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妖孽的重生都市的王者第661章一路走一辈子大结局都市的王者
    周子威现在虽然巳经是中国事实上的首富了,不过…,人却是根本就很少在人前露面,所以黄连书虽然对于这位周氏集团的董事长早就已经如雷贯耳,却是根本就没有在任何的电视节目、或者是报纸、杂志上看到过周子威。

    黄连书之所以会觉得周子威有些眼熟,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当初在云南赌石的时候他曾经被周子威给狠狠的坑了一把。那一次的教训还真是终身难忘呀!花了好几千万买回来一个大鸡蛋壳似的翡翠原石,根本是什么都干不了,最后差不多等于是白扔了,以至于黄连书原本想要涉足珠宝行业的打算都因此而最终天折了。

    本来黄连书是绝对不会忘记周子威的,只不过那时候周子威才刚刚在这个身体上重生,而这身体的上任主人身体实在是糟糕的让人无语,几乎瘦弱得一阵风都能把他给刮倒了。而现在周子威的身体早就已经强壮之极,和以前的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判若两人,所以黄连书虽然看着周子威的面目有些依稀熟悉,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这个人自己到底是在哪里见过的了!

    黄连书只是微微一怔,也就没有再多想,老老实实的走到他该去的地方。本来那里有一个椅子让他坐的,不…”可怜黄连书的药花被人爆了一夜,早就已经菊花残、满腚伤丫,又哪里敢坐着,当下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就站在那里望着周子威一言不发。

    “坐下!”

    押解黄连书过来的见到黄连书岔着腿站在那里,立刻厉声训斥了起来。

    “我……”我腿上有伤……”…”不敢坐!“黄连书欲哭无泪的解释说。

    那个可不管这些,立刻在萎连书的肩膀上狠狠的按了一下,把他给按倒在椅子上,然后哼了一声,说:“你要是在这里站着……”那到底是你在审我们,还是我们审你呀!”

    黄连书痛得“嗷“的惨叫了一声,全身一哆嗦,就想要站起来,但是却被那的大手死死的按着,这么一挣扎反到是疼得更加厉害,一时间汗水都顺着脖子流了下来。

    周子威坐在上面,冷冷的看着黄连书那副凄惨的模样,却是丝毫不为之所动,不过出奇的如”他发现自己居然也没有多少快慰的感觉。原本他期待这一天,已经期待了很久了,而且为了这一天,他也准备了很久很久,在这个身体上重生之后,他本就已经有了可以轻易致黄连书于死地的能力,比如上一次在云南碰到黄连书的时候,他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黄连书。可是周子威总觉得那么随随便便的就把黄连书给弄死了实在是有些不够解恨,也正因如此,他才允许黄连书又逍遥了这么久,为的就是不仅仅把黄连书杀死,他还要用自己的能力把黄连书的一切全都剥夺人”让黄连书失去了一切之后,然后才在无奈的痛苦和悔恨中慢慢的死去……”

    周子威还以为当自己大仇得报的这一刻,一定会兴奋得全身血液都会沸腾起来呢,可是现在……”他却只是感觉到了一阵茫然,不明白自己为了报这个仇而费这么大的力气是否真的值得!

    黄连书终于不再挣扎,全身脱力的瘫在椅子上再也动不了啦!屁股仍然疼得要命,可是黄连书却是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自然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了。而审训室里的几个也全都默默的退了出去,整个儿审训室里就只有到下周子威和黄连书两个人。

    黄连书喘着粗气无力的望着高高在上的周子威,苦着脸说:“人是我杀的……”你们想怎么判我都行,我认罪……”我全都认还不行吗?我只希望你们能快些给我定罪,快些把我毙掉,让我早死早投胎吧,求你们了!”

    周子威微微一笑,说:“你认罪?呵呵“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其实没有罪,你的老婆根本就不是你杀的,哦……”严格的呃“应该不是你自主杀死她的!”

    “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黄连书闻言顿时就是一愣,有些搞不明白周子威这话中的意思。

    周子威冷冷的一笑,说:“你不觉得你和你老婆发生争执的事情有些古怪,而你杀死你老婆的过程也有些迷迷糊糊的吗?呵呵“真是个白痴,被人给催眠了,你自己难道就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吗?”

    “啊“你……”你是呃…“黄连书惊喜的瞪大了眼睛,望着周子威说:“你是说我是被人阴谋陷害的,是不是?那也就是吧“我……”我不用被枪毙了,对不对!”

