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女千年】 序(一)
    【魔女千年】作者:黑卡蒂25//27发表序(一)科恩城外,五里处。

    在这座城市进入蕾丽娜一行人的眼帘时,他们都愣住了。

    令他们愣住的,是这个城市的规模:虽然那城牆在这个距离外,已经显得十分斑驳,明显是日久失修,但在城牆之上挂着的各式花布,都标志着这个城市仍有不少人居住,而且仍然僱得起规模不少的卫队。

    约四年前,科恩城这块位处交通要冲的大石头,摇身一变成为了帝国的首都,这是众所周知的历史。

    如今帝国早已崩分离析,虽然科恩城仍然是很重要的城市,但今天已成故都,她的昔日风华,恐怕就只有从这个半废弃的状态当中,略窥一瞥。

    对这些来自北国之地,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亦将一生不会南来的僱人来说,每一个城市,每一处山川,都是新奇有趣的体验。

    而无论他们最后是受不了多姿多采的生活而去,还是决定留下来,在中土旧帝国之地终老,他们恐怕已经有足够的材料,每走一国,就谈之前几国的风土人情,唱几首当地的歌谣,去赚继续旅行下去的旅费;较聪明的,就会多加一点个人创作,然后找人编写成书,或许在未来被视作一名旅行者或作家也说不定。

    然而,会这样看的,只是俗人。

    真正使对蕾丽娜感到惊讶或曰惊恐的是,这个城内魔女的力量之大,令她感受到无比的压力。

    虽然蕾丽娜在魔女猎人这个行业之中,只是一名完全的菜鸟,但她亦感受到,这个城内的魔女,实力已经超乎她所能理解的水平。

    ************这是一个发生在一名北国少女身上的故事。

    “新纪36年,蕾丽娜生于雅薇村,一个位处北方寒冷之地的小聚落。二岁意外丧母,被村内瓦菈的神殿女祭司所收养,随后更成为她和她丈夫,孔华神殿祭司的养女。”

    一直以来,被问及她的身世时,蕾丽娜是这样答的。

    正常来说,她的命运,是在这一刻就已经底定。

    两名祭司除了蕾丽娜这名养女外,就只有另一名儿子斯马利。

    理论上,除了中土裁决神教势力范围之外,人是可以自由按他当时的需要,去崇拜某一个或多个神,以求得到神恩。

    比如瓦菈,这位代表着狩猎与狡诈的女神,在狩猎季时,她的神殿亦会有不少人到来行各式的祭礼,以祈求瓦菈可以赐给他们打到上好的猎物。

    不过,虽然她的信众男女皆有,甚至是男多女少,但根据瓦菈的指引,男性是只可以当祭拜的受体,绝不可能当她的祭司的,她的寺庙,不论规模大小,上下都必须由女性管理。

    所以,她未来数十年的责任,就是学习如何侍奉瓦菈,以获得她给的三个祝福印记。

    这三个祝福印记的具体条件,跟外人说了也不明白,但大体来说,要得到这三个祝福印记,她必须要能可以直接和瓦菈沟通,在地上展示神意,以及代行其事,以自已的身体为载体,在地上依瓦菈的意志施术,彰显她的力量。

    这也表示,她有足够的能力去承担祭司的工作,而在蕾丽娜获得这三个神恩的证明的一刻,雅薇村瓦菈神殿祭司的衣钵,就可以顺利地继承到蕾丽娜的身上。

    可是,这名少女却可算是一名天才。

    在大城市中,满四十岁仍然在为成为祭司而奋斗的人大有人在;一般来说,除了一些宗庙几乎断绝,神明疑似“放水”,突然确认很多人的祭司资格的奇事之外,三十岁之前能成为祭司,已经是天资聪颖,信仰坚实的人。

    相比之下,蕾丽娜却是以十六岁之龄,就得到了三个祝福,在祭司群体之中,引来了不少的迴响。

    以至位于北方首邑海希姆的瓦菈总神殿,都对这名天才有很大兴趣,希望她可以改到总神殿继续学习。

    显然,这和原先的计划,完全不同。

    ************“女儿?你看妈准备了甚么给你。”

    “嗯,包裹里边的是?”

