建此时一脸的汗,心里是又急又怒,解释道:“郭总,这只是个偶然事件,等调查清楚后,我们一定严肃处理,给考察团一个交代”

    包亚建解释了两句,然后拿着手机,准备联系龙山市的领导。

    刚一扭头,包亚建就看到两辆黑色轿车从远处疾驰而至,然后停在了路边,走下两位威势十足的中年男子。

    包亚建一眼就认出来了,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就是龙山市的市长姚俊明,于是他收起手机,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扭过脸继续看热闹。

    包亚建只是商务厅的副厅长,如果由他出手来处理这件事,虽然可以在考察团面前稍稍挽回南江省的形象,但并不是最好的处理手段。

    一是这件事并不归他管,他出手明显是越权了;再一个,考察团的人也不会领情的,其中做作的痕迹太明显了,这次是你碰上了,所以你处理了,那要是碰不上的,岂不是这些企业只能自认倒霉了?

    所以这件事最好是能由龙山市自己来处理,发现问题并不可怕,如果能在发现问题的第一时间就快速处理、迅速纠正,那么非但不会在考察团的面前丢了形象,反而会让考察团认为龙山市的领导班子是个有效率的集体,并且对于招商问题也很重视。

    包亚建做了这么多年的招商工作,对于投资商的心理,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刚一回头,包亚建就又目睹到更为让人震惊的一幕。

    一位工商局的执法人员,跳上被扣在门口的那辆货车,抱下一箱将军茶,打开之后,趁人不注意,从自己兜里掏出一把黑乎乎的东西,就偷偷地洒进了茶叶里。

    他已经做得够隐蔽了,但那鬼祟的行为,还是被这边围观的群众看了看清清楚楚,人群中顿时爆发一阵嘘声。

    “好啊,好啊”郭显毅怒极反笑,“我看这考察就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了吧一叶而知秋,南江省的投资环境,我已经是领教到了”说着,他大手一甩,就准备走人了。

    董力阳看包亚建的反应,就知道这事还有下文呢,他拦住郭显毅,道:“老郭,既然来了,就这位杨县长究竟要做什么”

    郭显毅这才冷哼一声,站住了脚。

    包亚建被气得不轻,酒后检查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栽赃嫁祸,无耻啊,简直是无耻至极

    和包亚建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龙山市的市长姚俊明,他刚走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登时肺都快气炸了,因为他看见考察团的大巴车,就停在远处一百米的地方。

    官场上没有任何的秘密,省里组织了千亿考察团的事情,龙山市的市长姚俊明很快就知道了,而且他还打听到,今天考察团要到龙山的经济开发区视察,所以他一早就安排了下去,要求市里各单位的人今天务必坚守岗位,文明服务。

    考察团在两天的时间内,达成了不少的投资意向,尤其是郭显毅炼钢厂的那宗投资,更是高达80多亿,这让姚俊明对此次的考察团充满了期待,只要能促成一笔这样的投资,那市里今年的招商引资任务,就顺利完成了。

    为了体现对考察团的重视,姚俊明亲自等在高速路口,准备迎接考察团,他还在市里各处重要路口都安排了人盯着,只要发现考察团的踪影,就立即报告。

    事实证明,他的安排是正确的,守在北云县高速口的人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考察团的行踪。

    姚俊明没想到考察团会从北云下了高速,心说这还了得,我这边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就是要让你们把投资留在龙山的,结果你们却不来了

    姚俊明当即做出决断,追他让北云的人全力跟上考察团的车,自己则立刻启程去追,无论如何,都要把考察团请到龙山市去。

    这一路追下来,就追到了南云县将军茶厂的门口。姚俊明费了这么大事,放着市里的本质工作,上演了一出月下追韩信,谁知却让南云县的人给搞砸了,而且是搞砸在考察团的眼皮子底下,这让他是又惊又怒,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当,那南江省投资环境恶劣的名声,可就要传遍全国了。