    “哦,不不来“你必须死!“周子威连连摆着手,说:“你的命运已经注定了,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为什么……”为什么!既然你们都知道我是被陷害的,那为什么我还要被枪毙?”黄连书刚刚得到了一个惊喜,这时候却又从惊喜中被打落尘埃,顿时就变得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黄连书在失去了一切,从一个亿万富豪变成了一个穷光蛋之后,本来也有过轻生的念头的,这样的日子过起来也真的是有些感觉生不如死!可如“求生是人类的本能,尤其是黄连书这样的人,哪怕可以象狗一样的活着,他也不想死,所以州才在得知自己可能会免去杀人的罪名时,他真的很惊喜。却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周子威明明知道他是被陷害的,是被冤枉的,却还说他死定了!

    周子威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说:“没办法,因为……”其实那个陷害你的人就是我,所吧“我虽然知道你是冤枉的,但是我却不可能为你证明这一点,所吧“你必须得死!”…什么!你………‘是你陷害的我!这………这这………你为什么为什么陷害我!我……”我不记得和你有什么仇呀!“黄连书气愤之极的指着周子威,他很想要站起来痛骂周子威一通,可是却根本无力站起来。

    周子威撇了撇嘴,说:“其实不止是你杀人的事是被我陷害的,你的公司……”也同样是被我搞垮的,你欠下那一百四十亿巨额债务的事情也是我一手策划的……”还有…”你原本是可以申请到改造沙漠的那个大工程的总代理的,只不过被我给搅黄了。再就是“那几家银行,也是我打了招呼,不让他们再贷款给你,并且还把你多年前欠下的债务都给翻出来的,怎么样……”我为了你做了这么多事,结果只不过是让你家破人亡而已,我是不是对你很仁慈呀!”

    “你你你……”“黄连书气得已经干脆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指着周子威,说了一连串的“你“字,然后就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可怜的黄连书,最近这段时间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可说是早就已经身心俱疲,油尽灯枯了,这时候再次受到刺激,发现自己果然一直都是在被人暗算的,而这个罪魁祸首居然就坐在他的面前,黄连书一时激动之下,只感觉脑部血管一阵剧烈的跳动,然后就感觉“轰“的一下,脑袋一迷糊就昏死了过去。

    周子威一开始本也没在意,本以为黄连书只是激动的昏厥,一会儿就会醒转过来呢,等到发现黄连书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急忙放出一偻灵魂之力进入到黄连书体内一探查,这才发现这家伙竟然被自己给生生的气出了脑出血。

    而且现在的情况十分的危险,若是再耽搁片刻得不到及时治疗的话,很可能会直接死亡!

    日…”这丫的也太脆弱子吧,我还没表明自己的身份、告诉他自己是他当年害死的恶鬼还魂呢,这个就脑出血了!

    周子威感觉若是让他就这么死了实在是有些不解恨,无奈之下只能勉为其难,亲自动手,帮黄连书治疗了一下这种急症,以灵魂之力把黄连书大脑里那根破裂的血管修复好,并将脑中积下的淤血给引导着从颅腔中慢慢的参出……”于是这个在很多大医院里要想治好都是难上加难的急症在周子威的异能治疗下不过顷刻之间就尽数痊愈。

    等到黄连书再次醒来时,周子威正在那里无聊的修剪着手指甲,黄连书一看到周子威,就立刻悲愤的大叫了一声,随后喷出一口黑血来。

    周子威只是轻轻的瞥了黄连书一眼,然后就又继续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指甲上,同时淡淡的说:“你不用按出那么一副可怜的样子来,你也不用害悔“至少暂时你还死不了!嗯……”这些血其实是你颅腔内的积血,这口血吐出来,你就暂时安全了……”知道呵“你刚才脑出血差点儿死掉呢,是我救了你“哦,不过人乐用感谢我,我之所以要救你,是不想让你这么快就死去,那样的悔“可就没意思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害我!“黄连书对于周子威说他刚刚脑出血的事情当然是不相信的,而就算真是如此的话,现在他也没有心情理会,只是悲愤的望着周子威,咬牙切齿的质问说:“我黄连书虽然不是什么好人,这一辈子亏心事也没少做,但自问应该从来没有得罪过你吧!你又为什么要害得我家破人亡呢?”

