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克劳迪娅的创世之柱碎片
    嘭!

    随着一声爆裂声传来,克劳迪娅无奈将手中已经碎成几片的邪能水晶扔到废品箱里,邪能水晶内的能量已在刚刚爆裂过程中流失,所以无法被克劳迪娅继续练习使用了。

    虽然昨晚想象的很美好,但克劳迪娅毕竟不熟练,所以在她转化水晶的时候速度极慢不说,还造就了不少废品,还好水晶的特性决定了水晶内部能量整体比较稳定,只会发生小规模的爆裂,不至于伤到克劳迪娅的手掌。

    “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呢,该回去给宝宝喂饭了。”

    克劳迪娅感受到胸前饱胀感后看了看表,站起身来,活动了下筋骨并走出练习室,带着一直在门外等候的侍女莉兹向自己寝宫走去。

    两个小宝贝已经半岁了,在小宝贝的成长过程中,克劳迪娅平时只负责喂奶和逗孩子玩而已,平时小宝贝的其它事务都是由侍女们负责的,在现在两个小宝宝喝奶间隔已经被大大延长的情况下,小巴拉森和小安吉拉平时基本已经不会妨碍克劳迪娅太多事情了。

    喂完难缠的小安吉拉后,克劳迪娅整理好衣服,走出卧室,安度因正在卧室外面陪小巴拉森玩耍,克劳迪娅怀中的安吉拉也看到安度因了,立马伸手想让哥哥抱,而安杜因看到安吉拉表情后连忙走过来伸手迎上。

    “抱下妹妹,安度因,累了就对母后说。”克劳迪娅将安吉拉递给安度因,而安度因接过妹妹后,对克劳迪娅说起了他的心事:

    “母后,我想让塞拉晚上继续陪我,给我讲故事。”

    “这怎么行,”克劳迪娅连忙拒绝,“你都七岁了,马上是大孩子了,哪能让塞拉晚上再继续和你睡一个房间。”

    “可父王晚上不也和母后你一起睡嘛。”安度因质疑道。

    “这不一样,”克劳迪娅有些头痛,转移话题道:“王室的规矩就是这样,在你这个年龄时,服侍王子的女官侍女就会逐渐被换成侍从和侍童,你如果喜欢塞拉的话我可以让塞拉在你身边再多留一年,但她也只能白天陪下你,晚上是无论如何也不行了,一年后你如果想她的话可以白天随时来我寝宫见她。”

    “可是我不想和塞拉分开……。”安度因又不情愿的开始了说服克劳迪娅的过程,他其实在同龄人中一向算得上懂事,但他不到一岁就没了亲生母亲,瓦里安能陪他的时间又很少,安度因事实上是由女官塞拉带着侍女们抚养的,所以塞拉对他就如同亲人一般。

    而克劳迪娅虽然平时极为宠爱安度因,但在这种原则性问题上她却不可能让步的,所以最后安度因也只能不甘心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晚上,克劳迪娅陪瓦里安聊天时,说完白天这件事后,问:“瓦里安,安度因明年就该开始武技训练了吧。”

    “是这样的。”瓦里安肯定道,“就算普通贵族的子女,八岁时的身体也已经发育到可以开始负荷训练了,更不用说安度因是我的儿子,身体远比其它贵族子女强壮,其实他原本都可以更早一点的。”

    “是啊,我也是八岁那年开始的训练,”克劳迪娅道,“既然安度因还有半年就要开始正式训练了,你这半年早上也应该一起逐渐锻炼他早起和简单活动了,不然半年后骤然凌晨4点起床他可能接受不了。”

    “嗯,是这个道理。”瓦里安点点头,“不过4点也太早了点,半年后安度因能5点起床就可以了。”

    黑暗之门22年8月底,暴风城。

    克劳迪娅先是抽取了金色奥术水晶中的秩序源力,将之变成绿色的邪能水晶,随后克劳迪娅又开始了注入秩序源力的过程,绿色水晶很快再次变为了金色,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历时才不到一分钟。

    在克劳迪娅这两个月报废了两百多颗邪能水晶后,她对赋予和剥夺秩序这项能力的使用终于变得娴熟无比了。

    “很好,到了这个程度,这种训练方式对你的锻炼作用已经不大,你应该换用别的练习方式了。”一旁的白银之手道。

    克劳迪娅问:“应该怎么做?”

    白银之手说:“我觉得你接下来的训练需要一个术士来配合……。”

    当天下午,在得知王后的需求后,术士协会就派了一名黑发女术士佩顿·罗伊斯前来协助王后进行训练,她十分年轻,修为自然也不高,才刚刚到职业级而已,不过克劳迪娅原本也不需要实力太高的术士,只要能召唤邪焰就可以。

    邪焰是最弱小的邪能元素生命,长得和火元素极为类似,但体表只覆盖了浅浅一层绿色的邪能烈焰,这层邪能烈焰极为弱小,连普通人都很难烫伤,召唤起来自然也不费劲,经常被术士学徒当成小宠物召唤玩。

    克劳迪娅所需要做的,就是尝试将术士召唤出的邪焰小宠物转换成类似奥术小魔仆的奥术生命,虽然这种事在前世听上去难以置信,但在这个世界生命因为能量影响而改变生命形态的例子可太多了,更不用说这种简单的元素生命了,所以理论上克劳迪娅是可以做到的,但一定要做到极度精细准确才行,这个过程可以极大的提高克劳迪娅对秩序源力的细微掌握。

    但理论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邪能元素生命可比邪能水晶不稳定太多了,所以克劳迪娅经常在转换到一半时邪焰就爆掉,令克劳迪娅既有挫败感又有些不适。

    在又一个邪焰熄灭后,克劳迪娅终于忍不住对白银之手道:“我总感觉这样做很不道德,拿别的生命来为我训练。”

    “它是邪能生命,本质上和恶魔是一样的,而且它并无智慧,”白银之手纠正说,“难道你对恶魔也要心存怜悯么?”