    想到这里,姚俊明的背后就是一股凉气升起。

    刚才进去厂子的执法人员,很快就回来了,向杨国旗汇报着检查结果。

    “杨县长,他们厂房使用的装修材料很不环保,致癌辐射严重超标,简直是草菅人命啊”

    “消防设施也不合格,必须整改”

    “生产车间的卫生环境恶劣至极,蚊蝇乱飞、污水横流。”

    “厂子里的运货车,运营手续不齐全,车辆暂扣,还要补交罚款。”

    “……”

    凡是进去的部门,就没有一个是查不出问题的,最离谱就是环保局,他道:“厂里使用了大功率的柴油发电设备,严重污染了我县的空气质量,而且噪音扰民”

    董力阳就冷哼一声,道:“我们坐的旅游大巴,好像也是柴油发动机吧说不定今天我们就要被扣在南云了,还要补交罚款呢”

    包亚建的嘴唇微微颤抖,他已经听不下去了,这群人太胆大妄为了,光看外面那位工商局人员的表现,他就知道这些结果是如何炮制出来的了

    此时那位工商局的人抱着那箱茶叶上前,气愤道:“杨县长,太不像话了,我检查过很多企业,但像这么恶劣的,还是头一次见到,他们竟然把已经泡过水的茶叶,又混在箱子里当做新茶叶去卖”

    杨国旗走过来,抓起一把茶叶看了看,就露出惊骇震怒的表情,高声道:“岂有此理简直是令人发指啊,令人发指”

    杨国旗抓着一把茶叶就到了厂长的面前,厉声喝道:“看看你们做的好事为了逐利,你们简直是丧心病狂,连这种恶事都做得出来幸亏县里今天过来了,不然我们南云县南云将军茶的名声,就被你们给败尽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厂长此时已经得到了保卫局的暗示,所以是不忙不慌,他冷冷地看着杨国旗,像看着一头上了砧板的死猪,道:“杨国旗,你少在那里演戏了,事情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杨国旗看厂长到了现在竟然还敢嘴硬,心里一股无名火起,你小子还敢教训我,反了天,他道:“桩桩件件,触目惊心啊,你们的良知,还有你们的道德,都跑到哪里去了”杨国旗怒不可遏,对那群执法人员道:“对于企业的这些不良行为,必须发现一起,就处理一起,不管对方是谁,都绝不能姑息手软,纵容企业的不良行为,就是在对人民犯罪”

    周围哗声一片,要不是看到那位工商把东西掺进了茶叶里,大家还要真要被杨县长这番表演给蒙住了。

    胖工商一瞪眼,喝道:“反了天,我看你们谁敢喧哗闹事,皮痒了吧,想进去蹲两天?”

    周围的人立刻安静了下来,大家就是看热闹的,心里虽然气愤,但没必要为将军茶厂的事进局子吧

    胖工商上前一步,对杨国旗道:“杨县长,按照规定,这么严重的问题,必须要封厂整顿,控制相关的责任人,等候进一步处理”

    说完,他一挥手,工商局的人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处理通知书,贴在了厂子的大门口,然后拿出一把将军锁,要把厂门锁起来。

    曾毅看到这一幕,心道儒子牛这回真是自己找死,原本只是想带考察团看看厂里断水断电的情况,谁知儒子牛让人演了这么一出好戏,这回他要是不死,都对不起杨国旗的这番卖力表演了

    就在此时,一辆奥迪车疾驰而至,车子停稳之后,将中岳从车上下来,大喝道:“全都给我住手你们要干什么啊”

    杨国旗看是将中岳来了,却不慌张,他现在已经拿到了将军茶厂的证据,走到哪里都能占住理。

    当下他快走几步,迎了上去,汇报道:“将县长,你来得正好,按照你的指示,我带领县里各单位的负责人前来帮将军茶厂解决问题,谁知却发现了耸人听闻的大问题啊”

    杨国旗把手里的茶叶往前一伸,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状,道:“你看,他们竟然敢把泡过水的茶叶当做新茶来卖,简直是丧心病狂要是再不管一管的话,我们南云县将军茶的名声,就要被败坏光了”