    “没有得罪过我吗?“周子威冷笑了一声,说:“如果你真的没有得罪过我,你以为我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儿找你玩这个并不怎么搞笑的游戏吗?”

    “不可能……”悔“你到底是谁?”黄连书闻言忙追问说:“我……”我好象真的不认识你呀!又怎么可能会得罪过你呢?你……”该不会是搞错了吧!”

    “我…”“周子威说:“我现在的名字叫作周子命…”

    “周子威!悔“原来你就是周子威!“黄连书惊呼着说:“你就是那个周氏集团的董事长,中国的首富……”甚至被人预言将成为未来的全球首富的周子威!”

    周氏集团拥有飞车技术的事情经过这段时间的流传后,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了,而当初十几个国家派遣出来的特工联手之下仍然还被周家打得落花流水的事情也早就流传了开来,所以现在一些较有见识的人已经都做出了一个推测……”那就是当周氏集团的飞车技术正式运营起来后,周氏集团的掘起已经是不可阻挡的了,周氏将成为全球的第一大跨国集田公司,而周氏的主人周子威也将在两到三年内就会成为全球最富有的人“没有之一!

    这么重大的事情黄连书当然也早就听说过了,所以当周子威报出名号后,才会对他产生如此大的震动。

    周子威却是没有和黄连书在这个身份上多做纠缠,而是立刻接着说道:“周子威不过是我现在的一个身份而已,其实在做周子威之前,我还曾经有过一个名字,叫作杨洪涛!呵…”不知道黄先生是不是还记得这个名字呢?”

    “杨洪涛!啊“杨……”杨洪涛!“本来全身瘫软的黄连书终于忍不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满眼惊骇的望着周子威,难以置信的说:“你……”你说你曾经叫……”叫杨洪涛,那……”那是什么意思?你曾经用过的一个名字吗?“黄连书当然知道杨洪涛是谁,不过“他却是真的无法相信,眼前这个风云人悔”这个很可能会成为世界首富的男人和当年那个早就被枪毙了的死人会有什么关系,所以才会有此一问,希望周子威所说的杨洪涛这个名字只…什么!你………‘是你陷害的我!这………这这………你为什么为什么陷害我!我……”我不记得和你有什么仇呀!“黄连书气愤之极的指着周子威,他很想要站起来痛骂周子威一通,可是却根本无力站起来。

    周子威撇了撇嘴,说:“其实不止是你杀人的事是被我陷害的,你的公司……”也同样是被我搞垮的,你欠下那一百四十亿巨额债务的事情也是我一手策划的……”还有…”你原本是可以申请到改造沙漠的那个大工程的总代理的,只不过被我给搅黄了。再就是“那几家银行,也是我打了招呼,不让他们再贷款给你,并且还把你多年前欠下的债务都给翻出来的,怎么样……”我为了你做了这么多事,结果只不过是让你家破人亡而已,我是不是对你很仁慈呀!”

    “你你你……”“黄连书气得已经干脆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指着周子威,说了一连串的“你“字,然后就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可怜的黄连书,最近这段时间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可说是早就已经身心俱疲,油尽灯枯了,这时候再次受到刺激,发现自己果然一直都是在被人暗算的,而这个罪魁祸首居然就坐在他的面前,黄连书一时激动之下,只感觉脑部血管一阵剧烈的跳动,然后就感觉“轰“的一下,脑袋一迷糊就昏死了过去。

    周子威一开始本也没在意,本以为黄连书只是激动的昏厥,一会儿就会醒转过来呢,等到发现黄连书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急忙放出一偻灵魂之力进入到黄连书体内一探查,这才发现这家伙竟然被自己给生生的气出了脑出血。

    而且现在的情况十分的危险,若是再耽搁片刻得不到及时治疗的话,很可能会直接死亡!

    日…”这丫的也太脆弱子吧,我还没表明自己的身份、告诉他自己是他当年害死的恶鬼还魂呢,这个就脑出血了!

