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来生缘 第14章
    “缘儿,灵儿死了,妳知道吗?……都是我的错……缘儿,我想妳了……”

    我在前往西湖的路上,在心中暗暗说道。

    我用尽所有的手段折磨冯三。

    我没有拷问他任何一句话,纯粹的折磨。

    反而是他为了求我给他一个痛快,自己将他如何姦淫灵儿,调教灵儿的全部过程都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

    其实,在灵儿傻傻的为我而做了不必要的牺牲之时,我就原谅她了。

    但是,在听完冯三的叙述之后,我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她。

    知道了事实的我,忽然想起了缘儿……我会不会也错怪了她?

    所以我要去找她……我潜入了上来过的庄园府邸。

    我在一处伴着小湖的花园找到了她。

    我藏身在小树林中,远远的看着她。

    我忽然有些踌躇……缘儿看起来似乎过得不错,脸上红光满面,豔色照人……缘儿似乎变得不同了……但是我一时又看不太出来,到底是哪裡不同……缘儿还是一样,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安安静静的,似乎还是那座永不容话的冰山……缘儿还是喜欢一身白衣,乾淨而素雅……等等,对了,衣服……颜色还是纯白,但这样式……缘儿之前从不穿裙子……或许是因为练武,通常是缘儿都是穿白色的长裤,但是现在她穿的是白色的纱裙,而且这件裙子虽说是长裙,前摆却是开襟的,缘儿那一双圆润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的,不时在走动时露出其中一隻脚的大腿,那高度都快到大腿根了……还有就是这外面的白纱罩衫……这也太……透明了吧,整条白嫩的手臂都清晰可见,甚至几乎可以看见她胸前雪白的肌肤,以及隐隐约约的里面那件白色齐胸的肚兜……这……难怪我刚刚会直觉的用“豔色照人”来形容她了……究竟在缘儿身上发生了什麽事?

    我这样突然出现,会不会反而打扰到她的生活呢?

    “算了,既然来了,便见上一面吧。”我暗暗想道。

    然而,就在我即将现身之际,我忽然感应到了有人靠近,于是我又悄悄的退到树后。

    “缘儿……”听见这位靠近的男人对缘儿的称呼,我心中有点刺痛……缘儿已经不是我独享的称呼了吗?

    “夫君!……你来了!”看着缘儿冰山似的表情,竟然在瞬间转为晴朗的笑容,耳中听到她对男子的称呼,我如遭雷击!

    什麽?缘儿嫁人了?缘儿原来也可以笑得这麽灿烂!却是对别的男人!

    我看着缘儿轻跑几步,投入男人双手张开的怀抱之中,心如刀割!

    看着在这男人面前,所有的冰冷都消失的缘儿,我感觉她彷彿把她身上的所有冰冷,都丢给了我……一幕接着一幕,让我在惊讶之后更惊讶,但这似乎只是开始……这男人竟直接低头亲吻缘儿,而缘儿则是闭上眼,凑上唇的接受……谁来告诉我,这真的是缘儿?不是哪个和她长相极为相似的女人?

    这个男人的身分,应该便是沉洛樱的夫君毕朝元了,因为上次我离开时,我看见了他和沉洛樱在一起,他们还一起挥手要招呼我说话,我却是不理而迳自离开了……原来,缘儿嫁给了他……一个不会武功的商人,还是给人当二房……我皱着眉。因为毕朝元的动作越来越大胆轻薄,缘儿却没有阻止他的意思。

    二人亲着吻着,毕朝元原本捧住缘儿双颊的手,竟开始沿着缘儿的脖子曲线往下抚摸,到了肩膀时,毕朝元转到缘儿身后,双手轻抚过缘儿的锁骨,向着缘儿的前胸伸去……下滑……双手穿过腋下,将缘儿的罩衫向两侧掀开,双手来到缘儿双乳两侧,隔着肚兜在外缘抚摸,不时从两侧轻握整个乳房,指尖稍稍施力的搓揉……我看见缘儿不但没有任何反抗,还在他双手穿过腋下时配的举起双手,并顺势向上搂住了毕朝元的后颈。

    这可是在户外!以缘儿的性格,怎麽可能在这让毕朝元做这些私密的,亲密的动作!

