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拘束猫】(十五)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第~-*小說/度//第/一///小/说/站..【拘束猫】作者:nooo26/7/3第十五章灾难依言本以为菲菲家就会好好睡上一觉,没想到好友却强打精神考虑很久,给她打来了这一通电话。接到电话的依言这一晚睡得不太踏实。

    菲菲能被称为校花,凭借的不只是容颜和身材。她在待人处事上也相当的有一套,学习更是拔尖水平。但作为亲密好友的依言一直都知道,菲菲在学校里的成绩还没有全力发挥。

    醒过来的依言用手机查着资料,一步步确认着好友从自己只言片语中得出的推论,她慢慢意识到菲菲抓到自己那次并非完全是偶然事件。

    赵印火由于身体还没完全康复,睡觉时间更长一些,他醒过来后在依言帮助下洗漱了一番。男人刚刚躺床上,就听到了女孩的问话:“叔叔,你想过异法会需要致幻剂做什么用吗?”

    “嗯,就是为了那天给客人们下药吧……不对。”赵印火很快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如果只是给客人用的话,他们根本不需要连续运送那么多,之前的一点存货都够他们用了。”

    “对啊,如果不是我们干扰了天拓物流,他们恐怕还会一直接收药物。”依言点点头,接着说:“既然他们手头的药足够用,就完全没必要再冒险尝试联系落氏药业,补充货源了。”

    “如果说他们一直在大量囤积药物的话,后面又不必找临时仓库。”赵印火捏了捏自己的眉头,发现这里确实有着不少疑点。“除非他们一直在持续消耗致幻药物,难道是想下给市政系统?没道理啊,那样早就会被发现异常了。”

    “叔叔,你们有没有问过那些异法会的人,他们知不知道药物的作用?我记得他们一开始是通过巨臂那个第三方来进货的,会不会是异法会上层想连自己人都瞒住?”既然菲菲始终不想让父亲知道,那依言只好自己替好友引导赵印火的思路。

    赵印火果然理解了女孩的意思“他们的致幻剂可能是用在自己人身上的……没错,那些家伙神神叨叨的,甚至自以为拥有异能,精神状态确实不对。”

    “说真的,我觉得他们一直啊什么的喊着,根本就是邪教一样。”依言继续说,“想想其实挺可怕的,一般邪教只凭着首领的口才,这个教会的头头可是有真材实料的超凡能力,再混药剂作用,恐怕洗脑能力非同小可。”

    赵印火想起之前的事情,“他们称呼自己的神为万知之,马阔地叫做的左眼,那么想必马阔天就是右眼了。如果马家的兄俩都是视觉强化,他们怎么能让信徒相信自己能知道一切呢?”

    “我猜,右眼的能力恐怕就是破译无线电。无线电波和光波本质上都是电磁波,也符视觉强化的可能性。”依言把菲菲的猜测说了出来,“如果马阔天监视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消息,完全可以装神弄鬼,糊弄普通人。”

    “拥有常人所不具备的信息来源,从而利用信息不等的优势迷惑手下?”赵印火觉得确实有这种可能性,“那么他们在药物不够的情况下,很可能归老路子,再次假装神棍。”

    依言没想到赵印火直接联想到了对方的下一步动作,性掏出手机,打开刚刚浏览过的页,递到男人的面前。

    《已经明示了,灾难就在眼前!!!》虽然异法会内部限制外传消息,但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能严格遵守。这篇文章如果放在平时只能当作胡言乱语,但这个时候就有了不同的意味。

    赵印火看到女孩的手机愣了一下,一个黑猫吊坠挂在手机的一角,每次战斗的时候依言都把同样的吊坠挂在自己的乳环上。男人知道最初的黑猫吊坠是女孩母亲给她的礼物,但是早在那次车祸中就消失了,此后女孩大概是又买了几个一样的玩具当作纪念。