    周子威感觉若是让他就这么死了实在是有些不解恨,无奈之下只能勉为其难,亲自动手,帮黄连书治疗了一下这种急症,以灵魂之力把黄连书大脑里那根破裂的血管修复好,并将脑中积下的淤血给引导着从颅腔中慢慢的参出……”于是这个在很多大医院里要想治好都是难上加难的急症在周子威的异能治疗下不过顷刻之间就尽数痊愈。

    等到黄连书再次醒来时,周子威正在那里无聊的修剪着手指甲,黄连书一看到周子威,就立刻悲愤的大叫了一声,随后喷出一口黑血来。

    周子威只是轻轻的瞥了黄连书一眼,然后就又继续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指甲上,同时淡淡的说:“你不用按出那么一副可怜的样子来,你也不用害悔“至少暂时你还死不了!嗯……”这些血其实是你颅腔内的积血,这口血吐出来,你就暂时安全了……”知道呵“你刚才脑出血差点儿死掉呢,是我救了你“哦,不过人乐用感谢我,我之所以要救你,是不想让你这么快就死去,那样的悔“可就没意思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害我!“黄连书对于周子威说他刚刚脑出血的事情当然是不相信的,而就算真是如此的话,现在他也没有心情理会,只是悲愤的望着周子威,咬牙切齿的质问说:“我黄连书虽然不是什么好人,这一辈子亏心事也没少做,但自问应该从来没有得罪过你吧!你又为什么要害得我家破人亡呢?”

    “没有得罪过我吗?“周子威冷笑了一声,说:“如果你真的没有得罪过我,你以为我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儿找你玩这个并不怎么搞笑的游戏吗?”

    “不可能……”悔“你到底是谁?”黄连书闻言忙追问说:“我……”我好象真的不认识你呀!又怎么可能会得罪过你呢?你……”该不会是搞错了吧!”

    “我…”“周子威说:“我现在的名字叫作周子命…”

    “周子威!悔“原来你就是周子威!“黄连书惊呼着说:“你就是那个周氏集团的董事长,中国的首富……”甚至被人预言将成为未来的全球首富的周子威!”

    周氏集团拥有飞车技术的事情经过这段时间的流传后,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了,而当初十几个国家派遣出来的特工联手之下仍然还被周家打得落花流水的事情也早就流传了开来,所以现在一些较有见识的人已经都做出了一个推测……”那就是当周氏集团的飞车技术正式运营起来后,周氏集团的掘起已经是不可阻挡的了,周氏将成为全球的第一大跨国集田公司,而周氏的主人周子威也将在两到三年内就会成为全球最富有的人“没有之一!

    这么重大的事情黄连书当然也早就听说过了,所以当周子威报出名号后,才会对他产生如此大的震动。

    周子威却是没有和黄连书在这个身份上多做纠缠,而是立刻接着说道:“周子威不过是我现在的一个身份而已,其实在做周子威之前,我还曾经有过一个名字,叫作杨洪涛!呵…”不知道黄先生是不是还记得这个名字呢?”

    “杨洪涛!啊“杨……”杨洪涛!“本来全身瘫软的黄连书终于忍不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满眼惊骇的望着周子威,难以置信的说:“你……”你说你曾经叫……”叫杨洪涛,那……”那是什么意思?你曾经用过的一个名字吗?“黄连书当然知道杨洪涛是谁,不过“他却是真的无法相信,眼前这个风云人悔”这个很可能会成为世界首富的男人和当年那个早就被枪毙了的死人会有什么关系,所以才会有此一问,希望周子威所说的杨洪涛这个名字只小‘儿…个巧合而已应该和那个杨洪涛没有什么关…一,周子威撇了撇嘴,说:“我只是这么说,你应该会很难理解的,那……”我索性就直观的让你看一看吧!呵呵“其实我严格的说应该是一个鬼魂才对,只不过我死后很侥幸的没有和普通人死后一样的魂飞魄散,而是保留下了自己的灵魂,并且在一个巧妙的机会下附休在了一个刚死之人的身体上,于如”我就从杨洪涛变成了现在的周子威,不过呃“我从骨子里说其实一直都是杨洪涛……”那个因你陷害而被枪毙而死的那个冤死鬼!”

    周子威说着心念一动,脸上贴着的变形虫就立刻把他的模样幻化成了前世杨洪涛的样子来。这一来“黄连书终于再无怀疑,知道眼前这个不人不鬼的家伙果然……”就是当年曾经惨死在他手中的那个杨洪涛!

    “来“不可能……”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不可能……”不可教“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呀……”

    看到周子威的这副模样,听到周子威说的那番话,黄连书终于再次的崩溃了,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着如同疯狂一般的撕扯起自己的头发来“一个月后,黄连书终于在当年的杨洪涛被枪决的地方也挨了一颗枪子儿,用他的生命偿还了当年他欠下的那一笔血债!