    但是我见到的只有缘儿陶醉享受的表情,而非羞涩紧张,或者反抗不满的表情……难到,这已非第一次?缘儿已经相当习惯在户外……我觉得我已不认识缘儿了,我有些兴味然……就在我打算离去时,我又感应到了二人向此靠近……我眉头皱得更深了。

    随即,我看见毕朝元抬头看了二人一眼,微微点头。

    接着二人竟然脚步不停,往缘儿靠近……缘儿对二人的到来似乎浑然不知,她闭着眼,一身衣物早已凌乱,此刻在二人的眼中春光洩露,柔嫩的肌肤若隐若现……而我的双眼,却飘向了她微微隆起的小腹……缘儿竟然怀孕了!她怀上了毕朝元的孩子……二个来者一瘦一胖,只见那胖子行至缘儿身前,双眼放着淫邪的光芒,双膝跪下,双手捧起缘儿的一隻修长美腿……“啊!王员外……你……”缘儿在胖子的触碰之下忽然惊觉,睁开双眼一看,惊呼出声。

    “李掌柜……你们……夫君,你……”缘儿又看见站在她身旁的瘦子,然后忽然意识到什麽,不敢相信的看向毕朝元……“怎麽?……上次不是做过了?……对了,是和哪位我忘了……”毕朝元邪邪的笑道。

    上次?我在一旁听到毕朝元的说法,浑身僵硬,如坠冰窟,缘儿……竟然除了毕朝元之外,又有了其他男人?……还是这二位不会武功,其貌不扬之人?

    “你怎麽知道?……你……难道……”缘儿大惊失色,又恍然大悟。

    “啊……不要!……夫君,不要让他们……”王员外开始亲吻舔弄缘儿被捧起的一隻脚,使得缘儿娇呼道。

    “为什麽不要?……嗯?……上次不是挺舒服的?……”毕朝元道。

    “我没有……哦……夫君,真的不要……”缘儿想抽被王员外抱着的腿,却似乎没有力气。

    “好吧……那妳先告诉我,上次到底是哪位在桌下操了妳?……我当时只知道妳被操了,却不知道是哪一个……”毕朝元问道。

    缘儿发现王员外越吻越高,已经到了小腿肚的位置,快要到达膝盖,焦急之下也顾不得羞耻的说道:“是……是……王员外……”

    “那……怎会被他给操进去的?事后又瞒着我,嗯?……”毕朝元继续追问着道。

    “你不是都在场……啊……你先叫他停下……”缘儿显然是不愿说出这段羞耻的经历,但王员外的嘴已在她膝处舔弄,即将来到大腿。

    王员外在毕朝元的示意之下,停止了继续往上,而是又从头开始,舔起缘儿白嫩的脚趾……随后在缘儿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我逐渐拼凑出了事件的雏形……原来,在缘儿答应做毕朝元的女人之后,没过多久,二人便极为低调的成婚了……至于为何低调,我猜……应该是缘儿不想我知道?

    而婚后,毕朝元开始一步步的调教缘儿,首先是各种五花八门的性爱招式,不管哪种,强悍的毕朝元每次都能让缘儿欲仙欲死,欲罢不能……然后毕朝元开始在野外与缘儿性爱交,温泉池,花园,树林,草地上……缘儿一开始当然不要,最后却被毕朝元软磨硬泡,又被挑逗到不行之下,煳里煳涂的在野外被插入了一次,之后就有了第二次……同时毕朝元开始要她在府内穿些性感曝露的衣物。

    某次,王员外与李掌柜来府上拜访毕朝元,毕朝元在府上设宴款待,并介绍缘儿与二人认识。

    之后,王员外二人便时常会来拜访,每次毕朝元都要缘儿作陪。

    缘儿对二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很是不满,因为二人对自己双眼中浓浓的淫邪光芒毫不掩饰。

    不过毕朝元对此却视若无睹,有次甚至装作喝醉了,在宴席上直接抱住缘儿亲热,将缘儿的衣衫弄得甚是凌乱,在二人眼前曝露了不少春光。

    事后缘儿生气的不理毕朝元,不过没多久就又臣服在毕朝元的大肉棒之下,毕朝元对缘儿坦白,说他喜欢看别人两眼放光的盯着缘儿看,却看得到摸不到的那种感觉……缘儿对毕朝元的特殊癖好有些震惊,但一次二次……渐渐的缘儿似乎也觉得挺刺激的,再说,一直以来毕朝元都对她很好,又能带给她极度的性爱愉悦,缘儿却未曾为毕朝元做过什麽……缘儿妥协了,习以为常了……于是毕朝元开始在二人面前曝露缘儿,在吃饭时,手在饭桌下逗弄着缘儿的敏感地带……或者藉故说要帮缘儿按摩,将她的肩膀,手臂,最后甚至一点点酥乳都暴露了。