    男人皱着眉头仔细浏览了一下帖子内容,发现来来去都是一些诸如信奉可以得异能,得异能可以获救之类的散乱话语。由于太过混乱,几乎没人关注这篇帖子,少数一些复也都在嘲笑发帖人。但是从宣扬异能的角度看,非常像是异法会里的人。

    “我刚才想到用和异能之类的词语,结果看到这么一篇帖子。”依言解释了一下。

    “预言灾难,呵呵,难怪要牺牲一座酒店,他们也真大胆。”不过赵印火还是抓住了这里面的些许不理之处:“但是马氏兄炸毁自己家酒店也未免太过显眼了,而且当时还有不少自己人参与,这种预言只能拿来糊弄一些白痴。”

    “是啊,我也觉得这手太过做作了。”依言附和道,她和菲菲所拥有的资料也只能分析到这一步了,接下来恐怕需要赵印火从警局方面调查了。按照菲菲的猜测,酒店出事恐怕只是一个引子,真正的灾难还隐藏在u市的某处。

    ************这个周末的两天里,依言和菲菲两人轮流陪床照顾赵印火,好在男人的伤也不是太重,周日夜里就不需要有人盯着了。周一放学后两人本想一起去医院照顾负伤的警官,男人却不想让她们两人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所以把两个女孩一起从医院轰了出去。

    菲菲家里没人,性去依言家住一晚。校花小姐看到好友的大床时,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耳根有些发红。她没话找话的问依言:“小言,爸爸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依言没有发现菲菲的异常,一本正经的答:“之前你说的那些我都提醒他了,他也说那天的情况不像是预言里的灾难。那次是在夜里出事的,虽然里面的人都是些有钱的家伙,但是并没有产生非常大的影响,直到现在都只有很少人在讨论。”

    “小言,你……”菲菲有点欲言又止,但还是接着说完了,“你还是要注意安全,我之前让你帮忙报仇,可你自己也很重要。”

    依言看着菲菲,调皮的问:“啊,我是对谁来说很重要呢?”

    菲菲嘟起了小嘴,啪的一声把书包扔到桌子上,生硬的说:“晚了,该做作业了!待会我要考考你的数学。”

    依言学习虽然还不错,但在学霸好友面前就不够格了,菲菲这句话果然击垮了依言的意志,让她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两人打闹着完成了学习任务,时间已经不早了。菲菲先去卫生间洗漱,准备休息。依言坐在沙发里,突然一字一句的说:“菲菲,我会给叔叔报仇的,让马阔地绳之以法。”

    卫生间里的女孩没有说什么,菲菲走出来后,就轮到依言准备去洗漱了。但是依言却被好友拉住了胳膊,被迫转身面向菲菲。

    啵菲菲轻轻的在依言的嘴唇边上亲了一下,慌乱的说:“这……这是感谢,提提提提前给你的。”

    “诚意不够啊,亲爱的。”一脸坏笑的依言将菲菲拉到身边,右手托着好友的后颈,用力的吻了下去。

    今天之前,依言的接吻对象只限于赵印火而已,然而那个男人并不擅长夸张的吻技,只会普通的嘴对嘴。所以当依言想要施展法式湿吻的高端技巧时,她也一样毫无经验,只不过是将舌头强行顶入菲菲的嘴中,胡乱的搅拌着。

    “呜呜呜嗯”

    菲菲被吓了一跳,一开始还吱吱唔唔的想要说什么,但很快就配起了依言的动作。两人的舌尖互相调戏交缠着,传递出异样的快感。面对面侧着头的两个女孩都有着优美的身姿,修长的脖颈,此时倒有些像是一对交首的白天鹅般。

    “嗯”

    少女们唇齿分开的时候,口水拉出了一条银色的丝线。菲菲忍不住发出了不舍的鼻音,让依言兽性大发,再次亲了上去。

    在菲菲的记忆里,依言曾经单方面被她虐待了一番,作为普通人的少女并不知道好友当时完全可以逃脱。虽然事后两人和好,但菲菲一直不清楚依言真正的想法。直到现在,菲菲终于想通了,定下了和爸爸抢女人的目标。