    “南国款式的花裙一条,成年人款式的猎装,厨子斯卡皮特製的中土口味软蛋糕,还有一些方便保存的肉条,硬饼。抱歉,虽然今天是妳十六岁生日,但有些东西实在不容易找到,爸妈能给你的就这么多了。”

    “爸?妈?妳们也知道我只是捡来的,我生日只是大家方便定在这天罢了。而且,虽然我三个月前的确是抢着把客人用来祭神的软蛋糕吃得一乾二淨,两年前亦为了那条别人买来祭神的裙子,竟然直接要在神坛上烧掉,闹了好十几天的情绪,但这些都只是孩子气的事;你们却为我这个野孩子做这么多,女儿……呜……”

    “傻女儿!别哭!生日怎么可能在闹这个!都十六岁了,你就当成是爸的一番心意吧。”

    “爸……呜……女儿怎、怎样才敢收下……?而且,这、这套衣服和这些食物是?”

    女儿呜咽着问。

    “孩子的妈,你应该有些事要和女儿一个人谈吧。我先出去打点一下神殿的事,顺道接艾罗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来。”

    说着,他就直接走出门外。

    “所以,妈,这些礼物是甚么事?”

    “我知道海希姆的事令妈和妳的相当困扰。今天早上,特地向瓦菈请示过海希姆的事。她的意思是,妳是应该到海希姆这种大城市,多学一点人生经验,只有聪明的祭司,才不辱狡诈女神之名。而且,坦白说,女儿你留在这种小地方,也实在浪费了妳的才华。至于这边神殿的事,女儿你不用担心了,你去海希姆把这个信息交到大祭司手上就可以,她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处理。“然后,是更重要的事。妳应该注意到,妳的外观和这村子内的其它人,有很大不同吧?”

    “对。”

    蕾丽娜身高在一米六左右,身材偏瘦削但仍算适中,脸蛋尖尖,配上一头黑色长髮、也是黑色瞳孔的大眼晴,以及可爱的小嘴,其实亦算是一名小美人,唯一令她感到有点可惜的是,自己的胸部一直都不太长肉。

    可是,雅薇村的其它人,却都是金髮碧眼,脸部轮廓深刻,长得高头大马,男的肌肉结实,女的则曲线分明;若果是整条村子的人排在一起的话,蕾丽娜将会是万金丛中凹下去的一点黑,相当突出但碍眼。

    “可是,妈,这个有甚么关係?反正女儿就是长这样的了。”

    “对。今天瓦菈的意旨是,妳明天就应该动身,所以这些我今天必须交待清楚。妳知道魔女的事吧?”

    “书内写的,游人说的,信众所谈及的,女儿都读过听过不少。不过,女儿一直谨遵瓦菈和母上的教晦,魔女是不可言谈,不可触及的邪恶之物,所以一直没有认真研究。”

    “我一直是和妳说,妳生母是意外身亡的吧?”

    “妈?妳的意思是……?难道说,是和魔女……那个……”

    “妳的生母,并不是本地人。她是我的好友,但因为魔女的缘故,她选择了自我了断。而妳,是在她死之前,她托我将妳养大成人的。”************十四年前,科恩城某旅馆二楼的小包厢。

    小包厢内佈置相当简单,只有一桌,二椅,一大床,不过窗户却被多块厚布重重地盖着,桌上点着的小油灯,未曾在外透出一点火光。

    房内住着的有三人,分别是两名外观看来二十多岁,分别是金髮和黑髮的年轻女子,以及一个尚可手抱,大约两岁不到的小女孩。

    大约十数天前,这三人前来投宿。

    本来酒馆老闆对这种奇怪的组很十分有戒心,一度拒绝接收来客,但在黑髮女子却掏出了一整个月的租金,一下的掷到桌子上。

    “钱,你给我收下。你只需要在未来一个月,每天早晚两次,把新鲜的肉汤和麵包放在我们门外,我们自然会拿,不劳老闆操心。无论发生甚么事,你绝对不可以向外人透露我们住在这边。”