    有时,看着二人瞪着大眼,勐吞口水的样子,缘儿竟然在毕朝元想法的灌输之下,开始感到自豪,进而有一点点兴奋刺激……而那次……毕朝元又故做无事的在桌下掀开缘儿的裙子,用手抚摸着……王员外的筷子突然掉了,他蹲下身去捡……缘儿警觉到了,她想闭紧双腿,她伸手想抽出毕朝元在她两腿间的手……毕朝元却纹丝不动,手指更加灵活的爱抚……缘儿的全身酥麻,双腿在毕朝元的爱抚下又缓缓张开……等她又想起来,看向对桌时……王员外还在桌下没起来,而且连李掌柜也不见了……想到现在被二人四隻眼盯着那里……又加上毕朝元太会弄了,缘儿只觉得全身发热发软,她好想要……她试图施眼色给毕朝元,让他快点结束,二人好进到房内去……结果毕朝元反而站了起身,说要帮缘儿按摩……接着,在毕朝元双手隔着衣服,在她上身抚摸之际,她忽然发现到,不知何时,竟然有男人的手在抚摸她的双腿……她想踢开,却被二人一人抱着一隻腿,在上面抚摸着,还用上了嘴……缘儿瞥了身后的毕朝元一眼,发现他不但对此毫无所觉,还变本加厉的直接用嘴开始亲吻她的脖子,双手同时伸进肚兜内抚摸她的肌肤,双乳,腋下……缘儿的欲望开始升腾,她想出声告诉毕朝元,人家不只是看,现在还动手摸了……但想到这姿势也不能怎样,又实在很舒服……接着,她便感觉到一条柔软的舌头,鑽进了她的蜜穴……缘儿失神了,在舌头的拨弄之下,她的双腿在桌下男人的施力下,柔顺的向两侧打开……忽然,一根火热又坚硬的东西,进入了缘儿体内!

    缘儿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麽!她吃惊且不解,这怎麽可能做到……缘儿忽然发现,不知道何时,毕朝元已趴在她旁边的桌子上呼呼睡去……缘儿连忙向下瞥了一眼……缘儿没想到,王员外这个不会武功的胖子,竟然为了操她,正辛苦的摆着铁桥的姿势,使得阴茎可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插入……而且,王员外的本钱,竟然不输给毕朝元!

    不过由于姿势的原因,王员外只能小幅度的抽插……缘儿又看了旁边沉睡的毕朝元一眼,抿着双唇,双眼缓缓一闭,身子悄悄向前移动,双手抓紧扶手,雪臀悬空,缓缓坐下……不久之后,缘儿的腰被王员外紧紧搂住,在王员外喷出阳精的同时,缘儿亦同时腰肢前挺,雪臀下沉,上身弯成弓形,洩身了……而在缘儿诉说这段被王员外操干的过程时……王员外在缘儿未能察觉之下,悄悄的将缘儿的一隻腿放于肩膀上,头部也偷偷的越过了缘儿一直警戒着的膝盖,口舌的舔弄已达大腿中段!

    “啊!……不要!……”缘儿拒绝着,娇躯扭摆躲避着。

    王员外的舌头继续上升,缘儿想要併拢双腿夹紧,却因为一隻脚在王员外肩膀上,被王员外用一手抱着,很难施力,很难夹紧……王员外的嘴复盖在了缘儿的双腿中间,舌头上下游动……缘儿身体如遭雷击,雪臀勐然下沉,却被王员外伸手抱住,凑近嘴旁,啧啧吸吮……“啊……不要……不要……”缘儿的声音变调了,虽然说着不要,语音却显得无比娇媚……腰臀仍在旋转扭摆,却似乎不是躲避,而是迎着王员外的舌头动作……“缘儿……我算过时间了……妳说,妳这肚裡的孩子……会不会是王员外的种呢?……”毕朝元邪笑道,缘儿瞪着双眼惊恐的看着他,眼中擒着泪水,摇了摇头却没否认,显然也是害怕这种可能性……“没关係……我会当作是我亲生的……不过……既然王员外有可能是孩子他爹的话,那就不是外人了是吧?那妳是不是也该尽尽孩子他娘的责任?让人家好好再操妳一次吧……”毕朝元的手在缘儿的两腿之间,配着王员外的口舌动作快速的震动着,让缘儿的双腿张得更开了……“都操弄过一次了,别怕……上次为夫没看见,这次让我好好看看……”毕朝元双手在说话的同时缓缓放开缘儿的娇躯,接手的是瘦高的李掌柜……缘儿没发现已换了人抱她,因为此刻她的注意力都在下半身之上,那个用口舌侵犯她,同时已脱下裤子的男人……我忽然觉得有些悲哀,为缘儿竟然沦落至此,甚至有可能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而悲哀……她嫁给了这样一个有异常癖好的夫君,那她往后的日子……但是,此刻的我没有立场……这是她们夫妻间的闺房问题……我忽然若有所悟,在气机感应之下,我的精神忽然无限度的拔高……我忽然感受到自己彷彿置身事外的第三者,而且不只是这场荒淫闹剧的第三者,还是这天地间的第三者……我冷冷的看着一切,似乎从此之后,这世间的一切都与我无关……<ahref=&“(&“>)“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太上忘情』吗?”我在心中想着。