    “菲菲,等我一下。”依言欺负够了菲菲,嘱咐好友先不要换睡衣,然后神神秘秘的拿了些东西进了卫生间。

    大概三十分钟左右之后,依言到卧室,取出一个箱子,又拉着好友走出家门。

    菲菲虽然不知道依言胡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还是一路跟了下去。两人一起走进依言家的地下室里,箱子才被打开,里面赫然是拘束猫的全套装束。依言把自己的想法向菲菲说了一下,又讲解了一下具体的方法。

    菲菲听到依言说的话,脸上感到火辣辣的。她不得不承认,自己非常想尝试一下。不过在此之前,她要先选出一个待会可以让自己舒服的玩具。

    “这些……都不可能用上吧?”菲菲看着依言收藏的各种电动玩具,用疑惑的语气询问好友,她之前也看见过那些巨大的怪物,但怎么也不相信女孩子身体能够承受的了。菲菲的处子之身还在,她也不想把自己交给振动棒,所以只是挑了一个跳蛋出来。

    一个大概只有小指粗细的细长玩具引起了菲菲的注意力,她指着玩具对依言说:“小言,这个好可爱哦,看来你这里也有正常的工具啊。”

    “嗯……啊,是啊。”依言敷衍的应道。她不好意思把真相告诉好友,那个玩具是预备用来开苞尿道的,“我们不说这些了,照我刚才教你的,帮我穿上衣服吧。”

    菲菲听了脸上又红了一下,点点头,看着依言转身弯下腰去,捡起了箱子里的猫尾肛塞。

    依言之前在卫生间里已经把自己的肠道清理干净了,也有足够的润滑。少女稍微放松菊花,准备迎接肛塞的进入。

    “嗯嗯嗯啊啊啊”

    将猫尾全部放出的肛塞虽然还有着巨大的尺寸,但对于依言来说却是可以轻松承受的大小。她双手撑地,感受着巨物推开肛门缓缓进入的摩擦,下体被渐渐撑开让她有点兴奋。

    接下来菲菲拿起了螺旋振动棒,按照依言的要求她应该将振动棒舔一遍,用口水润湿后再插入依言的阴道。然而菲菲实在是有些害羞,她想到振动棒曾经接受过依言的淫液洗礼,就觉得自己在做很下流的行为。菲菲看依言背对着自己,就只稍微吐了点口水在振动棒上。

    “咿呀唔唔唔唔”

    依言的小穴虽然已经稍微有些湿润了,可是并没有完全做好被插入的准备。

    阴道在接近干燥的情况下被振动棒侵犯,剐蹭得女孩下体生疼。依言虽然意识到问题了,但并没有提醒菲菲,而是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小言,没事吧?”菲菲看到好友的下体一阵阵的抽搐着,不由担心的问了出来。

    依言摇了摇头,忍痛露出一个笑脸,说:“不是说好了嘛,不要介意我的感受,按照你自己的节奏来就行了。”

    “嗯,好。”菲菲听了,继续按照依言说好的顺序拿出设备。她先用腿环把电池盒绑在依言大腿上,又把夹子夹在猫尾和振动棒的放电接口上,金属夹咬住依言的阴蒂时,受到刺激的女孩忍不住发出了呻吟。

    下体的玩具穿戴好后,就是固定用的拘束衣上场了。由几根皮带组成的“衣物”根本起不到蔽体的作用,仅有的功能就是将玩具们狠狠的勒入依言的体内。

    菲菲把项圈扣在依言的脖子上后,却发现有点麻烦了。拘束衣前方有根皮带需要扣在项圈上,但是扣环这时离项圈有点远。

    “用力拉,没问题的。”依言看出菲菲的疑问,指导了一下好友。

    “嗯啊啊啊”