    黑髮女子说。

    “这……这个,钱收下没问题,供餐,只不过,不向别人透露行踪这点,以你们两女一小孩,怎样看都是被追杀或者是在家跑出来的吧?”

    老闆脸有难色。

    “这个没你的事。你收下就收下,别家就别家,反正科恩城的旅馆多的是。

    ”

    “荷华,算了,别迫他。”

    另一个女子说。

    “老闆,不好意思,我们在夜里投宿也是希望掩人耳目,减低被抓住的可能。如果情况太紧急的话,请尽量吵闹一点,我们自会处理。”

    “可是,人家不就有更好的理由要动武啊?”

    “真的有人拿刀命的话,就不要难为自己了,尽量拖延一下就好。若果真的发生这种事的话,那你就大声点供我们出来吧,反正这样我们给你的钱,你可以拿,人家的报酬也可以袋袋平安,吃两家茶礼也是事半功倍。”

    “这……算了,你们看来也不算通辑犯。这种生意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做,有人来闹事的话,我们应该还可以直接敲钟呼叫卫兵的。我们上面有一个一床小包厢,若果你们三位不嫌挤的话,那就请跟上吧。”

    “刚才我再一次从屋顶熘了出去。总结而言,现在几乎可以确认,内城向东北方牆上的卫兵,这个时候都是在开小差。”

    黑髮女子打开了一张地图,地图是科恩城内城四週的城牆,而在各位置上都标明了守卫的人数,出没时间等资料,一般人实在难以在十多天内完成这份地图。

    可是,这二人一人是北国狡诈女神的女神官,另一人则是南国的女刺客,这个组,也是令她们可以在这短时间内完成所有调查,开始“工作”

    的原因。

    “我想好了,计划是这样的。裴斯,妳明天先准备一套穷人的衣服,然后晚上在月亮照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用妳神明的诈术,引开这两名卫兵。”

    “嗯,我之前已经向神询问过了,她说她愿意给我这点卑微的祝福。可是,荷花……”

    “荷华。南国人的名字真的这么难唸吗?”

    “荷…华。真抱歉,一年了,我还是连妳的名字也唸不好。那妳会做的是?

    ”

    “我明天就在这个时候,游绳从这边爬进去。”

    “然后呢?”

    “妳这边,抱走这个小孩。”

    荷华用她的黑眼向窗的方向望着儘管那只是数幅厚厚的窗帘。

    “往北边去,好好地把她养大。然后,裴斯,请忘记我。”

    “可是……为甚么……”

    “作为南国鹤羽国的公,这个几乎灭我一族的魔女,必须由本宫一人手刃。”

    荷华正色地说,就连自称也用上了正规的说法:“这一年来,把妳捲入我国的家事,是本宫的错。所以,裴斯,无论成功与否,本宫都不能再连累妳。更何况,本宫和鹤羽国一族的血脉,亦将在妳手中。”

    “!”

    “对,她是鹤羽国的少公,是本宫的女儿。”

    荷华放鬆起来,摆着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答道:“否则我也不用一直背着她走来走去。”

    “难……难道,妳不会不捨得裴斯吗?”