    我又看到了那片屏障,那处瓶颈……我毫不犹豫的穿了过去……这就是“阿赖耶识”的境界?

    我的精神到体内,我想,该是我走的时候了……我又看了缘儿最后一眼……“咦?”我忽然发现,毕朝元体内有股很隐密的波动,被什麽祕法所掩盖住了,还是我精神力突破之后才得已发现……我发现这波动有些熟悉……他不是据说不会武功?

    通了八识之后,我要找出记忆中被遗忘的角落,并不是太难……原来是……圣子。

    我忽然明白了一切,我被算计了……我有种冲动想出去,揭开一切,扯下圣子的伪装,我知道缘儿一定被瞒在鼓里,她一定不知道毕朝元就是圣子。

    我“看到”我自己走了出去,揭开了一切背后的阴谋。

    我“看到”我杀了圣子,他对我武功的境界感到不可思议我“看到”缘儿知道真相之后的表情。

    她爱的一个男人一直在欺骗她,诱导她堕落……而另外一个她爱的男人,亲眼目睹了她的堕落……缘儿心灰意冷,羞愧难当,在我面前自绝心脉而死……然后我醒了,原来方才是“阿赖耶识”给我的预测,对于未来的预测。

    “阿赖耶识”是种子识,是其他七识之基,世间万物之本。

    我相信祂的预测……死一个灵儿就够了,还要逼死缘儿吗?

    有时候,无知才是幸福的……有时候,放手才是爱她……“噢……哦……唔唔……”王员外的硕大阴茎,再次插入了缘儿体内,而随之,李掌柜的阴茎,也插入了缘儿口中……我转身离开,未惊动任何人。

    “如果有来生……我们再续前缘吧……”

    “这一次,我怎麽都不会放开你……”

    我在心中暗暗想到,对缘儿暗中许下来生缘……我略有所觉,抬头看见空中裂开一条缝,从中透出一道白光照下……这就是“破碎虚空”吗?

    我要离开这世界了?

    ************我又做了一个大梦。

    多久了?七岁那年吗?

    一样的梦,只是更多细节……例如,名字。

    原本七岁那年的梦中我只记得每个人的长相,却完全想不起名字。

    我记得我和缘儿梦中所有的经历,但是想不起来任何地名,建筑物名称,公司行号的名称……七岁的梦是模煳的,这次是清晰而详细的。

    其他的部分都一样……在梦中我不叫许来生了,我叫做“陈海”。

    我那个孤儿院的青梅竹马,我当妹妹一样的女孩,原来是灵儿。在梦中的世界中,她的名字几乎没改变,叫做“夏灵儿”。

    我在大学认识并深爱的女人,是缘儿,她在梦中叫做“魏爱情”。

    我又做了一次这个七岁就做过的梦。

    我一样是孤儿,和灵儿一起长大,一起念大学,在那认识了魏爱情,也就是缘儿,我还是称她情儿吧,毕竟是在梦中。

    然后,这次我又认出了一个熟人……我没想到圣子也在这,他就是追求情儿的财团公子。

    我忽然警觉,我开始注意一些细节,但是我却无法改变梦境……我和情儿又再次被蒙面的小溷溷堵在电影院附近的暗巷之中……他们仍想强姦情儿,我又和他们打了起来,这次我认出了这位带头之人,果然就是圣子!但是该发生的事还是得发生,我又被人从背后袭击,即使我已经知道了,我告诉梦中的我转身,但是无济于事,梦中的我,行动竟不由我控制,我竟只是一个局外人,只能看着……梦又结束了。

    我张开双眼,看见天花上的日光灯……我破碎虚空了吗?还是仍在梦中世界?我不知道……“他醒了,他醒过来了!……七十七号病床的病人醒过来了!”