    周子威亲自到场监督行刑,看到自己这一生最大的仇人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他却仍然没有感觉到一丝快慰的感觉。不过他还是很小心的把黄连书死后的灵魂给炼制成了一颗魂殊,这样一来黄连书的灵魂虽然可以永久的保留下来,但是他前世的意识却是再也不复存在了。就算是有哪位神仙可以再给黄连书一次机遇的话,他也无法复活了!

    死刑犯的尸体本来是要交给医料大学作标本的,不过周子威却出面把黄连书的尸休要了下来并且火化成了一罐骨灰。

    然后周子威就应于小茹的一再要求,带着黄连书的骨灰去拜祭一下前世的自己,也就是去给前世的杨洪涛扫一扫墓!

    自己给自己扫墓!这种古怪的主意大概也只有于小茹才能想得出来了,用于小茹的话说,他虽然灵魂上转世重生了,可是他上一世的肉身终究还是死亡了,所以现在活着的人只能算是周子威,而杨洪涛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死去了!

    现在既然周子威亲自设计弄死了黄连书,给杨洪涛报了血海深仇,那么自然要把黄连书的骨灰摆到杨洪涛的墓前祭奠一下才是正理。

    周子威虽然感觉这种作法太过怪异了一些,而且还有点儿多此一举的感觉,不过“既然于小茹坚持如此,周子威便也没有拒绝。

    然而,当周子威在于小茹的引导下来到中都市的公共墓地看到那个价格不菲的夫妻合葬的坟墓时,却顿时呆住了!

    只见一个方圆十几平方米的墓地上,一块硕大的石碑上清清楚楚的刻划…着两个人的名字杨洪涛、于小雅夫妻合葬之灵寝!

    “小雅悔“怎么会!“周子威呆愣了片刻后,终于忍不住将黄连书的骨灰往墓碑前一丢,一转身一把抓住了于小茹的香肩,红着眼睛问道:“告诉我,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雅枷“她怎么会死的?我……”我和她又怎么会成为了夫妻了呢?”

    周子威自从当初重回中都,再次见到了父母和于小茹以及之后终于相认一直到现在……”周子威都从来没有在他们的面前提及过于小雅这个名字,就仿佛周子威已经彻底的忘记了这个人似的。实际上,对于这个伤害他极深的女人,也是他前世唯一爱过的女人,周子威又怎么可能会真的划已呢?

    只不过因为于小茹对自己太好,并且在杨洪涛出事之后就一直任劳任怨的照顾着杨父杨母这一份恩情也足够的沉重,让周子威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和于小雅之间的恩怨,所以他才一直在刻意的回避着,故意不提及这个人。周子威这也是没办法,毕竟于小茹对他这么好,他就算是再恨于小雅……”也不好就这么一巴掌把于小茹的姐姐给拍死了吧!而若说让周子威放下那段仇怨,原谅于小雅的悔“周子威又自问自己没有那份胸襟……”所以他才不得不回避着。

    然而令周子威没有想到的人”原来于小雅其实竟早就已经死了,其实一直让他感觉为难的那件事根本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于小茹轻叹了一声,眼中两行清泪滚滚而下典咽了半晌才开口缓缓说出了事情的始末。

    故事片很老套,也很简单,说起来不过就是黄连书当年为了要给周子威嫁祸,动用了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控制了于小雅的父母,然后威胁于小雅作伪证来陷害杨洪涛。如果于小雅不答应的话,他就会立刻杀了于小雅的父母!这样一来,就直接把于小雅推入到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她要救父母的话,就得害死自己的爱人而她要救自己的爱人的话就要害死自己的父母。

    这是一个很难以让人选择的难题,就好象母亲和老婆同时掉进河里,问你要先救谁是一样的道理。如果这个问题的是一个男人的母亲和老婆一起向他提问的话……”那么这个难题绝对会让人产生自杀的冲动。不过据说后来网络上有高手完美的解答了这个难题,那就是先救母亲,报答了母亲的养育之恩然后……”和自己的老婆一起死,以全夫妻俩当年生死不渝的海誓山盟!

