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五九 情热
    亲眼看见脏东西从李慧的乳,房里全部挤了出来,晨君自己都感觉到轻松了不少。

    再看那九只变成漆黑色的棉棒,他又一阵阵庆幸和后怕,如果不是赵阳,这些脏东西还盘踞在李慧的身体里,谁知道会不会引发某种常见而可怕的病变呢?

    赵阳看晨君充满感激地看着他,以他淡然的心态,仍然感觉到有些别扭,就借口洗手躲了出去。

    晨梅也为李慧掖了掖被子,向她俩晃了晃手上的棉棒,也跟着走了出去。

    两人一走,晨君赶紧坐到了床上,充满期待地问道:“怎么样?

    还有发沉发胀的感觉吗?”

    李慧面带欢喜,柔声道:“你自己摸摸!”

    晨君伸手进去握了握,没有了那种让人不舒服的有障碍的感觉,平滑、柔软,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他见李慧还是冷得有些发抖,就要把手拿出来,免得把衣服撑起来进风。

    李慧却抓偻了他的手,道:“不用你的手热,握着舒服些……………”

    晨梅跟着赵阳进了洗手间,槽棉棒扔进了垃圾筒里,等他洗完手就递过一块毛巾,然后似笑非笑地道:“手感怎么样?”

    赵阳擦着手,看了晨梅一眼。

    或许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又或许是他来见了她的父母,完成了一个过程,进一步表明了他的心意,晨梅像是变回到了小女生的心态。

    此时,她的眼里有调皮,有调笑有一点点酸,还有一丝如暗香般的挑逗!

    赵阳感觉心神都被吸引进去,而心脏也猛地跳了一下!

    像是发自本能,他的神经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欺身过去,将晨梅搂进了怀里,而当他反应过来这个动作的时候,他已经低头吻了下去!

    然后,他就沉浸在甜蜜而缠绵的吻里,一股本能的激情从身体的深处觉醒了过来!

    晨梅被吻得全身无力,但还有一丝理智,她凑个机会挣开,提醒道:“这里……”

    不等她说完,赵阳又吻了过去。他当然知道这里的环境不是太合适但就像吃到蜂蜜的熊一样,总舍不得放开,总想再吃一点!

    晨梅最后的一丝理智也抵抗不了赵阳如火的热情,也将要沦陷,想再挣开提醒却是抱得更加紧了!

    赵阳也还有少许的理智,他也明白,不说晨梅的家人进来,就是两人在洗手间待的时间长了点,也会让他们看出什么来。

    于是,他用极大的毅力离开了晨梅的唇但看到晨梅星眸半闭、红唇如膏的模样头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按了过去!

    再次抬头他干脆将晨梅的脑袋抱在自己的胸前,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只是滚烫坚硬的某个部位却在不甘地咆哮着不过,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也只能委屈他了!

    其实……要是……

    赵阳摇了摇头将某种想法甩出去,然后平静了一下心情,道:“我们出去吧!”

    晨梅嗯了一声,从身后将某人犹自不老实的手从裤裙里拿了出来,然后扶着台子转过身,对着镜子开始整理衣服和头发。

    衣服和头发好整理,但是脸上的红云却不是想要它消失就会消失的,尤其她的脸格外的白嫩,红得自然就会格外的明显口气恼地看了站在身边正用欣赏和沉醉的表情看着她的某人,又斜瞥到某人中间有明显撑起的部位,就吃吃一笑,道:“硌死人了你就这样出去?”

    赵阳摸了摸鼻子,道:“你先出去,我随后就到!”

    晨梅用冷水拍了拍脸,脸上还有些红,但已经自然了很多。擦完脸,她将毛巾挂好,临走又促狭地道:“不要等太久哦!”

    赵阳一笑。其实,在逍遥子的某些医案里,有一些〖房〗中术的记载,其中就有一种“还精补脑小周天补元法”本来是体虚者用来节欲补元的方法,用在现在这种情况也是有效的。

    “还精补脑小周天补元法”很简单,就是调动男子的精元之气由督脉升入大脑,过百会进入任脉,再顺着任脉沉入丹田。这样一来,汇聚在下体的气血自然就被调走,也就达到了“消肿”的目的了。

    唯一有些麻烦的是需要保持胎息的状态,不过对赵阳来说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等一个小周天运行完毕,赵阳吐出一口浊气,顿时神清气爽,身体也好像轻了不少,果然不愧为“补脑”、“补元”的称呼!当然,对现在的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某个“斗志昂扬”的部位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本阵老实起来。

    他施施然地走了出来,正遇到晨梅拿着一把粉丝向厨房走去。她向他身上看了一眼,小声地道:“真快!”

    赵阳一愣,很快就明白她话中所指,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两点左右,一顿丰盛的饭菜终于做好,除了鸡鸭鱼肉这些少不了的外,在桌子正中摆着一只火锅,正冒着热气,一看就让人有种温暖的感觉,再配以翠绿的青菜和红白相间的羊肉,让人食欲也提了起来。

    一桌八个人,赵阳坐晨梅的旁边,看座位和“阵容”已经是招待女婿的标准了!

    一坐下,晨梅又歪过头在他身上嗅了嗅。

    赵阳不动声色地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同时他在心中发狠:“竟然敢怀疑我是快枪手,现在先记下,早晚有算账的那一天!”