    菲菲按照依言的指示用力拉扯起拘束衣,那些捆住依言身体的皮带之间可以互相拉紧,随着菲菲开始动作,依言的全身都遭了殃,皮带深深陷入了皮肤,在依言的上身留下了红色的勒痕。

    咔哒菲菲总算是成功的将拘束衣扣在项圈上。接下来她倒了些润滑液出来,涂抹在依言的四肢上。菲菲的揉擦让依言有些痒痒,但她害怕菲菲再次害羞的省略步骤,只好把笑声憋在嘴里。长筒的手套和高跟靴子实在是太紧,如果不加润滑的话根本没法穿上。

    “嗯”

    依言的双臂被菲菲折到背后,对扣在腰间。因为两只胳膊需要被反向拉扯到极限,平时依言只能靠在墙边才能完成这一步。肩膀上传来熟悉的阵痛,让依言的额头渗出了汗液。

    依言自己穿衣的时候会最后再锁上双手,不过有菲菲帮忙就无需如此了。另一个和平常不同的是猫耳耳罩,替代了以往的发卡,让依言的听力也受到限制,之后菲菲才把眼罩带到依言的脸上。

    菲菲最后拿起的了口枷,她问依言:“小言,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戴上这个可就来不及了。”

    “再亲我一下吧,唔唔唔唔”

    依言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菲菲撑开了嘴。束口具被扣上之后,依言说话的权力也被剥夺了。菲菲强迫依言吞下了粗大的振动器,狠狠的将旋扣旋紧。

    依言看菲菲有点生气,反而更加期待接下来的内容了。她躺倒在拘束用的钢上,等着菲菲把自己的项圈和靴子固定在地上。

    菲菲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方盒,那就是今天游戏的角特殊定制的充电器。

    依言的设备都有几天没有使用了,当然也是需要充电的。但这次依言不想用普通的方式给电池盒充电,所以带上了平时自己没法使用的“在线充电器”。

    菲菲从充电器中拉出几根电线,细线分别连接到依言体内的振动器,最粗大的一根电线接入了放电用的电池盒。除此之外,充电器也可以直接进行放电,依言的乳头和阴唇都被金属夹子夹上,之后还有几个电极贴片用来照顾依言裸露的皮肤。把充电器的电源接通后,菲菲看到充电器上的指示灯亮起,知道玩弄依言的时候到了。

    “呜呜呜呜呜呃”

    菲菲首先按了一下肛塞上的按钮,让得到动力的肛塞将猫尾全部收起。由外部供电的设备可以输出比平时更加强大的功率,依言体内的肛塞膨胀速度比以往要快得多,迅速成长至超常尺寸的肛塞让依言发出苦闷的声音。内脏被肛塞和拘束衣从内外同时挤压着,让依言不由自的蹬直了双腿。

    然而这只是最开始而已,充电器可以让肛塞超负荷工作,自然也可以增强振动棒和电击器。正因为如此,依言完全没法自己停止“在线充电”,必须找人来帮忙处理。

    嗡嗡嗡“呜嗯嗯嗯嗯”

    随着菲菲拨开开关,依言阴道里的振动器开始了急速的旋转,和螺线吻的串珠摩擦着少女的g点和尿道。依言感到螺旋形状的性具好像要钻入自己的子宫一样,把宫口都拉扯得旋转扭曲。

    菲菲看着依言身体扭动着身子,觉得非常有趣,一下就把所有的开关全都打开了。

    “呜呃呃呃呃呃”

    突然全身上下同时遭到极限电击,依言几乎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又被钢上的扣具拉地面。刺痛爆发起来,女孩就像被无数的细针扎中一样。惨叫却被口中的振动棒堵住,搅拌成呜咽声。

    依言事先嘱咐过菲菲,让她不用担心自己的模样,即便如此还是让菲菲吓了一跳。充电器被关掉后,依言却发出了欲求不满的声音。菲菲看到依言扭动着身子试图摩擦下体,一副想要继续快感的样子。