    “可……可是……”克劳迪娅试图辩解,虽然邪焰和恶魔本质上是一样的,但战场上杀恶魔是一回事,这样子用恶魔做实验是另外一回事了。

    “放下你无谓的怜悯吧,如果无差别的怜悯所有生命,那就和不怜悯任何生命是一样的,”白银之手劝告道:“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训练方法了。”

    “嗯。”克劳迪娅艰难应了一声,随后专心仔细锻炼起能力来,她能部分认同白银之手的话,但是仍然打算减少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她打算早点练成好换其它锻炼方式。

    和克劳迪娅不一样的是,旁边的黑发女术士佩顿对邪焰的接连死去极为淡定,实际上术士和恶魔之间的关系原本也就是奴役关系,这种连恶魔都算不上的邪焰召唤又不需要材料,死多少术士都不心疼,倒是四天后克劳迪娅成功转化出第一只奥术小魔仆后,把佩顿震惊的久久都无法合拢嘴。

    “麻烦你了,暂时为我保密下。”克劳迪娅对佩顿道。

    “陛下,我会管住嘴的。”佩顿连忙恭声道,她和她一家可都是土生土长的暴风城人,怎么敢犯这种低级错误。

    克劳迪娅点点头,下达了新的请求:“现在,召唤一只恶魔卫士吧,我想测试下这几天这种方式的修炼成果。”

    “遵命,陛下。”佩顿很快照做,召唤恶魔卫士对职业级术士没有任何难度,不久后一只恶魔卫士便被召唤完成后从传送门中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大吼道:

    “别浪费我的时间,你们这帮低等生物。”

    恶魔卫士刚一出现,克劳迪娅已经看向了恶魔卫士,眼中泛起了浓烈的银色,恶魔卫士立刻心悸不已,惊声道:“契约里……可……没有……。”

    还不待恶魔卫士说完,它体内已经陡然冒出了紫色的光芒,恶魔体内越来越多的邪能在被注入秩序之后转化为了奥能,奥能肆意吞噬着恶魔卫士的生机,只听嘭的一声恶魔卫士的尸体重重倒地。

    “单纯的破坏果然比转化简单多了。”克劳迪娅感叹道,其实她刚刚击杀这个恶魔卫士的消耗比神圣法术大得多,但这种方式升级的空间可远比神圣法术大得多,克劳迪娅看向佩顿,露出一个笑容:“这几天辛苦你了,一会我会让女官给你一笔钱,做为你这段时间的辛苦费和召唤材料钱的。”

    “陛下,钱就不用了,能不能……。”佩顿迟疑道,她想起了出发前导师交给她的任务。

    克劳迪娅笑着鼓励她道:“有什么事么?直接说就可以。”

    佩顿忐忑道:“陛下,能不能准许我们在法师区购买房产,因为市政部门不同意,所以我们术士协会一直以来都是在‘待宰的羔羊’旅馆地下室中办公和练习魔法的……。”

    克劳迪娅很快搞明白了佩顿想要什么,这时代术士因为研习黑暗魔法的原因,所以在联盟部落所有种族中都是人人喊打,相比于大多数城市,暴风城对待术士已经算相对好的了,最起码人类碍于法律不会直接抄家伙上去砍,但术士仍旧免不了被人歧视。

    “我会让副官去安排这件事,”克劳迪娅答应下来,“但不应是交易的一部分,暴风王国原本就应该公正对待所有守法公民,其中自然包括术士,你会得到你应得的财富的。”

    完成任务还得到财富的佩顿自然感激不提,而送走佩顿之后,克劳迪娅让卫兵和侍女打扫完了那具死去的恶魔卫士尸体后,再次和白银之手沟通起来:

    “接下来我应该学习什么?”

    白银之手说:“你对秩序之力的掌握仍需要练习,去把那件创世之柱的碎片取来吧,接下来你得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来净化那件创世之柱的碎片。”

    “创世之柱?”克劳迪娅讶然道。

    “对,我说的创世之柱,就是萨格拉斯之眼,”白银之手道,随后它详细解释了起来:

    “纵使是神器,也是分等级的,神器通常分为四个等级,而最高级别的神器就是创世之柱,创世之柱是和泰坦一同孕育出来的神器,在力量上比普通神器强大太多太多了,比如至高之父阿曼苏尔的创世之柱阿曼苏尔之眼、阿格拉玛大人的创世之柱阿格拉玛之盾,卡兹格罗斯大人的创世之柱卡兹格罗斯之锤……。”

    “而萨格拉斯之眼,就是和曾经最强大泰坦萨格拉斯一同诞生的创世之柱,在萨格拉斯堕落后,这件创世之柱也被萨格拉斯体内的混乱源力腐蚀堕落。”

    “虽然我不知道这件创世之柱为何会在艾泽拉斯并流落到了伊利丹手中,但根据阿格拉玛大人赐予守护者提尔的记忆,这毫无疑问就是萨格拉斯的那件创世之柱。”

    “现在萨格拉斯之眼虽然已经破碎,但也幸好如此,你才能得以一点点净化萨格拉斯之眼碎片中的混乱源力,在这个过程既能加深你对秩序源力的理解,又能让创世之柱的碎片重归秩序的怀抱。”

    “我并不知道修复萨格拉斯之眼的方法,但继承了卡兹格罗斯大人全部锻铸神力的守护者阿扎达斯可能会有所头绪,虽然希望极为渺茫,但或许我们有一天能将些被污染的碎片重新变回过去的创世之柱。”(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