    将中岳得到消息就赶了过来,没想到还是晚来一步,他道:“杨国旗,你要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这件事情县里一定会再派调查组进行调查的”

    杨国旗就把手里的茶叶又往前一伸,愤慨道:“证据就在眼前,不容抹杀,不管走到哪里,我都会这样讲的绝不会因为将军茶是我县的知名企业,就对她有所纵容和包庇”

    将中岳心中大怒,马匹的,你小子还敢指桑骂槐,暗指是我对将军茶有所包庇,真是岂有此理,他道:“希望杨县长的话能经得起再调查如果茶厂真的如你所说那样,县里绝不会手软,但要是让我查出这中间有什么不发行为,杨国旗,你必须要对县里作出一个交代”

    杨国旗心说只要儒书记还是南云县的一把手,你将中岳就是查一百遍,也还是这个结果。

    将中岳往前几步,走到厂长面前,“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一查到底我这里讲一句,南云县政府会尽最大的努力,来保障投资商的合法投资环境,我们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但也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说得好”人群中就有人喝了一声彩。

    胖工商立刻回头,竖起眉毛喝道:“是哪个龟孙在瞎叫唤,敢做就敢当,站出来亮亮相”

    “放肆”人群中立刻走出一位黑脸大汉,上前冲着胖工商的大肚子就狠狠地跺一脚,“瞎了眼的狗东西,知道你在跟谁讲话吗还不赶紧过来道歉”

    “**你老母的你敢打我”胖工商被踹了一脚,感觉五脏六腑都快给震出血了,疼得一脑门的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叫嚣道:“报警,把这个带头闹事的家伙,给我控制起来”

    周围一大群执法人员,看见有人竟然敢殴打国家公职人员,也都是心中震怒,一边叫着报警,一边就围上来,把黑脸大汉堵在了中间。

    “退下全都给我退下这是市局的曹局长”

    将中岳一个激灵,他已经看到了市局局长曹亮身后的姚俊明了,当下脚下跟装了弹簧似的,一下就发射了出去了,弯着腰伸出手:“姚市长,您好,欢迎您来……”将中岳的话就讲不下去了,南云县就是这样欢迎市长检查工作的吗?

    那边的杨国旗也是一个哆嗦,后背就湿了,心说市长什么时候来的,不会把自己刚才的表现都给看在了眼里了吧?他想过去解释一下,可凭他的级别,除非市长是发话,否则他是没有资格上前讲话的,杨国旗只得站在那里,把腰弓成一只大龙虾,脸上挤出谦卑的笑容,冲着姚俊明一个劲讨好地笑。

    姚俊明背着个手,上前一步,道:“好啊,你们南云县的执法水平,给咱们龙山市树立了一个榜样啊”

    将中岳鬓角的冷汗就滴了下来,姚俊明说这种反话,可见是震怒至极啊,他道:“姚市长,这件事我正在处理,请您和市里放心,我们一定认真调查,给市里和公众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地上的胖工商一听市长两字,当即就脸上煞白,他从地上爬起来,还是忍不住地双腿颤抖,妈呀,自己这回可闯下大祸了,竟然敢骂市长是龟孙,这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嘛他拿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嘴角抽搐半天,才勉强挤出个笑容:“市长,我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冲撞您了,请您原谅”

    姚俊明冷哼了一声,眼皮子都没夹对方一眼,大手往那群执法人员中间一指,沉声道:“你,上前来讲话”

    被姚俊明指到的那位工商,当时就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就是他在茶叶里动了手脚,姚俊明别的人不指,偏偏指他,这小子已经意识到自己要倒霉了。

    战战兢兢地走出来,工商的后背的衣服就全湿透了,“市……市长,我……”说话的时候,这家伙牙齿直打颤,咯咯咯地响个不停。

    “你好眼力啊”姚俊明冷笑一声,指着那车上装的茶叶箱子,道:“这里至少有五十箱茶叶,你能一眼就看出哪箱有问题,完全可以说是如目光如炬了嘛。你的这份业务能力,倒是让人佩服啊。”