    依言的身体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变成了菲菲的玩具,一会儿是让嘴巴里的假阳具高速振动,一会儿是让乳头之间受到电流刺激。菲菲可以通过充电器上的开关来实现各种组,欣赏着依言在苦闷中不断挣扎。然而最让依言痛苦的还不是这些,而是无法彻底享受快感菲菲很容易就掌握了她高潮的节奏,总是一点点的把控着,让被折磨的少女没办法达到想要的顶点。

    “呜呜呜呜呜呜呜”

    依言无助的发出声音,却无法传达自己的哀求。女孩身下早已经洪水泛滥,马上就要泄身,阴道里的振动器却停了下来。就在依言以为又一次无法释放的时候,所有的振动器和电击器都被打到了最大档。

    “呜咿咿咿咿咿”

    连绵不绝的刺激和积累起来的欲望,让依言瞬间冲上了浪潮的最高点。然而享受的时光很短,依言很快就被无休无止的痛苦拉了地狱。高潮褪尽只剩下剧痛,让女孩拼命挣扎起来。然而严格执行要求的菲菲将拘束器具都照料到完美,依言一点逃脱的希望都没有。

    “呃嗬嗬嗬嗬”

    很快,依言的身体开始痉挛抽搐起来,小便不受控制的四处喷溅。少女口中的哀嚎也变得断断续续,她的嗓子上也贴着电极,喉咙被电击刺激的一下下收缩着,进一步扩大了振动器的胀痛。无处不在的疼痛从四面八方冲入依言的大脑,女孩的思维被搅拌得混乱不堪。

    菲菲早已经被依言的样子勾起了性欲,燥热之下将衣服脱得精光。她将充电器放到一边,拿起之前挑好的跳蛋,把依言的惨状当作佐料,自慰了起来。

    菲菲挑逗了一番自己的身体,想要和依言分享一下快乐。手持跳蛋的菲菲骑跨在依言身上,把跳蛋按在依言的拘束衣外,正好压在受到电击的可怜阴蒂上。

    菲菲缓缓放下身子,可是刚刚接触到依言的皮肤,就跳了起来。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烫”

    少量的电流从依言身上跳到菲菲的下阴,电击产生的灼伤让菲菲捂住小穴惨叫了起来。幸亏接触时间很短,否则菲菲可能也会陷入抽搐无法逃脱。直到这个时候,菲菲才知道好友身上接受的是多么恐怖的刑罚,赶忙又关闭了充电器。

    “哈啊”

    依言嘴里的振动棒被取了出来,口枷也不再强迫小嘴张开,终于可以大口的喘起气了。

    “菲,菲菲,左手边的箱子,里面有一卷胶带,把我身子捆上,就可以继续了。”

    菲菲没想到依言不但没有想要被放开,反而指导起自己了。女孩反复确认了几次,得到依言绝对不会有事的承诺,才恢复了依言的束口具。胶带被一圈圈的绕在依言的下体上,菲菲确认没有缝隙后,再次开启了折磨依言的恶魔。

    “呜嗯嗯嗯嗯”依言又一次陷入了痛苦之中。

    菲菲解开了依言的一条腿,让依言一腿竖立一腿平放,自己的下体和依言摩擦了起来。缺少皮肤的接触让菲菲感到有些可惜,不过依言抽搐的身体和猛力振动的玩具给了菲菲足够的刺激。

    “呀啊啊啊啊小言,好棒,要来了,啊啊啊啊”

    当菲菲达到高潮的时候,依言早已经失去了理智。依言的身体极度虚脱,想要进入自我保护的昏迷却被电流不断唤醒。依言唯一能意识到的只剩下永不停歇的激痛感受。

    虽然不太放心,但菲菲还是按照依言的要求,将所有玩具开到最大才离开地下室。依言的痛苦折磨还会再持续几个小时,之后菲菲会让她得到休息的时间,为第二天上课积攒体力。

    (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