    一桌人,除李慧外,都只穿着毛衣,就她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不仅穿着羽绒服,里面还穿着一厚一薄两件毛衣。

    就这样,她还是觉得有些冷,一坐上桌就迫不及待地烫了两块白菜心吃了才感觉身体稍微暖和了一点。

    吃完她就看向了那一盘子红白相间的嫩羊肉。

    以前她怕上火,在心理暗示下从小碰羊肉等热性的食物。但是现在,将表象的虚火打掉后。这类温热的食物却正是她寒凉的身体所需要的,自然就有了想吃的欲望。

    不过,她还是有些犹豫。

    赵阳为晨曦涮了一片羊肉放进她的小碟子里,看到李慧想吃又敢吃的样子就温煦地道:“吃吧,多吃点,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晨君一听,忙将烫好的羊肉蘸好酱,递到了李慧的嘴边。她小心地咬进嘴里,慢慢咀嚼了几下,香嫩多汁,时隔多年,她又一次尝到了羊肉的美味,感动得差点哭了!

    “好吃!”

    说着她迫不及待地夹起十几片羊肉放进了锅里涮了起来。

    晨渡江一笑,轻松地举起酒杯和赵阳、晨君喝了一杯。

    这一顿饭吃得所有人都很满意,又有懂事可爱的晨曦坐在那里,气氛自然就很融洽。

    吃完饭,时间也到了下午的五点多,又喝了会茶,晨君两口子就依依不舍地要回自己家了。

    晨梅把他们送到楼下,…丁嘱道:“嫂子,赵阳这个人不喜欢被人打扰,他给你治病的事,记得不要给别人说哦!”

    李慧缩在羽绒服里,笑道:“梅梅你放心吧,你家赵阳好不容易来一回,我们好意思再找人来麻烦他吗?”

    晨梅微笑道:“咱们直近的亲戚的事算什么麻烦?好了嫂子,看你冻成这样,快上车吧!”

    李慧紧紧了羽绒服,笑道:“好多了,现在已经不冷得发抖了!”

    晨梅又跟着去给李慧开了车门,嘱咐道:“记住赵阳说的,回去以后不要吃生冷的食物,也不要急着要孩子,怎么也得调养个一年半载的才行!”

    晨君接话道:“反正赵阳是我妹夫,到时候问他就得了!”

    晨梅嗔道:“你这么急着认妹夫,是怕我嫁不出去吗?”

    晨君哈哈一笑,先发动了汽车,开启暖气让李慧先暖和着,然后说道:“你啊,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好,好,娄不说了,你也上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晨梅踢着车轮,气道:“快走吧也是靠不住的!”

    等晨梅进了家,发现她父母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们这么早就回去休息,自然是给她和赵阳留出独处的时间啊!

    晨梅一边感慨着,一边轻手轻脚地向自己房间旁边的那间卧室走去。

    门是开着的,推门进奔,看到赵阳正躺在床上翻着一本书。

    晨梅走过去,探过头看了一眼,笑道:“看什么书呢?”

    赵阳将书放在桌上,扶着她的腰道:“等你呢!”

    说着一用力将她抱进了怀里,手顺势滑进了她的裤裙里。

    晨梅嗔道:“你老实点!”

    赵阳体会着手掌传来的饱满丰腴和胸腹处沉甸甸而柔软的压迫,舒服得叹了一口气,随口说道:“今天晚上留下来吧!”

    晨梅轻声笑了笑,摇头道:“不行!”

    赵阳奇怪地道:“为什么?“晨梅一本正经地道:“我妈不让!”

    其实北方的风俗大多数都是这样,如果没有结婚,到对方家的话,一般都会分开住的。像晨梅家还算好的,有三个卧室,能一人一间,如果没有的话可能就要男的和男的挤一屋,女人挤一屋了。

    赵阳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但他还是不死心地道:“又不做什么,我就是想你了!”

    晨梅笑着抚摸着赵阳的脸,刚要说话,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却是孙振香打来的。

    她给赵阳打电话,自然是问见面的情况怎么样。

    赵阳右手美人,左手电话,心得意满地道:“很顺利,回去后你和爸就和晨梅的父母商量着办事就行了!”

    孙振香自是高兴异常,道:“是吗?太好了!我和你爸终于放心了!”高兴完,又责怪赵阳道:“你个臭小子,既然成了,怎么也不想着给我们打电话?”

    赵阳用鼻子碰了碰晨梅的额头,笑道:“这不是一直没有机会

    孙振香嗔道:“我看你就没想着给我们打这个电话好了,别说废话了,你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你怎么想妈能不知道?你就说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吧,我想梅梅和曦曦了!”

    晨梅眼中闪过一阵感动,不过在赵阳把电话递给她的时候,她又死命地摇着头虽然孙振香看不到这边的情形,但她总还是有点心虚。

    赵阳笑了笑,道:“妈,我打算带她娘俩到处转转,晚几天再回家吧!”

    孙振香有些失望,但还是说道:“嗯,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到处看看也好一不过不要太晚回家啊!”

    赵阳含糊地答应了一声,然后又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晨梅疑惑地道:“你要去哪里玩?我还得回去开店呢!”

    赵阳笑道:“不急,我们带着晨曦各处玩玩,就当是先度个蜜月了!”

    晨梅嗔道:“净胡说,哪有先度蜜月的?再说你多大了,还是小孩子吗?这么贪玩!”

    赵阳将晨梅的身体往床上拉了拉,笑道:“主要还是陪小曦的嗯,晚上留下吧!”

    晨梅吃吃一笑,还是摇头道:“不行,我妈不让!”

    赵阳道:“咱们早就睡了,她才不管呢……”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程蓝莺从客厅里喊道:“梅梅,赵阳昨天坐了一夜的火车,你让他早点睡吧!”

    赵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