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业余充电 第039章 放嗲献媚
    看~精彩-尐說~烬恠..第一~-註*尐^說/度//第/一///小/说/站..&“);(巧了,下了出租车,刚进校门,后面响起阮玟的呼叫声,“死无赖,这两天躲那哪去了?人影都不见,电话也不接?”“咱的,想哥哥了?”流氓得瑟大笑,转身张臂,又想搂腰。

    阮妞学乖了,弯腰缩头,避开虎抱,“鬼才想你,本小姐有事找你。”“想开了?让我唇吻?”流氓继续发扬流氓本色,闭口不说正事,胡搅蛮缠。

    “累不,成天挂在嘴上?”阮妞大笑,幽默表示,等她发财了,找一大堆,最好是用火车拉几箱,几年没有见过男人的女人,让他一次疯个够。

    “小妞,我发现一个秘密。决”流氓捧腹,两天不见,发现这小妞幽默感升级了。

    “什么秘密?”从左肩取下小挎包,挂在他的肩上,甩手并肩。

    “你比我还变态。”“死无赖,你说谁变态?”小妞怒了,手脚并用,阴招尽出,全部落空,身子落入魔掌,羞红双颊,不停挣扎。

    “几车箱,你知道有多少人?”流氓不爽得很,凑嘴威胁,“说不清楚,就在这里,夺你初吻。晚上……”“下流!”小妞身子发软,使最毒阴招,成功摆脱,又得瑟了,“成天挂在嘴上,本小姐满足你,这也有错?”“你本人,哥哥举双手欢迎。别人,会脏了哥哥的嘴。”成名取下挎包,打开检查,“有没有违禁物品?”“人变态,心也龌龊。”阮妞笑不出声了,伸手抢过小挎包,“满脑子龌龊想法,总有一天,会真的变态。”“你祝哥哥变态,现在变态一次。”流氓不爽了,跨步开追。

    “死无赖,大变态,人又坏,办事菜。”阮女见势不对,撒开粉腿,拼命奔逃。

    “跑得脱,马老壳。”流氓装腔作势大叫,“抓住你之后,全没收了,免得你拽得二五八万似的。”“不要脸!你是我什么人啊?想要我的初……”阮女心惊,跑的更快了,真怕这家伙耍流氓。

    “现在叫男人,将来叫老公。你说,有没有资格?”看着她狼狈奔逃的背影,流氓大乐。

    “阴险!”阮玟一听笑声,发现上当,停止奔跑,靠在树上,拍着胸口,不停喘大气。

    “小妞,你的语文没有学好,哥哥教教你,如何理解这两个词。”流氓甩腿赶了过去,环着小蛮腰,蛮横解释,“我是男的,叫男人很正常。以后老了,叫老男人刺耳。换个词儿,用公字代替,叫老公,情理,蛮顺口的,有什么奇怪?”“哈哈……笑死人了……哈哈……”阮女挣脱拥抱,蹲着不走,笑的直喘气,“无赖,你别这样搞笑,行不?”“又不对了?”“像这样解释,老孔都要被你气死……哦……不对,是气活,从坟墓爬出来,打你屁屁。”阮女按着小腹,仍旧爆笑。

    “行啊,你会解释,给哥哥解释一下,该如何定义?”流氓张臂,搂着小蛮腰,扶了起来。

    “和你说这事儿,一辈子也无法解释清楚。”阮女没有挣扎,任由他搂着,并肩前行。

    “更爽,我们解释一辈子,不用分开。”“又占本小姐的便宜,小心阴招问候。”阮女笑够了,不让他搂,掐肋逃跑。

    “现实的小妞见多了,排名第一,非你莫属。”流氓大步追赶,这小妞越来越滑头了,爆笑之时,身子发软,借自己的手臂支撑,不笑了,过河就撤桥。

    端着纸杯,狂饮几口,流氓又不正经了,斜眼打量,发现阮女的裙子从没有穿过,应该是新买的,“真发财了?买这样高档的裙子?”“无赖,说起这事儿,我正要问你。”阮玟放下纸杯,眼有迷茫之色,“我上班不到半个月,怎么提前发工资了,是公司的制度,或是因为你的关系?”“发烧了?”流氓探身伸手,摸着她的前额,体温正常,“撞邪了?”“死无赖,你才撞邪了。”阮女羞挡,拉开他的魔掌,放嗲诱惑,“说啦,说了实情,让你亲一下。”“唇吻?”“没门儿。”“问你们老去。”流氓跌了去,躺在沙发内,“哥哥又不是公司的什么人,怎么知道这吊事?”“额吻,两次?”阮女不相信,这其中肯定另有玄机,她一直想弄明白,俩边都是守口如瓶。公司某人,一直表示,不认识成名其人。成名更赖,完全不承认和某人有关系。

    她进公司,的确是靠真本事,没有讲人情。可公司某人,对她太热情了。一个小小的员工,有必要这样厚待?惟一的原因,出在这无赖的身上。

    “小妞,天天吃泡菜,也该换口味了。”流氓不为所动,躺了下去,把脚放在靠背上,“次次都是额吻,哥哥不感兴趣了。想知道真相,一是用唇吻交换,二是问你们老,别找哥哥。这两天累了,我想补眠。”“喂……无赖……”阮女爬下,跑到对面,发现这家伙真睡了,拧他的鼻子,没有反应,“无赖到底做什么了?好像很累。”拉了拉,拉不动,试了试房间的温度,有点低,帮他脱了鞋子,上楼拿了一张床单,盖在他的身上,“无赖乖,好好睡,姐姐不打你睡觉觉。”菲佣买菜来,见客厅只有成名,正待大声叫嚷。楼上探出阮玟的脑袋,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无赖累了,让他睡。”“小姐呢?”菲佣把菜篮放在茶机上,躺在单人沙发内,享受房间的冷空气。

    “和同学购物去了。”阮玟缩脑袋,轻轻关了门。

    “刘小妞,你发神经啊?”成名感觉鼻子特痒,睁开一眼,是刘颖使坏,一脸得瑟。

    “起来啦,我帮你买衣服了,不是免费的,要给钱。”刘颖调皮放嗲,抱着他的胳膊,“你先试试,身不?不适,拿去换。”“你有病!”“帮你采购,表错情了?”小妞眼有委屈之色,“本小姐看款试亲颖,价格适,才好心帮你买的,不领情拉倒。菲亚,拿去扔了。”“你病得不轻。”流氓起身,伸手从茶机上抓过手提袋,一看价格,不停瞪眼,“刘小妞,你真以为哥哥中了六彩啊?一条裤子58。”“嘻嘻,有的人要充款,本小姐就放他的血。”小丫头不生气了,赶紧离座,以策安全。

    “你放哥哥的血,到时没有钱了,吃、喝、拉、撒,全由你负责。”流氓咬牙,一个骑破自行车的人,穿5多元一条的裤子,这协调吗?

    “你敢受,本小姐全包了。”小妞不在意他的愤怒,将手提袋子放在他手里,“快去试吧。不身,本小姐陪你去换,算是补偿。”)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depilerdownloaddepilerfr:(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