    我转过头去,一个穿白衣的小护士叫喊着跑出房间。

    嗯?……我脑海中放着过去发生的事……我记得自己破碎虚空了,然后又做了一个梦……不对,应该说我在一旁又“看”了一次这个梦。

    对,只能看着,什麽都无法改变……我忽然看着自己,看着四周……这……不就是那个梦中的世界?

    我晃了晃脑袋,静下心想了一想……我在想什麽?我现在才是从梦中醒来吧?

    之前的梦还真长……我梦见自己到古代去了,还学了惊人的武功……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麽还做那麽荒诞的梦……等等……等等……我的……精神力……我怎麽可以感应到……这是……末那识……阿赖耶识……都在……是真的?

    是真的!

    我连忙感应着自己的身体……嗯,没有真气。

    但是……我……可以修练!

    我运转“无量心经”的功法,发现竟然可以从外界中引能量入体,转化为一丝丝的真气!

    不过,现代的灵气还真是缺乏啊,这修练进度还真是惨不忍睹。

    小护士又跑进来了,这次带着医生和其他医护人员……一番手忙脚乱的检查,医生直说奇蹟。

    我问了一下,方知我已昏迷一年了……那次被小溷溷打到了后脑,送到医院时已经脑死,被判定为植物人……“醒了吗?真醒了吗!……”我听见一个音量很大的声音从走廊传来,快速的跑进房间内。不用看我也知道是谁,灵儿,这一世的灵儿貌似有点莽撞……“啊!陈海!你真的醒了,太好了!……”我看着灵儿对我又哭又笑的,心中泛起一种温馨的感觉……纠缠二世了吗?没想到这一世妳还是跟着我……“啊?……”我忽然握住灵儿的手,吓了她一大跳。

    我紧紧的握住,不让她挣脱。

    缘儿在第三天出现,现在应该说情儿了,魏爱情是吗……圣子果然跟在情儿身边,还牵着她的手……喔,这一世他叫“彭念祖”。

    我看见了情儿手上的戒指,看见了她的强颜欢笑,看着彭念祖故意在我面前宣布喜讯,说两人结婚了。

    我笑着看着他们,祝福他们,眼角瞥到欲言又止的灵儿,还有施眼神让她别说话的情儿。

    二人走后,我直接问灵儿:“他们什麽时后结婚?……”

    灵儿瞪大着眼看着我,惊讶之话脱口而出:“你怎麽知道?……”过了一会才答:“听说是七夕……”

    废话,老子现在可是有着“阿赖耶识”这一个直通人本心的根本识,几乎就拥有了比那些西藏活佛还要逆天的作弊器了,这一切哪逃的过我的感应。

    “说说吧,魏爱情为什麽会答应?彭先生开了什麽条件?”我望着瞠目结舌的灵儿继续说道。

    “就是负责你这些维生仪器的费用,医护人员的所有开支……”听着灵儿的话,我懂了,又是为了我……在我成为植物人的这一年,要维持我的生命,不是灵儿和情儿这二个女人负担的起的……“去帮我办出院。”我淡淡说道。

    “可是医生说……”灵儿紧张的说道。

    “你看不出我好了?医院还不是想再多拿点钱,我可不想花那人的钱。”我淡淡的瞪了灵儿一眼。

    灵儿被我一看,不由得红着脸低下头去,心中暗暗觉得我这次醒来,似乎变得霸气了,更有男人味了……在我的坚持之下,我出院了。

    我没什麽行李,就几件换洗的衣物,之前租的屋子早退了,我和灵儿来到她的住处……我一进门就抱住灵儿亲吻,她只挣扎了几下,身子就软了。

    “啊!……痛……”我拭去灵儿眼角的泪水。进房,脱衣,上床,插入都被我省略了。嗯,想不到她还是处。

    “灵儿……我爱妳……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开妳了,下辈子也是……”我深情的对她许下誓言……还有另外一个,我也不会放过她……因为我对她许下过,来生之缘。

    我破碎虚空了吗?我不知道,你告诉我……【全文完】</front>
为您推荐