    “我……我…”工商拿手擦着汗,却怎么也擦不完,他没想到自己捣鬼的手法,竟然被市长给看到了,“我就是随……随便那么一查……”

    旁边的杨国旗感觉不妙,就想偷偷地溜走,去给儒子牛报个信,心念刚一动,他就感觉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抬头一看,就见市局局长曹亮正用凌厉的眼神盯着自己,杨国旗的腿,就怎么也没敢迈出去,老老实实站在那里,心里祈祷这位工商能硬气一点,把事情抗住

    “随便一查?”姚俊明背起手,道:“好啊,那就再劳驾你一趟,过去帮我随便查上一查,看这车上还有哪箱茶叶是有问题的”

    工商浑身一颤,当时就感觉眼前一黑,心道完了完了,彻底完了,当着市长的面,他哪敢捣鬼,别说是去检查茶叶,就是迈个腿,他都已经迈不动了。

    曹亮冷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姚市长让你去查,你就去查,给我好好地查”

    那位工商没办法了,磨磨蹭蹭地向货车挪了过去,边走,他还朝自己的所长瞅了一眼,又朝杨国旗瞅了一眼,希望这两人能站出来帮自己说句话,谁知两人都把眼神挪开了,根本就不看他。

    眼看走到了车跟前,已经是躲无可躲了,又没人出来替自己说话,这个工商的精神就完全崩溃了,他一下瘫倒在地,鼻涕眼泪齐流,嚎道:“市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过这不是我自己愿意做的,都是李所长让我这么干的啊”

    那位胖工商噔噔蹬往后退了两步,双腿跟面条似的,差点就没撑住,他定住神后,反应也不慢,伸手一指杨国旗,主动招供道:“报告市长,这都是杨国旗逼我做的啊”

    杨国旗一惊,只觉得小腹一紧,要不是一使劲夹住,怕是立刻就要尿了裤子。

    他的太阳穴突突狂跳,一颗心完全沉到谷底,眼前直冒金星,甚至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了嗓子眼,他张开嘴,想为自己辩驳一句,却喉咙直发紧,一句话都讲不出来。别人都在推卸责任,杨国旗也想这么干,可他能推卸给谁呢,难道推卸给儒子牛吗。

    杨国旗不敢这么做,他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是栽了,但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关键时刻,他还指望儒子牛会救自己一把。

    此时那群执法人员全都集体反水,一个个争相自首,“市长,我们都不是自愿的,都是杨国旗把我们逼过来的啊,栽赃茶厂的事,也是杨国旗指使的。”

    那位躺在地上的工商,更是主动爆料,道:“报告市长,我表哥是电力局的,他说给将军茶厂断电断水的事,也是杨国旗指使的”

    杨国旗此时完全没了县长那颐指气使的威风了,佝偻成一团,灰溜溜犹如丧家之犬,这就是墙倒众人推啊,自己千算万算,也算不到市长大人会出现在这里啊。

    “将县长按照你们南云县的规定,对于这样的干部,应该如何处理啊?”

    姚俊明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却让将中岳出了一身的冷汗,就“将县长”三个字,就可见市长有多么地不满了。

    将中岳当即表态,道:“县委常委会以前曾有过决议,凡是不经县长批准,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厂检查,更不能酒后进厂检查、无故刁难投资商,对于违反这些错误的干部,不论涉及到谁,一律就地免职,然后再追究相关责任,并给予严肃处分”

    姚俊明“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将中岳就一转身,对着杨国旗喝道:“杨国旗,根据县委常委会的决议,你现在被免职了”

    杨国旗一听,再也没能撑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爆发出叫好之声。

    “市长好样的”

    “早就该处理这王八蛋了”

    周围不少人都是做小生意的,平时没少被这些部门的人刁难,现在看到他们倒霉,那是从心里痛快啊。

    家里出了事,书友们并没有抱怨,银子这里多谢大家的谅解,谁的家里不出点事呢。

    七千字大章送上,2号欠的已经补上了。

    晚上更新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