    于小雅哭了几天几夜,最终选择了这个看似完美的解决方法,那就是救父母,然后陪着爱人一起呃“,是于小雅做出决定后找到了自己的妹妹于小茹,百川,”自己的决定,并且直接给于小茹跪下来,请求于小茹代替自己照顾好杨洪涛的父母。并且……”她不想让杨洪涛得知她的难处、更不想让杨洪涛知道她的死志已决!这是因为于小雅还记得当年她和杨洪涛一起去西藏游玩的时候,曾经碰到过一个奇怪的老喇嘛,那老喇嘛骗得杨洪涛花大价钱买了一块破玉,并在事后曾经单独叮嘱过于小雅,说是杨洪涛不日将有血光大灾,此灾无可破解,唯有让其恨之至极,方能在死中得到永生!说罢之后还留下了一句什么狗屁的竭语,说是:若是一丝情不泯,他朝自有相逢时!

    当时于小雅对此自然不会相信,全当是那喇嘛胡说,她甚至还因此怒骂了老喇嘛几句,却不想老喇嘛的预言终成其真,果真就碰到了这么一个无可破解的血光大灾。

    于小雅也不知道若是让杨洪涛在愤恨中死去就如何可以永生,但是却宁可信其有了,所以才坚决不让于小茹把这事透露给那时还在牢中的杨洪涛所知,说是就让杨洪涛恨她到死吧!

    结果于小雅做到了,她甚至故意在上庭的时候表现得和黄连书那个色狼极为亲密的样子,仿佛是为了钱而和黄连书勾搭在一起,然后来陷害杨洪涛的样子,果然把当时的杨洪涛恨得双目赤红,如欲喷火一…”

    就在杨洪涛被枪决之后,于小雅心伤欲绝的哭了七天七夜,最终也没等来死中而生的杨洪涛,这才最终在悔恨中害脉而呃“她死后只有一个遗愿,那就是可以和杨洪涛的骨灰合葬在一起,活着无法相依为命,那么就让他们在死后做一对鬼夫妻吧!

    而于小雅又哪里知道,她在死后故然是魂归大地,而杨洪涛却应了那老喇嘛的预言,在临死前的一刻,因为愤恨而激活子六字大明咒的神通,从而身休虽死,灵魂却得到了永生……”

    周子威呆立在那个巨大的墓碑前,全身如同过电般轻轻颤抖着,好半晌后终于跪倒在墓碑前放声大哭起来”至此,一直卡在他心中的那个死结才终于彻底的打开,对于于小雅的恨意自然也全都消失无踪了!

    直哭到神伤欲断的时候,周子咸才在于小茹的苦劝之下止住了眼泪,随后……”坐在地上的周子威无意中发现到在那一片石板装饰的墓地上竟然还有一株不知名的小草在石缝之间顽强的探出头来,露出一副篷勃生机的样子来。

    周子威见到这株小革蓦地心中一动,想到:小草一世一枯荣,今年死去后,明年春天还会重新痪发生机,那么人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可以在死后又重新复活呢?

    随后,周子威又突然记起了于小茹刚刚提到的当年那个老喇嘛留下的竭语:若是一丝情不泯,他朝自有相适时!

    既然那老喇嘛的六字大明咒能让周子威起死回生,那么……”想来这句竭语当也不是凭空捏造的,这岂不就是吧“他和于小雅还有重逢的一天吗?那么……”自己又要怎么样才能复活于小雅呢?

    要知道于小雅可已经死了好多年了,而且地的灵魂可没有一个厉害人物帮忙保存,现在怕是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吧!周子威就算是想要象复活艾米莉那样子,只是保存于小雅生前的部分记忆,制造出一个似是而非的于小雅出来也是没有可能的呀!

    周子威皱着眉头苦思子良久,终于……”最后想明白了……”既然这谒语是那老喇嘛留下的,那自己就去找那喇嘛问个明白好了!

    想通这点后,周子威脸上的阴霾终于一扫而空,忙不迭的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于小茹的胳膊,兴冲冲的说:“过“跟我找你姐姐去!”

    于小茹还只当周子威受到刺激太重,已经疯掉了呢,忙问:“呃“你……”你要上哪去找姐姐亦“悔“她都死了好多年了啊!”

    周子威却不理会于小茹的慌恐,只是神色坚定的说:“我们去拉萨,我想……”我们一定能够找到她的!…”一定会在哪个角落里等着我的!”

    这时候,不知从哪个角落里传来了一阵若隐若无的歌声,歌声欢快中充满了无限的期待:我要找到你不管毒北友西直觉会给我指引若是爱上你别问什么原因第一眼就能够认出你喔我要找到你喊出你的名字打开幸福的盒子让我找到你就从那一刻起一开始一路走一辈子(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