    “不捨得。但我更不捨得要妳为我的家事同死。”

    荷华突然抱着裴斯的肩,四目交投。

    “而且,今晚,妳属于我。”

    女生的嘴唇,激烈地强吻在女生的嘴唇上;攻的荷华在嘴上用力,贪婪地渴求着裴斯嘴内的每一滴津液,要全都吸进自己的嘴里。

    若果不是在鼻孔留有丁点馀地的话,这是一个足以令人窒息的吻。

    “别……别这样。这是我……我的……初吻。”

    “我不是说过吗?这一天,妳是本宫的所有物。”

    二人嘴边的玉浆尚在丝连,但荷华并没有给裴斯身心冷静思考的空间,反倒是再让四唇再度相贴。

    这一,荷华的舌头很不安份地,拨开了裴斯的贝齿,并向里面的软肉进攻。

    裴斯的理智,开始时仍然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舌头;但她的身心,已经逐渐地被荷华的嘴唇,以各种形式打开了情慾的开关。

    在不知不觉间,她终于放下了口舌上的最后防线,没被教育过如何表达情慾的器官,只能不知所措地要求更多刺激,并以最本能的方法满足自己的生理慾望。

    另一方面,荷华的手亦没有閒着,在裴斯的身躯上肆意探。

    “很白,很滑啊,嘻嘻。这就是敬拜你们的神的福利吗?”

    荷华很有耐性,她先先慢慢提将这对细滑的手提起,从手指,手掌开始,逐寸皮肤挑逗着,在点点弹弹之间,慢慢往上移动;而裴斯的情慾,亦沿着每点每弹,逐步累积,身体开始感到发热,期待着荷华下一步的行动。

    当终于轮到她的丰乳外缘,被荷华隔着衣服细抚时,她就已经忍不住,“啊”

    的一声叫了出来。

    “别喊这么大声啊,老闆只答应不向别人透露行踪,没有答应过不偷窥我们啊。”

    “妳……不,这里别……别碰……啊!”

    说时迟那时快,荷华的手已经登上了顶峰,用最轻柔的力度,向突出的两点推揑进攻,令裴斯突然全身感到尤如触电般的快感,兴奋地抽搐了一下。

    “可是你这边却硬了耶。”

    荷华恶趣味地说道。

    “才……才不是因为这样那,今天好像有点冷。”

    “嘴巴真硬唷,可是你的身体却出卖了你真正的感觉。”

    荷华的身型,可算是娇小型,比裴斯矮了大半个头,肩也窄了一整个手臂的厚度。

    可是她的力量却一点都不比裴斯弱,而且全身感官被情慾佔据的裴斯,根本无力反抗,使荷华可以轻而易举地,突然翻过身来,并从后抱着裴斯。

    “你……”

    这时,荷华的手更是得寸进尺,早就不安份地伸到裴斯的衣物之下,从下而上地托起了她的丰乳,一对肉球在她手中,被搓出各式各样的形状,但就是无法在荷华的小手中被掌握。

    “真大。”

    “大没有好,总感觉开始有点下垂。还是妳的好,”

    裴斯运了仅馀的力气,以背部感受和搓动,荷华那夹在二人中间的一对美乳。

    “真有弹性。”

    “有弹性和大才是最好,嘻嘻。”

    荷华再度摆出了那个小恶魔款式的笑容。

    “所以就是说妳很喜欢被我这样摸啊?”

    “哪…哪有。”

    “可是妳的身体却很诚实。”

    荷华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经过了裴斯的纤腰,并在她两腿之间的地带摸了几下后,在她眼前撩动手指上的晶莹挑逗着。

    “你看你看,都湿透了。”

    “那边别摸……很髒。”

    “不髒,”

    荷华把那手指送到自己唇边浅酌着。

    “味道还不错喔。”

    “妳坏。”

    “明明是妳的味道。自己吃下去啊。”

    说着,荷华又从颊侧,送上了一个激情的舌吻,再度剥夺了裴斯的理智;二人的口腔,夹着口水和淫水,乱得一塌煳涂。

    裴斯任何多馀的思考空间,都只会破坏荷华这个小恶魔的进一步计划。

    荷华再次借了接吻的空档时间,跨坐在裴斯的双腿之间。

    “真好吃,我想再多来一点。”

    荷华知道裴斯在这一刻,将会成为自已情欲的俘虏,她决定将一隻手赶紧向裴斯的秘穴进攻,而另一隻手,则逐渐引导着裴斯的手,沿在胸间的x型束带,爱抚自已的美乳,腰肢,继而翻到自已的长裙之下,把手停到自已的同样湿成一片的位置上,并隔着裴斯的手指,翻弄着自己的美肉,让尤如触电,不知是多少份肉慾多少分爱情的快感,从两腿之间的部位,注满全身每一寸骨肉。

    “别再这样弄啦!我感觉自己变得有点变态了……”

    “妳没。”

    荷华吻着裴斯耳朵旁轻道。

    “这是因为妳太美了。”

    “而且……而且我连自己都没有碰过,竟然就要变态得先碰别人!”

    被强迫着“反守为攻”

    的裴斯红着脸说。

    “是吗?但妳今晚是我的人喔。而且,我也开始……想要了。”

    话中夹着的,是水声;水声随着荷华手指的节奏,二人身体的快感,和灵慾的结,一波一波地从秘径中流出。

    早经人道的荷华,贪婪地把裴斯的两隻手指,和自已的两隻手指一同伸进去;相反,对两性或同性之事仍然相当稚嫩的裴斯,荷华仅仅用一隻手指在穴口,以及穴上的门牌细抚,已经令裴斯在这一刻,完全放下了防备,变成一隻求肉体满足的雌兽。

    这亦令荷华可以更大幅地利用裴斯的手指,为自已带来快感。

    “下面……啊……感觉很、嗯、很奇怪……好像有点东、哈、西想……排出来,嗯……”

    “快高潮了吗……”

    荷华也感觉到裴斯的穴口在规律地收缩,而在自已小穴内的手指也是如此。

    “我也是……嗯……啊、啊、呀!!!”

    抽搐着、抽搐着。

    二人的抽搐,透过二人肌肤肉体的沟通,逐渐变得接近,就在同步的一刻,裴斯和荷华双双进入高潮,并在全身乏力之际,倒在牀上,相拥而睡……次日。

    要说裴斯没有一点喜欢荷华,这是假的。

    在这种世道之下,和一个“抱着来历不名婴儿的女性”

    生活了一年的时间,出生入死又出双入对,说对这个人只有朋友之情,的确是自欺欺人。

    可是,她却万万想不到,自己最终不单和她享受了假凤虚凰的一夜,还以行动答应了,将这个原来是别人女儿的小孩,抚养成人的决定,并放手让她承受了一个国家加一人份量的罪孽。

    甚至,第二天起牀时,她的确有想过,用更动的方式去帮助荷华完成这件“工作”。

    可是,她看见那个在昨晚激情过后,被荷华紧抱着的小孩时,她放弃了;工作可以做不完,但对荷华来说,留下这条鹤羽国唯一的血脉,可能更加重要。

    另一方面,透过虔诚的祷告,瓦菈也对这份计划表示了认可。

    根据计划,裴斯要装作一名带着小孩,尤如被家暴打伤的中年妇人,以此支开警卫的注意。

    这套伪装在一名年轻美人身上,并不容易有说服力;不过,因为狡诈女神瓦菈的准许,裴斯才可以借用女神欺诈的能力,对自己施以常人难以认出的易容术。

    裴斯按计划负责了掩护的工作。

    她目送了荷华翻身进城。

    然后头也不地,带着小孩逃跑了。

    她放弃了魔女猎人的工作,选择到北国之地。

    反正因为不时有狩猎意外,带着小孩结婚重组家庭,是北国的风俗之一。

    于是,她选择了重操故业,再当起祭司来,并在介结下,和某村的孔华神殿祭司结婚,还生了一个男孩。

    魔女的事,对那个视同己出的女孩,一直不提。

    一切都只是为了默默地完成她的心愿。

    直至今天。

    (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